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6】要权

谈到大沥皇朝第一的未婚男儿的婚事,自然是个个都竖着耳朵听着。

睿太妃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沉欢,心里却在嘀咕,这难道就是他们说的秦沉欢?看上去到时举止端方,不卑不亢,装扮浓淡相宜,仪态倒是美到无可挑剔。尤其是那双眼睛,明亮得宛如一对黑明珠,又亮又有神。纵观堂上的贵女们,似乎还没没有人比她更加耀眼。耳朵响起韩氏的话,心里还是有些隔应。如果凌凤真的看上的是她,也未尝不可,做个妾室还是可以容忍的。

只是这个正妻,还得好好物色才是。

“络熙一直都和凌凤极好,反正都为了她受了些挫折,索性就了了一对佳话不好吗?”勋国公夫人笑着说。

工部尚书络伟宏的夫人,陆氏抿嘴一笑,“凌公子自幼和络熙相识,他们两小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那可是他们2岁以前了。国公夫人这话可不能瞎说。如今络熙和凌凤都大了,这些话要有避讳,否则,当着络夫人的面,岂不是让人下不来台?”荣王妃笑着却透着责备说。

络夫人陆氏顿时笑容僵在脸上。

“我怎么能瞎说,这可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啊。”勋国公夫人声音杨着,很不得全场都听见,她非常乐意见到挑拨离间的成果。

“凌凤乃皇室后裔,他的婚事岂可他人妄议!”睿王妃沉了脸道,络熙就算是大沥皇朝第一美人,那也是害得她的儿子丢了世子之位,让她怎么都喜欢不起来。要不是为了撑着场子,她才不喜欢和勋国公夫人、陆氏坐在一起。

勋国公夫人见她生气,忙陪笑道:“是我多嘴了。”

“不过,络熙雍容华贵,是个当家主母的料。”睿太妃笑着道,“络夫人也不必介怀。”

婆婆发话,睿王妃自然不好反驳,也没说话,只是拿眼瞟着沉欢,这孩子有幸在一、二品夫人中间坐着,居然没有丝毫慌张,大大方方,倒是像见过大世面的。

秦婉她是见过几回,秦婉的美就像一朵白玉兰,而秦沉欢就像一朵怒放的白色山茶花,都是雪白纯洁,但后者多了几分灵气和透着隐藏的霸气。

在旁听的人耳朵都倒了下去,睿太妃自然看得清楚,想和凌凤攀亲的多了去了。虽然他没有了世子之位,那也是暂时的,只要睿亲王不倒,这个睿亲王世子一定还是他的。

沉欢而观鼻鼻观心,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睿王妃却一直盯着她。

荣王妃瞧见了,便扭头对沉欢笑着说,“沉欢,什么时候我到雍锦坊瞧瞧,你可要清灵亲自给我制衣哦。”

沉欢笑着点头,压低声音道:“那是自然的。再过几日,边有我们余杭最新花样的碧丝坊蚕丝缎就到了,这是我特制的,专供夏日用的,有三色,一色也只有一匹,我吩咐人给王妃留着。”

荣王妃欣喜道,“这个丝绸听说过,听闻翡翠碧色系最为漂亮,一般人是买不到的。”

沉欢点头,“是的,碧丝坊蚕丝缎因为是一种特殊的蚕虫的丝和特制的染料制成,主要是这个丝就像蜘蛛网一样细,所以纺织机是特制的,一般的纺织娘要半年方得一匹,所以价格昂贵。”

“再昂贵也是有价的。我们苏家有什么是弄不来的呢?”络夫人陆氏不屑道。

秦沉欢好奇的看她。

荣王妃低声道,“她姑妈嫁给了苏东辰。”

沉欢挑眉,原来她是苏家夫人陆氏的那个加入盛京二品官员的嫡女,她也是茶神女出身。

陆氏见她看自己,下巴略微抬高一些,“余杭会织碧丝坊蚕丝缎只有一人,此人不收徒弟,而且因为价格越老越贵,能买的人也极少,所以她每年只会织3、4匹。”

“那秦姑娘说她这有三匹,那也就没有多少了。莫不是有仿冒的?”勋国公夫人讶异的道。

陆氏点头,哼了一声,“我想也是,否则,民间岂能看到。”

荣王妃看着沉欢,见她还是不说话,本想推她一把,让睿太妃和睿王妃都对她刮目相看,谁知她那么淡定,这下,她倒不好接话了。

“络夫人说得极是。”沉欢这时抬眸,微微一笑,“这个织娘叫做叠娘,她如今已经是小女子旗下的人,所以她的织品只有小女子我有。这几匹本来是去年承诺送给惠妃娘娘的,但我用些孝敬荣王妃也是替娘娘尽孝,惠妃娘娘一定不会怪罪于小女子的。”

沉欢一句话,让全场鸦雀无声。

荣王妃乐了,“哈哈,原来如此啊。那络夫人你找到的可别是赝品啊。”

沉欢微微低头,谦顺的道,“是啊,络夫人可别受骗了。”

陆氏脸顿时黑了,脸皮挂不住冷哼道,“不过一个商女,竟然敢口出狂言!听闻你早年丧母,果然没有家教!”

荣王妃顿时沉了脸,还没说话,就见沉欢再次抬头,勾唇浅笑,便闭了嘴,想看这个小丫头如何应对。

“络夫人是想说皇上封错了我宝林吗?”沉欢一双明亮得眼睛逼视过来。

陆氏一愣。

“要不我进宫去禀告皇上,络夫人认为皇上眼拙,瞧错了我秦沉欢。”

睿太妃和睿王妃不由认真看过来。

荣王妃笑着道,“也好,我陪你入宫,我好久没见惠妃娘娘了。我也得面前皇上,当初给逸飞赐婚是怎么想的。”

陆氏脸色大变,“荣王妃,我是开玩笑的。”

荣王妃笑着看着她的眼里却冷,“有些玩笑弄不好会掉脑袋的。”

陆氏忙低着头不敢再吭声。

“母亲。”一声娇柔的声音传来。

众人抬头,却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络熙款款走来,见她母亲脸色不好,转眼就狠狠的瞪了一眼秦沉欢,在座的都是贵妇人,谁能将自己母亲气成这样?自然是只有没有娘教的秦沉欢了!

络熙暂且忍着,她是冲着睿王妃和睿太妃来的。

她上前给众位诰命夫人行了礼,站起来抬起高傲的脑袋,鄙夷道:“一个商女也有资格坐到这里来吗?”

众人立刻看过来,等着秦沉欢的反应。

沉欢雍容华贵的一笑,“我资格的确不高,只是恰好高出你几个品级。所以,骆小姐,你见了我一个宝林,不见礼吗?”

络熙气的脸涨得通红,可对她行礼,她万般不甘心。

“络熙,刚才我们还夸你呢,如今怎么这般不懂礼数呢?”荣王妃正气她居然敢当众给自己媳妇的妹妹下马威。

络熙求助的看向睿太妃。

睿太妃有些失望的撇开脸不看她。

陆氏皱眉,“络熙,还不赶快给秦宝林行礼!”

络熙气得都快哭了,忽然后膝盖窝一软,竟然噗通一下双膝跪在了地上。只听见噗噗两声石子落地的声音,

沉欢挑眉,一抬头,便见对面隔着起伏的假山那边有个两层楼高的小楼,里面是公子哥们聚会的地方,一个风姿绰约的银白身影正站在窗边,冲着她笑。

凌凤?那么远都能使坏。

沉欢笑着道:“我只是个宝林,哪里用那么大的礼,骆小姐太客气了。”

陆氏忙上前将痛得说不出话来的络熙一把揪起来,拖着就往外走。

荣王妃忍不住抚掌大笑。

睿王妃不由莞尔,这女孩子真是太犀利了,再想想,凌凤的秉性还真是和这个孩子有几分像,难怪喜欢她。

沉欢见她看着自己,忙微微倾了倾身子,以示尊重。

睿王妃微微笑着点头回礼。

回了府中,沉欢累得倒床就想睡觉。

“我说姑娘,沐浴再睡啊。”

沉欢抱着枕头不愿起来,眯着眼睛嘟囔着,“让我睡觉。烟翠,你都不知道,和那些贵夫人们说话,可比我管几十家铺子要累啊,我的脸都僵硬了。”

烟翠笑着摇头,端着铜盆出去给她打热水。

沉欢趴着,半眯眼眸,看着手腕上的镯子,猛然想起,赶紧脱下来,可怎么都弄不下来。

等烟翠捧了热水来,见她使劲的鲁手镯,手腕都红了,赶紧叫着,“我的小姑奶奶,可不能硬脱啊,瞧手腕都红了。”

沉欢无奈,索性躺下,将手腕伸到床边,“你帮我脱,一定得脱下来。”

烟翠瞧着她,叹口气,“你不是累吗?先睡觉,明日说不定就脱下来了。”

沉欢也叹口气,手腕真疼,索性听话不再脱了,任由烟翠给她擦拭,一动不想动了。

“烟翠,你说姐姐幸福吗?”

“姑娘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沉欢睁开眼睛,“你说在王府里规矩那么多,还整天要应付那些贵夫人们,不烦吗?”

烟翠抿嘴一笑,“哪有啊,我听说大姑娘如今连早安都免了。受宠得很呢。”

沉欢叹气,想这些干嘛,赶紧睡觉,明日脱手镯。

那边,秦松涛被晋漕中叫进府里。

“我准备将你调到工部任郎中,怎么样?”

秦松涛抿嘴不语。

晋漕中盯着他看了一会,“怎么不说话?”

秦松涛抬头,“恩师觉得这样公平吗?”

晋漕中微微蹙眉。

秦松涛将目光收回,缓缓的道:“不知道陈达怂恿恩师牺牲我女儿的前途达到攻击荣亲王时,有没有一丝对我的愧疚?恩师不觉得,如此一味的袒护他,对恩师来说其实也不利于稳定吗?眼下能为恩师效犬马之力的也不下十余人,这些人都是恩师的左膀右臂。学生此次不但女儿闺誉全毁,到如今还没有得到皇上的谅解,本官誉受损,整个人好比被剥光了衣裳一般任人指点笑骂。”

他再次抬头,看着晋漕中,“恩师觉得,您的其他弟子们不寒心吗?难道一个小小的郎中,就能够安抚那些害怕自己落到学生这个下场的人忐忑彷徨吗?这些人背后都有一股力量,甚至比我在朝堂上拥有更多的力量,他们一旦因恐惧而倒戈,恩师觉得最后只靠一个陈达,就能辅佐您在首辅的位置上屹立不倒吗?”

晋漕中震惊的看着他。

印象中秦松涛在他面前从来都是顺从和谦恭,而如今的他不见了丝毫隐忍,以往眼神里那种谦恭也变成了锐利的光芒,他在他面前,居然再也不是那个甘心俯趴在地等着他施舍的那个秦松涛了!

晋漕中纵然已经到了权利巅峰,可眼下却也不免心生几分寒意。

一个长期卑微隐忍之人,他的爆发力往往是巨大的。

他压制着内心的复杂问:“你不满意这个职位?”

秦松涛目光不避不闪,语气平和,语调谦顺的道:“学生觉得,唯有授予我正三品以上实职方可平息恩师的众门生的恐慌。学生斗胆,请恩师允准。”

晋漕中半日无语。

------题外话------

实在抱歉,老板是个工作狂,白天加班不算,还要晚上开会,23点半才回家,昨天断更了,好可怕。今天两更,补昨天的。我争取在下午完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