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2章 阴人烈娇!自掘坟墓!

云芷汐精神力一滞,她不知道她要不要赌,赌主办方察觉不到她的精神力攻击。可如果她被主办方察觉的话,她将被剥夺比试资格,并且列入封皇榜黑名单三届!

“你兼顾不了她一世。”容煌宽大的手掌,轻握着云芷汐的手背上道。

云芷汐怔了怔,最终只能咬牙看着。

此时此刻,烈艳的刀已经划到了两面身前三寸的地方!

而梁敏作为低阶玄皇,她的防御是绝对抵挡不住,来自烈艳这位高阶玄皇的攻击的!一旦防御被破开,按照烈艳这一招的力道,只怕梁敏的颧骨都要被碎,那么被毁容是绝对的!

云芷汐瞪大了双眼,她现在只能相信自己的医术了,她默念着时间,准备梁敏一下台,就立即上去给她医治。

可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只听“嘶拉”一声!便见天空飞散出一片碎散的月白布缎。

烈艳的双刀撕下的!

赫然是——

梁敏的衣物!

这是绝对的羞辱!

当众被碎衣物!这就是当众被人脱去衣服,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尤其对于梁敏这种,属于比较内向柔弱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所有人围观群众都惊呆了!就是云芷汐也楞了一瞬!

谁都没想到烈艳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可在惊呆的下一瞬间,那些个“怜香惜玉”的男人们,全部都急吼吼的看过去,要知道那可绝对会是一具完美的玉体啊!

然而——

当月白的碎布缎散去,所有人看到的是,傲然站立在原处,以罗刹绫包裹住身体的梁敏!她居然能快人眼一步的,这样保护住了自己!

罗刹绫是纯白色的,它如一层薄云,裹在了梁敏的凹凸有致的娇躯上,露出了她修长白皙的半截腿,也露出了她白皙细嫩的手臂。

梁敏的发髻,已经被烈艳的刀气扯散,一头黑发披肩而下,与她此时的着装完美融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名让很多男人,都忍不住心神怜惜的高洁玉女。

“好……好美……”

“白莲圣母教的玉女,也不过如此风采吧……”

“好想娶回家呵护啊——”

“……”

围观群众都被惊艳了一把!原本梁敏的姿色也就是中上,但是气质比较好,所以引来一群狼嚎。

可是现在,如此惊艳的一幕一出,她的性感玉女形象,立即深刻的烙印在了不少人的心中,让人很难忘却她这一幕的美!

于是乎,某位原本打算让梁敏出丑的“大娘”,一抹得逞的笑意还没笑出来,就自己目瞪口呆住了。

烈艳千算万算,恐怕怎么都算不到,梁敏在最应该感到羞耻的时刻,居然还能如此聪慧的保护住自己!

而且这不仅仅是保护了自己,这根本就还反打了烈艳一巴掌!且是狠狠的一巴掌!

烈艳不是要人家出丑么?

结果呢?

人家不仅没出丑,反而惊艳了人民群众一把,直接升华了知名度和颜值度。

烈艳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可是烈艳能甘心么?她自然不甘心啊!她双刀上的劲气忽然再起,竟然打算再下毒手!这简直……

“雾艹!那个烈艳想干什么!太恶毒了吧!”

“娘的,我要上去保护我的玉女,就算被踢出比赛也在所不辞!”

“让我来!”

“……”

“艳艳!住手!”与此同时,却听到一道严厉的女音落下!

烈艳的出手,台下围观群众的激动,梁敏眼中浮起的决绝,在这一刻全部都被定格住了,而发出这道声音的人,是烈艳的姐姐——烈娇。

“烈火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给我认输下来!”烈娇的声音很是严厉,好像在苛责烈艳。

“烈大小姐,请注意这是在擂台比试,请不要进行干扰。念在你没有出手,本裁判只给你发出警告,若再有下一次,将做除名处理。”这时候,那位裁判开口了。

烈娇的行为不算恶意干扰比试,并且没有出手的行为,所以这位裁判给出的是警告。

“娇儿受教了,多谢裁判前辈。”烈娇很是虚心,已经向裁判道歉。

这时候梁敏也趁机开口:“我认输。”

梁敏能亲自开口认输,就代表着烈艳不可以再对她出手。否则的话,会被视作违反赛制处理,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围观群众看到这里,一颗小心脏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刚才差点没吓死他们。

“还是烈娇小姐识大体,这个烈艳真是太恶毒了。”

“我看未必吧,既是姐妹,恐怕半斤八两,估计那烈娇更恶毒呢,只是能装。”

“管她的,反正我家玉女没事就好。”

“呸呸呸!什么时候成你家玉女了,你给我滚远点……”

“……”

最终,烈艳在群众们的鄙夷下,不甘心的被烈娇快速拉下场了。

云芷汐目光寒凉的看着烈艳的背影,她都已经准备上台了,可那个烈娇的动作竟比她快了一步。不过无妨,接下来有的是机会!

梁敏此战有惊无险,也下场压压惊去了。可经历了这三战下来,梁敏在云芷汐等人心中,那娇弱的形象,明显已经大为改观。

那头与人再战的纳兰云浮,以及伏和两人,因为梁敏出现的危局,多少都被影响了些,但好在他们的对手都不是太强,所以最终还是能赢得了比赛。

不过两人打完都不再打了,纷纷下场问候梁敏。

“该死!那个疯婆子都疯了,她家的人怎么还不把她拴起来!”纳兰云浮很是不解的抱怨道。

“扑哧——”梁敏本来也心有余悸,结果听纳兰云浮这么一句话,她直接就笑场了好么。

伏和摇摇头叹息,如果可以,他很想问问纳兰云海,“你家儿子这么糊涂,怎么养这么大的?”

“好了,有惊无险就好。接下来的比试,我料想烈焰宗的人肯定还会找麻烦,你们一定要更为小心。尤其是梁师姐你,下次在遇到这种情况,宁可被重伤也要下台。只要不死,什么伤势我医治不了?”云芷汐郑重叮嘱道。

“是。”三人都应了声。

之后梁敏三人决定,索性再次上台作战。

因为按照云芷汐的估计,那个烈娇既然说了那番话,那么今天烈火宗的人应该不会有小动作。既然如此,不如趁着这大好的时机,直接完胜下去好了。

可就在这时候,那烈娇和烈艳,居然是带着家仆携手而来,阵仗显得还挺大。至少很多的围观群众,都是眼巴巴看到的了。

“那疯婆子要来干什么?”正准备上台的纳兰云浮,看到烈氏两姐妹过来,顿时就站住了脚步,不解而警惕的问道。

不过就在纳兰云浮话落之间,烈氏姐妹已经来到了,云芷汐一行人的跟前。

这时候,现场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已经集中到了这一边,以至于很少人在看比试了。因为这头美女多不说,看起来似乎还有大戏看?

却见烈娇带着烈艳走到梁敏跟前,二话不说就立即躬身到底的,行了一个大礼道:“这位姑娘,今日是我妹妹做得太过分了,让姑娘受惊。”

烈娇此言一出,围观群众都是惊讶了一下,接着不由感叹了起来。

“没想到烈娇小姐的品性是真的好,居然能当面向人家道歉,这份胸襟生在女儿家,实在是难得的很呐。”

“可不就是,说起来烈娇烈艳可是烈火宗千金,以烈火宗的实力,就算真欺负个人,也不必要这么紧巴巴上来道歉,何况那女的只是个东域没根基的。”

“这烈娇确实识大体啊,这才是大势力出来的小姐嘛。”

“……”

一时间,称颂烈娇的声音多了起来。

毕竟在中域,以强欺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刚才不少惜花之人,虽然为梁敏打抱不平,可是说到底不过是好色一脑热罢了。

这时候烈娇作为强势一方,能如此放低姿态来道歉,人民群众的心思,自然而然的就往烈娇一方到了。

梁敏却愣了一下,她大约没想到烈娇会来这么一出,不过既然别人上门道歉,而她在比试的过程中,也并没有真的受到伤害,她也不想太计较。

“不敢当,比试之中凶险难料,刻意道歉倒是没有必要了。”可梁敏虽然没想再计较,但毕竟也是气愤的,所以回应得只是淡淡的。

不想那烈娇却十分愧疚的说道:“姑娘大量。艳艳,还不上来道歉,并谢过人家不跟你计较。”

“姐姐——”烈艳明显不乐意。

“爹是怎么教你的,我烈火宗行事,素来都是正派正当,你今日这么做,又不好好道歉,是想回去被爹爹罚闭门思过,也不用再参加封皇榜比试了么?”烈娇认真反问道。

烈艳脸色一白,虽是不情不愿,却已经走到梁敏跟前,并恶毒的看了后者一眼,才含含糊糊说道:“对不起。”

梁敏眉头皱了皱,本不想与这两姐妹纠缠,就要打发她们走,可是——

“这位小姐的舌头打结了吗?说的什么啊?”云芷汐却在一旁反口问道,想装是么?那咱就装!且看你能不能装到最后。

烈艳闻言,立即凶狠的瞪了云芷汐一眼,“吓得”云芷汐“嗖”的躲进容煌怀里。

“怎么了?”容煌配合的轻抚着她的背道。

“不知道说错了什么,这人瞪我瞪得好凶。梁师姐,你快把她打发走吧。”云芷汐弱弱的说道。

烈娇皱了皱眉头,眼神扫了云芷汐一眼,最后对烈艳道:“艳艳,大声一些。”

“哼!”烈艳愤怒的扭回头,凶巴巴的朝着梁敏大喝一声:“对不起!希望你受得起!”说罢,她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想她堂堂的烈火宗二小姐,居然要给一个低贱的东域婊子道歉,简直是降低她的格调!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想的,真是气死她了!最可恶还要受那个小*的侮辱!太可恶了!

烈艳本就是不情不愿而来,这时候这样的道歉,落在众人眼里,也只有摇头了。

“你说都是一个爹娘,怎么养出来这么不一样的女儿。”

“谁知道啊,大约小的更娇惯吧。”

“算了算了,没什么好看的,不如看比试吧。”

“……”

大家眼看没什么撕逼大戏好看,自然兴趣缺缺的,看回场上激烈的比赛去了。

烈娇临走之前,又深深的看了云芷汐一眼,随后才离开这里地方,朝着他们烈火宗独有的坐台去了。

“大小姐,您这么做又是何必?宗主虽素来公正,但对于这些穷乡僻壤的贱民,真是没必要如此。”烈娇身边一名老仆道。

“艳艳不懂,何老还不懂我的用意?”烈娇却反问道。

那老仆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大小姐的意思……”

“先看看他们这群人的潜力,若是真不错,拉入我烈火宗之后,想要怎么糟蹋,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如果太过不济,那么在赛后,直接派人抹杀了就是,何须太过费心。”烈娇平淡的说道,眼角的余光,又流连在云芷汐这方,那一抹金影身上。

修为真的,只是高阶玄王么?烈娇沉吟了一下,眼底有些惋惜。

……

云芷汐等人,当然不知道烈娇在盘算什么。但就算不知道,他们也能明白,这两姐妹都不是什么好料。

“师妹,她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梁敏疑虑不定的问道。

“不管她们要干什么,但她们这么做,我们却不好干点什么,否则会得罪死烈火宗。不得不说,这个叫烈娇的有些心机,他们现在已不是不占理的了。”伏和回答道。

伏和原本选择在金雀城参加比试,就是打算平稳过度第一阶段的选拔,他们这帮人现在的主要目标,毕竟是封皇榜比试。像这种得罪死一个大宗的事,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做。

“可我总想干点什么。”云芷汐却还是打算,一会烈艳还是谁谁谁上场,反正只要是那帮傻逼的人,她就上擂台跟他们玩玩,随便错手杀掉几个人来着。谁规定犯错的道歉之后,别人就不能报复了?!

“云师妹,不要冲动,参加比试本就是有风险。”梁敏一听,就知道云芷汐是要为她出头,去以牙还牙,可是她并不愿这样。

“当然,他们欺人太甚,那咱们也不必忍。”伏和最后定定的说道。

云芷汐大为赞赏伏和这番话,正是要夸这神棍上道,不想伏和却接着说道:“天戳破了,反正有姑爷顶着!”

众人:“……”

容煌抬眸,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很弱。”

众人满头黑线!

成,你弱!你弱!

你弱你能把人家看一眼,就看成了脑残?

你弱你能把群众看一眼,大家都一哆嗦的躲开。

谁信?

傻蛋才会信。

虽然这个世界傻蛋很多,可是他们都很聪明的好不好。

“快看!申公豹又要赢了,他马上八连胜了!”这时候,场上忽然发出一阵助威声。

云芷汐等人也中断了臆想,大家都看向了那个八连胜。

但见七号擂台上,一名黑衣武者,迈出一片迷踪步,让人看得是满头雾水的,他那对手已经慌得直哆嗦了!

下一刻!

只听“砰!砰!”两声,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名黑衣武者已经站定,而他的对手已经不知道怎么滴,就被打下了擂台,还是被重伤打下了擂台。

“这身法确实奇妙。”伏和赞叹了一句。

“中域能人还是不少,以前在东域,真是井底之蛙了。”梁敏如今也多有见识,想起在东域那时候,他们这样的年轻人,能是个玄王就是出类拔萃了。

可是看看在人家中域,这样的年轻却多的是玄皇啊。而从前的东域,甚至连玄皇都没有一个,也难怪人家一听说东域,就那般鄙薄轻视了。

而这时,云芷汐却站起身道:“就他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云芷汐已经掠上七号擂台。

伏和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默默的,给那位申公豹点了一根蜡烛。因为暂时不能拿烈火宗的人出气,看来某些人是要倒霉了。

给申公豹点完蜡烛之后,伏和三人也继续上台接着比试了。

七号擂台的申公豹,正是一脸得意的在享受着欢呼声,他知道再胜两场,他就会是本次金雀城赛区里,第一个入围下一轮的了!

“东域云芷汐,请指教。”可这个时候,申公豹的享受,却被一道慵懒微凉的嗓音打断。

云芷汐这一上场,下面已经起了一阵阵骚动!

“哗哗!她是那个东域一枝花?果然好美啊!”

“不错不错,比刚才那个玉女还要艳上几分,更为有味道!”

“……”

云芷汐听得心里一片愁苦,只觉得这个称呼真的土不拉几的,太难听了好么。

此时那申公豹早已在上下打量云芷汐,呼吸隐约加重了几分,口气更是轻挑道:“怎么,你是看哥哥我厉害,想要上来拜倒在我怀里么?”

“请兄台务必怜香惜玉。”云芷汐认真的躬身道。

“哈哈哈!”云芷汐这行为,无疑取悦了申公豹,他大笑三声后说道:“你放心,哥哥我自来是个怜香惜玉的主。”

“请。”云芷汐脸色肃穆,严正以待的说道。

申公豹却还打量了云芷汐一般,尤其在她的胸臀上看了好几眼,然后意味深长的说道:“没想到东域那样的贱地,居然能养出这么标致的美人儿。”

“兄台,你的废话好多,能不能快点打?”云芷汐装不下去了,很是不耐烦的说道。

闻言,申公豹放声大笑道:“小美人这么着急,哥哥就让你先出手,快乖乖到哥怀里来吧。”

虽然云芷汐的修为看起来,跟他申公豹一样,都是高阶玄皇。可是在申公豹看来,对方绝对是一个没什么战力,走运吞了什么天材地宝,一下子窜到这个修为的,其实就是个绣花枕头罢了。

“这么怜香惜玉?”云芷汐却是一愣的反问。

“不错,快来,哥等你。”申公豹笑容满面,目光更是淫秽无比,仿佛已经想象到了,娇躯在怀的感觉。

“好,我来了。”云芷汐笑眯眯说道。

紧接着,云芷汐身形一闪。

下一刻,她已经在申公豹跟前,然后她手中一道火拳出!

“嗯?”申公豹一惊,倒也不是个真有色无脑的,已经知道警惕了,当机立断就反手拔出大刀,毫不怜香惜玉的斩了下去!

“唰!”可他这一刀,却直接将云芷汐斩成了两半!

“不对!”申公豹警惕一起,竟在瞬间化作一道道残影,他这反应速度够快的了!根本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

然而——

轰!

云芷汐一拳,精准无误的,轰在了申公豹的后背心上。

砰!

一招!

仅仅是一招!

申公豹这个八连胜,已经躺在了擂台之上,并且“噗——”的狂喷出一大片鲜血,竟是被打成了重伤!

一时间,场面出现了难得的鸦雀无声。

好一会之后,反应过来的围观群众,才纳闷惊异的谈论起来。

“雾艹!这不是真的吧?一招败了申公豹,这也太假了吧?”

“娘的,这女的修炼了媚术吧,迷惑住了申公豹。”

“估计真是如此,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也是申公豹太大意了,否则心性定的话,怎么会被媚术影响……”

“……”

这时,擂台上的云芷汐,已经笑眯眯的冲着擂台下的申公豹行礼道:“多谢申兄台怜香惜玉。”

那会子,申公豹还在犯傻呢,他根本就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败下阵来的?

可一听这话,申公豹猛的就炸起来了,“不!我怎么会输?一定是你这个狐狸精施展的幻术,我根本就没败!”

申公豹这么一想,心神顿时大定,同时竟疯狂的飞掠过擂台,手中大刀挥斩而出间,还怒喝道:“看我不杀了你这妖精!”

“混账!”却听一声惊雷之喝起,作为裁判却被申公豹忽视的一名老者,一阵大帝的气息,直接砸在了申公豹身上!

申公豹身子一僵,目光却狠辣的盯着云芷汐,手中大刀不停,眼看就要斩落云芷汐的脑袋!

“滚!”裁判不屑的喝了一声,袖袍一挥之间,一股强大的大帝气息,直接将申公豹像捉小鸡一样捉住。

可是——

裁判捉住的“申公豹”消散而去,原来那申公豹居然幻化出一道道残影,让人看不清虚实的,冲杀向了云芷汐!

“可恶!”作为裁判的尊严被如此亵渎,令得这位裁判大怒,当下就拍出一道世界之力,想要“冻结”一切。

然而那个时候,申公豹的真身,已经掠到了云芷汐的跟前!

很多人都忍不住在叹息,美人就要血溅当场了。

当然也有人想着,这东域一枝花好歹是个高阶玄皇,应该能挡上一击吧。

谁曾想!

“夫君救命啊——有人不服输,重新上擂台要杀我……”云芷汐吓得花容失色,直接就要往台下跑了。

“小贱婢别走,我要杀了你!我怎么会败给你这种女人!”申公豹一看这情形,愈发肯定云芷汐刚才是施展了卑鄙手段,整个人着了魔似的追杀着云芷汐。

“公豹师弟住手!”那时,一道喝声明朗而起。

然而与此同时,裁判大帝的世界之力,已经直接轰在了申公豹身上!

“噗——”申公豹被砸飞出去,喷出一路的鲜血,看起来凄惨至极。

“胆敢藐视本裁判,藐视赛规!简直找死!”餐盘冰冷的嗓音喝出。

封皇榜作为中域的选拔盛事,各地主办方虽是城主府在主持,但这些裁判们,都是经过二十四方势力严格甄选出来的。

这些裁判必须做到公正,否则将会被抹除,甚至家人也不能幸免,所以他们的执法,一般都是公正的。

这时候,那申公豹一惊被他的同门之人抬走。那裁判盛怒之下,倒也没有杀了申公豹,大约存这一丁点爱才之心。

可就算如此,申公豹养好伤之后,初赛肯定过了,他注定跟本次封皇榜无缘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是为申公豹惋惜不已。

而这个时候,一名看起来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已经走上了七号擂台。

“快看!那是申公豹的师兄柯真,金武宗真传弟子第一人吗?”

“正是他!他居然上去了,这人可是个厉害的绝色啊,修为据说都快踏入半帝了吧!”

“那是自然,最重要的是,他好像还有一门绝学。看来师弟被一个弱娘们大成这样,柯真也是没眼看了。”

“……”

众人议论纷纷,那柯真已经上了台。

而此时云芷汐还窝在,赶来“安慰”她的容煌怀里,俨然泫然欲泣啊。

“金武宗柯真,前来挑战!”柯真上台后,冰冷的盯着云芷汐两人道。

这时候,云芷汐夫妻俩才“难分难舍”的分开,容煌也没回座位上去,就在七号擂台下看着了。

柯真看着眼前的“娇女子”,肺都要气炸了!他今天若不上来为金武宗正名,他们金武宗以后没法在金雀城混了!

要知道,金武宗可是仅次于烈火宗的五星级宗派!

“都怪申公豹那个好色胚子!”柯真在心里把申公豹骂了几百遍。

此时眼看比试就要开始,柯真已经准备动手,云芷汐忽然扬声道:“等等!”

------题外话------

求月票!求月票嗷!为汐儿军团作战,来一票鸡血吧!

感谢:15808358012【1月票】、ztx0926cs【3月票】、pppr3e83c【1月票】、649462【1月票】、emmakan【1月票】、zjraddh【1月票】、到最后只剩我一人丶【2五星】、13210028620【1月票】、安小缘【1月票】、siemyhe【1月票】、jiaoyang5173【3月票】、13684467210【2花花】、星禾之茉【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