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41】说亲

赵氏的行动力是极强的,她和孙氏马不停蹄的,很快将自己的儿子周励的婚事拟定了,是与周鼎同在礼部任主事的何大人的女儿。周琴的婚事也基本想看好了,就等双方递了八字最后确定。沉欢和秦钰两人坚持不谈,他们也无可奈何。

秦嫣从宫里回来却不愿意说褚贵妃让她入宫的事情,只是每日勤练舞蹈。苏氏不知道,却心急如焚,她知道女儿是准备参加宫宴,而宫宴的确是好机会,她也需要加把劲先把人家看好了,等到宫宴的时候,一举将婚事谈成。

苏氏自从上次和秦松涛冰释前嫌后,似乎打足鸡血般,四处串门。

今天她拜访的是户部员外郎钱大人家,钱大人曾是秦松涛的同科,如今混到了五品,但这位钱大人算是寒门出身,没有什么背景,完全不如秦松涛风光。

钱夫人自然欢喜万分,忙正装接待。

见面自然谈到儿女婚事,钱夫人自然问道:“秦嫣可许到人家?”

苏氏虽然尴尬,也得说,来的目的就是想动用一切力量帮秦嫣选个好亲事。

“还没呢,总是遇不上合适的。我这个女儿心太高了,让我头疼。”

其实十七八没定亲也不算太丢人,只是说一家黄一家,让人心焦。

钱夫人奉承着:“这么出色的姑娘,再挑挑。近来燕夫人也在说媒。她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外还有今科新三甲内的优秀男子,年纪不小了,满十九了,人的底子很不错,家财丰厚。这样的俊才,若是许的姑娘年纪小也不合适。所以,秦嫣姑娘有的是机会。”

苏氏一怔:“燕夫人?燕权慎的夫人?”

“是啊,燕夫人家里还来了几个优秀的侄女,这段时间她忙极了,好几个姑娘都说了官场里的人家。她自己的一双儿女也都选好了。近来婚事将近了。”

苏氏心里一惊,那她说的三甲内的新科才子就是秦钰了,否则,还有谁家财丰厚?

看来燕府果然是和沉欢他们站在一边了。

回到家,苏氏将钱夫人的话告诉秦嫣。自己叹道:“竟然这样?看来他们兄妹两的野心不小。”

秦嫣皱着眉头,“咱们也不怕。她沉欢虽然不尊重我们,但她也休忘了,我父亲才是秦府族长。他秦钰难道娶妻不知会我们吗?难不成秦钰的妻儿不用进秦氏族谱不成?不论他娶哪家人,妻家肯干?”

苏氏犹如醍醐灌顶,“是啊,我倒忘了这层了!”

秦嫣冷眼看着镜中的自己,幽幽道:“我不会忘记她给过我的羞辱的!我一定会还回去的!”

苏氏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越来越像秦松涛,怎么感觉自己和他们距离越来越远呢?

曹府外面,秦钰紧张的站在角门外。

曹玉一身男装走出来,笑着看他,“秦兄怎么来了?为何不从正门进府?”

秦钰忙走上前,拱手行了礼,“曹老弟,一个多月未见,你可好?”

曹玉点头,“我很好,多谢秦兄。”

秦钰踌躇半响,“你怎么没去考试?”

没有见到曹玉的时候,他满心都是不安。其实,他弄不清为何自己对她居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想亲近的感觉,虽然知道他是男人,但却一直希望能走近些。

曹玉含笑看著她,“那几日身体不好。”

秦钰想了好半响,鼓足勇气道:“我家的长辈们开始为我议亲了。”

曹玉依旧面色不变,没说话看着他。秦婉已经找过她了,可她必须知道秦钰的心意。

秦钰被她看着不好意思,搔了搔脑袋,“……你说过你有个孪生胞妹……”

曹玉抿嘴一笑,“是啊,你是想我帮你?”

秦钰脸顿时红了,“其实,我是和你觉得很是意合,你又说你妹妹和你长相和脾性都一模一样,我就想……是否这样你妹妹会比较合得来?”

他小心看着她的脸色,见她没说话,急忙道,“我没有高攀的意思,只是……你说过,所以先来确认下。”

曹玉认真的看他,“你相信只要我妹妹和我很像,你就会……喜欢她吗?”说完,自己耳根子先红了,毕竟是女儿家。

秦钰的脸更红了,“我……我不敢这样说,论家世,我是攀不上曹府的,但是,情投意合的人非常难遇。如果令妹真如你所说和你很像,我想起码会是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

曹玉低头掩去心里的激动,低声道:“我妹妹……的确和我一模一样。”她抬头看他,“我父亲帮过你们兄妹,但是我母亲……比较固执,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妹妹,恐怕要受些苦头。”

秦钰忙道:“只要合适,苦头算什么?我妹妹秦婉和逸飞吃了多少苦头,如今不是过得非常好。我妹妹已经有孕了。”

曹玉抬头,看著他。秦钰不太愿意多话,同窗多年,两人一起时,也是话很少,常常是相视会心一笑,似乎都明白彼此要说什么了。可今天他似乎话很多。

“我今天来……是希望能劳烦你安排下,如能与令妹相见,不甚感激。”秦钰飞速说完,脸更加红了,“我是想你妹妹能见下我,看我能不能入她的眼……”

曹玉起了顽皮心,歪着脑袋笑着问,“如果我妹妹看不上你呢?”

秦钰看了她一眼,“那也没办法……,你也要常和我联系,有空我们可以喝茶……别生疏了我。”

曹玉忍着心里的欢喜,“好,那你等消息。”

秦钰看着曹玉进门,忍不住跳起来,笑咪咪的转身上了车,驾车的小安扁了扁嘴,“我说大爷,你是想见曹公子的妹妹,还是想见曹公子啊。”

秦钰在他背后狠狠一巴掌,“胡说八道。”

小安嗷叫了一声,“我说这个曹公子长得就和女孩子一模一样,弄不好他喜欢男人啊。”

“在胡说,回府我打你。”

“哼,一说起曹公子,大爷那就急。”小安不满的嘟囔。

秦钰笑呸,“我和他可是同窗好友,也是这个世上除了婉儿、欢儿和我最要好的人,和我兄弟一样,你敢说他,就是说我。”

“好了,要是真是娶了曹姑娘过门,还不知道大爷要怎么宠了呢。”

秦钰靠着车垫,笑着点头,自言自语,“那是自然。他的妹妹,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曹玉满心欢喜回到房间,却见母亲坐在房间里,压住心里的狂跳,笑着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曹夫人打量她一身男装,表情严肃的道:“你去见秦公子了?”

曹玉一怔,忙笑着撒娇道,“同窗好友嘛,本来也常见。”

“是吗?”曹夫人板着脸看她,“以前你小,你父亲宠着你,让你任意妄为就算了。假扮男装那么多年在公子堆里混,万一让外人知道了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曹玉搂着母亲的手臂笑着道:“就是因为秦钰老实啊,所以他没怀疑我,也同时保护我啊。”

“少来。那个秦钰手无缚鸡之力,他保护你?”

“哎呀,母亲,我去读书也是为了学习嘛,你都说了我很多次了。耳朵起茧了啊。”

曹夫人依旧板着脸,“以前,我都不说你,可书读完了,你哥哥如今身体也好了,他准备露面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做回女孩子。你看下你,那点有女孩子的样子,将来没人敢娶你。”

曹玉脸微红,“有人娶。”

“哼,秦钰吗?休想!”

曹玉一愣,“母亲!”

曹夫人正色道:“你父亲如今远在幽州,今年是否能调回盛京都不知道,你知道我为何带着你回来盛京,你以为只是因为你想回来吗?是我要回来和你外祖家合计下,要将你父亲调回来。”

曹玉想了想,“父亲是睿亲王的得力干将,要回盛京非难事,哪里用外祖父出面呢?”

“朝堂的事情瞬间万变。睿亲王最近也低调了许多,好在把握住兵权,如果兵权也把握不住了,你想想,你父亲谁能保住?你哥哥身体那个样子,书读不成,不能入仕。你两个姐姐嫁的都是寒门子弟,武将之家,谁都不能帮你父亲。你说我靠谁!”曹夫人气恼的抹着眼角。

曹玉笑容收了,“母亲,两个姐夫如今虽然官职不高,可也是稳稳的往上升啊。”

“他们要升到什么时候?你父亲是武官,偏偏我们三个女儿,一个病儿,我们往文官上去混,自然比别人差一大截。你要是不懂事,岂不是白读那么多书?”

曹玉心里一慌,“母亲……你是什么意思?你以前不是答应我……”

曹夫人打断她,叹了口气,“我已经让你外祖母为你物色好一头婚事,等宫宴结束后,你们就完婚。”

“不!”曹玉噌的站起来,“父亲不会答应的!”

“你父亲!你父亲就是一心忠于睿亲王,其他的什么都不顾,今天就算是二品,又如何?我们必须给自己备条后路!此时我心意已决,我会告诉你父亲的。”

曹玉呆呆的看着母亲走出门,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想了好半响,叫来跟她一起去读书的丫鬟,“晴儿,你去告诉小安,就说曹姑娘明日约秦公子到郊外一会。”

晴儿担心的看她,“姑娘……你不担心夫人知道了责罚你?”

曹玉摇头,“我不管,我必须知道秦钰的心意。”

“可是,你想过没有,就算秦公子真心喜欢您,他是绝对不可能为了姑娘……带着姑娘走的。”晴儿太了解她自小服侍的小姐了。

曹玉瞧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他不能带我走,我也不会嫁给不喜欢的人!我宁愿出家!”

晴儿眼圈一红,“奴婢知道了,姑娘你别瞎想,说不定秦公子能打动夫人。”

曹玉叹了口气,“顾不了这些了。”

这里凌凤自从离开了秦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因为也怕自己的情况连累了沉欢,也担心她烦了自己。

可司马毅倒是常来府中找秦钰商量事情,他倒是瞧出了事情,听到说沉欢被拉去相亲了,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到凌凤面前,说道:“主子。秦大爷似乎在安排四姑娘的婚事了。”

凌凤正在低头喝小茶,听到司马毅的话抬起头来,半响垂眸定定看着桌面。

司马毅将打听来的细节说了,“秦大爷托了燕夫人,带着秦姑娘四处串门,而且去的都是三四品这样的官户。”

凌凤端起茶杯,幽幽的喝了一口,才问:“燕夫人直接将沉欢带到未婚男子家中去?”

司马毅忙道:“那倒没有,燕夫人很知道分寸的。只不过这些人家的近亲里都有出色的未婚少年罢了。其中包括都察院副都御史的长子,礼部侍郎的嫡孙等等,这些课都是大沥当今的才俊。和主子您也甚是熟悉的,主子心里也有数吧?”说完,悄悄的看一眼凌凤。

凌凤细细嚼着一枚茶叶,半响没说话。

司马毅有些意外,看了一眼庞龙。

庞龙摇头,他也摸不透主子的想法。

府中没有女眷就是这点不好,有些话不方便问。这些事哪里该他们一群大老爷们操心啊,可谁让主子身边全是男子呢?前些日子王妃送了几十个丫鬟婆子来,全被凌凤丢在外院当差了,内院别说女人,就连一只母蟑螂都没有。

其实他们这群大男人早就希望添个女主人了,主子年纪也不小了,都快25了。

沉欢随着燕夫人从御史府中出来,孙氏就笑着说:“他的外侄子虽然这次虽然没有高中,可学识也是极好的,比你哥哥小一岁,明年再考就必回高中。而且他们父母官阶不是特别高,性情温和,定不会欺负你的。”

沉欢笑着道:“只怕我配不上人家。”

孙氏瞧她半响,“你哪里是谁人家配不上你?你连你表哥我的儿子都瞧不上,这样的人只怕你还是瞧不上。”

这话说得太直,沉欢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有啊,表婶你这话说得我太惭愧了。”

孙氏爽朗的笑着,“算了,我那个儿子太木讷,你不喜欢也是自然的。你啊,只要你父母安在,只怕进宫的资格都有啊。别看你不算盛京最美的姑娘,可你这股机灵劲,有谁能比啊?你们兄妹两还真是一对儿。你哥哥死活不肯和我见人家,又不肯说他看上的是谁家的姑娘。难不成你姐姐嫁入王府,你也要嫁入王府才满意?”

沉欢笑笑,“表婶取笑我。高官我反而没兴趣,太麻烦。”

孙氏大笑起来,摸着沉欢的脑袋,“你呀,我就是瞧着喜欢,和其他女孩子一点不一样。居然有人说嫁入豪门太麻烦的。哎,不知道谁能娶了你,让你折腾。”

沉欢抿嘴一笑,不好搭话。

“对了。”孙氏忽然歪着脑袋,“难道我是多管闲事了,之前听说睿亲王长子对你很好。不过,我和你表叔觉得他犯了大事,前途不明,所以我们不是特别希望你们走下去,难道……你是喜欢他?”

沉欢无语了,为啥谁都是三句不离这个人呢?

“没有啊。他……那时候对我们好,是有人相托的。”

孙氏怀疑,“是吗?”

终于和孙氏分手,沉欢直接回了秦府。

胡同口外,飘来一阵烤红薯的香味,是她最喜欢吃的,下了车的她不由转身,烟翠和甘珠跟着后面。

快到摊档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子已经守候在摊前,看着背影十分熟悉。

“凌凤?”

凌凤回头,看到她的瞬间眼里有一道星光闪过,瞬间,恢复幽深的眼神。

“这么巧?”他手里拿着两个油纸包,各包着一个红薯。

他好像是闲逛一般,四下看了一圈,“你又到处乱跑了。”

沉欢笑了,“哪有,我来买红薯。”

烟翠和甘珠见到凌凤在,早就退开好远。

凌凤下意识的站在她身后,将她的脸挡住,在他宽大的背后是看不到沉欢的脸。

他用其他名字的时候,也常常这样站在沉欢身后,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凌凤垂眸看着她的乌发和雪肌,幽深目光泛波。

初夏的清风拂过,带着她的碎发飞舞,仿若她婀娜的身姿。

而她似乎自然的接受着他刻意的保护,神色平静,自然。

凌凤嘴角噙着一丝安然的笑意,将手中一个红薯递过来,“这是你的。”

沉欢看了他一眼,大大方方的接过来,掰开焦糊的皮,露出冒着热气的红心,诱人的香扑鼻而来。

她咬了一口,随意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找我的?”

自从上次他来后,他们已经七天没见面了。

“怎么可能?”凌凤很迅速地否认,然后看着抬头看着天,“只是刚好路过。”

沉欢想了想,笑这说:“猜你也不可能来找我。”

然后她绕过他,抬步准备往府中走。

“喂。”

凌凤忽然在后面喊。

沉欢回头,看他。

凌凤顿了顿,“我有些事和你说,方不方便去我府里一趟?”

沉欢想了想,看了一下门内,搞不好赵氏正等着听她说今天的结果,想着也烦,索性点头,“好啊。”

凌凤心里雀跃着,自己上了马等她。

沉欢让烟翠她们先回去,让小黑套了马,自己上了马车。凌凤带着马车居然直接进了正院。

沉欢是第一次进他住的地方,好奇的四下打量。不奢华,也不简陋,干净整洁,大气自然,看着倒是心爽。

凌凤亲自引她进了正厅。正厅四面都是门,外面的人都看得见屋内。屋里点着淡淡的幽香,是沉欢喜欢的味道。小黑就站在门下,随时可以叫到人,又不会影响他们说话。

沉欢倒是自然,坐下就问,“什么事?”

凌凤也坐在她对面,“就是漕运的事情。”

沉欢认真的看他,“你上次说码头发现了些事情,是不是又有新的发现?”说着,准备继续拨红薯皮,却发现烤得有点过,会弄脏指甲。

凌凤伸手就将红薯拿了过去,一边拨着皮,一边说,“发现的那个可疑人后来没有出现过,但我觉得这个人和那枚印章一定有联系。我想先不要打草惊蛇,先等内阁的事情平定了再说。”

沉欢想了想,“那也对的。”

凌凤将剥开一半皮的红薯递过去,“烫,小心些,吃完我再帮你剥。”

沉欢很自然的接过。以前凌凤作为护卫在她身边也帮她剥过红薯皮,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那也是的。燕表叔入内阁倒是大事。起码你也多个力量。”沉欢点头,“可是,你觉得这个另一股势力不是勋国公的?”

凌凤点头,“我一直没告诉你,上次追杀我的应该就是这暗藏的第三股势力。”

沉欢头一次听他主动说自己的事情,忙凝神认真的听着。

凌凤看着她,“我去余杭是想查下漕运的源头,顺便将这些人引出来,准备乘机摸摸他们的武功来历,没想到被路过的你救了。”

沉欢瞪大眼睛,“……你当时并不是真的被蒙面人制住了?”

凌凤目光炯炯看着她,“战场上,我一人可杀百敌,岂是那么好被拿住的。”说完,他的目光却又莫名地温柔起来。

沉欢张了张嘴,将目光调开,幽幽道:“那你中麻药是假的。”

“那倒不是的。”凌凤笑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麻药是我在你派人来救我时,服下的。因为我必须保持清醒才能判断局势,这个麻药可以镇痛的,可以让我头脑清醒。”

沉欢很无语。

她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做了一次拔刀相助的勇者,救回了凌凤一命,也算抵消了他对自己的好。

“可是,如果没有你相救,我可能真会被打死,或后面的道路很艰难,想报仇也是不可能的。”他认真的说:“至少,接下来几个月我可以安心睡觉,安心吃下一口饭,甚至,让我知道,世间的温情还是有的。”

沉欢这下心情好些了。

坐正了些,皱眉道:“肉麻。”

凌凤一把夺过她吃了一半的红薯,“冷了不要吃了。天也完了,吃多了这个胃滞。赶紧回去吧,免得让人发觉。”

还是那么习惯霸道。

沉欢无语的登上车。

正要走,凌凤忽然又攀住了车窗,一双如炬目光似乎要一直插到她的心底。

沉欢心里有些发毛,“干嘛?”

好半响,凌凤问:“你真想成亲了吗?”

这个人怎么那么直白,小黑坐在车头,扭头看着风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瞪着他:“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凌凤扭头看着别处,“就是随便问问。就是因为你这个人看着不笨,但有时候也傻里傻气的,深更半夜的,不怕危险,逞强救个被那么多高手殴打的陌生人。脑子记性又不好,都分不出这个人自己见没见过……得了健忘症的人,实在让人不得不担心。”

凌凤看着沉欢,目光里有些让她看不懂又让她心跳的味道,“没事,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就是随便问问,怕你跟别人成了亲,这个臭记性,转头又把我忘了。”

沉欢瞪大眼睛盯着他,双唇紧抿。

这个人怎么有点欠揍的感觉?

凌凤忽然笑了,将车帘放下,望着天空缓缓的道:“那么小,别急着嫁人……等等我。”

说完,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小黑忙一甩缰绳,马车跑了起来。

沉欢双手压着胸口,心里在狂跳,他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他第二次让自己别急着嫁人了。

这一夜,沉欢经验失眠了,感觉一直不好。

------题外话------

放假了,尽量多更,谢谢没有弃文的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