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2】权斗

秦钰忙问:“如何下手?”

凌凤道:“很简单,既然他们捉到的把柄可以如此颠倒黑白,而我们现在一时之间也没有很好的办法为他洗清,那么张征东是有案底的。我已经查过,张征东除了那次的事情外,在任上曾经贪墨过一笔十万两银的漕运款,卷宗正好在漕运总舵。如今晋漕中我们虽然告不了他,但是却很可以把张征东贪墨的事捅给皇上。”

“好在燕大人本身没有任何事情可让人抓把柄,而张征东外放那么多年,肯定很多劣迹。他们若是不依不饶,我们可以不断地搜集罗举。晋漕中他们为了不至于漏子越捅越大,一定会有所收敛。”

秦钰沉吟点头,又道:“可是就算如此,也不见得会打败他们,我们的目的还是要帮表叔入阁。”

“不错。”凌凤点头,“所以我们来个双管齐下。之前我发现了一个神秘人在码头出现,也怀疑过这伙人才是追杀我的人。虽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此人的身份,但是如今大理寺一个部一个部的查,已经把案子查到了吏部,也开始查工部了,眼下我们都可以借来作作文章。”

“我们可以找个适合的人上道折子,告陈达与工部的人与漕帮勾结,然后请他们提人审问,如此一来不但借了大理寺的手查收漕运的暗自,更可以在这个时候使得晋漕中也沾染上一身灰。晋漕中不可能不掉回头去护陈达,如此一来,他们那边便会乱了阵脚。”

沉欢点头,接着他的话说:“陈达因为这件事反烧了自己,也定会恼火的。然后我们去找找陈达,顾陈达既然能拿这件事出来打压秦松涛,自然是恨不得踢走他。何况如今要自保,他一定更加恨透了秦松涛。这样一来,可以趁机说服他倒戈。”

“好办法。”凌凤欣赏的看着沉欢,道:“当然,他不会那么轻易地听从我们的,但是,如果我们跟他说,燕权慎入了阁,那参他的本子就可以从此没有下文,张征东那边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漏子捅出来,想来他也不会拒绝。”

“由到他反过去去说服晋漕中时,晋漕中为顾全大局不得不保住陈达和他与漕运联系的一条线的人。而张征东作为他的门生在外多年,有他在朝中罩着,私下里定然许多猫腻。晋漕中也不会希望我们死咬着他不放。如此一来,虽然内阁多了个燕权慎,但是陈达却帮助晋漕中保住了漕运线,也间接保住了晋漕中自己的名声,由此他便立下一功,对他来说,是百利无害。”

凌凤和沉欢相视一笑,彼此就像事先谈好的一样,你说完我就能接上话,理解没有丝毫偏差。

秦钰与程智听完,顿时笑了,“果然是个好主意!刑部陈达和工部被参,虽然不见得就会倒台,可是晋漕中会因此惹上麻烦却是免不了的。陈达劝说得晋漕中放弃张征东,保住了通往漕运的一条线的人无恙,勋国公也会对他心存感激,这整事办下来,其实获利最大的却是陈达。”

庞龙笑着点头:“晋漕中既然把秦松涛当成他的接班人来栽培,那此番入阁之争对秦松涛的官职也必会有番安排。陈达自己也自然不愿意他如此得意。而如果燕大人入阁,秦松涛的位置就算要动,也打乱了晋漕中的布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动了。这对陈达来说,又是另一大好处。”

秦钰一拍桌子:“既如此,那咱们就很该快些行动才是!”

司马毅笑着从袖里抽出揍本:“早就准备好了。请大家过目。

秦钰看过交给沉欢。

沉欢看过递给凌凤,说道:”依我看,应该尽快开始。“

凌凤点头,望着秦钰:”我正是来请秦钰一道前去的。“

秦钰顿时点头道:”我这就回房换件衣裳,与你同去!“

程智也拱手道:”在下也着人去打听打听陈达,以求此事能早些定夺下来。“

庞龙和司马毅见他们走了,也转身走出了房间,瞪屋子人走完了,凌凤看着沉欢,问:”你吃早饭了吗?“

沉欢这才想起来到现在为止一粒米都没进,肚子真的饿了。

她看了一眼凌凤,”还不是你老人家大驾光临。“

凌凤瞪她,见她挑眉回瞪眼,无奈的叹口气,”还不快去吃?真不让人省心。“

沉欢哑然,她这不是陪客嘛……

她那么能干,让很多人省心了好吗?

秦钰和凌凤他们出去,一去就是一整天。沉欢等到下午还不见人影,却见二舅急匆匆从衙门里回来,原来也是听到了今日朝议的事,皇上对荣亲王的态度顿时情转直下,就连睿亲王也未曾讨到皇帝的好脸色。问完事情缘由和凌凤他们的计谋,沉思了良久,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叹气等着秦钰回来。

秦钰和程智晚饭后才回府,原来去了燕府之后又与燕权慎一道去了趟户部尚书孙瑜府邸,斟酌之后又与众人重新拟了道折子,再交由左宗礼部侍郎。

何况,左宗还是宁逸飞和秦嫣的事情清白见证人,他自然是必须要出一份力的,否则,荣亲王不行了,他也跟着不行了。

这次朝堂上对于宁秦两家的丑闻俱感惊异,私下里说什么的都有,当然具体情形内宅里并不可能知道,但是随着下朝后百官归府,这种事情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在盛京各处传播起来。

首先感到惊愤的就是荣亲王妃夫人,气得拍桌子,要不是当初自己母亲出面,卖了老脸,将秦嫣收了干女儿,她最疼爱的儿子就被讹上了,幸好,当初荣亲王没有心软,否则,娶个这样的女人回来,还想家宅安宁吗?

秦府,现在很平静。苏氏越来越不愿意见人,尤其是秋盈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府中见夫人没有什么意见,就越发奉承起这位姨娘了。本来秋盈在府中地位就高,下人谁不讨好她,如今成了怀了男孩的姨娘,更加要讨好了。

苏氏是使不出手段逼人打胎的,心烦意乱下,她就每天诵经。秦嫣在皇宫的事情也是有风声出来的,但下人们谁也不敢说啊。

苏氏喜欢到寺庙上香,她也算是有身份的夫人了,自然是去官家常去的甘禅寺。

她眯着眼睛祈祷,却想不出要祈祷什么,不是没有要求的,而是心乱了,索性插了香就往后面院子溜达赏赏花罢了。”真没想到秦御女竟然和宁二公子闹出那样的破事。看她平日里举止端庄,还以为真是闺训极好。“”那都是装的。要不能穿成那样跑去大庭广众和歌姬一起献舞?骨子里就是这样的。“”皇上这次该震怒了吧?这绿帽子带得真是……。看来他们的家教不好,也难怪当时宁逸飞死活不要呢。“

苏氏整个人都僵住了,被一群贵妇聊天的几句话捅得手脚发凉。

秋葵见她神色不对,忙安慰着,”夫人,别听她们瞎说。“

苏氏猛盯着她,”你的语气难道是知道了!要不你怎么不义愤填膺?“

秋葵吓得脸色发白,不敢说话。”说话啊!“苏氏忽然叫着。

刚才聊天的贵妇扭头一看是她,赶紧低头走开了。

苏氏咬着牙,气得浑身发抖。

秦松涛回到府里,天已经黑了,府里气氛略有些紧张。

他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迈脚进门。

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害怕回这个家了。害怕面对苏氏,害怕面对秦嫣。这些曾经都是他最疼爱的人,可是现在,他再说爱,已经不会有人相信了。

他想起苏氏那句话: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为什么?他不知道,他不想改变,只想朝着自己的目标一点一点的前进,可是,为什么偏偏有这么多障碍啊!

沉欢,燕权慎,陈达。如今又加上了个晋漕中!

他也恨晋漕中,恨他的无情、冷漠,恨他的不留余地,恨他把话说得那么清晰!让他无地自容!无法反抗!

你还没有本事保护你的家人——这句话就像刀子,刺破了他的虚荣心。

可是他恨又能怎么样?没有晋漕中,他什么也不是。朝中那么多官吏等着上位,等着巴结晋漕中。他不牺牲,别人前仆后继的要牺牲。

吕氏听说他回了了,忙迎出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语意里有几分急迫,但更多的,是一种莫明的高亢。她心里无比暗喜。苏氏气急了,回来就头痛欲绝,这下算是病倒了,她作为老夫人就可以在家里指手划脚了。

秦松涛看着兴高采烈的母亲,心里无比厌恶。他这位母亲,从小对他的关爱就没有秦中矩多,到了眼下,也还是舍不得给出一点点真心。

他没有享受到过母爱。他跟秦安一样,都是被母亲抛下的孩子。

可是秦安至少不像他,要看着自己的母亲偏心别的儿子,他不会知道那种因为得不到这种本该拥有的亲情而产生的自卑,得不到母爱,他只好祈求父爱,于是他努力地向上,努力地攀爬,终于得到了秦功勋的全部关爱。

可是秦功勋死了。

而偏心秦中矩的吕氏,到了这个时候,却又一心想要跟着他享福。

他真心看不起她,这就是个鼠目寸光的村妇。

他给予秦嫣无限的疼爱,是为了弥补自己在亲情上的不平衡,他希望他的女儿是能够有安全感的。

可是,现在,他把这一切都毁了。

秦松涛不愿意和吕氏说话,绕过她走向自己的院子。推开门,苏氏坐在床头,呆呆的看着窗外,原本秀雅的一张脸,一下子像老了十岁。

听见声音,苏氏立刻看过来,全身顿时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双眼圆瞪着,像是看着个宿世的仇人。”你来干什么!你给我滚!滚!“

苏氏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掀被跳下床,拿起桌的茶杯往他砸过来。

秦松涛避也不避,茶杯接而连三砸到他身上脸上,终于在额角砸出个血洞,疼得他不由自主后退了半步。

苏氏看着顺着他额角流下的血,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慌张,她的眼神是冰冷的,不带一点感情。”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从今以后,你我如陌路人。“

她走到门边将门大打开,如同盯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瞪着他。

隔着三步远的距离,苏氏的侧影还如那年乍见时玲珑,他还记得她曾经在枕边柔声地唤着他”夫君“,可是如今,她对他已经全然没有感情了。

秦松涛鼻腔一酸,眼泪落下来,点点头,黯然的走出门。

幽黯的长廊下传来他的低语:”保重,玉蝶……“

廊下脚步声渐消,那人已经远去了。

苏氏一屁股跌坐到地上,无声地哭出来。

大殿之上,泓帝扫视了下方各人一圈,然后道:”听说大理寺查出漕运一案已经查到了刑部和工部头上,有人在工部见过那枚印章,是骆尚书属下所有,骆尚书、晋尚书你们对此有什么说法?“

骆伟宏弯腰道:”臣从未曾见过那枚印章在工部出现,怎么能证明这个是我工部的人所有呢?“

泓帝哼了声,将面前一道折子丢下去,”你们这些人,开口闭口就是证据证据!你自己看看,这是左宗昨日参你和工部暗中与漕帮中人私下联络的折子!码头有人亲眼看见漕帮的人跟你们的人鬼鬼祟祟地往来!“

朝堂立时哗然,秦松涛迅速地看向晋漕中,而他凝眉无语。

骆伟宏拾起奏本来看过,立即跪下:”皇上明鉴!臣可从来没曾参与过此案!“

皇帝面色阴冷,说道:”骆大人,听闻你家老大喜欢苒香吗?“

骆伟宏猛地一怔,回道:”微臣不敢欺瞒皇上,犬子还在定期薰苒香强身。“

皇帝冷笑一声,说道:”凌凤,你的人是亲眼看到与官府勾结之人身上有苒香?证据何在?“

凌凤朗声道:”启禀皇上,臣就是拿了苒香出来,骆大人也必然说是捏造的。皇上要证据,不如即刻派人前去码头住处搜查,看看雷正雄的住处是不是有另外出入的暗道即可!只要查得漕运确与人勾结,那么把相关人等抓进大理寺严审,一定能审出来!“

皇帝嗯了声,说道:”大理寺正卿听旨!“”臣在!“正卿站出列来。”即刻带人前往码头,将那雷正雄押至天牢严密看守!此事燕权慎同有监理之责,如有差池,你们俩这官也不做了。“”臣领旨!“正卿和燕权慎立即退下。

晋漕中看了眼陈达,陈达随即也跟着退了下去。

大殿安静了许多。

泓帝喝了口茶,接着又道:”晋尚书是举荐荆州都督巡抚张征东入阁?“

晋漕中无奈,”禀皇上,是微臣举荐的张征东。“

泓帝哼了声,把手头一本奏折丢在案台上,”爱卿自己看下,这就是爱卿举荐的内阁人选,三年贪墨朝中十万两银的物资!这就是你选的人吗?“

殿内又是一片哗然。

晋漕中脸色微变。

泓帝冷哼:”真不错,这次内阁补任之事,倒让朕看了台好戏!我方唱罢你登场,先是参荣亲王纵子祸乱,后又是有人参张征东贪污!朕倒很想看看,这般狗咬狗,到底要给朕咬出多少腌脏事来!“

凌凤下了朝直接跟着父亲

睿亲王说道:”张征东这事跑不了。雷正雄进大牢后却未必会说出背后主使来,这事咱们还得再琢磨琢磨。“

凌凤点头,”达到我们的目的就行了。其实我的目的并不只是要查出雷正雄背这个人,因为就算找出这个人来,也不一定他后头就再也没有了别的人。我只是在猜,雷正雄被押之后,这伙人肯定会有行动,如果说雷正雄在押期间受到了什么胁迫,那这件事则跟晋漕中他们脱离不了关系。

“但是我又觉得追杀我的那些人不是褚家手下的,如果不是褚家手下的,他们又为什么要杀我?杀了我,最大的获益者是谁?”

睿亲王看着他,“难道你怀疑褚家有夺权的念头?”

“难道不是?”凌凤反问,“不过眼下先不管这些,将入阁的事情坐实再说。父亲若无其他事,儿子先告辞了。”“慢着。”睿亲王叫住他,走过来深深看了他片刻,说道:“你母亲和你祖母一直在用心帮你选媳妇,你好好考虑自己的婚事。不过,我想你是有主见的。”

凌凤双眼顿时闪过丝亮色,抱拳道:“父亲的心意凤儿知道了。凤儿多谢父亲的开明。”

睿亲王点点头。目送他离去,目光里却有些难言的深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