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8章 公子的另一重身份

因为躲避烈火宗老祖,和那柄夸父猎日弓之箭,互轰所爆出的能量光波,云芷汐是逃到了金雀城的郊外。所以他们几人,此时是落在一片崇山峻岭之中。

云芷汐不知道对面这个银短发老头,到底是哪路神仙,又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她知道,以对方刚才展现的力量,此人若要杀他们所有人,易如反掌!

除非……

云芷汐揪紧了容煌的衣襟,心里涌起很浓烈的不安。她知道容煌很强,但不知道为何,她此时一点都不希望,他恢复到能一招灭掉,圣母白莲教老妪的实力。

容煌有所察的将她抱紧了一分,一双墨目深邃凝远的盯着眼前老者。这个人出现得毫无征兆,只是在云芷汐追杀烈娇、烈艳姐妹时,才忽然冒出来的。

对这个凭空而出的老头,容煌可以确定的是,此人的势力已经远超至尊境!不仅如此,此人还有很强的,藏匿气息之能!

“他是我夫君,敢问老先生又是何人?”不等容煌开口,云芷汐还是先一步问道。

在仔细的看过之后,云芷汐发现这个老头仪表不凡,神目如电,一头银短发显得十分有神。若非有满面沟渠般的皱纹,看起来还真是个英武不凡的帅哥。

“我当然知道他是你夫君,我问的不是这个。”老头翻了个白眼,口气十分的笃定,听起来竟然是,好像早认识了他们夫妻俩似的?

嘛?云芷汐懵了,她不记得她认识这么一个强者啊?

“算了算了,我的目的也不是这个。”老头忽然摆摆手,神目盯住云芷汐。看起来,此人竟是针对云芷汐而来的。

老头这个眼神下来,容煌立即护老婆的,将云芷汐塞到了身后去,自己完全挡住了老头的目光。

“小子,我对你没兴趣!”老头顿时皱了眉头,发表出自己的不满。

“你走。”不想容煌闻言,更是护紧了云芷汐,声音虽优雅清淡,却透着一股致命的漠然,仿佛神明在裁决罪徒。

这时候云芷汐从容煌身后钻出一个脑袋,双目看向这个老头,眼神里充满了探究。

老头一看见云芷汐的脑袋,却也不管容煌了,便是笑眯眯的,但却不容拒绝的说道:“小丫头你出来,老夫要收你为徒。”

啥?

云芷汐傻了眼了,然后她迷惘的询问老头道:“你是你说……是说要收我为徒?”

“对,能让老夫收你为徒,绝对是你的三生幸事。”老头点头说道。

“……”云芷汐也是醉了,她的目光轻轻的看向了容煌。

“老夫要收你为徒,你看他做什么?这是你的事情,而且你必须拜我为师。”老头一见云芷汐这样,顿时就炸了毛了,显然对云芷汐的表态非常的不满。

“呃……老先生有所不知,主要是我已经有师父了。”云芷汐连忙应声,却是小心的周旋道。

云芷汐可不会傻傻的认为,忽然冒出来一个强者要收她为徒,就是普大喜奔的事情了。因为她根本无法确定,这个人到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这万一对方根本不是收徒,而是打算收个“肉身”呢?有了暗门的那些了解,云芷汐有这样的戒备心,自然是很正常的。

如果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为什么一个分明修为应该是——至尊境界的超级强者,会想要收她为徒?

难道他慧眼如炬,知道她天赋超群的牛掰?云芷汐很怀疑。

不想那老头闻言,却摆摆手道:“没关系,我不在意。”

“嗯?”云芷汐听对方这么随便,警铃更是大作,这肯定有问题好么!

“好了,你现在就拜我为师吧。”老头非常果决,当场就要收徒了。

“这……这不太好吧,要是我师父在意呢?”云芷汐反问道。

老头一听倒是沉吟思考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可能,那你说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是火战。”云芷汐回答道。

“那个势力的?”老头倒是问得仔细。

“紫云宗。”云芷汐从善如流的回答道。

“紫云宗火战?”老头狐疑的反问,眉头还皱得老深了,“明明只有暮云宗,哪里来的紫云宗?小丫头,你是不是骗我的?”

“老先生真是冤枉我了,宗门出处,师门所出,自然是永远铭记于心的,哪里能有骗人的道理?”云芷汐十分严肃的回答道。

“那你说,这个紫云宗是几星宗?你师父又是几级炼药师?”老头问得倒是仔细得很,也不知到底怎么想的。

云芷汐这回倒是应得顺溜道:“我们紫云宗,现在应该算是一品宗了吧,我师父不是炼药师。”

在云芷汐离开青城县时,她将帝心交给了紫云宗主。据她的推测,按照紫云宗主的悟性,和她留下的丹药辅助,这老家伙应该成帝了。

按照宗门级别的排序,有一名大帝算是一品宗,有两名以上的大帝才能有星级排名。五星以上的宗派评级,则需要有圣阶坐镇宗门才可以入围。

“什么?!一品宗……连星级宗都排不上?你师父还不是炼药师?”老头顿时也傻了眼了,眼神中充满了各种奇妙的光彩。

“不错。老先生之意,我会回去禀明师父,要是师父他老人家没意见,那我再给你回话吧。”云芷汐表明立场道。

“小子,你媳妇这么好的天赋,你居然没给她找个像样的师父,你是怎么当她丈夫的?你可真是……你还不如自己教她。”不想老者却痛心疾首道。

容煌:“……”事实上,他不正是亲自教的么。

至于那个火战,不过是容煌一早就谋算好的,主要是给云芷汐挂个名而已。好等他将来要娶媳妇了,不能在名义上当她师父时,她也依然能有紫云宗的弟子之名。

为了娶个媳妇,又为了一切都顺利发展,容煌也是费尽了心思好不好。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老夫是何人?”这时候老头又问道。

云芷汐愣了一下,心中莫名其妙的腹诽:“我怎么可能知道你这老家伙是谁,我要是知道,还能这么心里没底?”

不过她心里虽然没一句好话,但她嘴上还是客气的询问道:“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她这话音一落,那老头忽然大笑的骂道:“你这小丫头,不知道我是谁,你怎么跟你师父说?”

云芷汐立即犯傻了一下,然后傻兮兮的笑道:“前辈说的极是,幸好你机智的提及了。”

“哼哼。”老头很满意云芷汐说他机智,然后神色无比傲然的说道,“老夫丹皇。”

云芷汐一拍容煌的肩膀,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尊崇敬仰的模样道:“哦!原来您老就是丹皇前辈啊!真是久仰久仰!”

容煌闻言却斜睥了她一眼,以他对他这小媳妇的了解,她绝对不认识这个人,这时候肯定是在装模作样。

事实上容煌所料不错,云芷汐嘴上拍马屁,心里就在嘀咕,“丹皇?听着好像还蛮威风的,可惜本小姐从来没听过,一定是骗人的!”

“好姑娘,你果然知道老夫的名号。好了,既然知道了,你就拜我为师吧。你那师父是不会有意见的,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命人去跟他说,让他死了这条心,他这辈子是没资格再当你师父的了。”老头一手安排道。

“这……这怎么行?怎么说也要我亲自回去,跟师父他老人家禀明吧。”云芷汐搓搓手,小媳妇般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意思?你莫非是不乐意拜我为师?”老者神目一瞪眼道,就差吹把胡子了。

云芷汐立即将头要成拨浪鼓,拍马说道:“丹皇前辈误会了,误会了……以丹皇前辈您神目威威,英武不凡,神技在手,叱咤风云……的风姿,我等后辈只有望而兴叹的份,您要当我师父,那绝对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主要是我人傻悟性差,不好玷污了您的英明。”

“说到底,你果然是不愿意拜我为师?之前说什么去问你师父,都是忽悠老夫的?”丹皇顿时很不是滋味道。

云芷汐很想说,“你真有自知之明。”

但是她不可以,说以她想说……

“好了!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我知道你是拿你师父当借口,其实是心里虚,不敢拜我为师。你的资质我看过了,你身怀天火和火灵珠,还能将两者融合成天灵火,精神力又是出类拔萃的,绝对是炼药界的天才人物。你之前蒙尘没关系,如今遇到了我就是你的机缘。”

丹皇说了一通之后,顿了顿又沉吟道:“只要你拜我为师,经我悉心教导,就算你炼药术半点底蕴都没有,我保证百年后,对!就是百年后,你一定能成为一名八级炼药师,成为炼药师中的圣者。”

云芷汐听得云腾雾绕的,“啥?没有炼药术底子的,百年包成药圣?怎么听起来跟某广告说的,一秒钟让你从黑美人,变成白美人的面膜广告一样假呢?”

别怪云芷汐严重怀疑,因为按照丹皇所言,中域肯定一抓就有一把八级炼药师了!可是,这可能么?

要知道,别说成为炼药师超级的难。最重要的是,炼药师还需要很多的炼药术积累。就像云芷汐现在,她虽然已经能炼制六级巅峰丹药了,但是在六级炼药师里,她的炼药术水平还有很多需要提高的地方。

而这些方面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只能靠云芷汐自己多炼丹,慢慢的积累更多的实践经验,才能圆满起来。

再说了,炼药师除了炼药术要到家,修为也要跟上的好么!八级炼药师的修为,必须是药圣吧。

所以咱们摒除炼药术不说,一个人就算一路吞服丹药晋阶,也不可能这么快达到圣阶吧?

须知武者晋阶的过程中,每个阶段吞服丹药晋阶的次数,最好不要超过两次。否则无效不说,下一级的晋阶还会有很大的瓶颈。

而且到了皇阶以后的晋阶,都是需要有感悟并存的,只有悟了各自修炼中的“道机”,才能成功晋阶,绝不是吞吞丹药,就能随便晋阶的。

综上所述,这个人是骗子!

最重要的还有一点!他知道她有天灵珠和天火!

所以……

“此人的目的,是冲着这两样东西来的吧?”云芷汐心中想定后,忍不住下意识的抓紧了,容煌握着她的手。

而容煌本人,已经将伤势恢复了八成,他垂眸看着将头探在他身侧的人儿,墨目里有让人安定的沉光。

这时候,丹皇神目炯炯的盯着云芷汐道:“如何?拜我为师吧,你可要知道,天下不知道多少人哭着求着要当老夫徒儿,不然求老夫指点一下也好,可老夫才乐意。”

说道最后,丹皇还摆出一副傲娇样。在他看来,云芷汐这个小丫头,一定被他的话震惊到了,以至于脸话都不会说了。

丹皇十分肯定,眼前这个小姑娘,绝对能继承他的衣钵。

“嗯……我还是要再问问我师父的意见。”云芷汐这话一出,也不等丹皇开口,她就接着娓娓道来——

“无论如何,师父安在,先不说没有改投他门的道理,这种大事自然要师父老人家做主。如果我一见到前辈能耐非凡,就不顾念师父之想,立即拜您为师,那我不就成了趋炎附势,奴颜媚骨的人了么?前辈恐怕也看不上我吧。”

丹皇闻言,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说道:“你说的很对!”

云芷汐松了一口气,以为既然对方承认了,应该不会用强了。这老头应该修为高,还比较在意面子问题,并不想闹得太大。

可是,丹皇接着却锲而不舍的说道:“那你说紫云宗在哪儿?我直接就过去一趟,跟你师父说好,让他将你逐出师门,这样总行了吧?”

云芷汐:“……”

喵了个咪的,她说的口水都干了,难道这个老头还不知道,她的言外之意是不想拜他为师吗?

这么紧紧相逼的,绝对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恐怕不仅仅是要天灵珠和天火,还想要她的身体当鼎炉,将来好炼化她,助他突破更高一阶!否则怎么千方百计要她拜师?

口水赶不赢了,云芷汐身体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但她却不敢给容煌传音,生怕被“窃听”了,只好用眼神跟男人安安交流。

“丹皇前辈还是让我自己回去说吧,否则您老亲自去,难免有以强压弱的嫌疑,到时候若是师父心生苦闷,也是我这做徒儿的错。”云芷汐接着忽悠道,因为容煌示意她了,再等一会子。

“你拖来拖去,其实就是不想给我当徒儿?”丹皇终于明悟了,神色也不耐烦的沉了下来。

刹那间!一股超强的气压,就冲着容煌和云芷汐扣下!

容煌墨目一凝,一层薄雾散出,雾色之上闪烁着淡淡的蓝光。薄雾将云芷汐安稳的护住,才让她免收压力逼迫。

“我再问你一次,当不当我徒儿!”丹皇神目有曳光浮动,仿佛云芷汐只要说“不愿意”,他眼中就能喷出火来,直接干掉他们夫妻俩!

可与此同时!容煌身上的薄雾一散!一股崔璨的蓝光夺目而起!一层层可怕的气压,直接冲着老者反扣而去!

“小子,你果然藏得很深。不过,老夫还应付得起。”丹皇沉声一喝,抬手间凝出一团灿烂的光团,光团散发着可怕的毁灭气息!

轰隆!

蓝光和光团轰在一起!一座巍峨高山崩碎成土渣!

滋滋!

咧咧!

天地空间,似乎因此而不堪重负,仿佛发出了抗议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可怕,好像世界要塌了!

云芷汐趁机而起,她唯一能对付这种超级强者的,就是她这无声无息的精神力攻击!这时候她不能帮上其他的忙了,但是——

“炼神诀,去——”云芷汐凝出刚恢复一半的精神力,再次朝着对方施展了,可怕的精神力契约符文裂爆法!

“轰!”

可云芷汐却色变的发现,她素来无往不利的精神力攻击,在这一次却石沉大海了?!因为符文刚进入对方的识海,还不等她发出裂爆指令,就跟她断了联系!

“咦?”不过那丹皇却惊疑了一声。

“走!”云芷汐趁此时机,已经如八爪章鱼般,紧紧的黏住了容煌。

容煌墨目微微凝了一下,似乎并不愿逃离,而是打算……

“丹老大,你怎么动起手来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俊雅风流的嗓音,却忽然穿透而来!

听这声音,便可猜出,对方非常的“年轻”,而且跟丹皇很熟悉,听起来还是丹皇的小弟?!

这声音一出,容煌已将背后的“小八爪鱼”捞怀里,然后直接——消失了!

等到丹皇回神之际,原地哪里还有容煌和云芷汐的身影?

“嗯?是至尊。”那道俊雅风流的嗓音同时而落,抬头一抓间,就看着丹皇道,“追不追?”

“废话!他带走了我小徒儿,当然要追!”丹皇说罢,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小徒儿?”声音俊雅风流的人,还真是人声如其人,生得是俊雅风流,风度翩翩,风流倜傥,风骚不凡……

“丹老大你等等我,你什么时候收的弟子,我怎么不知道?”风流青年一面消失,一面放声问道。

那时在原地里,徒留装死的九婴。在众人离开后,它才起身拍拍尘土,心有余悸的看了天空一眼,然后拿出了一只瓷瓶。

这是那瓶用鬼婴炼化的精血,九婴在看了好一阵后,才握在手心瞬闪消失而去。

而在不多时之后,容煌和云芷汐的身影,出现在了,距离金雀城十万八千里之外的,某一处沙漠原野之上。

云芷汐紧紧抱着容煌的颈,气息平稳,目光锋锐的盯着后方。

“怕不怕?”容煌感受到她的紧绷,轻抚着她的背询问道。

“不怕。”云芷汐抬头看了容煌一眼,然后认真的说道,“如果一会我们逃不开,你就自己走,我能躲起来。”

这时候的云芷汐,很清楚她跟在容煌身边,必然会造成他的负担。反而如果没有她,他应该能完全撇开那两人。

可容煌闻言,却俯身攫住她的唇,深深的汲取了她唇中的甜蜜。他舍不得,舍不得离开她……

云芷汐却是傻了眼了,她并不知道容煌的心思,她只知道现在情况不太好,他怎么还有心思……

“好汐儿。”不过容煌倒是很快松开她的唇,却紧紧抱着她眷恋的唤着,只是这时候的空间,明显又出现了一丝波动。

容煌墨目一沉,再度抱着怀中人儿消失而去。

“丹老大,那我就是他师叔了?”这时候,在这边沙漠原野上,出现了一道俊雅风流的声音。

“不错。”丹皇应了一声。

“那他跑什么呀?”风流青年不明白了。

“因为我虽然当她是徒儿,可是她却不要我这个师父。”丹皇十分憋屈的说道。

“啥?”风流青年傻了眼了,然后他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我没听错吧,老大你居然被拒绝了?哈哈哈……”

“臭小子!你是不是想死!”丹皇不美丽的心情,顿时挂起了狂风暴雨。

风流青年顿时噤声,连忙摆手说道:“老大你别这么激动,我帮你把那小子拎回来就是了。不过有点奇怪欸,这小子怎么越跑修为越高。”

“哼……都怪这小子怪我好事,我能看上他媳妇,绝对是那丫头修来的福气!想我一身超凡脱俗,登峰造极的炼药术,一直找不到一个对眼的娃子传承,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居然不肯拜我为师!哈哈哈……这事情倒是有趣。”丹皇说道最后,却自己狂笑了起来。

丹皇这笑声,不但没有失落和郁闷,反而有种欣欣向荣的喜悦。

如果云芷汐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丹皇是个神经病!更不能拜他为师了。

“什么?老大,你说你看上人家的媳妇了?”风流青年的关注重点却是这个,然后他十分欣慰道,“老大,你终于开窍了啊,终于知道……”

“在这里。”这时候丹皇抬手一撕,消失在了远处,显然是追踪到了容煌离开的位置。

“丹老大,你等等我……”风流青年连忙跟了上去。

等容煌再度现身时,他和云芷汐,已经位于一片海滩上。

透着特殊轻腥味的海水,随着海浪拍打而来,让云芷汐迎面就能嗅到这股气息,她抬眸一眼看去,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海域。

“好漂亮。”这是云芷汐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海边。

“你喜欢海域?”容煌微微惊讶,他的手指轻轻的抚着人儿的小脸,墨目里有浓到化不开的柔意。

云芷汐眯眼一笑,冲着容煌怀里挤了挤道:“挺喜欢的,不过我们还是先逃吧,先躲开那两个家伙先。”

“嗯。”容煌轻吻了吻人儿的发鬓,估算着再躲一次,他就能完全恢复了。

“小子!你再提上去,可就只有离开中域一条路了。”可此时,丹皇的声音却从天空散出来!

闻言,云芷汐懒眸一呆,呼吸一瞬间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丹皇和风流青年的身影,从空中现身而出。其中丹皇神目如电的盯着容煌,声音幽幽的说道:“你是复苏的魔皇子吧。”

刚才追了这一路,丹皇清晰的捕捉到,来自容煌身上,非常纯粹的暗属性力量!如此年轻,如此修为……

丹皇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小子,恐怕是传说中的魔皇子!

传说中,能让魔门各支崛起的魔神之子!

可是,容煌真的是吗?

------题外话------

是吗是吗?!亲爱滴们且将月票押上,来跟本座比脑洞吧!23333!

感谢:fast129【1月票】、pegasus【2月票1五星】、81030800【1月票】、┈┾海宝゛O(∩_∩)O~【1五星】、闲庭信步【1月票】、queen0617【1月票】、舞衣飞舞【1月票】、爱吃鱼的小狗【2月票】、

13684467210【188币币】、wuyc2011【1月票】、jewellery【1月票】、xiaojun0506【2月票】、yang763019【1月票】、颖颖爱航航【1五星】、倾19【1月票1五星】、shidanyun【1月票】、

siemyhe【1月票】、慵懶の貓咪【2月票】、到最后只剩我一人丶【1月票】、qingyuanju【2月票1五星】、634212175【1月票】、xirun9708【1月票】、1点钟方向【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