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1章 禽兽公子!局中有局!

纳兰云浮看得傻眼了,他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似的,连呼吸都被定住了。

说实话——

画面太美!

真心美啊!

在他们眼中,素来是优雅绝代,仿佛画中人一般的公子,此时正微微向前倾的坐着,以至于那张清俊的脸,很是贴近他们老大。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脸上染着一层粉泽,一双墨目分明柔情生动的,看着三分之二的脸,都埋在了他怀中的人儿上。

不仅如此!

他一只手还落在怀中人的耳侧,那修长的玉指正亲昵的,穿插进那乌云般堆砌的发鬓中,有节奏的上下按压着。

这……

是在体贴的帮怀中的人舒展疲倦?

这一幕!

活脱脱的就是谪仙堕情的画面啊!

纳兰云浮一个大男人,都他娘的直接看呆了!一个男人长得这么美,真的好么?虽然平时就知道,公子长得是出类拔萃,非是他们这等俗民可以攀比的。可是这种时候,连他看着都脸红怎么办?!

这是怎么搞的?

明明就是看个男人而已,怎么就看得脸热了呢?

因为纳兰云浮的症状显得太诡异,伏和等人终究没忍耐住,纷纷是朝后探望了一眼,然后大家都惊为天人的呆住了!

公子,公子!

你长得这么美!你娘亲知道么?

公子,公子!

你这样趁着老婆睡觉,大发颜值光真的好么?

“看哪里。”就在众人纷纷为这高清!无码!细腻!复古风的逼真油画所绝倒时,人家公子不乐意了,已经发出了一声通牒。

这声音也没刻意的提高,更没刻意的加重,但却有着让所有人,下意识就一哆嗦的气场。令得“围观”的几人,包括九婴在内,都老老实实的掉头,老老实实的接着看擂台比赛。

好一会之后,单纯如纳兰云浮这等纯哥儿,都没什么联想,只是还在为方才一幕的惊艳而叹绝着。

可是不纯洁的九婴,就暗自骂了一句:“哼,狗男女,不要脸……”

更远处,一直默默的关注着这一边的短银发老头,正是仰天看着浮云道:“唉,这年头的年轻人啊,也太生猛了。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也真是太刺激了!老夫当年怎么没想到呢?回头得问问小邪,他那么风流,肯定干过,我得问问滋味如何。”

话说回云芷汐,她简直想要钻进仙境里了好么!太窘了!

“如何?回不回去?”容煌轻抚着人儿热红的小耳朵,传音中带着一股邪魅的沙哑。

云芷汐:“……”

回去?还是不回去?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好么!

回去,就他们现在这样,如果回去的话,那其余几人会怎么想?恐怕没想歪的,都要想歪了吧?

不回去,她的手啊……

看着怀中人儿的窘迫,再感受着某种*,容煌将人儿抱得更紧。事实上他本来没打算干什么,就是要让这个胆敢质疑他的人儿知道“错了”,结果现在玩出点火花了……

可云芷汐被逼急了,忍不住一张嘴,就狠狠的咬了男人的胸口!

“嘶——”虽然隔着衣物,可是她这牙尖嘴利的,这么一咬下去还真是刺得很!但对于某位美男子来说,绝对是“刺激”的刺!

“小东西,你是真要玩火,嗯?”容煌墨目之底浮了一层幽光,他本来还打算忍一忍,给她一个小教训,让她知道不可置疑她夫君“行不行”的问题,也就罢了的。

可是现在,她这样“来一下”,那他可就不怎么好控制了。

云芷汐一听,立即就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本来他真没打算玩火的!

哎呀呀!

这感情好呀!

“不玩不玩!煌煌最好了,求放过……”云芷汐谄媚的传音,当下就低眉信手好好的说呀,这时候不可逞能,谁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当众,真的干点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说实话,云芷汐觉得,以他的傲性,那肯定是不会的。说难听点,他就是发情,那也不可能随便乱发,更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里,他多高大上的人啊,怎么可能随地乱发作嘛。

可是……

话又说回来了,万一惹急了他,云芷汐又没把握他会怎么做,好像心底有点毛毛的,所以还是识时务点为上吧。

云芷汐这一发毛,连忙先下手为强,开口就喊道:“云浮,你们可以上去练练手了,不然真是看得犯困。”

这时候,已经重新投入到看赛热情的纳兰云浮,在被点了名之后,倒是兴高采烈的站起身来,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道:“好嘞,老大你尽管看我的,保证不会犯困!”

云芷汐机智的抽了手,假意打哈欠道:“去吧去吧,你们几个都去,可别给我丢脸。”

伏和、梁敏闻言,也是领命起身而去,留下蛇王子和九婴在观台这里,陪着云芷汐和容煌。

云芷汐想回自己的座位,结果容煌虽然放她好好坐起来,却不放她自己回去坐着,结果她真是“如坐针毡”!

错了!她真的错了!

她家亲亲夫君真是禽兽,没有不妥,是她不好……呜呜……

此时,纳兰云浮已经上了三号擂台,梁敏在五号擂台。

伏和去了七号擂台,而他的对手,是一个已经连胜了三场巨无霸!看起来有三个伏和那么大,还是个高阶玄皇。

云芷汐被容煌霸道的按在怀里,不能挪开小屁屁半寸,只能这么看着比试。幸好他们坐得偏僻,再加上场上也不是没有小妞,被某些个汉纸抱着的……所以他们也不算太招摇。

这时候,九婴终于按讷不住道:“主人,你确定这么无聊的比试,你真的要参加?”

蛇王子闻言,难得跟九婴统一战线道:“说实话,就阿妹你这实力下去,完全是在欺负人。”

云芷汐干笑了一声道:“也不能这么说吧,这毕竟是初赛。前面无聊点是肯定的,但后面应该是还可以的。”

他们之间的谈话,都是正常的声音,没有刻意的掩饰,这番话落之间,就引来一道讥讽的笑声。

“有些人啊,光靠着长得好看,就浮夸得没边了,真是看得人眼疼。”说话的,是来自云芷汐等人附近的一名中年武者。

中年武者的同伴闻言,纷纷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又顺着他眼角鄙视的余光,看到了云芷汐一行人。

“哟!那不是那个东域一枝花么?”

“可不就是啊!长得真是挺漂亮的,还挺风骚的嘛,干脆坐男人大腿上。”

“……”

一群人忽然就议论开了,这下子云芷汐这边完全无法“安静”。

“我说东域一枝花,要不你跟了哥哥吧!哥哥保证,比抱着你的男人猛——”忽然有人就轻浮的嚎了起来。

可那人的话还没嚎完,只听“啪”的一声,他已经从看台上,直接砸到了最下面。摔了个狗吃屎不说,还直接砸出了一滩血!

这一带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傻傻的看着台下,砸了一身血出来的,不知是死是活的趴在那儿的哥们。

“死……死了?”有人幽幽的问了一句。

大家都愣愣的的,下意识的看了云芷汐等人一眼。而这一看,他们就看到了,那位抱着红衣美人儿,看起来本像是个小白脸的男人,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

这一眼,如晴空霹雳!

哗啦一声的,就把他们的心肺炸掉了!

可等他们定睛一眼,那男人分明“依然”在看着怀中的人儿的小手,他那修长的玉掌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然而大家一回想方才的眼神,却从霹雳中感受到一阵阵冰寒,只觉得心魂都要被冻裂了!好像被什么极端邪恶之物盯上,从此要倒霉到底了?

而事实上是,这帮人中被容煌眼神关照过的,在之后的比赛里是场场输!

若有知情者,必然要叹骂:一帮傻*啊!不知道公子现在不高兴么?他可是刚刚被质疑过,行与不行的问题,又是一腔热火没处宣泄的,这时候来撞枪口,一个撞绝对一个死!就是天仙也不例外!

奈何那些可怜的嘴贱人士,他们真的不知道啊,所以他们都中招了。

这时候,有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已经是来这边检查了。

“还有气,不过脑颅全部破碎,治好也是个脑残罢了。”其中医护工作人员说道。

“不是吧,我看这也是个中阶玄皇,这就摔成了脑残?”工作人员甲想不通。

“脑残。”医护人员点头肯定道。

因为是在擂台现场出的事,工作人员立即做了调查,结果大家的供词都是,兄台他是自己摔下来的。

等工作人员散去后,原本坐在云芷汐等人四周的观众,纷纷下意识的挪了位置,都到别处去看比试了。

太可怕了……

这边的骚动并没有引起太大动静,因为五号擂台那边,也起了好大的骚动,只听一阵阵“兽嚎”声在咆叫着。

“雾艹!这妞的身段好啊,又如此温柔婉约,看得我好像抱回家好好疼惜一场嗷——”

“嗷嗷!可不是,长得可比娇艳姐妹花好看多了,这多有女人味啊!”

“嗷——不行了,老子要上去降服她,今晚这妞归本大王了!”

“……”

梁敏站在五号擂台上,她如今的武器是一条来自暗门的白绫,白绫盘绕在她月白的衣裙上,轻拂舞动之间,让她看起来愈发温美娴静。

这样的出众姿色,直接让她的对手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双眼更是泛着秽光的叫嚣:“小娘皮,哥哥我可是怜香惜玉的,你还是赶紧下去,省得被我戳破了,哈哈哈——”

梁敏目光冷静,话也不多说,双手一扬而起,白绫便如曼妙的云朵,直接扑向了她的对手。

暗门的武器,哪里有什么不邪恶的。

梁敏手中的白绫,乃是上品帝兵,名叫罗刹绫!乃是一件非常凶残的杀器!

可是罗刹绫看起来软绵绵的,却哪里有半点震慑力?所以一飘出去,完全就被人无视掉了。

梁敏的对手自然不放在眼力,当下反而淫笑道:“小娘皮不听话,那哥哥就来教教你,女人是干什么用的。”

这货是个中阶玄皇,本来就比梁敏高一级,当然更不将梁敏放在眼里。他是一双手出,就一上一下,一摸胸,一模屁股的来!

场下的“畜生们”,一看到这个场面,顿时就心痛大呼:“太卑鄙了,挪开你的手,让我来!”

“我来——”

“我来……”

结果——

“嗷——”场上发出咸猪手的中阶玄皇,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眼神中,忽然惨叫一声的飞了出去?!

这……

什么情况?

然后大家才看清楚,梁敏那一条白绫上,染了一层鲜艳的血色。血色又在瞬间消散,明显被白绫吞了!

再看看那个飞出去的家伙,身上居然被割得遍体凌伤,甚至可以说是皮开肉绽!好狠辣的出手!

“娘的!这是个罗刹女啊!”

“雾艹,看着这么温柔可人,出手也忒辣了!”

“……”

梁敏这一击出手,吓怕了那些小看她的男人,却惊艳了云芷汐。

“梁姑娘真让人刮目相看。”蛇王子忍不住叹道。

云芷汐点点头:“当初她选择这件武器时,我还在担心她不适合,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此时站在五号擂台上的梁敏,冷静得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白玫瑰,她已经不再是昔日草丛里的小野花,她在蜕变了。

那时三号擂台上,纳兰云浮也开打了。他是高阶玄皇,他的对手是个中阶玄皇巅峰,虽然修炼了强悍的肉身,但纳兰云浮一出手,就锁定胜局了。

毕竟纳兰云浮,可是被钦点要金皇提名的,怎么可能这点肠子都镇不住。他那对手虽然在强撑,但肯定撑不了多久。

至于七号擂台上,伏和摇着羽扇,一副风度翩翩,胜券在握的模样,三招之内搞定了对手,直接引来一众花痴少女尖叫连连。

“没想到神棍还是个受欢迎的小鲜肉,以前没看出来啊。”云芷汐忍不住笑道,下意识就要挪一下小屁屁。

“坐好。”容煌却低声道了一句。

云芷汐满头黑线,她想挠墙!嘎吱嘎吱!

“道貌岸然,禽兽!变态!衣冠禽兽,可恶!……”云芷汐在心里,暗暗的用各种脏话,问候了一遍容煌。可她现在还真不敢惹毛他,看看刚才那个谁,就是说了一句不中听的,就给削成了脑残。

他虽然不至于杀妻,但她感觉回头下床会是个问题。得想想办法,先让他把火泄了,千万不能火上浇油啊。

“快看那边有个毛孩子?”这时有人喊道。

顺着人声看去,出现骚动的是九号擂台附近。

“咦?”不想*淫威的某位美男子,也跟着发出了一声。

云芷汐立即好奇的看过去,看到了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虽传了一身不起眼的黑衣,但一身的气势非常猛锐!

下意识的,云芷汐就启动了心灵之眼,接着她就清晰的看到,在此少年的体内,蕴含着一种非凡的能量!

很多年以前,在紫云营的时候,云芷汐在看到无涯时,也有过类似的感觉。但是这个少年给她的感觉,比当年无涯给她的感觉更……

可就在此时,那少年竟仿佛有所感的,朝着云芷汐所在的方向看过来!

不过这个时候,少年的对手已经对着他嘲笑道:“哪里来的毛娃子,还不赶紧回去找奶喝,这里可不是你该在的地方,我且念你年幼,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滚蛋吧。”

要说少年的对手,倒是个高阶玄皇。而这个少年,明显只有低阶玄皇的修为,照理来说他不应该来参加这一次的封皇榜比试。可既然来了,他就不应该挑一个高阶玄皇当对手。

少年这样的作为,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脑子有病。

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少年不可能是看起来这样的十四五岁,毕竟在中域有各种保持青春稚嫩的手段。

可是启用了心灵之眼的云芷汐,却很清楚的确定,这个少年真的只有十四五岁。

“你滚下去,我不杀你。”面对对手的嘲讽,少年却冰冷的斜看了对方一眼道。

“哼!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高阶玄皇冷哼一声,当下不留情的拍出一道狂霸的金掌!

这一招势大力沉,倒是没有半点留情,显然高阶玄皇打算一招灭了少年!

然而面对这一击,少年却不慌不忙,他抽手而出间,一手持一板大斧,一手持一块巨盾,浑身的气势一涨!

轰!

少年的身后,浮现出一具无头虚影!

那虚影极淡,却散发着一种,战天战地战一切的气势!

这是……

“战魔刑天!”有人惊呼出声!

中域之中,有见识的人还是不少的。

战魔刑天,上古凶兽横行时期,出现的牛掰人类之一,据说拥有着神一般的战力。当年他跟人血战,被砍了脑袋,居然能以*为眼,起来再战!

啧啧……

这根本就不是人,所以大家贴切的叫他——战魔。

战魔一脉据说也有传承,但好像战斗的基因,都在刑天那一代被用完了,他的后代十分平庸,不复当年刑天的威风。

“这……莫非他是刑天战魔一脉的?否则怎么能汇聚这种影像?”

“他之前说他叫……叫刑狂,对!叫刑狂!可能真是刑天一脉的子孙啊!”

“雾艹!莫非邢氏一脉,又要出一个战斗疯子了?我看他爆发的气势很牛啊!”

“啧啧……”

“……”

“虽然很淡,但确实是战魔气息。”容煌收回眼神时说道。

云芷汐青眉微凝了一下道:“中域之中果然藏龙卧虎,我当年十四五岁的时候,还是个废渣呢。”

容煌闻言忽然莞尔一笑,勒抱着她腰肢的手松了松,倒是给她挪了个好点的位置,至少不必“如坐针毡”了。

云芷汐差点没热泪盈眶,连忙温顺的窝在他怀里,一面看着刑狂的战斗。只是她想研究刑狂的想法没达成,就被另外一幕抢了眼。

梁敏第二战胜利之后,本来打算下场休息,不想却被人拦住了!

拦着梁敏的不是被人,就是那个烈艳!

当日云芷汐虽然对烈艳施展了精神力手段,但并不是那种长久性的。在烈娇和钟奎带着烈艳回到烈火宗时,烈艳已经恢复了正常,可对于之前的作为,烈艳完全没有印象。

要说今日之前倒也没什么,可烈艳今儿来参赛,却看到很多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并且是议论纷纷的。

在烈艳的逼迫追问下,钟奎磕磕巴巴的,还是说出了事情的全部。

于是……

“艳艳,我们不能冲动行事,要出手就要确保全胜!”这是烈娇在烈艳上场前,给她叮嘱的话。

烈艳虽然冲动一些,但她很听烈娇的话,所以才忍到这个时候上场。

此时的梁敏,明显已经消耗了不少,她毕竟只是个低阶玄皇而已。

梁敏并未冲动,她看到烈艳上台,已经打算立即下台了。

哪曾想,这烈艳十分狡诈,她一上台就大声娇喝道:“烈火宗烈艳,求指教!”

烈艳话音一落,已然放出一头五千年烈焰狂虎,直接扑向了梁敏!

此时一旦梁敏冲下台,烈焰狂虎的冲势,已然能重伤她!到时候烈艳就说一句辩白的话,主办方的金雀城还真不能拿烈艳怎么办。

烈艳此一击,分明就是算计梁敏!

烈焰狂虎一出,烈艳嘴角勾起一抹恶毒的笑意,没有人知道,她其实不仅仅是算计要梁敏重伤,事实上她还在烈焰狂虎的爪子上抹了剧毒!

而这种剧毒,不能当场爆发,只会在三天之后,才毒发身亡,且看起来是暴毙而死,没有任何的破绽。

按照烈娇的话来说,到时候真会查什么的话,也绝对天衣无缝!不过按照烈艳的想法,一群东域的贱婢而已,用不着这么细致。

眼看,烈焰狂虎已经扑在了梁敏跟前,后者似乎是被吓傻了,居然站在原地没有动?这让不少“怜香惜玉”的围观群众,很是扼腕痛惜啊!

然而——

“吼——”一道张狂的虎啸爆发而出!

青眼白虎,现!

白虎一出,咆哮出的虎威,犹如一场风暴,席卷了整一坐擂台不说,就连上空的裁判也被震得衣袂飘飘。

“吼——”青眼白虎,拥有一丝神兽白虎血脉,在它成长之后,这一丝血脉的独特之处,更是彰显无遗!

同是虎族,同是五千年级别,烈焰狂虎在瞬间,就被吼趴下来,气势分明就软和了。

“我……”梁敏此时想要开口认输。

“废物,给我上!”可是烈艳却率先咆哮!她看到自己的灵兽居然这么不争气,差点没被气吐血,直接怒骂一声,当然也是不给梁敏开口的机会。

烈焰狂虎有主人驱使,虽然害怕青眼白虎,但却不得不聪明,最终撞了撞胆子要扑上去!可这个时候,梁敏已经飞身要离开擂台。

梁敏很清楚,她只是低阶玄皇,根本不是高阶玄皇烈艳的对手,她必须退下来,否则一会就麻烦了。

梁敏的想法是对的,她知道在台上的话,烈艳不会给她开口认输的机会,她干脆自己下台,就算被判决输掉这一场也无所谓。

可是——

烈艳手中射出无数烈焰飞镖,封住了梁敏的去路,并且是拦截而上道:“东域来的小婊子,这是要往哪里走,比试才刚刚开始。”

说罢,烈艳完全没有给梁敏任何机会,她双手之中舞出了双刀!双刀锋利的幽光闪烁着,直接上来就削向梁敏的脸蛋!

烈艳的行为虽然卑鄙,但却没有违反赛制,那么就算是裁判也不能说什么,更不能出手阻止!眼看梁敏就要惨遭毒手!

------题外话------

来!来给本座投月票嗷嗷!本座不想菊花残,满腚伤……

感谢:清歌秋韵【5月票】、13684467210【1花花】、小白兔二代【1月票】、ztx0926cs【3月票】、gujianhua12345【2月票】、lanxiao1962【1月票】、s811fish【1五星】、852789【1月票】、恋左瞳90【2月票】、qquser8544910【3月票2钻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