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7】吕氏

虽然这是大家早就心里有数的事情,但沈奎和刑部尚书陈达、秦松涛等人还是十分高兴,下了朝就一起往晋府道贺,同时议事。

沈奎笑着作揖道贺,“恭喜大哥执掌内阁,真是实至名归啊!”

众人也纷纷道贺。

晋漕中笑着示意大家坐下,“这次首站虽然告捷,可还有下一步。如今内阁空了一个位置,皇上还没选定人选。也正是因为内阁还未同心协力的缘故,也不可能打动皇帝另立太子。只要这个位置上换了我们的人,那皇上定会在意我们的力量。”

陈达点头,“据我所知,荣庆王府和钱启坤也在努力往内阁塞人,只是不知是谁。”

晋漕中看着秦松涛,“不知道你们可听到什么消息。”

秦松涛忽然站起来,恭敬的鞠躬回道:“学生并未收到确凿消息,不过据说最近一些时日里燕权慎活动频繁。他们魏家在豫州的几个表姑娘也都接到了府中,并放出风声要在盛京里说亲。论资排辈的话,燕权慎是够格如阁的,学生猜他们是选了燕权慎。”

如今晋漕中当政,都知道他上台后定会提拔一批自己的门生,秦松涛也不免被提任,这对燕权慎来说并没有好处。秦松涛可不是笨人,燕权慎和他沾亲带故,与其坐等被人针对,还不如率先出击,撇清和燕权慎的关系。

刚想说话的陈达被抢了风头,立刻沉了脸瞥他一眼,论资格,秦松涛算什么,竟然敢抢话头。

晋漕中点头,“燕权慎的确够格。但是究竟是不是他,我们一定要进一步确认。眼下我们要做的是,必须要夺得这个席位。明日你们都各自上折子,提请将荆州都督张征东入阁的事情,争取早一步将事情定下来。”

众人皆颔首称是。

出门来的时候秦松涛正好与陈达齐步。

陈达笑着道:“秦老弟最近风头很足啊。女儿成了宠妃,你是可以乘风而上了。”

秦松涛看他片刻,默然拱手,继续往前走。

陈达笑意深了,加快脚步,道:“你女儿虽然用了大家不耻的手段入宫,那终究是娘娘了。本官也得巴结巴结啊。不过,我听闻,你的这个女儿以前曾经和宁逸飞传出过什么不好的风声,好像是说你女儿缠着宁逸飞非要嫁给他,还捏造陷害,逼着荣宁王就范啊。谁知道被老太君给认了女儿,这才只好作罢。啧啧啧,你这个女儿心计不是一般的深啊。要不是成了嫔妃,这个年纪的女子很难找到好人家的。”

秦松涛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陈达畅快的大笑而去。

沈奎见两人不对劲,忙走上前,“怎么回事?”

秦松涛咬着牙,将心口涌上来的热血咽了下去,苦涩一笑,“无事。”

苏氏正在发呆,忽然听前院马蹄声直奔进来,砰地一声重响,一阵嘶鸣声过后,又是一阵乱响。

听着像是马直接闯进来了。

苏氏忙打起精神走出去,在二门上正好迎上双眼通红的秦松涛。

他猛然将马鞭狠狠的摔在门廊上,顿时裂了几道漆。

“一定是秦沉欢!一定是她说的!”

苏氏吓坏了,呆呆的站在五步外看着。

面前的夫君哪里还有当年清风云淡的样子,他以前遇事都是那么从容,如今整个变了一个人。

秦松涛猛然转身,咬牙等着身边的人,“即刻去查!查下秦钰兄妹最近和什么人来往!”

沉欢才从燕府回来,小黑忽然进来。

“姑娘,我发现外面有人盯着我们府。”

随着秦钰在外面露面机会增多,有人盯着也是正常的。

沉欢放下手中的茶,“你查下是什么人。”

次日早饭后,小黑就再次进来。

“姑娘,查清楚了。是秦三爷府中的人。”

沉欢微微一顿,没想到秦松涛居然派人盯着她,勾唇一笑,“赏几个巴掌,给他点教训。并告诉他转告问候三叔好。”

秦松涛正在写提请张征东入阁的折子,下人快步进来,“老爷,派去盯着秦大房的人被秦四姑娘打了几个嘴巴,她还说……问候老爷。”

秦松涛手中的笔顿了顿,半响没说话。

这两年,老爷的脾气越来越难琢磨,谁也不太敢在他面前多话。

秦松涛阴郁的看了前方好半响,“快去看下,为何叫请老夫人到盛京的,怎么人还没到?”

下人也是从老秦府来的,闻言应着去了。

吕氏和沉欢是死仇,把她接进京这是打算和秦沉欢死拼了吗?

话说拍回去接人的人的确是早就到了余杭。可吕氏也是个人精,自己这个儿子对自己那么冷漠,忽然要接她去盛京,她也难信真假,正犹豫间,第二拨请的人又到了。

吕氏这才有些信了,“你们老爷真的让来接我?”

“是,老夫人,老爷要请老夫人去享福。还请老夫人尽快和我们一起动身吧。”

吕氏高兴得快要晕过去,当即命人收拾行李,招呼着人马把能带的都带上。

秦湘一直赖在秦府,听说老夫人要去盛京,立刻也跑来。一双凹下去的眼睛也顿时焕发出光彩来。

“老夫人,您可一定要带我去盛京啊!您要不带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啊。我要是嫁给那个卑贱的死鬼,以后谁来陪老夫人说话?嫣姐儿这会可是皇妃了啊,她可不会理你!再说了,人家本来就跟您不对付呢!再说人家可是皇亲国戚了,还有三婶儿,老夫人被他们抛在这里这么久,肯定是三婶不喜欢老夫人您,是她挑唆三叔不孝的,您要没个帮手,哪里斗得过她啊?您说是吧。”

吕氏在余杭孤独的呆了两年,也学乖了不少,知道如今她是拗不过秦松涛的,如果不指着他,那她晚年在苏氏手下定没好日子过。所以这次连提都没提让秦中距他们一道上京的事儿,但是秦湘这么一说,她又犹豫了。

是啊,苏氏这两年在盛京日夜与秦松涛相处,他们俩感情本来就好,而自己因为秦嫣的事又与苏氏有过节,这么一插过去,苏氏能高兴?

带着秦湘可能还好些,有个商量和说话的人儿,再者,去到盛京,若是有合适的人家,再替秦湘重新物色一个,岂不比嫁给那个下人好得多?那样的话二房起码也多了点盼头。而且她可没忘记,秦湘为什么会*给下人的,秦中距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可都是因为秦沉欢!

“你赶紧收拾东西,随我上盛京!”

路上耽搁两日,这日晌午便就到了盛京。

虽然秦松涛让人把吕氏接进京来并没有事先与苏氏商量,但是人都到了,作为儿媳妇也不可能真摆出什么脸色。可是当看见车里头还钻出个秦湘,苏氏的脸色就真的不怎么好看了。

在苏氏眼里,秦湘如今简直就同于一个破落户,好不容易摆脱了,如今又跟过来,苏氏一向清高,眼下对这样品德败坏,又低贱的人又怎么做得出欢迎的模样?

吕氏状,忙说道:“她是惦记我初来乍到没人陪伴,所以进京来陪我住一阵子,过阵子就回去。”

苏氏的脸色这才算好了些。强挤出笑来迎了她们到西跨院住下。

苏氏好容易把吕氏等人安顿好了,忧心忡忡地对秋葵道:“这秦湘也跟着过来,我心里怎么总觉得这么不踏实?”

秦嫣入宫,没有允许带自己的丫鬟,所以秋葵就跟了苏氏。

秋葵点头,“是啊,可人来了……想必是老爷想她们来的,夫人也少不得要忍耐下。”

苏氏揉着太阳穴,“没个省心的。”

沉欢收到吕氏和秦湘进京的消息时是三日后,因为这日秦松涛派人正式登门送信,让沉欢和秦钰过去拜见。

他们的人来时,沉欢和秦钰正在喝茶,听见这话秦钰噗地一声喷出口茶来,水花落在四处,秦三府的人淡定地拂了拂沾在衣角的几滴水印子,拱手道:“话已经传到,小的告辞。”

沉欢让小黑送了人出去,然后定定看着门外好半晌才收回目光。

秦松涛对吕氏根本没有多少母子亲情,这从他把她弃在余杭快两年就看得出来。如今突然之间接她进京,而且还特地让人来送信让他们过去拜见,若说这不是秦松涛刻意的安排,她真是打死也不会相信。

虽然分了家,可是吕氏名义上还是她的祖母,如今到了盛京,不但她和秦钰要时常地过去请安,然后不但秦钰与她的婚事面上都得请示吕氏。

不管私下怎么样,为了秦钰的前途,光为了面子她也得做好这个样子给外人看,如此一来,她跟吕氏就少不了直面交手的机会,以吕氏对她的恨,她会放过她吗?

内宅之外秦钰有秦松涛来压制,内宅之中有吕氏来缠住沉欢,秦松涛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你说,咱们去还是不去?”秦钰言语之中也仍有忿忿之意。

沉欢反问道:“哥哥觉得呢?”

秦钰负手紧踱了两圈,长吐了一口气说道:“若按我的本意,自然是不去!可是我却不能在意气用事,如果我们不去,那就平白给了秦松涛话柄,吕氏在余杭再阴毒盛京也没有人知道,这里若是我们规矩不周到就成了我们的不对。”

“我倒没什么,男人的婚事可以不到他们指手画脚。可是你是女儿家,你的亲事却还没着落,吕氏什么事做不出来?如果不孝不贤的名声传出去,那同样会害了你。依我的意思,倒是去去再说,至于往后还去不去,那就看她的表现了!”

沉欢点头。

她想的倒也差不多。这才过几天清静日子,这吕氏又阴魂不散的来了京师,秦功勋死后因着秦松涛的压制,吕氏在余杭尚不敢如何,如今有了秦嫣和秦松涛撑腰,她只怕会变本加厉了。

其实并不是怕她做什么,秦松涛把吕氏接过来,也不过是给他们兄妹添添堵而已,哪里真能拿捏得了她?从前不能,如今自然也不能。只是觉得这样平白多出来件事,让人糁得慌。而且。以秦松涛的脑子,应该不止是拿吕氏来给他们添堵这么简单吧?

“哥哥若是有空,还得去燕表叔一趟,我看吕氏来者不善。为免表叔入阁和哥哥你的婚事有波折,你还是让表婶出面去曹家摸摸底,并和曹姑娘交个底。”

虽然今世秦嫣依旧成了妃嫔,但终究和前世不同,势力一定不如前世强。可是,也不得不防。吕氏一来,肯定会多方面下手,如今重要的不是她的婚事,而是哥哥和曹玉的婚事。

秦钰忙点头,赶紧去了燕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