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50】痴情

等到吕氏包扎完毕,被苏氏逼着到了迎客厅,见到沉欢兄妹两,气得恨不得咬断牙齿。

可看到苏氏脸色不好,她也不敢发作。本来她就是仰仗着苏氏的脸色过活,这件事闹得苏氏不愉快,她还被咬了半只耳朵,她能愉快吗?

虽然自己恨得要死,可她要先平复苏氏的心情才要紧。

她忍着痛,皱眉道:“你们也太胡闹了!把你三叔的府邸搞得一团糟。”

秦钰扬眉,“老夫人弄错了吧?谁让你们那个小厮长得那么贼眉鼠眼的,见到我们就跑呢。傲古可是火眼金睛,还妒恶如仇,它不把他揪出来咬死就已经算客气了。估计老夫人的味道和这个贼人一样,所以傲古认错人了。”

沉欢心里乐了,哥哥的嘴巴也厉害了啊,一个脏字没有就把吕氏给骂了。

吕氏气得脸色发青,了不知道怎么驳斥。

秦钰又道:“要说这误会啊,还是府上造成了。主要是我们敲了那么久的门没人答应,然后反见大门敞开着,还以为老夫人带着家财进京,招来了贼人惦记,府里出了大事呢。于是立马去报了官。想来三叔看在我兄妹一片关切之心的份上,也不会责怪我们。”

苏氏冷笑了声。

吕氏道:“都是一家人……”

“算了。”吕氏才开了个口,沉欢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叹道:“这屋里没了外人,大家也就不用来这套了。谁都知道谁想干什么。老夫人好不容易到了盛京,就该一改前非重新做人。这盛京可不比余杭,你就是有丁点的行差踏错也有可能给三叔带来麻烦。再说了,您都一把年纪了,还爬桌底,您让体面的三叔三婶的脸要往哪里搁啊。”

吕氏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这个死丫头放了狗来,怎么自己会被咬得那样惨,自己又怎么会被一只狗追得钻桌底!

还没等她说话,沉欢继续道:“您可别忘了,如今我们二姐姐可是贵为嫔妃了啊。您刚才那个狼狈相都让府衙的人看见了。三叔知道了多没面子啊。比如说方才那事,老夫人是想让全盛京的人都知道三叔治家不严吗?老夫人也算是有过身份的人了,如今有了三叔这样的儿子,三婶这样的儿媳妇,可比您的二子二媳妇给您争气多了,你很该珍惜才是。往后这种给三叔三婶抹黑的事,可千万别再做了。”

吕氏被沉欢的狗咬了,她还憋着委屈要为苏氏搬回颜面。没想到居然被个小毛丫头教训上了。顿时一张老脸红如猪血,偏又拿她无可奈何,一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竟是从没有过的失措。

苏氏这里固然恼恨谢琬,可对于吕氏的行为也很不满,这会儿便就拉着个脸两边都不搭腔。

吕氏见着苏氏这般,自己更是无地自容了。

沉欢微微笑着站起来,“看到老夫人身子骨那么硬朗,沉欢我真是太放心了。如果老夫人还想多活几年就安分些。如没有其他事,我们就告辞了。”

一屋子人看着他们离去,竟然谁也不能做什么。吕氏恨恨的死命瞪着沉欢的背影,苏氏板着脸不吭声。

秦湘这才送沉欢一身素雅却名贵的衣服中回味着。

苏氏回到屋里,心里的怒气就忍不住了。

“一来就出尽幺蛾子,好好的家就要给这个老太婆弄得鸡飞狗跳的!没本事还想拿捏人家,偏要将一府的人都拉下水,老爷把她接回来真是疯了!”

秋葵无奈探口气,“夫人别恼了伤了身子。老夫人是可气,但她……也是想为老爷出口气。”

“我呸!她有本事为老爷出气吗?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下三滥手段!做了还给我们秦府惹了骚!”苏氏气得不行。

苏氏有心机,可是幼承庭训,有她的做人原则。和秦松涛一样,她特别在乎颜面尊。

秦松涛接吕氏进盛京的目的是什么,他虽然没说,但苏氏是猜到一些的,就是让吕氏恶心沉欢。只有吕氏这样不要脸的人才能搅和沉欢。

何况,让沉欢兄妹来请安也是秦松涛吩咐的,自然是让吕氏对付沉欢。虽然这会吕氏没有占到便宜,但沉欢他们似乎也是忌惮的,否则,怎么会来呢?

秦松涛回来后听说闹得这么厉害,也没说什么,还吩咐人告诉沉欢他们要初一十五定时过来请安。

吕氏听到秦松涛的话头皮发麻,她自然是不想那个难缠的死丫头再过来,可是儿子吩咐,她还真没什么办法。

秦松涛要全心忙朝廷的事情,这次变动对他太重要了。

晋漕中推举张征东,钱启昆连同荣亲王举荐燕权慎。两边各有优势,几日朝议吵得热火朝天。最元老最有权势的勋国公和睿亲王却没做声,任由他们闹着。

而太子一直抱病没有出现,太子府却不能不做事。秦松涛作为太子辅臣,自然少不了需要跟随着詹事府主持朝议。

晋漕中那边对他的压力很大,他根本没有时间分心理会家务事。

沉欢也关心着内阁的事情,常让小黑去凌凤的府邸打听消息。

凌凤也没细说,就说已经安排好了,让她别操心。

朝中忽然又多了一大群朝臣上书举荐燕权慎,加上一群颐养天年的老皇族们,他们的后代们都开始一拨一拨的站出来。燕权慎的举荐力量越来越大了。如今,就看晋漕中他们那边鞥呢使出什么招数了。

沉欢听着这些消息,她感觉到凌凤多半会等着燕权慎入了阁,内阁席位权势一边倒时,他就该动手瓦解晋漕中一党的力量了。她倒是没有想到凌凤会有那么大的号召力。

大家都忙着打得热火朝天,至于那镯子的事,自然就撂下了。

沉欢这里正在等着内阁的消息,却得到曹玉的信。

曹家经过燕权慎夫人几次摸底,怎么都知道事情了,曹夫人虽然还是不乐意,可曹天鉴来信说秦钰未来前途不可估量,何况燕权慎如果入阁,势力就大了,他夫人保媒,加上还是秦钰的亲表叔,更加需要思量。曹玉信中表示了她的坚持,还为他们请燕夫人亲自上门说明秦家祖上的恩怨,这说明秦钰待她是真诚的,谁家没有点家宅内的事情呢。

她请秦钰和沉欢放心,她一定会坚持住,希望秦钰努力,也希望燕权慎入阁,这样一来,她母亲的障碍自然就轻很多。

末了写了一句她回曹夫人的话:他秦松涛能够步步高升,我曹玉未必就不能辅佐出一个同样步步同升的相公?更何况还有个强有力的后盾的小姑子呢。

秦钰看着这封信眼圈就红了,无比感慨,“沉欢,我何德何能能得到曹姑娘这样的青睐。”

他对曹玉竟然起敬起来,一般的姑娘是不会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心的,心里对一见如故的未婚妻开始有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沉欢笑着道:“还是因为你自己有魅力啊。”

本来心塞塞的秦钰听到沉欢的调侃,倒是不好意思伤感了。打足鸡血,冲出去访友拜朋,准备帮着燕权慎来场硬仗了。

沉欢用心的琢磨了一晚后,亲笔给曹玉回了信,并送去了几色上好的绸缎,和用作贡品的茶叶和米。

没想到不到两天,曹天鉴也赶回了盛京,据说准备有新调任,曹天鉴将沉欢的家世和曹夫人说了,曹夫人才觉得对沉欢兄妹有了一丝怜爱之情,觉得她兄妹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走到如今地步,足见兄妹都是有志气的,既如此,曹玉嫁过来也不怕!

沉欢听到这消息兴奋的拉着哥哥在自家酒楼包了一个大间,让孙氏、两位舅母作陪,正式隆重的宴请了曹夫人。宴席上极尽三珍海味,奢华无比。这也是向来低调的沉欢第一次那么张扬。

看得曹夫人有些目瞪口呆,想起上次沉欢宫宴上的全米宴,不由笑了,直夸沉欢聪明绝顶无人能及。

沉欢生怕再接下来又是说这样的姑娘该配什么男子的话,赶紧就拉着满脸羞红的哥哥上前亲自提亲。

哥哥捧着一套极品翡翠头面亲自送到曹夫人面前,鼓足勇气说一定会好好的疼爱她的女儿的,接着说他和令郎同窗三年,情同兄弟。

曹夫人听着便明白了一切了,三年间秦钰都没发现曹玉是女儿身,说明秦钰的确是个非常守规矩的人。

她也是女人,愿得一心人也是她渴望的,也为女儿得到这样一个俊朗男儿欣慰,便一口应允了。答应等燕权慎的事情定下来后,让他正式上门提亲。

沉欢闻言这才放下心中一颗大石头。

虽然为儿女谋划好婚事,本来是全天下的父母都希望的事情,自然首先考虑对方的家境,但是谁心底里又不希望儿女们获得真正的幸福呢?

这边得了喜事,那边倒是天有阴云。

秦松涛朝堂上因燕权慎这边忽然发力,拉来一大群人助阵。虽然很多是遗老,可这些遗老烂床还有三分钉。加上他们有备而来,将所有人的力量发动起来,势力如洪水一般,甚是凶猛。

晋漕中这边感受到了巨大压力。而勋国公自己是不会出面的,一旦他出面了,睿亲王也会出面,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褚贵妃宣他入宫,问他要如何应付,还骂他不中用。

晋漕中从宫中出来,一脸阴沉的将秦松涛等一干人全都叫进了府。

手指瞧着桌子,“如果燕权慎入阁,打压太子的事情就有可能拖上几年。如今荣亲王被燕权慎一党拉出来助阵,凌凤又在码头上安然无恙的坐镇,捆住了我们的手脚,压得我们喘不过起来。你们说说要怎么办?”

一干人面面相觑,在这样强大的对手力量面前,真的很难以找到突破点。

秦松涛忽然道:“学生认为,上次他们极力和老师唱反调,推其他人为首辅,其实是为了这件事做铺垫。”

晋漕中冷眼一扫:“还是松涛脑子清楚!上次皇上没顾他们的请奏而提任了我,钱启昆是睿亲王的第一门生,也做过皇上老师,所以,皇上是觉得心里已觉亏欠了钱启昆。他其实表示出来的是在意睿亲王,上次皇上给了勋国公我夫的面子,就要安抚钱启昆和荣亲王,我们再不做出点什么来,皇上一定会同意燕权慎入阁的!”

书房里的气氛从未曾这么严肃过,沈奎与秦松涛互觑了一眼,俱都垂下头来。

“怎么不说话了?平时不是一个两个都挺能耐的吗?”晋漕中眉眼中的怒意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一到关键时候个个都不吭声,我如今就是任了首辅你们也是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

屋里声音更静了。

秦松涛静了许久,忽然站出半步道:“学生觉得,要击败对方也不是全无办法。从荣亲王联合了老臣们倾巢出动看来,他们应该只是预备了燕权慎这一个备选。如此,我们只要想办法从燕权慎身上或他们最大的支持者荣亲王身上做点手脚,使得他们失去颜面,退掉一些气势,或让皇上怀疑荣亲王的为人,便不信他举荐的人了。那燕权慎便孤掌难鸣了,我们就多了几分把握了。”

秦松涛的声音虽轻,但在这静谧的屋里却显得格外清晰响亮。

两旁顿时有倒吸气的声音传出来,似乎在这一番话提醒之下,大家的脑袋都忽然开窍了。

沈奎率先响亮地击了一掌,说道:“松涛所言甚是!我们只要在燕权慎或荣亲王身上下功夫便成!”

晋漕中脸上也终于冰雪开颜,目露赞赏地冲秦松涛点了点头,然后扫视着大家道:“你们并不是想不出来!你们是不敢说,怕说错!可是畏畏缩缩又岂能成得了大事?就冲这点,松涛就比你们强!”

众人都汗颜地垂了头下去,并且连声称着是。陈达侧头看了眼秦松涛。

“好了,既然议定方向,大家赶紧回去查找下从何处下手!”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songshan7006投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