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5】册封

“孙大人。”泓帝阴测测的唤了一声。

户部尚书孙喻忙出列,“臣在。”

“你管着户部,对农务应该甚通。你来评价下这个米如何?”

泓帝直接就说米,而不是说膳食,众人似乎摸到些什么苗头。

“回禀皇上,这个米是新米,清香可口,甚是好吃。”

泓帝点头,“是好吃。来人,去御膳房将为朕准备的米饭端几碗上来。”

首领太监一愣,很快就回神了,忙应着吩咐人去了。

褚贵妃的脸上渐渐变白。

众人有些不明白,既然宫中有宴席,为何御膳房还会准备其他的膳食。

宫内人是清楚的,不论谁做这个宫宴,很可能不符合皇上口味,褚贵妃吩咐依照正常的膳食还是备下了,以备万一皇上不喜,还有顶替吃的,免得皇帝龙颜大怒。

大殿上已经品出味道来了,没有人再敢吃饭,静静的风雨欲来之势。

不一会儿,属于皇上和内宫做好的御膳房的米饭端了上来。

“孙大人,你吃一吃,告诉朕的感受。”

孙喻吃了两口,脸色微变,放下碗,没有吭声。

泓帝冷笑,“上膳监,你说下今天的米和御膳房的米有何不同。”

上膳监吓得脚一软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皇上的饭奴才不敢吃啊!”

“你不敢吃?还是你不屑吃?”泓帝声音忽然大了,含着明显的怒意。

上膳监吓得趴在地上发抖不敢说话。

沉欢忽然上前,跪下行礼,“皇上请民女斗胆冒言之罪。毕竟今日宫宴由我负责,惹怒了皇上,民女罪该万死。民女猜想皇上想必吃的是贡米,一定是最好的米。民女用全米宴非卖弄,是想让皇上感受万民的心意。米是面农家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种出来的,最能表现万民的心意。但,民女呈上的米是不会比宫中的米好的。”

泓帝盯着她好半响,“你为何认为会比不上宫中米呢?”

沉欢挺直了腰杆,正视泓帝的双眸,“民女听闻,给宫中供米的是豫州苏家。江南向来是鱼米之乡,要论南米自然是豫州的最好。在江南,米分为两季。而稻米的品种分为籼稻、粳稻、糯稻。籼稻性黏性,源于我们南部,无霜期长,外观细长,不透明。煮出来的饭较干、松。这种米适合用来做炒饭、米粉等。粳稻生长期长,一般一年只能成熟一次,外观圆短、透明,通常做饭和煮粥都是很不错的。糯稻黏性最高,又分粳糯及籼糯。粳糯外观圆短,籼糯外观细长,颜色均为白色不透明,煮熟后米饭较软、黏。通常粳糯用于酿酒和做米糕。籼糯可做八宝粥、粽子等。要说好吃,其实只要是新米都会很好吃,只要根据其特点制成各类美食。就拿我们盛京郊外的京山县的米来说,民女认为是普通米中最好吃的,正因为我们自己一直吃的的当年新米。”

她的一番言论让泓帝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看着她。

“但最好吃的米都不是这些,而是响水米。这种米很奇怪,不是长在土里,而是长在石头上,产量极少,粒白如玉,汤若鲜乳,煮起饭会米香四溢,可惜这种米长在东北大山之间,极少有人吃过这种米。民女也无法弄到,所以只好呈上民女在京郊京山县和余杭溪河县的当季新米。”

沉欢的话让泓帝有些吃惊,台下的坐得近的众人也都瞪大了眼睛。

凌凤含笑看着沉欢,如她是自己的妻子,可就太长脸了。

泓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上膳监,再将目光移向孙喻,“孙爱卿,你吃的是何地何种米?”

孙喻拱手:“回皇上,臣吃的是福禄米庄的粮。”

“福禄米庄?”

“回皇上,福禄米庄正是民女府中经营。”

泓帝抚着胡须,“那孙爱卿觉得今日宫宴的米和你吃的米如何?”

“回皇上,臣吃的米不如今日宫宴的米。宫宴的米似乎更加新鲜,清甜。”

沉欢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今日宫宴的米全是民女从溪河县刚刚运来的今年春季新米。而米铺的米有可能是去年的。但也不算隔年陈密。”

泓帝挑眉,指了指刚从御膳房盛来的饭,“孙爱卿,你品尝下这种饭。”

孙喻看了一眼地上的上膳监,端起一碗,吃了一口细细品着,越嚼越皱眉。

“启禀皇上,这米……虽然也是软糯入口舒服,可是清香味道少了些。比起今日宫宴的米,差了许多。”

泓帝含笑扫了一眼鸦雀无声的大殿,一股寒意逼得众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褚贵妃实在坐不住了,站起来走到泓帝面前,徐徐下拜,“皇上,后宫的事物,是臣妾管理不周,请皇上责罚。”

泓帝笑着对她虚抬了抬手,“也为难你了。后宫事物繁杂,岂是你一人能管得周到的。自皇后仙去后,就一直辛苦你。朕也觉得委屈你了。如今,就让惠妃协力六宫,主管后宫中馈之事,你对前朝事物了解,陪伴朕的时间最长,就多操心朕身边的事情吧。”

褚贵妃低着头,发顶晃了晃,“臣妾遵旨。”

惠妃忙起来行礼,“臣妾遵旨。”

座下的勋国公脸色铁青,皇上当众拿下褚贵妃宫中权力,让褚氏蒙羞。可勋国公恼怒的不是这件事。

今日这场看似普通的全米宴,在悄无声息见拔出了最大的蛀虫,动了勋国公的根本。

“好了,今日的全米宴的确是独特,深得朕心。”泓帝笑着看着沉欢。

沉欢福了福,“多谢皇上。”

“你姐姐朕是见过的,你倒是第一次见,今年你多大了?”

“回皇上,民女今年14岁。”

凌凤目光一沉。

泓帝看着沉欢良久,“不错,长得虽然不如你姐姐貌美,但胜在聪明绝顶,尤其一双翦眸格外清灵,格外特别。就凭你这个小脑瓜子,朝中贵女们倒是没有人能和你比的了。”

沉欢心底一沉,这话却不好答,只好跪下谨慎的回道:“多谢皇上。民女粗俗,上不得台面,更加无法和贵女们比较。”

“哈哈哈,你粗俗的话就没有其他人再如此精细了。”泓帝笑道,“传朕口谕,封秦沉欢为正六品宝林,着负责宫中米粮供应之事,另赐绣百合烟云蝴蝶十匹、玉如意一对,黄金千两。”

百合烟云蝴蝶是宫内五品以下女官服饰定制的锦缎。

沉欢闻言心喜,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依旧平静的谢恩。

“你哥哥可是此次大考的探花郎。”

沉欢听见这句话,忙抬头,“回皇上,正是,哥哥秦钰。”

泓帝点头,“好!宣秦钰上前。”

秦钰闻言大步上前,行礼呼了万岁。

泓帝瞧着他年轻儒雅,颇有当年秦松涛的气度,比秦松涛当年中状元还要年轻了近十五年,显得更加意气风发,不由心里喜欢。

“好。有这样聪明绝顶的妹妹,自然哥哥也不差。”

“孙大人,户部可有合适的空缺?”

孙喻想了想,“户部主事许大人制下还有一掌固空缺之职。”

“好!秦钰年轻有为,可任此职。你要好好的效命,带有政绩,便可敕授新职。”

秦钰和沉欢欣喜的对视一眼,这是他们想不到的。

秦钰飞快的扭头看了一眼曹玉,她也是瞪着大眼,笑着看他。

曹夫人微蹙眉头,暗拉曹玉的袖子,“成何体统!”

曹玉忙敛了笑,低下头。

立在一旁的褚贵妃暗暗咬唇,没想到自己竟然败在一个臭丫头的手上,而且败得如此惨!

泓帝笑着,眼神却是冷的,缓缓看向褚贵妃,“爱妃今日应该还安排了其他节目吧?”

褚贵妃回神,掩去眼底的阴狠,温柔的笑着,“正是。臣妾为皇上准备了歌舞。”

“好!”

只听褚贵妃令下,衣裙雪衣宫中歌姬如云水般飘然而来,为首的女子带着面纱,独立舞台中央翩翩起舞。

沉欢和哥哥坐在一旁,盯着舞台中央的人,忽然低声道,“哥哥,是秦嫣。”

秦钰一怔,“怎么可能?她那么傲气,怎么会当众和舞姬一起共舞?”

沉欢冷笑,“人啊,一旦有了争的心思,再走投无路,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

“难道她想入宫?”秦钰一惊。

沉欢沉了眸,“她似乎也只有这条出路了。”她抬头看担心的哥哥,冲他安慰一笑:“放心,哥哥,就算她入了宫,日子也未必好过。也未必会对我们造成威胁。”

一曲跳罢,褚贵妃笑着说,“皇上猜这个领舞是谁?”

泓帝看得欢心,将刚才闹心之事抛之脑后,笑问:“那么多美人,朕怎么猜。”

“那就让她上前,让皇上看看真颜。”褚贵妃见泓帝没有异议,便吩咐身边的人去将秦嫣叫上前来。

秦嫣穿的是露肩轻纱舞衣,刚才在舞台上瞧不清楚,这会到了跟前,白纱飘飘落下,露出雪白如玉的香肩和弧度优美的玉颈,格外诱人。

沉欢坐得近,看得清楚,不由冷笑,低声和秦钰道,“没想到心高气傲的秦嫣竟然做出这幅摸样来,真是下了重本了。”

秦钰皱眉,“只怕是褚贵妃的另一着棋。”

“下什么棋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执这枚棋。哥哥以为秦嫣这种人会乖乖的听褚贵妃的话吗?她和秦松涛是一类人,遗传了吕氏的毒辣,冷血,不择手段。只是之前没有机会显露出来罢了。”

“那我们得小心提防了。”

“他们不动,还寻不到什么机会,只要他们敢动,就一定会有破绽。”沉欢微微一笑。

今日的秦嫣的确是精心装扮过,本来姿容就属上层,刻意的打扮自然是美若天仙。加上长久以来的闺训的培养,能感觉到她气质优雅,出身不凡。

泓帝心中微动,“你叫什么名字?”

秦嫣抬眸,轻柔的回答:“回皇上,臣女乃詹事府丞的女儿,秦嫣。”

“秦嫣?那你是秦沉欢的姐姐?”泓帝惊讶的问。

褚贵妃笑着点头,“是啊皇上,妹妹主理膳食,姐姐表演歌舞,皇上可否觉得着秦家三姐妹个个都是人中之凤啊。”

泓帝抚须笑着点头,“真没想到啊,秦爱卿府中的三个姑娘那么出众,难怪秦爱卿也极为出众了。”

褚贵妃这才寻回一些安慰,“秦大人才华横溢,又对皇上忠心耿耿。秦嫣原本去年要参加选秀的,可皇上因身体原因取消了选秀。”

泓帝半狭眸,“哦,果然可惜了。不过也不算晚啊。今晚,爱妃和秦嫣姑娘一道再陪朕好好的歌舞一番。”

褚贵妃松了口,“秦嫣,还不赶快来谢恩。”

这场暗含意味的大戏结束,就进入随意交流的环节,各家有相中的人开始互相攀谈。

凌凤手里握着酒杯,倚靠在柱子上,若有所思的看着一群围绕着秦沉欢和秦钰兄妹道贺的人群。

洛熙悄然走近,将手中的酒杯递出来,“凌公子。”

凌凤扭头一见是她,立刻沉了脸,没搭理。

洛熙有些尴尬,可她今天就是要借这个机会和凌凤说清楚的。

“你可否和我出去一下,我有话说。”

凌凤头也不回,冷冷的道,“我没话和你说。”

“凌凤!”急了,但也得忍着,压低声音道:“上次的事情真的和我无关,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凌凤懒懒的斜睨着她,“既然和你无关,你又何须道歉?”

骆熙眼圈微红,咬着唇,“我们的婚事……”

“我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凌凤立刻打断她,站直身子,依旧朝沉欢望去。

骆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皱眉道:“你不要告诉我,你对一个商女感兴趣,就算她封了宝林,也脱不开满身铜臭。你如今虽然不是世子了,可总会再次成为世子的。要注意交往的对象,这样粗野之人少结识为好。”

凌凤含笑看她,炯炯有神的眼睛谜得她心跳加速,正在心猿意马间,却听见凌凤讽刺道:“我向来粗野。自然喜欢粗野的女孩。”说罢,将酒杯一甩,大步流星的朝沉欢走过去。

骆熙阴沉着脸,对身边的丫鬟轻声道:“查下那个死丫头的底细。我好像听说她和秦松涛一家不睦的。”

第二日,沉欢收到了秦嫣册封为正七品御女,比她的等级还高一级。

秦钰皱着眉头,“秦嫣想必是为了报复。”

沉欢含笑道:“我还没报复完呢,她来得正好。只是,我很好奇,秦松涛和苏氏听到这消息会是什么表情,昨日秦松涛的模样可是目瞪口呆,自己奉为珍宝一般的女儿竟然扮演舞姬引诱皇上,这可是在他道貌岸然的假君子脸上狠狠划了一刀,就算秦嫣在宫中受宠,那也有抬不起头的地方。后宫那个吃人的地方,秦嫣这下够她忙得。”

秦钰这才放心,“说得对。”

将这件事放下的秦钰顿时松了口气,“好了,我要去报道了。”

沉欢看着欢天喜地的哥哥远去的背影,收了笑容。秦嫣出手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原来褚贵妃一边想办法打击和踩压自己,一边要捧起秦嫣。

褚贵妃已经耐不住性子,要对自己报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