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3】制衡

沉欢看着满脸喜气的哥哥回来,笑着打趣,“哥哥,相亲相得如何?”

秦钰瞪她一眼,接着笑了,“不是相亲啦,不过是和曹姑娘认识下,哪有相亲啊。”

沉欢托着脑袋,“看来哥哥是不需要表婶二舅妈给你说媒了。哥哥自己就相中了是吧?”

秦钰脸微红,坐在她对面,认真的道:“欢儿,曹大人是二品官员,我们差距太大了吧?”

沉欢凑近脑袋,“哥哥,你觉得你和秦松涛比要如何?”

秦钰想了想,“假以时日,不差上下。”

“那就结了。当初苏东辰看上秦松涛时,他是三品。何况当时的秦家没有一个官员,纯属商户人家。苏氏下嫁都可以,曹姑娘为何不可以。何况姐姐是命妇,哥哥你也快入仕了。我们的基础比秦松涛当年差吗?”

秦钰闻言信心百倍,“说的是。”

沉欢看着欢喜的哥哥远去的背影,心里幽幽的升起一点担心,万一曹大人或曹夫人不允许要怎么办?

很快,宫宴的日子就在明天了。

沉欢将自己关在自己小院子的厨房里已经整整五天,只有云裳和烟翠可以进出帮忙。

凌凤站在正厅里,看着前来回话的小黑,剑眉微微紧蹙,“她明天一早凌晨就要入宫,到御膳厨房准备,她的确不需要带我给她找的人吗?”

小黑恭敬的道:“是的,姑娘说她只用御膳厨房的人,除了云裳和烟翠、甘珠外,她谁也不会带进宫的。”他忽然想起,“哦,不对,姑娘还会带金嬷嬷和娟儿。”

“金嬷嬷和娟儿?”凌凤想了想,“噢,我想起来了,是茶山的那个娟儿。”

小黑点头,“正是她,今天下午她就会和金嬷嬷到盛京了。”

凌凤沉吟片刻,“好吧。你告诉她,傲古不能进宫,我会在她身边布下暗卫,赤冰负责和暗卫联络,让她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另外,惠妃娘娘在御膳房里有自己人,她也安排好了会帮沉欢的。她只要做得中规中矩就行,千万别弄出太古怪的东西惹怒了皇上。”

小黑忙点头,笑着说:“凌公子真替我们姑娘着想。”

凌凤笑笑,将手中用锦缎包着的一个盒子递给他,“这个你给她,让她明日入宫穿。”

小黑笑着接下,“姑娘自己有制衣坊,公子还要帮姑娘准备衣服吗?”

凌凤笑笑,“她心灵手巧,穿衣自有品味,只是她不太明白宫中等级礼仪,我也不希望明日她被人看低了去。你就让她乖乖的听话。”

“是。小黑一定将话带到。”小黑其实心里嘟囔着,姑娘乖乖的听话,不说这话还好,说了姑娘才不会乐意呢,看来凌公子还是摸不透姑娘的脾性啊。

沉欢从厨房里出来,已经到了下午了,伸着懒腰,将筋骨拉拉,就看见小黑捧着一个盒子笑咪咪的站在廊下。

“你干嘛?”烟翠问。

“凌公子送东西和话来了。”

沉欢听完小黑的传话,果然抽了抽嘴角,什么叫乖乖听话。

不过他的话不无道理。若是顺着自己性子来,她才无所谓呢。只是这次宫宴对她来说意义太复杂,她不得不谨慎。

首先是褚贵妃心怀什么鬼胎,她不清楚,需要处处小心,也不能太过低调,让她轻视了自己。二来,是她代表自己的首次入宫第一次亮相,很可能给她未来的生意带来无比巨大的机会。三来,她是为了哥哥,必须为哥哥争口气,让曹府看高哥哥一眼。

打开锦盒,烟翠惊叫起来。

“这不是我们余杭最出名的碧丝坊蚕丝缎吗?”

云裳将衣服展开,“不仅是余杭缎,还是我们雍锦坊首席绣师清灵的绣工呢。”

沉欢心里复杂起来。凌凤好细的心,知道她其他地方的衣服都不会穿的,只会穿出自自家衣坊的服侍。又知道自己最喜欢蚕丝坊的蚕丝缎,所以索性在御锦坊为她定制服装。

服装从造型上是选用宫中符合自己身份的服制,不会出格,却因面料上层,绣工和做工精致,一点不会输过有品级的服装。

而碧丝坊蚕丝缎最上层的染色要数竹青色。这套袄裙就选的这个颜色。清如新竹的绿色上衣,用银线缠着绿丝线绣的襟边,精致典雅,又不跳脱。

衣袖和裙子用的是抽芽竹叶的淡绿过渡到雪白色,妙的是那条深绿色的腰带用的寒白玉雕成一对蝴蝶扣,还细心的配了一块寒白玉蝴蝶佩打着淡黄璎珞,顿时将整个衣服提了档次。

衣服下面放着一个巴掌大的锦缎盒,烟翠已经被淡雅华美的衣服惊呆了,将衣服全部取起时发现,顿时叫了起来,“天啊,还有呢。”

小锦盒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对斜插的寒白玉蝴蝶缀着五条细白的小珍珠的步摇和一对寒白玉蝴蝶耳坠。

全套齐全。

沉欢心底一暖,看不出来,武将出身的凌凤居然如此细心有品位。

这套东西,看着她就喜欢。

云裳由衷的赞道,“就算清灵心灵手巧,可衣服花色我相信她能给凌公子出主意,腰带和衣襟上绣的都是姑娘最喜欢的迎春花,可这头面首饰,可不是清灵能想出来的了。”

沉欢轻描淡写的道,“清灵只是极少见到这等成色的寒白玉罢了。要说花样,她是能想出来的。”

云裳抿嘴一笑,“迎春花固然是姑娘喜欢的,因为带着春天的气息。可这蝴蝶可有讲究了。姑娘这次首次进宫公开亮相,可不是化茧为蝶吗?”

沉欢嘴角噙着笑意,面上倒是不表露,“不错,和你们明日进宫的服饰很配。”

烟翠笑着点头,“果然是的。我们明日是白色袄裙加上翠绿的背心,果然是搭配得极好。”

沉欢本来也给自己预备了一套服装,和云裳及烟翠的差不太多,不过是换成了对襟长款的褙子,显得成熟些。但是看到凌凤送来的这套服饰,她也觉得这样才最符合她的身份和气势。

非常得体,出众。

“姑娘。金嬷嬷和娟儿姑娘到了。”小黑兴奋的叫着。

沉欢高兴的抬头,就看见娟儿扶着金嬷嬷进了内院门,赶紧亲自迎了上去,“你们到了太好了。”

金嬷嬷欣喜的握着沉欢的手上下打量,“姑娘长高了。”

沉欢笑着点头,“可不是,整天就知道吃。”

“娟儿更加漂亮了啊。”

娟儿脸一红,“我一到,姑娘就打趣我了。”

大家笑了起来。

“云裳,赶紧安排金嬷嬷和娟儿好好休息,晚上我们府里设宴,将两位舅母和表婶都请过来。”

“好的。金嬷嬷和娟儿妹妹随我来。”云裳将金嬷嬷和娟儿带了下去。

“他们带来的东西都放进小厨房里。烟翠你负责准备好。”

烟翠点头,和小黑去了。

次日凌晨天还未亮,宫里就派了马车前来接人。

沉欢带着烟翠、云裳、甘珠、金嬷嬷和娟儿一起坐上了马车。

他们后面跟着一辆黑色马车,由小黑驾着。

马队直接开进了两仪门内太液池边。沉欢心底一沉,居然要先去褚贵妃的翠微宫。

果然,便有上次两位宫女立在宫门外等着,见到沉欢的马车,恭敬的行了礼。

“姑娘,褚贵妃召见姑娘。”

沉欢带来的人如临大敌。

沉欢深吸口气,款款下车,“二位姐姐请带路。”

“姑娘,我跟你去。”甘珠跳下来。

说话的宫女挑眉道,“贵妃的宫里岂是闲杂人能入的?贵妃娘娘说只召见秦四姑娘一人。”

沉欢对甘珠摇头,“贵妃娘娘是后宫之主,难不成吃了我?”

甘珠皱着眉头。

沉欢跟着两个宫女去了。

云裳走下来,拉着甘珠,低声道,“赤冰一定跟着,放心吧。何况宫宴是褚贵妃请姑娘来做的,在宫宴前,姑娘若在翠微宫里出事,褚贵妃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放心。”

甘珠闻言才松了口气,可大家依旧绷紧了精神死死盯住翠微宫门。

沉欢第一次踏入翠微宫的内宫,却镇定自若。

天还没亮,四周很多房间都没有点灯,只有一条通往内殿的廊下一路点着气死风灯。三人细碎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沉欢被带进内殿西暖房内,就看见懒懒的倚靠在贵妃榻上的褚贵妃。

她行了礼,不卑不亢的静等褚贵妃发话。

再次见到这个逼着自己女儿求嫁宁逸飞不成,最后身败名裂,不得不远嫁边塞的女儿,她就恨不得拔了她的皮!

她低头抚弄着着自己精致的长指甲,“秦沉欢,你不该谢本宫给你这个出头的机会吗?要知恩图报,心存感激,你娘没教你吗?”

沉欢含笑微微低头,“我娘说,一定会来感谢贵妃娘娘的,不过我娘来的话,估计得深更半夜,到时候别惊扰了娘娘就好。贵妃娘娘让沉欢入宫承担这次宫宴,沉欢自然是受宠若惊的。为了报答贵妃娘娘的恩德,沉欢定当全力以赴,为贵妃娘娘争口气。在宫宴中哪怕是出了一点小差错,被皇上怪罪下来,沉欢当然是罪不可赦,可贵妃娘娘也会因举荐不力,而被皇上和众人质疑。”

褚贵妃脸色微变,冷笑道,“小小丫头,竟然敢威胁本宫?你真是太过狂妄了。”

沉欢抬头,“贵妃娘娘既然知道民女性子狂妄,还敢举荐民女,说明贵妃娘娘眼光独到。如果今日民女做的菜里,饭里有一点毒啊,虫啊或出现其他问题,民女一定会一口咬定是贵妃娘娘吩咐的。”

“啪!”褚贵妃怒拍桌子,“你以为就凭你一张嘴,就能让朝臣们相信了吗?”

“自然不需要民女多嘴的。一大清早,民女入宫是娘娘派来的宫车,进了门就被先带来这里,秘密的一大早让贵妃娘娘召见,贵妃娘娘自然是有事情吩咐。而且,必是重要之事。”

褚贵妃刚要说话,沉欢立刻接到,“哦对了,民女进宫这一路倒是很安静,似乎是清理了道路,只有贵妃娘娘的人知道。不过,宫外我府里的人全知道,我二舅和二舅母也都送我出来了。入宫的宫门侍卫不是荣亲王长子宁逸宏掌管吗?他们也都看见了。”

褚贵妃阴森的盯着沉欢,冷笑,“你是很聪明,莫要忘了,聪明反被聪明误。”

“多谢贵妃娘娘提点。沉欢一直笨得很。就是因为笨,还望娘娘早些让民女去准备比较好,很多食材要很长时间准备的,否则,延误了时辰,丢的可是贵妃娘娘的脸。”

褚贵妃被顶得脸色发青,冷冷道,“去吧。”

允公公看着沉欢傲然离去,阴着脸问,“娘娘,御膳房那边……”

褚贵妃抓起手里的茶盏狠狠的砸到地上去,“你没听见吗?她早有准备,一旦食材上出任何问题,她一定会咬死本宫指使的!”

允公公吓得忙跪在地上,“奴才愚笨,还望娘娘点明。”

褚贵妃发完火,脸上瞬间恢复温婉模样,“你不是说她不动用宫中御厨和食材吗?就凭她做出的菜肴,也难获皇上欢心。皇上那人你还不了解,一旦对她有了印象,以后也难对她有好感。何况这次是她哥哥才是主角,只要同时让皇上不喜她哥哥,也就帮了秦松涛一个大忙。鲜花还需绿叶配,能把秦嫣给衬托出来,也不算是坏事。”

允公公这才松了口气,“贵妃娘娘好谋划,一箭三雕。”

褚贵妃冷笑,“这个臭丫头依旧是那么傲慢。总有一天,我会替麟儿报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