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8】未完

秦松涛对吕氏根本没有多少母子亲情,这从他把她弃在余杭快两年就看得出来。如今突然之间接她进京,而且还特地让人来送信让他们过去拜见,若说这不是秦松涛刻意的安排,她真是打死也不会相信。

虽然分了家,可是吕氏名义上还是她的祖母,如今到了盛京,不但她和秦钰要时常地过去请安,然后不但秦钰与她的婚事面上都得请示吕氏。

不管私下怎么样,为了秦钰的前途,光为了面子她也得做好这个样子给外人看,如此一来,她跟吕氏就少不了直面交手的机会,以吕氏对她的恨,她会放过她吗?

内宅之外秦钰有秦松涛来压制,内宅之中有吕氏来缠住沉欢,秦松涛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你说,咱们去还是不去?”秦钰言语之中也仍有忿忿之意。

沉欢反问道:“哥哥觉得呢?”

秦钰负手紧踱了两圈,长吐了一口气说道:“若按我的本意,自然是不去!可是我却不能在意气用事,如果我们不去,那就平白给了秦松涛话柄,吕氏在余杭再阴毒盛京也没有人知道,这里若是我们规矩不周到就成了我们的不对。

“我倒没什么,男人的婚事可以不到他们指手画脚。可是你是女儿家,你的亲事却还没着落,吕氏什么事做不出来?如果不孝不贤的名声传出去,那同样会害了你。依我的意思,倒是去去再说,至于往后还去不去,那就看她的表现了!”

沉欢点头。

她想的倒也差不多。这才过几天清静日子,这吕氏又阴魂不散的来了京师,秦功勋死后因着秦松涛的压制,吕氏在余杭尚不敢如何,如今有了秦嫣和秦松涛撑腰,她只怕会变本加厉了。

其实并不是怕她做什么,秦松涛把吕氏接过来,也不过是给他们兄妹添添堵而已,哪里真能拿捏得了她?从前不能,如今自然也不能。只是觉得这样平白多出来件事,让人糁得慌。而且。以秦松涛的脑子,应该不止是拿吕氏来给他们添堵这么简单吧?

“哥哥若是有空,还得去燕表叔一趟,我看吕氏来者不善。为免表叔入阁和哥哥你的婚事有波折,你还是让表婶出面去曹家摸摸底,并和曹姑娘交个底。”

虽然今世秦嫣依旧成了妃嫔,但终究和前世不同,势力一定不如前世强。可是,也不得不防。

吕氏一来,肯定会多方面下手,如今重要的不是她的婚事,而是哥哥和曹玉的婚事。

秦钰忙点头,赶紧去了燕府。

燕夫人孙氏平日里是个沉稳的性子,听到吕氏和秦湘来了,却也踹不住了。跟着秦钰就过府来。

一进门就一屁股坐下,“本来我们也是外人不该管你们秦府的家务事,可这些日子里和你越是熟悉,越是了解你们的为人,虽然我们是那么远的表亲,可我已经把你当最近的侄女看待了。这个秦松涛不要脸,我也是压不住了。”

她说压不住也不会替沉欢出头的,这种事外人无法插手,这也是秦松涛所想的。只是孙氏的态度表明了她和燕权慎已经全部站在沉欢他们一边,并对秦松涛表示不齿了。

沉欢点头道:“秦松涛把他不喜欢的母亲吕氏接来,不但是对付我,还有我哥哥。我哥哥这几年成熟了,人脉圈也广了,明摆着将来会是他的劲敌。但是,如今比起秦松涛来说,哥哥还是差得远。如果他们借着吕氏在盛京之际,对我哥哥做了点什么手脚,那就是最大的损失。我当然不希望哥哥有什么问题。”

孙氏想了想,“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做点什么?有什么你就说,我能做的一定帮你做了。”

沉欢忙福了福,“表婶对我的疼爱,我就仗着这点讨个面子罢了。哥哥的官职已经皇帝亲封了,可哥哥毕竟力量薄弱。之前我和表婶说过哥哥和曹玉的事情,表婶也帮我上过心的。我想,如果哥哥和曹玉能成亲,那起码有个二品官员的岳丈护身,这样同样为表叔拉多了一个力量。”

孙氏想了想,点头,“当然是的。虽然曹府和你们地位悬殊了些,可你们兄妹两的前途也是无量的。谁没有年老颓败的时候,我们这批人到了你们厉害的时候,我们还得仰仗你们呢。这事我和你表叔商量下,看看究竟用什么法子去说比较好。”

沉欢忙称谢。

其实,她心里是有担忧的。

燕权慎以前不是一直不拿正眼瞧他们吗?宁愿帮助秦松涛也不帮他们兄妹两。她是用尽了心思和燕权慎达成了同盟,也帮燕权慎获得了入阁的机会,并前线将凌凤的力量和他连在一起。

也许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她费尽心思经营了那么多年,万一燕权慎不棒她对付燕权慎,她岂不是哭也没眼泪了。

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帮哥哥拉一个最牢靠的帮助者,而这个帮助者一定要能让燕权慎看中他的力量,不敢轻易舍弃秦钰。

孙氏自然没有想到沉欢考虑的这层,只是一心放在了秦松涛身上,还暗地里不齿了一会。

又笑道:“你这个孩子啊,真是心思太细了,任何时候都能未雨绸缪,足见你是个沉静智慧的人,将来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男子才有福气娶到你。”

沉欢闻言,心里有些数了。说到底,还是为了燕齐的事情。

她与燕家说白了,就是各取所需的合作关系。那点亲情早在他父母双亡燕家一个人影都不见的时候就已经淡了。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表婶对她倒是有几分真心,可这种真心说到底还是建立在有利可图的基础上,比如说,她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帮到他儿子燕齐。

当然,这种想法很正常,也不是见不得人的。

可孙氏对她的尊重却让她觉得难得。

上次燕权慎试探哥哥,也算是变相提亲了。秦钰模棱两可的态度已经等于回绝了,可燕家并没有怪他们,后来还有几次试探,虽然被秦钰都小心的挡回去了,但人家的周到考虑和当初的吴家是远远没法比的。

至少他们知道尊重自己,不像吴家,一味以强势压人。

其实嫁入燕家这种人家不失为一种福分,燕表叔也只有一个妻子,燕齐看上去忠厚老实,文质彬彬,是个好脾气的人。

至少,再这样的家庭里不会受气。如果不是她对燕齐丝毫没有儿女之情,她也许会毫不犹豫的嫁了。主要是她太看重自己受不受尊重,自己是否随心愿了。即使是她感激燕权慎的鼎力相助,也不想因为报恩换取一辈子的幸福。

当燕夫人再次试探时,她倒是觉得十分过意不去了。

想到这里,她平静的看着孙氏,“沉欢十分羡慕表婶和表叔的鹣鲽情深,沉欢也是盼望自己能遇道心心相印的人,能厮守终生。表婶就是外侄女的榜样,能得到表婶的爱护,沉欢深感三生有幸。不管将来如何,只要燕齐表哥当成一辈子的兄弟,就像对我哥哥一样尊敬。”

孙氏看着她,目光忽然变得深邃。

其实,早在秦钰不断回避燕府关于婚事询问的时候,孙氏心里就有了几分底。如果沉欢对燕齐有意,那么秦钰一定不会拒绝。可她真的觉得沉欢特别适合燕齐,这样好的女孩她不想放过,哪怕传闻凌凤对她很好,可不是还没出现实质的事情吗?

所以,今天趁着沉欢求她,赶紧再试探一次。

没想到沉欢倒是很明白的把话挑明了。

但她说得十分体面,举出了让她没法反驳的理由。她和燕权慎恩爱了几十年,没有任何女人插足,这也是她身为女人最骄傲的地方。所以,她走出去,和妾侍成群的贵妇们在一起底气都足很多。

这样一来,她看沉欢的目光里多了份不同。

她曾经以为,沉欢如此努力往上爬,这样处心积虑的获得财富和地位,那么想对付秦松涛,那她对权利地位一定极为重视。可是,她没想到沉欢这颗比同龄人早熟了许多的心里,还有这样一块纯净的地方。

作为堂堂二品大员夫人,看中了一个平民女子,那么尊重的要聘她为媳妇,她居然拒绝了。可是,她心里居然不怪她,反而真的生出了敬意。

她果然和秦嫣不一样。

当初秦嫣为了黏上宁逸飞,连自己的脸都不要了。如果换做她,肯定马上顺从答应了。

这个女孩的心境如此纯正,她还有什么理由去苛责她呢?毕竟,喜欢不喜欢一个人,都不是勉强得来的。人家不想嫁,难不成还强迫人家不成,这样娶回去孩子也不开心的。

孙氏叹了口气,拉着她的手,笑着说,“燕齐虽然是你表哥,可他总是像个小孩子,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希望有个沉稳的女孩子管住他,帮助他。不过他有了你这样的表妹以后能帮助他,这也是福气了。”

------题外话------

昨天有新内容,记得回去看啊

谢谢亲爱的麦咏桃送3张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