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0章 公子有疾,媳妇来治!

此人是谁?

那不正是跟云芷汐他们分别了一年多的纳兰云浮么?!

原来他在人群中,听到大家伙议论纷纷的说着,前面五号报名台有东域来报名的,还是个红衣美女云云……

纳兰云浮一听,已经可以确定被议论的主角,应该是云芷汐了。可还不等他挤过去,就听到了烈艳的话。

作为一名云芷汐的小弟,他怎么能容忍有人骂他的老大?!根本就无法容忍啊!所以他立即不客气的骂回去,并强烈的要求此人道歉!

可是烈艳作为六星宗的天之骄女,在宗门里自来都是被众星捧月惯了,哪里可能把纳兰云浮放在眼里。

不过还不等她说话,那个叫钟奎的,已经策着烈焰狂狮扑向纳兰云浮!但他也极有分寸,在狂狮趋近纳兰云浮时,就已经及时勒住。可烈焰狂狮咆出的火爆气息,却厉害的扫荡在纳兰云浮身上!

这要是一般人,怕是要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色变了。

不过纳兰云浮才不怕什么五千年烈焰狂狮,毕竟区区一头杂种狮,哪里有他们家老大的雷狼牛叉,还装什么穷横,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但还不仅如此,那钟奎策狮狂来后,一道如雷的声音紧随而下道:“哪里来的疯狗,胆敢咬我烈火宗人!你是想找死么?”

烈火宗就在金雀城城郊,乃是金雀城这一带的霸主,历届封皇榜在金雀城的比试中,前三甲必是烈火宗弟子。

是故方才一说烈火宗,四周的人听了都知道,可见烈火宗名声在外,当确实有不凡之处。那么在金雀城报名比试,得罪烈火宗自然是不明智的。

可是纳兰云浮这个愣头青怎么知道,再说他就算知道,他也绝对不会退让。毕竟他可是一门心思只知道修炼的“糊涂鬼”,哪里知道要权衡利弊这么高级的问题。

“就咬你们了怎么地吧?谁怕谁啊!你给我出来说清楚,凭什么骂我们家老大!你分明就是嫉妒我们老大长得比你好看!你必须道歉!”果然,“糊涂鬼”纳兰云浮,立即就是指着烈艳激动的反驳道。

但围观群众不得不说,这位小哥你真相了,人家烈艳小娇花,可不就是嫉妒那个东域一直花长得比她美么?

“你放肆!钟师兄,给我割了这人的舌头!”烈艳瞬间双颊绯红,恐怕一来是被说中了心事,二来是给气的。

“艳师妹放心!”钟奎一听,立即是义勇当先的冲出去,要为美丽的艳师妹鞍前马后,励志在艳师妹面前大展神威!

可就在这时候。

“云浮,你怎么搞的。我不是跟你说,做男人要有绅士风度,不要跟市井疯婆子计较吗?”一道慵懒的嗓音,却穿透人群而来。

紧接着,众人只见一名红衣俏美人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人自然就是听到动静,被引过来的云芷汐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还给烈艳送去几道精神力契约符文。

下一刻,那烈艳忽然“咯咯咯”的娇笑起来,又是扑在钟奎身上,又是摸着他的脸的。笑得做得……就跟脑残似的看,可不就是一副活脱脱的疯婆子模样!

围观群众:“……”

这是怎么回事?烈火宗的烈艳也小娇花,怎么变成这副疯样?

别说围观群众傻了眼,就是钟奎和烈娇也傻住了,一时间竟都反应不过来。

纳兰云浮也傻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单纯的恍然大悟,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原来这是个疯婆子,我说怎么说话这么没素质,倒是我不对了。”

“那是自然,你以后可要记住了,但凡能在大街上随便骂人的,都是没教养的疯婆子,看见就该离远点。”云芷汐诲人不倦的教导道。

“是,老大。”纳兰云浮很受教,他是真的很受教。

而这个时候,烈娇反应过来了,她目光一冷的盯着云芷汐道:“是你下的手!”

云芷汐一愣,莫名其妙的看了烈娇一眼道:“这位美女,你这是什么话?你妹妹都疯成这样了,你还不赶紧带她回家,你这不是破坏她的闺誉么?”

“你……”烈娇面色一僵,却听附近反应过来的围观群众,已经在议论烈艳的疯婆子行迹。

“你等着!”烈娇一跺脚,连忙将疯疯癫癫的烈艳拉到身边,当下驱使两头火焰灵鹤,连忙离开了现场。

忽然得了“艳福”的钟奎,有些手忙脚乱的跟了上去。

“走吧。”云芷汐叫上纳兰云浮,也没再原地停留,自跟容煌等人一同回客栈去了。

留下一众议论纷纷的围观群众,以及一名锐目炯炯,一头银白的短发,钢针般冲天竖着的糟老头,正在人群中紧巴巴的盯着云芷汐的背影。

而在接下来不到半天的时间里,关于云芷汐等人的名头,就传遍了金雀城。

大家的关注点有两个,一个是云芷汐等人来自“东域”,这个鸟不生蛋的贫瘠地方;一个是烈火宗的烈艳,似乎被云芷汐的美貌刺激傻了。

于是乎,一个关于东域一枝花的传说,就在金雀城先打响了,成为金雀城的热门话题榜第一。

对于这样的效果,云芷汐表示很满意,反正她这一次参加封皇榜,本来就不打算走低调路线了。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低调”这个词,一直都不适合云芷汐姐姐,她上哪儿不把当地搅得翻云覆雨的,都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只不过云芷汐表示,对于“东域一枝花”这个土鳖称号很不满意,感觉真是太土气了,如此浓浓的乡土气息,怎么适合她这么拉风酷炫上档次的人?

然而嘴巴长在别人嘴上,云芷汐纵使一直横着走路,也不能一个个去封了人家的嘴,所以土就土一点吧,将就将就也就习惯了。

很快,金雀城截止报名的时间就到了。

而据统计,这一次在金雀城报名参加封皇榜鄙视的玄皇,居然达到了两万人次!与同期相比,增长了一倍的数量。有望实现金雀城比赛期间,城内生产总值翻两番的经济战略目标。

等到开赛当日,金雀城设立的十大比试台,已经是被蝗虫般的武者围得水泄不通。大家纷纷抢位站好,只为了围观天才玄皇们的战斗风采。

当然,这其中有不少虚心好学的王阶孩子们,是本着好好学习,争取通过观战来感悟皇道的。

此外,还有一些“星探”,是打算在“茫茫人海”中,挖掘有潜力的苗子,然后做好先下手为强的准备。

最后,还有不少花痴少女们,是来这里围观帅哥的。这一类人其实一般都是很可爱的,因为看帅哥嘛,可是非常高大上的爱好。

这时候,台上金雀城的城主,正在发表开赛感言。

在台下,云芷汐抓紧时间,给梁敏叮嘱道:“梁师姐,原本我和神棍都没打算,让你来参加封皇榜比试的。不过你正好突破了皇阶,上台见识一下也不错,但切记一切不必强求,你将来多把我给你整理的医书研究透彻就好。”

梁敏是个柔软的女人,虽然不软弱,可是天性太善良,如果不是被逼急了,一般是舍不得下杀手的。云芷汐并不像把她逼成一个,跟她一样的杀手型狠辣人物,所以要求相对是没那么严格的。

“师妹放心,我有分寸,一定不会给宗门丢脸。”梁敏明白云芷汐的用心,但是她却目光坚定的看着比试台,她并不希望一直落后于众人之下。

“好。”云芷汐见梁敏有自己的想法,当下也没有再多说。虽然她并没有怎么逼梁敏突破自我,但她其实心里也希望,跟着她一路走下来的身边人,都是有自己闪光点的强者。

这时候,台上金雀城的城主,已经在宣读比试的赛制了。

比试的赛制很简单粗暴,首轮只要能连胜十场就能入围下一轮。

这看起来简单,但实际真的很粗暴。

因为能来报名的玄皇精英,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所以要在这样的一批人中连胜十场,然后脱颖而出,可不是件轻易能完成的事情。

两万人的比试,第一轮比赛以一个月为期,一个月内报名而未参加比试的,将以弃权论处;而一个月内不曾取得十场赛事胜利者,将被直接淘汰。

简而言之,初赛的规则就是——必须在一个月内,揍趴十个对手,才能入围!

此外,赛制还允许参赛者,在比试的过程中放出五千年以下级别的灵兽,再高级的则被禁忌使用。毕竟如果助力太大,封皇榜挑选精英的目的就淡了,都成兽比了好么。

这也就是说,云芷汐本身拥有的雷狼、冥凤,甚至雷豹都无法放出来作战。不过梁敏、伏和、纳兰云浮倒是有准备。

梁敏那头青眼白虎,在云芷汐这位豪的帮助下,早已经晋阶成五千年级别的灵兽。

青眼白虎毕竟血脉不错,云芷汐一堆天材地宝,再加上洗劫暗门之后,他们有打量可供灵兽晋阶的兽丹喂养灵兽,在这样的条件下,青眼白虎怎么可能提拔不到五千年级别?

伏和的天机喵有点诡异,为免赛事引起争议,他另行契约了一头光属性的,五千年灵兽不在话下。

至于云芷汐,她就没有再弄一头了,毕竟她战斗力变态得很,对付寻常皇阶以内的对手,她是半点不担心。

“现在,我宣布,封皇榜比试,正式开始!”此时,金雀城城主一声落下,昭示着这一场全英荟萃的,中域超级大比打响了第一炮!

为配合气氛,金雀城上空,响起了九道打炮炸裂声!九九登顶!寓意热血!

那炮声一落,十大比试擂台上,就各自冲上去一个出头鸟,俨然是那种自信心满满,打算拿个开门红,直接就打个市场过关的小年轻。

“砰砰——”擂台上这才一开始,各位摩拳擦掌很久的玄皇们,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大展拳脚,打得那叫一个激烈呢。

云芷汐这方的人,倒是还没有上场,她们一早选好了隐蔽的位置,准备先观看一下占据再说。

不打无准备之战,这素来是云芷汐的战略。

不过纳兰云浮有点热血沸腾,他坐不住的开口道:“老大,我们也上吧!”

说起来,原本纳兰云浮觉得,他能在封皇榜上入围千名以内就不错了,可伏和给他的目标是——金皇提名。

但是如今他的修为,果然在一年多后,成功的晋阶到了高阶玄皇!再加上《吞灵诀》的奇妙之处,他自信皇阶之中,能赢他的对手不会太多。

再说他吞灵诀的毛病,云芷汐已经给他暂时解决了,那是利用神圣之手施银针,按照容煌给的又一种上古针法,去刺激纳兰云浮的潜能,让他迅速的恢复巅峰状态。

所以,纳兰云浮对这场封皇榜比试,那是信心满满呐!

当然,这种靠刺激潜能的办法,也不是能毫无限制的用下去的。按照云芷汐和容煌的评估,纳兰云浮一个月内,最多能承受三次这种刺激,所以他最好一个月内,只施展三次吞灵诀手段。

但只要纳兰云浮不要太倒霉,一直遇到比他高阶的对手,三次的机会还是够用的。

再说云芷汐本人,已经和容煌在研究改良《吞灵诀》,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用完就要废一天的毛病,很快就会被消除。

“你急什么,这是让你先看看别人的实力,别一头热就知道冲。”一旁云芷汐还没回答,伏和就不客气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纳兰云浮呐呐的应了一声,又看云芷汐在一边点头,他只好老实看比赛。

这时候台上比较激烈的一场比试,是三号擂台的钟奎,所表演的横扫对手场面。

云芷汐稍微看了一下,就没兴趣看比赛了,而是把目光有意无意的盯着容煌。

而容煌这位美男子呢,明显也不关心什么比试,毕竟那些在他看来,就跟蝼蚁打架没什么区别,他只不过是陪着云芷汐来而已。

但容煌此时,却也没有在看云芷汐,而是微微低垂着长长的墨睫,敛尽了墨目中的一切,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芷汐抬手伸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掌捏了捏。

“嗯?”容煌抬眸看了云芷汐,见她一脸探究的看着自己,他那性感的薄唇就微微勾起,反手紧握了她的手儿道,“怎么了?”

“是该问你怎么了?”云芷汐凑近问道,秋水剪瞳里敛着一片澄净的光泽,她这种目光最让容煌看不透,因为什么波动都没有,所以不好评估啊。

没得到容煌的立即回答,云芷汐凑得更紧过去,几乎贴在他耳边道:“你禁欲这么长时间,最近不是睡觉前打岔,就是一早不见踪迹,等我出门才出现。说,干什么去了?”

云芷汐说罢,又觉得容煌也不可能干什么对不起她的事,转而又想到一个问题,她立即就忍不住的接着问:“你是不是那什么有毛病,不好跟我说?你放心,我能治各种疑难杂症,要不现在回去看看?”

反正第一天比赛而已,她就是最后几天来,随随便便打个十场也能入围下一轮,前期不过是带梁敏他们来围观而已。

倒是容煌太古怪,云芷汐这会一问接着一问,反而顺口就问到了这问题上来。一想到从前她确实任性折腾了他几回,最近他在某方面的表现也太不正常,很难不让她往这方面想。

可这么一想到,云芷汐就坐不住了,那还不得赶紧回去看病啊!

容煌:“!”他算是充分的见识到了,属于女人独有的跳跃性思维,这都哪跟哪啊?难道他之前的表现像是有这样征兆的么?

“快点。”云芷汐坐不住了,转身就要吩咐伏和他们,就让他们盯着,回去再捡重要的给她听就好了。

可她才张开口,整个人就被拉入某位美男子的怀里,嘴巴还被捂住了!

云芷汐侧目相看,却一眼就看到,容煌如金钢玉石的脸部肌肤上,飘起了一层细细的粉色,令他的容颜更风华灼灼,尤其是他反瞪着她的墨目里,还难得的浮着一抹窘色!

哎哟喂!这多娇娇的一面呐,看得云芷汐都傻了眼了,哪里还顾得着要说什么啊!美色当前,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容煌把人儿“捂”回来,发现其余人都在专注看比赛,而他和云芷汐的作为,又是在众人最后,也是全场观众的边角里,并没有引起关注。

确定云芷汐刚才对他的“耳语”,并没有被人听去,容煌才退去一层窘色,把人儿使劲往怀里勒!

“死丫头,你可真能联想!”容煌传音轻斥道。

“我怎么是联想?这难道不是事实?”云芷汐听他这话,惊醒间不服道,她是有科学分析过的好吗!

容煌:“……”

这种事情,他根本没办法解释,最好的证明就是——

“回去收拾你。”容煌声音微沉道。

两人这会是大眼瞪小眼,依靠传音在交流。

“现在就回去!”云芷汐瞪眼不想让,谁怕谁啊!她可以肯定,这男人肯定是出毛病了,还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别说他好的时候,她都挺过来了,现在还能怕?!开玩笑!

被媳妇质疑能力问题!容煌本来就不太好了!还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容煌顿时起了一把火!

这火一起!

“老大老大!你快看!”纳兰云浮忽然转过身来,冲着云芷汐的作为就喊,结果却发现云芷汐趴在容煌怀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容煌搂着云芷汐腰肢的手臂只将人儿往下按,口气风轻云淡道:“小声点,你们老大困了,在睡觉。”

“哦。”纳兰云浮信以为真,转头继续观看比试!

其余伏和等人,纷纷当做没没听见,也根本没回头,大家都“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上的比试。

要说场上的比赛,此时确实进展得相当激烈!

还是三号台,钟奎已经三连胜,前面都是一招横扫对手。到了这第四局,他的对手是一名六十来岁的老头,这种看起来这么老的武者,在封皇榜的比试中素来少见。

但是这种人的实力,却也不一定就弱,反而他们可能是最强的一批人之一!因为这种人,很可能是特别能忍耐,并没有在进阶玄皇,或者是中阶玄皇时就参加封皇榜比试,而是在修为晋阶道巅峰玄皇时,才来参加比试的!反正赛制规定是,不超过百岁就成。

那么这样的人,通常来说战斗力很强!再加上能够澶得住气的性子,绝对是可以挣得好名次的存在。

“烈火宗!我卿一柳来会会!”这老者一跃上场,就拔出一双青龙纹青锏,迎头就给钟奎砸下去!

一双青龙纹,竟栩栩如生,仿佛真龙一般腾飞而起!双龙一绕,直噬钟奎而去!

一上来就是杀招!一上来就是大招!可见老者对钟奎,是没有半点留手!听起来,他似乎跟烈火宗还不和?

然而——

面对如此险象,钟奎忽然大喝一声:“烈焰一重变!”

但见钟奎的身影忽然一花,双龙直接砸上去!

轰隆!

大爆炸在三号擂台上响起,所有人的心一悬!除去某两个人。

硝烟散去,只见擂台上依然有两人站着,那钟奎居然毫发无损?!

“烈焰三重变,钟奎使出了第一重变。”伏和谈论了一句,对身边的纳兰云浮道,“烈火宗的烈焰三重变,跟你们族中的吞灵诀有些相似,都是在催发后能忽然提升战力。不过烈焰三重变的副作用,并没有吞灵诀大,它在使用完后虚脱后,可以通过丹药和疗伤,迅速的补回来。”

“烈火掌!”此时台上的钟奎,已经是发起了反攻!他手中的烈火掌,虚虚实实,浩浩荡荡而出,直接在擂台上形成一片火海!

“据说烈焰三重变,除了增加实力,没一重变事,还能施展一项独门玄技,这烈火掌应该是就是第一重变衍生的绝技。”伏和对中域各大门派都有了解,此时正在做讲解员,务必做到让小伙伴们看得明白,了解得深入透彻。

“那遇到他们,可得小心些。”蛇王子提出警示,他看得出烈火宗这个三重变玄技不俗,恐怕可能是天阶低级玄技。

“好。”纳兰云浮和梁敏都认真对待,他们可不是云芷汐这个变态,对于这种级别的对手,是值得他们关注的。

而此时,钟奎已经发挥第二重变,接着他还拔出了一柄火色的长剑。这长剑出鞘之后,竟然分成三道剑芒,每一道看起来都那么的真实!

配合钟奎二重变的玄技——三花聚真身,竟然演化成三个钟奎在舞剑!非常的玄妙不凡,直接能把人看晕!

但这到底那一个,是真的钟奎呢?

“双龙爆!”使青龙锏的老头,倒也机智,他就不去想谁是真的,直接舞出两条青龙,然后居然能分裂爆开?!

轰隆隆!

三号擂台再度发出一爆,场上还飞起了一朵蘑菇云!

“噗——”钟奎被震出三丈外,不仅口喷鲜血,更是险些要被打下擂台了!

可钟奎反手飞出一剑,竟直戳青龙锏老者而去!

咻!

老者飞身躲开,却“被”遗憾的下了擂台!

围观群众看得都呆住了,接着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此战,老者虽败犹胜,钟奎虽胜,却是惨胜!

“好!漂亮!”纳兰云浮为老者喝彩,实在是忍不住的回头,想看看云芷汐睡醒没有,毕竟场面这么激烈,大家的喝彩声这么大,应该是被吵醒了吧。

结果……他看到了……

------题外话------

嗷呜!求月票啦,翻翻看又月票否,给本座投一下啦~

感谢:diewu2007330【1月票】、13897995119【3月票】、安分守己。【1五星】、clf6800【1月票】、

wf0727【3月票】、EXO萌萌哒萌萌哒萌萌哒【1月票】、18504790363【1月票】、zd75exay【1五星】、leafxi【1月票】、13590356916【2月票1五星】、lyq040802【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