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6章 瞎了你们的狗眼!【暴爽求月票!

云芷汐此战,轰动了十方擂台。

要知道莫万夫可是一个高阶玄皇巅峰,甚至领悟了一丝自然之力。可是这样的牛人,却被云芷汐完虐!而她本人,却看起来半点伤都没有?

到了此时此刻,人们才知道,他们是真正的小看了,这个来自东域的,名叫云芷汐的少女。

而云芷汐之名,必然将随着这一战的精彩,传入金雀城,以及金雀城辐射范围内的千家万户里。

只是……

莫万夫一死,烈火宗的人都红了眼!他们一个个仇恨盯着云芷汐,一副恨不得吞了她的样子!若不是碍于这里是封皇榜擂台区,他们恐怕已经动手了!

但云芷汐和烈火宗这个仇,无疑是结死了!

“如果她能挺过烈火宗的追杀,入围金雀城前十是必然的,入围封皇榜千名内也是绝对的,就是金皇提名,只怕也不是不可能。”

“此言不错,可据说莫万夫的师父,乃是烈火宗的大长老,在宗门之内拥有很高的名望。杀了他……这东域的小丫头,太冲动了。”

“若是她没杀死人,我等招揽时还好周旋调和。”

“……”

星探们既惋惜又心疼,虽然云芷汐的潜力很好,可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培养,才能成为宗门的顶梁柱。

但在这段时间内,如果他们得罪了烈火宗,那么恐怕不等他们崛起,就将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当然,若是金武宗或者越宗,烈火宗还真不敢说打杀就打杀。可惜云芷汐跟这两个宗派,也明显都有嫌隙。

别忘了,云芷汐戏谑过金武宗的申公豹和柯真,杀掉了越宗的盛仁表。所以这两个宗派,绝对不可能为了招揽她,而跟烈火宗作对,不横插一脚的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不过云芷汐本人,当然完全不在意这些。她此时因为打败了莫万夫,再加上梁敏之前累积的战绩,已经是有七连胜在手了。

也就是说,她只需要再赢得八场胜利,就能直接入围第三轮比试。

然而……

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云芷汐捉急了,因为……

特喵的!

没人上台跟她比了啊!

不管她怎么邀请,都没人上台啊!

开玩乐,就她这般凶残的手段,谁他娘的要跟她打啊?

不干不干,大家都不干了。

可就在云芷汐等得捉急,已经坐不住的准备开口问裁判时,裁判大人先开口了。

“四号擂台,有要上台挑战的抓紧,否则半个时辰后,云芷汐将直接入围下一轮比试。”裁判冷漠的宣布。

“这么好!”云芷汐惊呼了一小声,别怪她没仔细听赛制,她只关注重点的能做和不能做,其余的细节都忽略不计。

“是。”裁判看了她一眼,认真的回答道。

云芷汐顿时笑弯了眼,才想到之前自己在苦口婆心的,邀请人家上台跟她打,真心是二缺得很的行为,真是丢脸昂。

鉴于云芷汐出手太残暴,就是不怕死的佣兵冒险者,都纷纷的对她敬而远之,想想莫万夫死前的惨状,他们就觉得肚子好疼,肠子、脏腑什么的都不好了。

现在大家别说调戏云芷汐了,就是多看她一眼都不太敢,总觉得会被挖掉眼睛的。连带着梁敏也没人敢调戏了,大家都知道她有个师妹好凶好么。

不过真正说起来,云芷汐的成绩也不算最为耀眼的。

因为还有烈火宗烈娇,金武宗贺之空,以及宇文台和刑狂,都是无需战满十五场,就没有人再敢挑战,直接入围下一轮的。

烈娇在这一轮展现了精妙的控火之术,有两个对手直接被她焚烧成枯骨,八战之后无人再敢挑战。

贺之空出手之狠辣,比云芷汐犹有过之,六场之后就没人敢上台。

宇文台忽然爆发了神力,一柄新武器,一套锤法惊艳全程,压倒性的将一名高阶玄皇巅峰,给砸了个稀巴烂,以八连胜无人再敢挑战。

刑狂虽是年少,但一连九战全胜,且越战则战力越爆棚的形势,吓退了一众比试者。

当然,没人敢上台,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战斗力就是最强的。只是他们出手的手段都很有一套,直接让对手感到了心惊胆颤,没什么勇气去挑战罢了。

所以虽然云芷汐杀莫万夫的手段凶残,可是比她更凶残的也不是没有,所以她其实还是正常的。

这时候除了云芷汐五人已晋阶,擂台上的比试还在继续,不过眼看今天的擂台比,也将要到点暂停了。

云芷汐一行人已回到了坐席上,此时有八个擂台已经停赛,等明日再开赛了。但还有两个擂台因为胜负未分,所以裁判在等他们打完再说。

这其中一个擂台,就是纳兰云浮在打,他之前上台时,对手累积了四胜,他现在打的是第十一场,此战一胜他将立即入围下一轮!

纳兰云浮这个对手雷明炯,是一名六七十岁的高阶玄皇巅峰,而且还是雷属性,契约灵兽是一头八千年霹雳虎。

“小子,看在你累积了十四胜的份上,给你一次认输的机会。”雷明炯声音如雷的轰叫道,明显胜心满满。

纳兰云浮手中长剑光芒一闪,金水双系能量爆发,他是二话不说就飞剑杀敌!金生水,水生金,两者相互繁衍,能将杀招推演到最强!

“小子找死!”雷明炯不想纳兰云浮如此不识好歹,手中一把长枪闪烁着雷光迸射而出!与纳兰云浮狂战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纳兰云浮的契约兽,一头人猿泰坦,已经扑上了霹雳虎!

人猿泰坦皮糙肉厚,霹雳虎却避其锋芒,敏捷的利用雷属性躲闪,时不时阴人猿泰坦一把。

雷明炯的战斗方式,跟霹雳虎差不多,一人一兽都采取了,利用自己的长处——速度,去拖垮本就已经疲倦的纳兰云浮。

如此一来,纳兰云浮非常吃亏,有时候一不小心,还会被重创一击!

这般下来,纳兰云浮很快被打得满头包,俨然遍体鳞伤了。

围观群众摇摇头,纷纷认定纳兰云浮要输了,他看起来已经战斗到了极点了。

可是——

就在众目断定之下,擂台这一带的水金系灵气,忽然暴动了起来!全部都汹涌的卷向了纳兰云浮?!

这是……

纳兰云浮萎靡的气势,在这一刻暴涨而起!

很显然,为了守住这最后一局的胜利,纳兰云浮施展了纳兰分家的密法——吞灵诀,他的战力在瞬间翻三倍而起!

“什么?”本已觉得胜券在握的雷明炯,直接被吓了一跳好么!

要知道纳兰云浮不是恢复如初啊,他是直接翻了三倍战力!再加上双系的爆发里,纳兰云浮现在绝对能撼战任何高阶玄皇巅峰!

“不好,他一定是施展了什么秘法,必须迅速打压,然后速战速决!否则只怕要糟。”雷明炯迅速的改变了作战方针,并领命霹雳虎痛快的解决人猿泰坦,好跟他一起战纳兰云浮。

想定一切,雷明炯手中长枪爆发出一头可怕的怪兽虚影。

轰隆隆!

紧接着,一大片雷霆轰击波,随着雷明炯爆发而出!

雷系的强悍爆发力,在这一刻展露无遗,汹涌的爆轰向了纳兰云浮!

大半个擂台,都被雷明炯爆发的战斗波席卷。

当烟尘散去,雷明炯警惕的盯着擂台的每一处,他知道纳兰云浮肯定没那么容易死。

但就在这时候,暗中吞服了迅捷丹的纳兰云浮,已经飞速掠到了雷明炯身前!

“阿达——”纳兰云浮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已经换成了一杆长矛,伦起就轰在雷明炯的脑门上!

雷明炯大骇,连忙飞出长枪抵挡!

可是纳兰云浮有心算计,如此一个大招爆落,直接砸得雷明炯支撑不住的,跪倒在了擂台上!

纳兰云浮强大的攻击,将雷明炯轰得跪划开出去,后者一瞬间膝盖一片鲜血淋漓!

“混账!”雷明炯被砸得如此狼狈,立即是恼羞成怒而起!身上狂暴的雷系灵气汇聚而起!

不仅如此,雷明炯还将霹雳虎召回,以骑在胯下!

刹那之间,骑虎的雷明炯,犹如雷神般轰杀而下!纯粹的雷系玄劲,超凡的雷系能量波,引发天地都出现了一丝丝的色变!

然而纳兰云浮也不怕!

他身上狂瀚的金水双系玄劲爆发而出!一杆长矛如水般柔软迸射,又如坚不可摧的金刚般,扑朔迷离的与雷明炯的雷暴轰杀在一起!

顷刻间!

擂台上一片可怕的能量冲击波,轰得擂台的守护阵法都出现了裂缝。

裁判二话不说,立即施展大能耐修复阵法,稳住了擂台的颤抖。

咚隆!

爆炸波之后,擂台上两人不分胜负,都被甩出了数丈之外,纷纷喷出一口汹涌的气血。

然而纳兰云浮因为施展了吞灵诀,所以还在战斗力巅峰时刻,半点没有疲软的,就抽长矛直戳而进!

他这一柄长矛,乃是容煌给的,非常适合他属性的中品帝兵!此时锋锐而出,一枪直接将雷明炯挑飞出擂台!

雷明炯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就遭如此横祸!直接反应不过来,就被扫成了重伤,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路狂喷出鲜血的倒飞出擂台。

可是,这还没完!

“给我滚!”纳兰云浮长矛横扫,与人猿泰坦配合,直接将霹雳虎从擂台上扫向了雷明炯!

“嗷——”霹雳虎被一人一兽的轰击,杀得是片甲不留,整个兽身不受控制的飞出!

可怜的雷明炯,本来就已经重伤,此时再被霹雳虎一冲击,完了——

“纳兰云浮胜。”裁判一眼落定。

纳兰云浮兴奋的长啸一声,却在下一刻,力竭的瘫倒在了擂台上。

“阿九,去抬云浮下来。”云芷汐吩咐一声,九婴已蹿上台去,将纳兰云浮一把扛下擂台了。

此时暮色四下,另外一个擂台早也散场了。

围观的群众们,看完这场比赛,也纷纷准备离开此方。

但就在大家刚走出擂台范围时,所有人纷纷看到,烈火宗一大票人,已经围堵住了离开擂台的各处巷口。

“来了来了,烈火宗的人来报仇了。”

“还来了不少人,我看少说也有几百号人,而且气势都很强!”

“东域的那帮人,看来是要完了,在金雀城得罪烈火宗,果然是找死。”

“……”

人群议论纷纷,钟奎已经大喝一声道:“烈火宗办事,闲杂人等滚开。”

“快走,快走……”

为免被殃及池鱼,群众们立即作鸟兽散,只敢在烈火宗包围圈之外观望。

等到人潮散去,烈娇、烈艳姐妹,以及钟奎等人,才走到了云芷汐跟前。而此时的他们,看云芷汐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一般,显然认定云芷汐一行人是插翅难飞了。

“云芷汐,你杀害我宗真传弟子莫万夫,其罪当诛!念你年幼无知,只要你自剁双手,自废修为,再跪下磕一百个响头求饶,我可以饶你一命。”烈娇冷漠的裁决道,好像她就是诸神法官,她要云芷汐干嘛,云芷汐就得去干嘛。

在此时在烈娇等人看来,云芷汐一行人中,也就是她还有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看起来是比较厉害的。

纳兰云浮已经脱力,显然不具备战斗力。梁敏、伏和、蛇王子、容煌,全部被归类为弱鸡,完全不具备威胁性。

再说这帮人来自东域那等穷乡僻壤,在中域没有半点根基,就算被团灭了,那又如何呢?不会有任何人,会给他们鸣冤报复的。

至于封皇榜举办方,在擂台之外的事情,自然不归他们管。他们怎么可能管得了,参赛人员场外的斗殴?

所以烈娇他们俨然是,吃定云芷汐一行人了!

“哟,好害怕。”云芷汐笑盈盈的看着烈娇等人,神识已经捕捉清楚,烈火宗这次出动了三大帝阶,玄皇五十多个,王阶两三百个。

其中主要的战力团,应该是那些玄皇。大帝只是压阵,而王阶小虾们是复杂包围圈的,以免云芷汐的人中,有人逃跑出去。

“哼!小*你这时候还笑得出来,你还不快快照我姐姐说的做!否则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烈艳一脸痛快的看着云芷汐,她仿佛已经看到了,云芷汐自残求饶的一幕。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小*,她到时候一定要将这贱人,丢到下等妓院去!烈艳越想是越畅快!

然而——

“这句话我奉还给你们姐妹俩,趁我现在心情还可以,你们只需要自断双手,自废修为,磕一百个响头求饶,我会放过你们的。”云芷汐凉凉笑道。

事实上,云芷汐在烈艳欺负了梁敏之后,就是有意在报复烈火宗。

先杀盛仁表,再杀莫万夫,都是跟烈火宗有关系的人。当谈他们也是罪有应得,若非他们先对云芷汐起杀心,云芷汐也不会痛下杀手。她这个人本就不是善茬,心胸也十分狭隘,有仇当场就要报了,不然怎么都不爽。

当然,如果烈娇、烈艳在看到了她的变态之后,知道收敛了,不再来招惹她,云芷汐也不会咄咄相逼。

可烈娇烈艳完全没有这种觉悟,她们胆敢围堵云芷汐,云芷汐就绝对敢彻底报复!谁怕谁啊?

“哈哈哈……就凭你?!哈哈哈……”钟奎听到云芷汐这话,简直笑掉大牙了。

“哈哈哈——”所有烈火宗之人,也纷纷是狂笑而起,仿佛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烈娇也嘲讽的鄙薄了一句,已经抬手挥了一挥。

紧接着,烈火宗那五十多个玄皇。果然就近距离的,包围住了云芷汐等人,正如云芷汐所预料的那样,这些玄皇乃是此行的主要战斗力。

“云芷汐,是必须要死的。其余人……”烈娇的目光,扫了处云芷汐以外的人,顿了一顿后接着道,“只要你们愿意,立即杀了云芷汐,我烈火宗会接受你们的投诚。”

烈娇的话不可谓不阴毒,她这是要分裂云芷汐一行人。

毕竟在烈娇等人看来,在他们烈火宗展现出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实力后,云芷汐身边的人肯定是会害怕的。

让云芷汐的亲信之人杀了她,这会让烈娇感到十分得意,

而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事件,毕竟在中域之中,道德情意之类不值钱,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不觉得你废话太多了吗?”梁敏听够了,皱着眉头间亮出了武器白绫。

梁敏武器一出,烈艳也亮出了双剑喝道:“小婊子,我今天就要亲自教训你!”之前在擂台上,不能让梁敏出丑,反而害她自己被人笑话,乃是烈艳的奇耻大辱之一。

唰唰!

两方气势瞬间剑拔弩张!

“你真打算一条道走到黑?”可这时候,烈娇的目光却高傲的盯着蛇王子道。

蛇王子一脸莫名其妙,不明白为什么烈娇只对他说这话,不过他很快过滤为,烈娇应该说的是“你们”。

“到底打不打!女人好烦!”九婴耳听烈娇废话那么多,也只不耐烦了,关键它没得到云芷汐开口说可以打,这才是让人憋闷的。

不过九婴话出口,就发觉有些不对劲,连忙就谄媚的对着云芷汐道:“当然不包括主人您,您是最英明果断了。”

“好!你们想找死,我成全你们!给我杀!”烈娇一声令下,群皇纷纷出手,看来是打算将云芷汐一行人,给一锅端了!

“阿九,照顾云浮离开。”云芷汐淡淡吩咐一声。

九婴这个残暴的血腥分子一听,整个人就蔫了……

“杀!”这时候,烈火宗群皇的攻势已至!强悍的杀意,眼看要轰爆云芷汐等人!

那时候九婴萎靡的扛着纳兰云浮掠到墙头,不过跟它一样掠上墙头的,还有白衣胜雪的容煌。

就这种小打小闹,容煌出手的话,还有云芷汐他们什么事?

结果在外人看来,容煌就像是被九婴带上了墙头的,看起来还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花瓶美男子昂!

与此同时,五十多道皇者攻击,裂爆出的返璞归真般的强悍属性气息,直接将月夜的金雀城,给轰的堂亮了起来!

外围的围观群众,在看到这一爆之后,纷纷摇头叹息,心知云芷汐等人是完蛋了。

“娘的!这得有五十多道皇者合攻吧!”

“绝对的!哎——可惜了,东域难得出一个天赋这么好的。”

“回去洗洗睡吧,当真是没什么悬念的围杀。”

“……”

星探们,群众们议论着,已经决定要走了,因为感觉没什么好看的了。

然而!

就在这时候!

唳——

一道冲霄而起的凤啸声,响彻了整一坐金雀城!

一些骑着飞行兽要走的群众,在这一瞬间“啪”的掉落地上!

“凤啸神通!这是凤啸!”有人惊绝呼起!

“凤啸!居然是神兽凤凰出现了么?!”

“天啦撸!不是吧——”

“……”

人民群众激动的抱住脑门,不敢置信的,紧巴巴的盯着战斗的最前方,恨不得飞过去近距离些围观才好!

神兽凤凰啊!

无论是在东域,还是在中域任何地方,神兽绝对是兽中最尊贵的存在!

最最重要的是!

所有人都知道!

凤族是神兽中最高傲的存在,若非纯种的凤凰,而只是含有凤凰血脉的凤族后裔,是绝对发不出凤啸神通的!

刹那间!

金雀城沸腾了!

与此同时,内围战斗圈里。

云芷汐一声凤啸,带着超强的攻击性,将无数玄皇冲击得脑壳生疼,攻击更是停滞住了。竟然是全线哑火!

云芷汐只是张嘴发出这道音波攻击,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混账!废物!”被身边大帝护住的烈娇见此,愤怒的厉喝出声!

可就在此时!

“天蛇神界。”蛇王子的大帝之界推演出来了!

天翼蛟龙王耀世而生!一片毒物之界开启!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毒虫,狰狞可怕的毒物,就这般随着蛇王子的天蛇神界推演而出!然后压倒性的,吞噬向那五十多名玄皇!

天蛇神界!

毒师的最强毒界!

在这一刻,发挥出了它的可怕之处!

一界生,万物寂灭!

所有被天蛇神界沾染到的玄皇,顷刻间化作灰色粉末,简直惨无人道!

“啊——”

“啊……”

一道道惨叫声,在顷刻间爆发,可是玄皇们的惨叫刚发出,他们就已经丧生了!

云芷汐的凤啸神通,本就让他们的识海受创,以至于反应迟钝。此时蛇王子散出天蛇毒界,简直就是灭鸡鸭一样,在灭那五十多个玄皇!

惨!

惨!

惨!

这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宰!

“毒……毒师!”护着烈娇的大帝,简直惊骇欲绝!

在武者世界里,任何毒师都是让人望而生畏了。毒师都是没朋友的,因为毒师都特喵的太阴险了啊,你跟他们做朋友,万一被搞了什么无色无味的毒,给弄死了劫财,那不是哭都没处哭么!

而且最终重要的是!

毒师的杀害力太可怕了!在一场战斗中,一个毒师绝对就是对手的灾难!你带再多的人也没有用,人家放毒之后,你就全军覆没啦!

更何况!

蛇王子展现出来的是——毒师的毒界!

毒界!大帝?

“娘的!被骗了!快撤!”保护烈娇的大帝简直要哭了,其余两个大帝也完全不想再打!

因为他们都看出了,蛇王子是中阶大帝啊!

而他们三个大帝中,也就一个中阶大帝,其余两个都是低阶大帝而已!但对方是毒师,毒师——毒师知不知道!

太可怕了!

“所有人给我速速撤离,全都给我撤!洪七洪八,你们快快推演帝阶断后!”一手抓起烈娇烈艳姐妹的中阶大帝,一面组织撤离一面掏出一枚信号弹,就是朝空中发射出去!

然而——

然而……

让所有烈火宗人绝望的是!

一道胜雪白影飘然而上,人家伸手一抓,仿佛谪仙抓了颗星星般,就又回到了墙头上,当一名风华绝代的美男子。

嘛?

嘛……

嘛!

烈火宗的“孩子们”啊,当场就泪崩了!

谁都知道!一颗信号弹的速度,绝对是非常可怕的!尤其这还是由一名中阶大帝发出,那应该哪怕是一个高阶大帝,也追不上啊!

可是!

天啊!

他们到底是招惹了什么变态!

花瓶?

花瓶你妹!

烈火宗几百号人,直接凌乱成一群狗了!

他们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错!

他们才知道,他们招惹了多么可怕的敌人!

中阶大帝冒了一头的虚汗,他知道这回是踢到,很硬很硬的铁板了。

“这位大人,此事就此揭过,不要再纠缠了如何?”中阶大帝沉重的说道。

此时此刻,烈火宗五十多名玄皇,已经在瞬间死掉了三十多了,剩下的二十来个中,还有十多个负伤,算是完好的没几个。

一大批玄王,跑的跑,踩踏的踩踏,已经溃不成军。

可中阶大帝有什么面子?容煌会理他?想得美。

所以结果是,中阶大帝分明是在对着空气说话。

“何长老你在说什么!你快去杀了那两个贱婢,杀了他们啊!你再不去,回去我就给爹告状,说你保护我和姐姐不利!”这时候,惊吓回神的烈艳,不知死活的尖叫道!

烈艳没有眼力,在她看来蛇王子是毒师虽然诡异,可容煌灭了信号弹,也就灭了而已,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在烈艳看来,他们的人还是占多数,而且三位大帝长老都没怎么出手啊!

“怎么……怎么会……”烈娇比烈艳好,她还是有眼力的,但是她一双美目,全部停留在了蛇王子身上。

烈娇万万没想到,她看上的人会是一名大帝!

“原来他是帝阶的强者,原来我烈娇看上的人,其实并不是废物,他很强,他很强啊!”烈娇的心里,忽然不合时宜的,涌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自豪感。

没有得到回应的中阶大帝,眼神沉了沉之后,双手松开烈娇和烈艳道:“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快点逃回去,一定要快点逃回去!让老祖宗给我们报仇!”

“何长老你说什么鬼?我要留下来,你们最后要留下那两个骚蹄子给我杀,我要戳破她们的脸,废掉她们的丹田,送他们去下等妓院!”烈艳还在异想天开。

“大小姐,快走!”中阶大帝已经放弃对烈艳的治疗,他知道烈娇是有眼力的。

“不。”可是烈娇却拒绝。

而此时!

两名初阶大帝,已经快抵挡不住蛇王子!

毒师,毒师界最强的毒师,战斗力当然不是盖的!

“大小姐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中阶大帝推开姐妹俩,警告钟奎道,“如果一会有人追上去,你就是自爆,也要保住两位小姐!”

说罢,中阶大帝敞开一片森林之界!

“停!你们都给我停战!不要再战!我烈娇可以烈火宗名义,向你们道歉,就算不打不相识,从此既往不咎!停下来!”不想烈娇却大声喝道!

烈娇的话,让云芷汐等人失声鄙笑。

但也让那些垂死,甚至还在战斗中的烈火宗人心寒。原来他们打生打死,是没有意义的么?他们的大小姐,说反口结交就跟人结交。

那这么多条人命怎么算?

就这么算了么……

然而说起来,其余势力的上峰之人,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的性命在这些高贵的当权者心里,就是随意可牺牲的存在。

“大小姐?”中阶大帝没想到,烈娇这个时候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不过,也罢。既然是宗门大小姐的意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再者他也确实还不想死。

这时候,云芷汐示意梁敏、伏和、蛇王子停下来,她则一脸嘲讽的笑看着烈娇道:“道歉?那可要有诚意,就按照刚才说的,自剁双手,自废修为,磕一百个响头。”

烈娇脸色瞬绿,她盯着云芷汐阴冷道:“你别欺人太甚!我愿意道歉,是看在你身边这位公子的份上!难道你要你的人,都葬身在金雀城么?你们别以为信号弹发不出,我宗强者就不会来,此时早已有我宗弟子回宗门禀报,要不了多久你们全都会死!”

“在那之前,你们会先死。”云芷汐凉凉一笑,一双懒眸中浮起了森森的冷意!

也就在此时!

“不对,我的手!啊——”一名大帝的手,忽然糜烂成血肉,滴答滴答的溅落到了地上!

“啊——我的腿!”另外一名大帝,发现自己的腿在溃烂!

不过顷刻之间,两名低阶玄帝,直接烂成了一滩血肉!

“啊——啊——快逃啊——”剩余的玄皇和玄王,一看到这一幕,吓得是肝胆俱裂,纷纷是飞逃而散,再也不顾什么吩咐了!

反正他们的命贱,不会有人在意,那只好自己在意了。

“好阴毒!”中阶大帝这才知道,对方根本没有停,那个毒师分明趁机还在出手,就在这一瞬间灭掉了他们的两位大帝!

“快走——”中阶大帝明白已经没有退路了,当下大手一挥,直接将烈娇三人扫飞出去!而他则飞扑向云芷汐等人!

一方大帝之阶升腾而起!

“想走?”云芷汐目光一沉,飞身直掠而出,就要去追烈娇三人!

“小丫头找死!”中阶大帝狂放出帝阶,阻挡住云芷汐的去路!

然而!

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

云芷汐身上,忽然冒出一团黑火!黑火并金光,天灵火并金凰神功,突破寻常中阶大帝的帝阶,其实并不算太难!

何况此时蛇王子已经出手,中阶大帝必须分出心神去应付蛇王子。

于是乎,云芷汐的身影,就像是一抹流星,划过了中阶大帝那片森林之界。直接朝着烈娇烈艳三人追过去!

“想走,去死!”云芷汐意念控制龙凤匕首,匕首如一道流光,直戳而出!目标——烈娇!

逃亡中的烈娇,倒也反应极快,立即就爆出了一面惊艳的火盾!

锵锵!

匕首插入盾牌,可怕的劲气深入!

咔擦!

一方火盾碎裂!

“什么?”烈娇大惊失色,要知道她拿出的,可是一方中阶帝器啊!居然要被碎了!

“去!”不仅如此,在云芷汐的意念超控下,她的匕首俨然要穿透盾牌了!

“两位师妹快走!”钟奎推开烈娇烈艳,自己抓住那火遁,同时怒喝一声,“烈焰三重变!”

刹那间,钟奎化身成一具火焰小巨人!他还召唤出了他那头八千年烈焰狂狮!

他大力的推进盾牌,同时朝着云芷汐丢出一柄帝兵!

“召,兵解,魂……”钟奎喝声刚出!

可是不等他喝完,下一刻!

一柄匕首,已经传统了他的心脏,碎灭了他的生机!哪怕他在烈焰三重变的第三重状态!

“怎么……”可能,这是钟奎要说的话,可是他已经说不完整了,他整个人身上的火焰在消弭,他如断线的风筝,从天空中栽落而下。

在钟奎看来,他刚才的推击,必然是粉碎了云芷汐匕首的飞击。无论如何,这柄匕首不可能在没有回到云芷汐手中的情况下,再度能“自主”杀人。

毕竟就算是在中域,也极少出现人器合一的情况。所以钟奎并不认为,云芷汐跟她的匕首,会是这种特例。

于是……

他死了。

于是……

烈焰狂狮也跟着死了。

“什么——”骑着坐骑金羽鹰远逃的烈娇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心神震骇!她知道,她这一回真的错了,错惹了一个超级天才!这样的少女,根本就是可怕!

但是!

烈娇却不觉得后悔,并且她对云芷汐的杀心,反而是更重了!在她内心深处,一种嫉妒的恶毒,让她一定要杀了云芷汐!

“回去之后,一定要让老祖宗出关,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烈娇一面狂逃,一面暗下决心。

“姐姐,怎么办?”这时候的烈艳也是知道怕了,因为她看到钟奎不过云芷汐一招,就已经死了!

别人的战斗力她也许看不清,但是钟奎她还是知道的,至少在她看来,钟奎比她弱不了多少。其实烈艳不知道,钟奎以前跟她的比试,其实都是让着她,他的战斗力远比烈娇要强。

“艳艳别怕,她追不上小金。我们也快要到宗门附近了,老祖宗很快就能感应到我们了。小金,快一点!”烈娇明显并不担心。

这也难怪烈娇有信心,因为金羽鹰,蕴含一丝神兽金乌的血脉。而烈娇这一头八千多年,接近九千年的金羽鹰,实力在中阶玄皇巅峰!全面爆发时,却是可撼低阶大帝的存在!乃是战斗力可怕,速度也很惊人的金系灵兽!

而烈娇,赫然是金火双系武者!但此前在她的比试之中,她放出的一直都是头火系的,八千年灵兽而已,可她其实还有这头金羽鹰作为底牌。

“去死吧。”可此时,云芷汐的声音,已如鬼魅追随而来!

------题外话------

嗷嗷!求月票啦!暴爽!万更!求月票啦!

感谢:我家小惠【1五星】、13564401668【4月票】、aaa2526【4月票】、13680090418【1月票】、苦菜花【1月票】、rhong207【1月票】、qquser8544910【3月票】、gg33只【6月票2五星】、

13808895701【1月票1五星】、asd443【1月票】、司徒长歌【1月票】、长发三千尺【3月票】、hcl996688【1月票】、安小缘【2月票】、happymorning【2月票】、清歌秋韵【3月票】、pw1130【1月票1五星】、

kui99【4月票1五星】、liuyan298026【1五星】、柯锋【1月票】、LIYIJUNN【1月票】、416381390【1月票】、卓姆【2月票】、nvshen0119【1月票】、只爱那个他【2月票】、舞衣飞舞【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