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9章 东域一枝花,闪耀金雀城!

容煌面色一变,墨目里浮起一抹惊意!可这时候的云芷汐,已经快速的盘膝而坐,整个人迅速的沉静了下来。

在云芷汐的识海里,正在爆发着一场风暴,怨力凶气是风暴的核心!她的神魂,迅速的化成了金凤本源,一道道凤啸声,在她的识海中峥嵘而起。

魂幡是以精神力为主导掌控的,想要炼化收复鬼婴之魂,就必须用精神力将之镇压,这一点云芷汐很清楚。

当然,若是以肉身实力来论的话,云芷汐绝对不如鬼婴。但若是以精神力来论的话,嘿嘿……那可就不一定了。

“啊——啊——”鬼婴的血魂带有可怕的怨力,令得它的战力十分的狂横,但是它此时已经被魂幡束缚,根本无法真正逞凶,只是在拼命挣扎罢了。

“唳——”云芷汐的凤啸神通爆发,一道道蕴含着精神力攻击的音波,一遍遍的冲刷进鬼婴的灵魂中。

“给我跪下!”云芷汐冷喝一声,一双凤爪凶狠的,冲着鬼婴血魂撕下去,一顿狂暴的镇压揍下去!

“啊——啊——”鬼婴血魂尖锐的嘶叫,一双血瞳透着明晃晃的不甘心!倒是多了一分人性化?

“给我炼!”云芷汐毫不留情,在精神力发起轰击的同时,一片片可怕的天灵火,就在鬼婴血魂身边烈烈而起!

“啊——啊——”凄厉的惨叫,从鬼婴血魂身上爆发而出。它在魂幡作用下,被迫缩小的灵魂体,正在痛苦的挣扎着。

天灵火,绝对是天下任何邪物的噩梦,就算鬼婴所形成的血魂再强大,也终究抵抗不住天火的厉害。

尤其是,鬼婴血魂在被焚烤的同时,还要接受来自云芷汐的强大精神力攻击。

渐渐的,鬼婴的挣扎和尖叫,明显平缓了不少。

而云芷汐肉身上,本来苍白的脸色,也渐渐的恢复出一丝生机。

众人见此,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容煌,他心知最凶险的一关已经过来,现在只是炼化的问题了。

这时候梁敏等人,才来得及透上一口气,纷纷是心有余悸的,一把一把的抹着冷汗。就他们这帮人,也算是见过不少大世面,历经了各种生死的了,可方才这冰窟的一切,却让他们的心神都动摇了。

如果鬼婴再晚一点死,他们觉得心神可能要被破了,就是这么可怕!

当然也有没什么问题的,那就是众人中最牛逼的九婴了。它此时目光有些复杂的,在看鬼婴的尸体。

鬼婴的这具尸体,照理来说对九婴是大补,可是说实话,要叫它去吞自己的脑袋,它实在是做不到。可要是给别人吞,它更是无法容忍。

众人在冰窟内一等,就等了一天一夜,云芷汐才最终张开了眼眸。

“如何?”容煌在她张开眼时,率先察觉的发问道。

众人闻言,都是关切的看着云芷汐,虽然她看起来没什么,但不听她亲口说上一句没事,大家心底都没底。

“没事。”云芷汐如大家所愿,微微沙哑的回答道。

只不过云芷汐说完话,目光却在九婴身上停顿了一会,九婴立即察觉的盯着她,目中有几分疑惑。

“这个鬼婴本来是一个人,还是一名即将踏入至尊境的强者,他是为了入圣,才融合了你那一丝魂力,以及那一个九婴首的。他当时与那一代暗门门主的约定是,一旦他失败,变成了不人不兽,失去了理智的怪物,请一定要杀死他。”云芷汐却开口说道。

因为收服了鬼婴血魂,所以云芷汐知道了一些秘辛。这些秘辛,来自鬼婴灵魂深处,甚至被他自己都忘记了,却被云芷汐复苏了。

“原来如此,难怪他在战斗中,明显与寻常的兽不一样。”伏和叹息了一声,只能说武者为了追求武道更高境界,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之前的彭达大师,这次的暗门鬼婴。虽想要晋阶的目标不同,可都是为了突破极限,奉献了自己的性命,甚至弄得自身人不人兽不兽。

云芷汐随后将鬼婴的尸身炼化成一瓶精血,然后交给了九婴。她并没有说什么,只看九婴自己选择了。

不过云芷汐本来以为,九婴最终会吞服精血,让自身恢复的。可九婴却没有,这倒是让她奇怪了一下。

毕竟云芷汐很清楚,九婴其实很渴望恢复,它无时不刻的希望,它能恢复到从前的状态,可它却放弃了这一次的突破?

“主人……”九婴的主魂在云芷汐识海中,忧郁的叫了一句。

“怎么?”云芷汐淡淡的应了一句。

九婴沉默了一阵,却回答道:“没事。”

云芷汐看了它一眼,虽没有追问,却多说了一句道:“其实我最初看上你,是冲着你能变成真正的上古凶兽。”

九婴十八目中的瞳孔一缩,脑子轰然响了一片。

其实九婴要恢复成真正的上古凶兽,是非常艰难,甚至不可能的。因为能让九婴恢复的,一个最主要的点,是要有九婴肉身。

可是九婴一族早已灭绝,九婴根本无法找到真正吻合的肉身。那就意味着,九婴的完全恢复,只是一个传说,根本不可能完成。

但在此之前,九婴一直还怀抱念想,它总想着回到祖地,也许能找到适合的肉身也不一定。可是……

当在暗门这里,连它当年死去的肉身,都已经被分割下了天域,那么……祖地之中,还有可能存在完整的肉身么?

九婴其实能清楚的察觉到,它们这一族的灭绝,绝非那么简单。从它当年还靠着魂玉支撑,却通过操控人类强者,想要回到九婴祖地,却发现祖地已无踪迹时,他就知道一切不简单。

只是它还没有绝望,它想着只要它能活着,总能找到蛛丝马迹的。所以当初云芷汐通过获得的古凰记忆,给它传递一些九婴一族的光影时,它真的是非常的开心,也非常的激动。为此它做牛做马都愿意的!因为它真切的看到了一丝希望!

也许当年的古凰,真的知道一些秘辛呢?只要再给它一些线索,它相信它一定能找回祖地的,那样的话也许它就能恢复了!

九婴一族,也将重见天日!

可是当鬼婴出现,九婴似乎看到了绝望,它不禁怀疑,真的还可能找到么?

要知道九婴它本身,是九婴皇族一脉的尊贵成员,它死亡之后,它的肉身绝对是会被带回祖地的!

可是它的肉身,都被分割了……

那么祖地,真的还存在吗?

“我真的可以恢复吗?”九婴有史以来,第一次质疑。

这数十万年来,它在魂玉中苦苦经营,一点一点的恢复着意识,一点一点的恢复着力量,为的就是一个盼头——重生!

可是……

族已不再,祖地未卜,如何重生?

“你信我吗?”云芷汐反问了九婴。

九婴当然是不信她的,它已不信任任何人,它也从不真正的屈服,它们九婴一族,只崇尚实力,只崇尚自己好,才是真的好。

“信你能重生?”九婴却鬼使神差的问道。

“能。”云芷汐的回答很笃定,笃定到九婴清晰的知道,她是骗它的!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弱鸡,如此狂下海口,绝对是唬凶兽的。

可是真的是吗?

九婴忽然想到了伏和,说起来伏和在它眼里,也不过是个小弱鸡。可是天机门,却是自上古就流传至今的宗派。

天机门的玄奥,就是当年风华正茂的九婴,也是稍微有些耳闻的,可见天机门的实力不俗。但他们却是代代单传,一代只出一名弟子,也就是当代的天机子。

天机子在成长时,会选择一名在他们看来,必能成就无上大业的人辅佐。据说被他们辅佐过的人类强者,都将成就至尊霸业,成为统领中域的风骚人物。甚至进入天域以后,也是不凡的存在。

不过人类强者,对于当时的凶兽九婴来说,也是不值一提的,所以从前的九婴并没有将天机门看在眼里。

只是后来吃了亏,再加上如今的话……

但就算是小弱鸡能成至尊,也不过如此,又怎么可能帮助它重生?

九婴最终是不信的,只是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它才知道,其实在此时此刻,它就已经对云芷汐产生了希望,但那又是后话了。

云芷汐也没理会九婴信不信,反正它现在捏在她手里,不信也得信。

意识从识海中退出来后,云芷汐张开眼时,觉得胸口有些堵。她微微皱了皱眉,感受到男人挤压在她胸口的脑袋。

这家伙……

因为收服鬼婴血魂消耗大,她后来还坚持先炼化了鬼婴尸身,所以办完事就困倦的睡过去了。

容煌舍不得弄醒她,加上他的消耗也有点大,所以两人只是相拥睡觉。只是这睡觉的时候,某位美男子选的位置,直接让云芷汐无语。

云芷汐动了动身体,想要挪个舒服的位置,结果抱着她的男人也动了,他一双手把她当玩偶一样,上下搂抱得严严实实的,清俊的脸蹭了一下,从她的胸口蹭进了她的颈窝里。

不等云芷汐有反应,他一嘴就要在了她的颈上。

“嘶——”云芷汐呼了一声,双手搂着他的肩膀,就要将他扯开。

容煌倒没跟她对着干,从善如流的从她身上离开,双手撑在她身边,一双墨目熠熠生辉的盯着她。

此时外头天黑,但冰窟里却不算太暗,那些冰壁反射着一些莹光,在他们修炼中人开来,便觉得十分敞亮。

只是这种亮中,也有一丝模模糊糊的朦胧感,更添了某些情暧之味。

容煌俯身下去,轻轻的含住人儿的唇,却浅尝辄止的说道:“先把那些小鬼收了。”

“嗯?”云芷汐的眸色本来已经有些朦胧,听到这句话难免愣了一下。

“那些小鬼都还在附近,让血魂收了它们,这都是当年战死在暗门的各大门派高手,实力还算勉强。”容煌清晰的说道,宽大的手掌轻揉着人儿的鬓发,墨目里萦着一层笑意。

“哦,好。”云芷汐傻傻的爬起身,总觉得容煌很不对劲,这时候他还惦记着什么小鬼,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

之后云芷汐连夜作案,很快将还盘踞在这一带的厉鬼收入魂幡。以她的天眼之能,一些比狡猾的,察觉不对劲要藏身逃跑的厉鬼,也尽数被她收罗。

等到天放光亮时,此前同样被困在上古封魔阵中的,约莫上千近万众厉鬼们,都全部被魂幡“拿下”。

因为有了主魂,云芷汐手中的这面魂幡,已经成为她又一张超级底牌。而这一张底牌,完全不亚于雷豹!

“你……”回到驻扎地,云芷汐正开口想跟容煌说点什么。

“云姑娘,姑爷。”伏和却已迎出来了,蛇王子等人显然都被惊动,大家都靠了过来问候。

没能单独跟容煌说话,云芷汐只能作罢,转口问伏和道:“算日子还有两个月,封皇榜的比试就要开始了吧?你打算让我怎么去参赛?”

伏和点点头道:“不错,时间是已经迫近了。但我们不适合在冰雪城的各大城池参赛,我建议回金雀城报名参赛。”

“封皇榜的赛制,是人口达到千万以上的城池,就能够设置封皇榜擂台。附近城池的武者,尽数可以前往报名参赛,等决胜出前十之后,则全部前往特定的地点,再行下一轮的决赛,如此一轮轮淘汰下去,最终决胜出终极的皇榜排名。”伏和将赛制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正好云浮应该也会在金雀城报名参赛,那我们就去金雀城。”云芷汐想到了纳兰云浮,也觉得这个安排不错。

“不错。”伏和就是这个意思。

确定了去向,因为时间也并不充裕,再说报名总要提前一些,云芷汐等人没有耽搁,说定就往金雀城而去。

这一路因为小灵晋阶,它又没有冥凤那么傲娇,所以梁敏、伏和、九婴也能搭乘,大家行进的速度就快了不少。

时隔一年再回金雀城,城内已经大不相同。不少年轻的玄皇,已经涌进了这座千万人大城池。

这些玄皇都在百岁之内,因为较早修为有成,青春容貌都还保持着,所以看起来也都在三十来岁,并不会显老。他们在各自的领域内,都算是不凡的天才人物了,因此与身俱来一种优越感,显得倨傲得很。

这些倨傲的青年们,各自乘坐着强大的兽骑,往来招摇,鼻孔朝天。

云芷汐等人一进城,就纷纷发现,金雀城变成观赏鼻孔的天下。众人心一横,下巴比他们仰得更高,这叫“入乡随俗”。

大家看云芷汐这帮人这么“横”,虽说里面有两个美女,竟也没人再敢乱看。所以说,这个世道,低调真心行不通。

“神棍,你一直说这个封皇榜了得,我还没问你,它的影响力怎么那么大?主办方是谁?”云芷汐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有点重要。

“封皇榜的竞争,在中域已经有数万年之久了。主办方是由丹盟为主,三大门为辅,共同创出的正常盛事……”伏和娓娓道来。

丹盟作为主创方,历来拥有率先招揽人才的资格,其后才是三大门吸纳人才。

往年的十二战皇,基本都会被丹盟吸收,所以丹盟虽然是炼药师天下,却也集合着天下拥有最强天赋的一批人。如此经营累积下来,丹盟想不成为中域第一大势力都不可能了。

当然,封皇榜上的强者,不是只有丹盟能招揽。其余势力的人若是看上,也能出高筹码招揽,丹盟最终会尊重这些天才皇者们的选择。

也正是因为如此,封皇榜的竞争,才会广受推崇。因为各大势力都能趁此时机,给各自门下招揽好苗子。

而对于参赛者来说,这绝对是一次光耀门楣,为家族、宗派争光,让自己名扬天下的好时机。

况且一旦获得好的名气,就能争取道更多更好的修炼资源,从此平步青云自不用说。尤其是千名以内者,都将不是泛泛之辈。

如此一来,中域封皇榜之战,历来都是众天才云集,群英大荟萃的时刻。哪家英杰不想名扬中域,成就最荣耀的时刻!

……

云芷汐等人进城时,登记报名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回家了。

于是众人先找个客栈入住,决定明早再去报名。客栈逮着时机,狠狠的宰了这一批参加封皇榜的玄皇英才们,正所谓此时不宰更待何时?

幸好云芷汐刚洗劫了暗门,一朝奔了小康,玄晶多多的有。他们一下子就定了四间土豪套房,一定就是整个海选下来的两个月时间,出手阔绰财气冲天。

这时候,客栈大堂上的吃客们,纷纷注意到了这行相貌出色的青年男女。

此时梁敏跟伏和在办理住房登记,九婴在无聊的发呆。蛇王子站在云芷汐身边,不知在跟她说什么,脸上还挂着迷人的微笑。

云芷汐点头应了一句,回眸语笑嫣然的,凑在容煌耳边说着什么。那明媚如雪霁阳春的姿容,直接让人看得心神一震。那时容煌侧耳倾听,如水墨画般的风采,简直让人绝倒。

如此惊艳的场面,顿时惊起一众食客的议论。

“你们快看啊!那位小姐长得真好,身边两个哥儿,更是风华两双啊。”

“不错不错,老汉我活了五百年,从没见过这么养眼的小后辈。就他们的实力,怕是有几个要去参加皇榜竞争的。虽然天赋不错,可惜还是太年轻了,若是能沉得住气,再过十年二十年再来,定然能金皇提名啊。”

“也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势力的人,要是我能进去就好了,这样的美人看着,修炼都能提速啊。”

“冯川,得了吧你,你没看见美人的手被牵了?哪还能轮的上你啊!”

“……”

众人谈说之间,云芷汐等人已经回房去了。

留下众人一片回味,只觉得桌上美食,都不如再看那三个出类拔萃的人一眼有滋味……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金雀城城主府前已经人满为患,有十名帝阶强者正端坐在府外的工作台上,记录着报名事宜。

一批批的玄皇青年,在这些帝阶强者面前,都老实的排队报名,如此倒是井然有序,人潮更替效率极快。

这时候有不少看热闹的围观者,正在外围观看者报名盛况,并且是热烈的议论着。

“我看这一届的封皇榜之争,似乎要比往年多了不少人。”

“那是自然的,很多人都敢在这一届来参加的,因为据说这一届的奖励很丰厚。得以金皇提名的百位金皇,届时都可以进入由二十四防势力共同掌控的华清池修炼,丹盟还会分发六级丹药和帝兵,供给他们在里面感悟修道。”

“雾艹!这么好的奖励!那我不是亏了,我上一届刚参加了啊!华清池啊,那可是据说皇阶一泡,就能洗筋伐髓,感悟自然之力,成就帝境的存在啊!”

“可不是,而且我听说这华清池每十年才能开放一次,历来都是由二十四方势力把控,唯独他们旗下的天才才能进去的。怎么?今年竟然要放给金皇们用?”

“丹盟盟主发话,天下哪敢不从?”

“……”

大家议论得正是激烈,谁知一号报名台前却起了一阵骚动,引得众目观望而去。

但见一名身材健壮,浑身黝黑的青年,乘坐者一头五千年烈焰狂狮,正横冲直撞的进了报名台,直接把外围排队的不少玄皇撞伤挤开。

“卧槽!哪里来的不长眼的……”无辜遭殃的玄皇们愤怒大骂。

可在这青年的后面,却尾随飞落两头火焰灵鹤,其上乘坐有两名身穿红色长裙,身材玲珑有致,眉目婉转上乘的美人。

“烈火宗,钟奎前来报名。”

“烈火宗,烈娇、烈艳前来报名。”

“原来是烈火宗的人啊!竟是那娇艳姐妹花来参赛了,据说她们可是高阶玄皇,此番必能夺取好名次了。”

“不错,这娇艳姐妹花相当有名,据说还通过烈火三重考,乃是烈火宗的绝代双骄啊。”

“雾艹!烈火三重考,据说要元阳之身和元阴之身才可以考啊,难道这对姐妹花,还是……”

“没有错了!你要是这次表现得好,说不定能被召为入幕之宾……”

“……”

这边议论得热闹,云芷汐等人也恰好前来。

一改从前的低调路线,云芷汐一行人乘坐着雷狼,拉风酷炫登场。一经出现便引来无数围观,无数喝彩,无数尖叫,无数……

这一下子,就抢了人家娇艳姐妹花的风头,气得那钟奎一阵跳脚,就要上前去理论,却被那烈娇拦了下来。

“我们是来参加封皇榜的,不是来争奇斗艳的,都回去吧。”烈娇淡淡说了一句,目光却盯在云芷汐身上,最终眼神落在蛇王子身上。

“来者可是来报名?”这时候,五号报名台前的帝阶工作者,抬头看向走在他跟前的,雷狼坐上的云芷汐等人问道。

说实话,这位帝阶工作者,其实早被雷狼的日月双瞳吓到了!这可是雷兽的特征啊!若不是料定应该没人会来捣乱,他都要撒丫子逃跑了。

云芷汐翻身跃落,正如红云舒展,微微慵懒的嗓音说道:“东域紫云宗,云芷汐前来报名。”

“东域紫云宗,梁敏前来报名。”

“伏和前来报名。”

帝阶工作者听得一愣一愣的,好一会之后才提起笔,“唰唰”的给三人记名。

这时候,一阵暴躁的骚乱,也从云芷汐等人身后火爆而出。

“你们听清楚没有!居然……居然是东域有人来报名?我没听错吧,那种山卡拉的地方,竟然敢来中域争皇榜?”

“可不就是啊,东域贫贱之地,听说连星级宗都没有,居然有人来中域参赛,真是要笑死我了……”

“是他们!是昨天那个美人一伙的,她居然是东域的人,真没想到啊……”

“冯川,你倒是惦记啊。要说你倒是有机会,好歹你是中域子弟,肯定比她身边的人强,我支持你去抢!”

“……”

“我说哪里来的小*,原来是东域那种卑贱之地来的。”刚踏上烈焰灵鹤要走的烈艳,闻言嘲讽鄙薄道。

“你他娘的才是*贱种!我老大是你能说的?你给我道歉!”不想这时候,一道愤怒的嗓音,却从烈艳身边响起。

紧接着,一名蓝袍青年,已经拦在烈艳的跟前,正是怒发冲冠的瞪着她!

------题外话------

嗷呜!一枝花求亲们给月票一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谢芙怡【1月票】、576225285【1月票】、970521【2月票】、zhaoqinning【1月票】、13680090418【5月票2五星】、安分守己。【2月票】、陈玉芬【1月票】、倾19【1月票10花花】、zd75exay【5月票】、5shiququ【1月票】、柯锋【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