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4】赐婚

沈奎拉着秦松涛到了潘瑶、绿柳的小院,被一对璧人扶着进了屋内,一番畅饮,秦松涛兴许是因为惆怅,喝得烂醉如泥,一觉睡到大天亮。

睁开眼睛时,便见枕边秀发披散,肌雪如冰,顿然间,惊跳起来。

绿柳被惊醒,睁开一双朦胧的翦眸,一副纯洁如鹿的模样,见他这番惊愕的模样,眼泪忍不住就留了出来,低垂着头,低声道:“官人,如今奴家是你的人了。但奴家不求名分,只求能侍奉在官人身边,官人有那天心里不痛快便来这里,绿柳定当柔情侍奉。”

秦松涛一生只碰过一个女人,那就是苏玉蝶。苏玉蝶品容俱佳,温柔贤淑,但她是大家闺秀,就算在床上,依旧是一副保守矜持的模样。而且,娶到苏玉蝶,他一直引以为傲,毕竟一个商户人家出身的子弟能娶到二品大员的女儿,在那个时候,纵观大沥皇城应该都没有第二个。所以,他对苏玉蝶曾经是深爱,带着感情,像亲人一样的深爱。

可最近的苏玉蝶完全变了一个人,让他害怕,让他无法面对。

看着面前小鸟依人善解人意的可人儿,秦松涛平生第一次想拥有另一种女人,让他没有压力,没有愧疚,可以充分享受握拳男子汉的感觉的女人。

久久不见秦松涛说话,绿柳战战兢兢的抬眸,眼泪无声滑落,化了他坚守几十年孤芳自赏的心。

“奴家这就走……奴家不会让官人为难……”绿柳转身,带出来一块方白帕,上面几滴如艳梅的红,让秦松涛浑身一紧,正好看见她一双玉足落地,锦被滑落,窈窕的冰肌刺激了他的双眼,手,不自觉的伸过去,一把握住绿柳的玉肩。

绿柳浑身一颤,猛然转身,扑进了秦松涛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冰肌触碰,瞬间点燃了秦松涛压制已久的克制。

当火山迸发的时刻,是因为岩浆波涛凶猛。

屋里,一阵阵旖旎的娇喘声,久久没有停歇。

秦府中,苏氏呆呆的盯着已经放亮的天际。

虽然她和秦松涛分居,其实她还是每日都会等丫鬟说他睡下了,自己方歇息。可是,他一晚未归,派人悄悄出去打听,他又去了那里。

当她听到回报,浑身如遁入冰窟,全身肌肤到骨髓都失去了知觉。

她就这样一直坐在床边,呆看着窗外,直到月亮隐去,天边吐白。

秋葵当晚在秋盈的房间里,嘀咕了一晚上。

“老爷又去那里了?”秋盈眼圈红了。

秋葵瞪她,“哭有什么用啊。现在要紧的是想出对策来。”

“我有什么办法,你是知道的,老爷从来不到我这里来。”秋盈想着更加伤心了。

秋葵想了想,“不是啊,老爷不是在大夫查出你怀的是儿子后不是来赔了你几晚吗?”

秋盈哽咽着,“是,可是,老爷没碰我啊。老爷更本不喜欢我。”

“你就不要妄想吧。老爷不是喜不喜欢你,而是老爷骨子里就是认为丫鬟收房不是他该做的,他出去喝花酒,留宿官妓,那也是有面子的事情。”

“那我该怎么?”秋盈眼泪不断。

“怎么办?老爷只是在意儿子,你有儿子害怕不能在秦府坐稳位置?你有钱了,又有儿子了,就行了,你还指望有个人来心疼你吗?要是你稀罕这个,早就不用这样糟践自己嫁给小传了。他那么喜欢你,因为你上了老爷的床,伤心得自己赎身出了秦府。如今,你想回头是不可能了。”

秋盈哭得更加凶了。

“好了啊,不要哭了。如今二姑娘眼见指望不上了,夫人对老爷也失望透顶,这就是你的希望啊。府中只有你有儿子,哪怕是老爷带回官妓做个妾,也不是任你拿捏?如今眼下,你要成为府中半个女主人,将下人笼络住。你也要为你的儿子想想啊。”

秋盈闻言抹了眼泪,轻轻抚摸着鼓出来肚子,点头,“好,我听你的。”

秋葵这才松口气,“我就是来和你说以后的事情的。如今最好让夫人和老爷正真翻脸,你才有余地。你要趁着外面的女人还没入府,握住中馈大权。”

秋盈点头,“中馈对我来说不是难事,跟了夫人那么多年,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我管的。”

“对,你会这样想就好了。所以,我觉得你如今要和老夫人站在一条道上,你想老夫人在府里最怕谁?最不喜欢谁?不就是夫人吗?只要老夫人能站在你这边,让她觉得你上位对她极有好处,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挑拨离间的。不求老爷会休了夫人,就是冷落了她,将府中大小事务交给你管理就好了。”

这边两人谋划着,那边绿柳已经娇羞无比的将秦松涛送了出来。

秦松涛走了两步,转身在她手上放了两锭银子,柔声道,“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柳绿柔柔一笑,“奴家信官人,不过官人不用太担心奴家,还是顾着家里比较好。”

秦松涛点头,“很好,我就喜欢你懂事。”

柳绿欣喜的扑到他的怀里,抱住他的腰肢,“谢谢官人。”

等到秦松涛上了马车,柳绿转身走到院子里,就看见潘瑶笑着看她。

柳绿脸一红,快步上前,“笑什么笑。”

“哎呀,外人都以为柳绿你纯洁如只小白兔,可骨子里真是有心计呢。”潘瑶摇着水蛇腰。

柳绿笑呸,“你才小白兔呢。”说着一屁股坐在石凳上,“我要是不太点计谋,他能中我的圈套?

潘瑶哈哈大笑,手里晃着娟帕,”你这都用了几次了,希望这次不会落空啊。“

柳绿一把夺过塞进衣袖里,”哪又如何,你没看早上他像饿狼一样。要是昨晚他做了,我还不高兴呢,酒过了都忘了我的好处了。早上可好,看得清楚。“”呸呸,就你一张处子的脸骗了秦松涛。要不是你点了那个香,他能像饿狼一样?“

两人一阵嬉闹,秦府里却是冷如冰窖。

秦松涛走进院子,看了一眼正院,叹了口气,往书房走去。

不一会儿,吕氏和秦湘走了进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秦松涛不想见到她,挥了挥手,”我很累,我要休息了。“”老爷累了,也要吃点暖的垫垫肚子再睡。“秋盈端着早饭走进来。

吕氏忙说,”是啊,秋盈一早亲自在厨房做的,她的手艺一向好。我想吃都吃不上。“

秋盈微微一笑,”老夫人这是责怪妾身不成?妾身每日给老夫人可好?“

吕氏笑眯眯的点头,”好啊,那我有口福了。“她见秋盈对她看了一眼,忙说,”我走了,你早些休息。“

秦松涛不想说话,秋盈只是默默的将暖汤用白瓷碗盛了端给他,低声道,”刚煮好冷却了一会,正好入口。吃完早些休息吧。“

秦松涛抬头看她,”你大着肚子还去厨房作甚,万一有个闪失呢?“

秋盈笑着道:”往日里都是夫人关心老爷,昨晚夫人一夜没睡,这会才歇下,妾身自然要替夫人去张罗,否则,夫人醒了会乖妾身的。“

秦松涛顿了顿,伸手握住她的手,”秋盈,委屈你了。“

秋盈眼圈一红,摇头,”不委屈,秋盈只要能一直留在秦府就心满意足了。“”嗯,你一直很本分,我是知道的。府中老人不多,也就是你和秋葵了。夫人身体不好,府中大小事务你就多管着点。分娩还有几个月,你去找个稳婆待在府里,万一有事还能服侍你。“

秋盈忙摇头,”稳婆多贵啊,夫人可节俭了。“

秦松涛笑了,”你还怕我没有银子请个稳婆吗?小家子气。“

秋盈也笑了,”老爷倒是说我小家子气,可如今府中因为夫人不爱搭理,要不是妾小家子气,还不知道那些人都偷惯了呢。“

秦松涛看了她一眼,将暖汤喝了,”我记得你还有个母亲,要不你就将你母亲接来照顾你,你愿意给她多少月银你自己按份利办就行。要不稳婆我也不放心。“

秋盈一愣,随即要跪下,却被秦松涛一把扶住,”大着肚子行什么礼啊。只是有一条,你母亲只能是下人,别让夫人难受。“”秋盈省得的。“秋盈欣喜万分。”好了,你下去吧。“

秋盈福了福,满意的端着碗走出去。

秦松涛呆呆的看着窗外一会,倒头眯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泓帝留下荣亲王,瞅着他道:”真是巧的很啊。这边燕权慎前脚被秦松涛告,那边张征东也被告,你们都当朕是聋子是瞎子是吧?“

荣亲王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声。”如今亲王只有你和皇叔,朕敬你们积分,就别以为朕不知道你们那点花花肠子,挖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出来攻击对方,你说说还有高官重臣的体统吗?“

荣亲王恭谨地道:”皇上圣明。“

泓帝哼了声:”燕权慎行事严谨,堪当大任,可是如果一个人名声太完美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荣亲王闻言笑道:”皇上圣明。“

泓帝瞪他,”朕倒觉得宁府和秦府渊源很深,听闻逸宏救过秦沉欢,因为逸飞这件事也冤枉了,朕就给个恩典,给他们赐婚吧。“

荣亲王一愣,”啊?他们?“”怎么,朕赐婚还不行吗?秦沉欢可是朕封的宝林。姐妹两嫁给兄弟两,也算一段佳话。“

荣亲王想了想,”容臣回去问下逸宏,他是个有主见的孩子。“

泓帝眼微沉,语气淡淡,挥了挥手,”下去吧。“

荣亲王退去后,珠帘后走出一个华贵的身影。

泓帝微微抬眸,”爱妃怎么来了?“

褚贵妃微笑着上来帮泓帝按摩,”皇上刚才乱点鸳鸯了。“

泓帝半眯狭眸,心里本来被一群人糊弄就不痛快,再被褚贵妃说自己错了,火气顿时上来,”朕赐婚就要受!“

褚贵妃娇笑着,”问题是荣亲王本来要宁逸宏和户部尚书孙瑜结亲的。“

泓帝举着茶杯的手顿一顿,”孙瑜?“”是啊。如今入阁的人大部分是土族的天下了。荣亲王要抓住阁内大臣也很正常。“”哼!结党营私?休想!“

褚贵妃闻言微微一笑,”也是。秦家老大的两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全都嫁给了荣宁王府也就算了,省得秦沉欢再招惹其他人,比如凌凤。“”什么?凌凤?“泓帝瞪大眼睛。”是啊,皇上想想,秦家长房的两姐妹要多有心计啊。统共大沥只有两位亲王,她们姐妹两都想占着。“

泓帝冷哼,”皇族的婚配历来都是赐婚,秦沉欢既然心大想嫁给世子,那就嫁给宁逸宏好了。宁逸宏我还没有封世子位,一并封了。“

褚贵妃点头,”是,荣亲王向来对皇上忠诚。凌凤那孩子有点像睿亲王,跋扈不羁。不太听话。“”不听话就不要做世子!“”可世子总归是要还给他的。外面人都这样说。“”给不给是朕的事,轮到谁乱嚼舌根子!朕这就下诏书,封宁逸宏为荣亲王世子,凌傲为睿亲王府世子!“

褚贵妃点头,”恩,否则,老四实在死得冤枉。“

泓帝瞟了她一眼。

凌凤这会儿正顶着太阳带兵巡视,听说父亲到来,便即刻赶往营房。

朝上的事他早知道了,因而并没急着开口相问。只是让了父亲上坐,然后执壶替他斟茶。”父亲怎么忽然来了?“

睿亲王直接开口道,”这次的事情做得不错。皇上的意思对燕权慎还是满意的。我估摸着之前他也是想借着秦松涛这一闹看看燕权慎的深浅,没想到一试倒试出真金来,他还是很稳得住的。

凌凤点头,“这次太子暗中相助,将力量都动用了。”

睿亲王看着他,“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从这一段时间他们的动作来看,他们已经亟不可待换掉太子了。”

凌凤冷哼,“他们想,也得我们答应!”

睿亲王看着脸色再度黑了许多的凌凤,“你外祖母近来给你说亲了,我看也快了,找时间回去看看。自己选选。”

凌凤一笑,“儿子心里已经有人了。儿子要重新建功立业,将来给她一份安定无忧的生活。”

睿亲王一震。

原来自己王妃说的是真的。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grace21c送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