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8章 杀手之魔!第一厉鬼!

仙境之外发生的情况,云芷汐完全不知道,她这会已经看完了隐身术。

隐身术作为一份身法玄技,对修炼者的属性并没有特别要求,属于“天阶”的玄技!天阶!

众所周知,玄天大陆上,武者修炼的功法和玄技,分有天地玄黄四种级别。

一般来说,功法在认定修炼了一种后,武者一般不会舍弃重修。因为那样的话,所消耗的时间精力太大,通常是得不偿失的。且唯有多属性武者,才可以修炼多部功法,否则一般人都只修炼一部最适合自己的。

所以在中域里,其实高阶玄技的价值,要比高阶功法更大!

例如云芷汐手中的这一本,天阶玄技《隐身诀》,若是拿到拍卖场上去,绝对是破亿上品玄晶的抢手货!再加上还是无属性玄技,可以再破一个亿!

当年暗门风靡中域,接下无数暗杀的勾搭,靠的就是这一套独门绝技!而当年那些围剿暗门的势力,何尝不是想要夺得这份秘技?

谁曾想,这东西最终便宜了云芷汐。

别问当年那些可怜的孩子怎么没得到,先不说他们最后全死了。最重要的是,他们一没有小白喵这种神奇的物种,二没有容煌这位破得任何禁忌的奇葩公子。

所以寻得宝库,最终信手拈来一切暗门珍藏的云芷汐,自然获得了《隐身术》。

纵观云芷汐战斗的套路,她经常会用的是火拳,太极,放大招用的是爪功——火之冰河,戟法——镇天三式,现在还有新晋的拳法——万源神拳。

火拳可利用天火,所以威力依然不凡。太极因为博大精深,经由云芷汐的开发,竟也能一直跟上她的进步,所以也很受用。

以往云芷汐作战时,也有不少次通过隐身诀配合,完成终极灭杀的。但随着她要面对的对手越来越强大,隐身诀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显露出来了。

“大招蓄势动静大,没办法在隐身状态完成。”云芷汐叹了一口气,“虽然隐身术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但隐身术中下篇里的隐杀术却不错。”

隐身术分上下两篇,上篇是隐身术,下篇叫隐杀术。上篇教人隐藏身体和气息,下篇教人在这种状态下,隐藏玄技蓄势的气息去杀人。

云芷汐通过研究分析后,觉得可以改善一下隐身诀。她应该可以利用隐杀术的原理,开发出隐身诀状态下的隐杀诀!

“隐身诀连杀机都能隐藏,没道理不能隐藏蓄势的气息。”云芷汐认定之后,立即孜孜不倦的研究起来。

如此闭关了大约三个月后,云芷汐摸索出了,隐藏蓄势玄劲的要点。

但见云芷汐的身形,悄悄的在仙境中消失,等到不久之后,她忽然出现在了雷狼身边!且一匕首正在它的狼脖子上!

雷狼脊背生寒,一双狼目充满了不解。

“小狼,你能事先察觉到我吗?”云芷汐却幽幽问道。

雷狼知道云芷汐不可能是要杀它,只是想不明白她在做什么而已,听问就老实回答道:“不能。”

云芷汐笑了笑,将匕首上两重冰火交加的玄劲散去。她刚才已经蓄势了,而且是最强的水火两系玄劲。

“虽然时间只能是一息,但足够凝聚两大灵珠之力了。时长可以慢慢增加,光凭这一点,已经可以出奇制胜!”云芷汐暗自评估之后,懒眸里也多了一层跃跃欲试的兴奋。

凡事开头难,想要糅合战技更是如此。但这第一步走出去了,后面的路就容易多了。所以云芷汐在苦修了又一月之后,已经能够隐藏蓄势气息,达到三息的时间了!

这足以让云芷汐,凝聚一次小型的——火之冰河!

“应该出去找头高级的兽练练手。”云芷汐心中有了定论,便不再闭关苦修了,雷狼和冥凤她可不能杀,不然她要哭死的。

再说距离封皇榜开赛的时间也近了,她还有鬼婴没料理,也确实不适合再闭关了。

因为有过一次“阴影”,云芷汐是在一番洗漱之后,才从仙境中出来。她这一出来,神识正好捕捉到一对万年级别的雪熊!

云芷汐“嗖嗖”飞掠过去,出现在了这对雌雄雪熊的跟前。

万年级别的雪熊,相当于武者的低阶玄帝级别,但灵兽皮糙肉厚的,抗打能力绝对在中阶玄帝级别!

被云芷汐盯上的这对雪熊,明显正在谈情说爱,其中公熊的一只大手掌,正摸在母熊的粗壮腰上,说不定晚点它们还要干点什么的。

但是——

云芷汐出现了。

公熊在看到雪地里,出现的这个不速之客时,差点没气疯了!它容易么,好不容易勾搭了一个实力相当,长得还这么漂亮的母熊,正打算趁着冰天雪地,雪花漫天的气氛下,把美丽的母熊滚到雪地里,结果——

他奶奶个熊的!

居然有不长眼的来坏它好事!

真是母熊可忍公熊不可忍!

“吼——”公熊在刹那间,就爆出一记狂吼!更是拍出一只巨大的熊爪子,朝着云芷汐抓了下去!

“轰隆隆——”这片雪山,有点儿要雪崩的趋势了。

云芷汐也被迎面而来的公熊发作,给惊了一大跳,她没想到对方这么暴躁啊。但想想也正常,这头公熊明显在发情期,被她搅了好事,怎么可能不暴躁。

“好!越强越好。”可云芷汐却不惧反喜,一双莹亮的懒眸,便如深秋的潭水,明净寒凉得冻人心魂。

轰隆!

公熊一掌拍下!一脸得意的看了母熊一眼,大约是在炫耀,“你看,我很强壮!”

母熊“美目”顾盼生辉,还“娇滴滴”的看了一眼,结果——

母熊眼睛一瞪!有些不可置信的反看了公熊一眼。

公熊被母熊这么一看,顿时咧开嘴笑得熊姿生辉,它以为母熊是在惊叹它的实力呢。结果……

云芷汐一记火拳,就在此时此刻,“轰然”而落的,事先毫无征兆的,砸在了公熊的脑门上!

砸得公熊脑袋上,直接一块毛被烧没了!

母熊尖叫一声,有些惊慌失措的退后了一步。

公熊双目一凸,简直全没了反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喵了个咪的,这脑袋还真硬啊。”云芷汐抱怨的声音响起,她并没有用什么大招,她只是在练习中,没必要一出手就杀了对手,不然她不是没练手的了么?

听到云芷汐的声音,公熊才算是反应过来了。

于是乎,公熊怒焰冲天啊!

“吼——”公熊一怒,自然就是挥舞出巨大的掌,冲着云芷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抓下去!

云芷汐利用太极步,险险的避开之后,就再度消失在冰天雪地中。

下一刻!

一道太极鞭手,就从公熊背后,在隐身状态下,狠狠的砸落而下!

“啪!”公熊只觉得背上一疼,返身却根本找不到人?

“啪啪啪!”随后又是好几道攻击出,公熊直接被打得满头包,可是它根本无法捕捉敌人的踪迹!

虽然这些攻击,对于公熊强悍的肉身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可是作为一头潇洒风流的公熊,在把妹的时候,被这么殴打,简直是奇耻大辱!完全无法忍受啊!

于是乎,公熊忽然半弯了身体,一拳狠狠的砸入了地面!

刹那间!一片可怕的雪崩,浩浩荡荡的,奔流如狂云的卷了下来!

眼看这场雪崩带来的,可怕的雪流已经要覆盖公熊,还有在一旁的母熊了。可是就在那时候,公熊仰天咆哮一声!

那场雪崩之流,竟然被有规律的盘卷!形成了一道声势浩大的,天空雪流大河!就那声势,一旦被公熊砸下来,只怕这一片区域内,方圆数百丈中的所有生物,都他娘的要被轰杀!

云芷汐瞳孔一缩,没想到公熊这么没情调,居然这就放大招!

“既然你要死,我就成全你。”云芷汐可不想尝一尝公熊这一击,所以她在公熊蓄势的此时,手中就出现了一柄匕首。

紧接着,天灵珠和冰魄寒灵珠被调集灵力,而云芷汐步如流云,在防御与躲闪的情况下,飞速的穿向了公熊!

在这一刻,云芷汐已经是作战巅峰的状态!若是以前,她必然要暴露出气息了,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暴露!

下一瞬间!云芷汐至!那一匕首下!

“嗤嗤——”一片鲜血从公熊的颈上喷出,那“嗤嗤”的血涌声,是那么的清晰明朗。而公熊的生命力,就在这些流淌的鲜血中流逝。

公熊双目呆滞,它怎么都无法想象到,它居然会被人在瞬间,神不知鬼不觉的割了脖子!要知道它皮糙肉厚,加上一身的防御,就是帝兵也休想瞬间割破它的喉咙啊!

可是,凝聚了两大灵珠之力的龙凤匕首可以,修炼了隐杀技巧的云芷汐可以。

“咚——”可怜的公熊,什么事情都没干,只是出来约只母熊,哪里想到就惨遭横祸,直接被人莫名其妙的杀了。

至于那场雪崩之流,在公熊倒下后,便失去了生机的,软趴趴的砸落下去,变成了一场再自然不过的雪崩。

“吼——”母熊被吓呆了,它扑过去查看公熊,倒也不怕什么雪崩。作为一头万年的雪熊,它们已经掌控了大自然中,雪的奥义和玄妙,不会被轻易弄死的。

云芷汐并没有对母熊下手,只在这场刺杀完成后,就毫发无损的退出现场。

高空之中,云芷汐现出了身形,她手中的匕首并无半丝血迹,被她反手就要收入仙境中,不想……

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和她手中的这柄匕首。有伟岸精壮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而来;一层清雅的梵香,自然也随之而来。

“你闭关这么久,就学这个了?”容煌的一只手掌摩挲着,她那拿着匕首的手儿,一手已经揽她入怀。

“当然不是。”云芷汐仰起头,入目就看到男人那张清俊完美的脸。

容煌微俯了身,气息接近她的额头道:“说说看?”他这么说着,搂在她腰肢上的手掌,已经下意识的轻轻摩挲起来。

云芷汐懒眸轻眯,眼底掠过一抹狡黠,一道道精神力符文,已经跃然而出,全部朝着容煌的识海攻击去了!

容煌根本没有防备,便只觉得识海出现一抹波动,他那双墨目下意识的轻眯而起,正是要捕捉查看。

云芷汐趁机一闪,消失在了容煌的怀里。

容煌神色微顿,空了的臂弯僵了僵,神识已警惕的查探出去,他知道他这小东西,这是要拿他练手了。

“咦。”容煌刚是有些奇怪的发出轻“咦”声,云芷汐挥出的匕首,已经在他的颈边。可他却敏捷的身形一滑,反手握住人儿的匕首,将她再度搂入了怀里。

风雪轻飘而起,容煌看到自己有两根头发,落在了云芷汐的俏脸上。他性感的薄唇轻轻勾起,伸手捻了这两根发丝道,“不错,伤了我两根头发。”

云芷汐:“……”两根头发能叫伤?真是够了,他这个变态,真是打击人。云芷汐忿忿的想罢,将匕首收了起来。

“小东西。”容煌看她不忿的小模样,好笑的低头吮了她的眉眼一口,清彻的嗓音说道,“可是进步了不少,还记得最初的时候,你也只伤了我一根头发。”

“呸,你修为跌落的时候,明明被我揍了一顿。”云芷汐不知道容煌指的哪一次,只记得他当年弱鸡时,她也是耍过威风的。

容煌却也不提醒她,只抱紧她往自己怀里挤,好些时日没抱着人儿了,动不动就闭关快一年的,也不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松一点,喘不过气了。”云芷汐扭了扭身体抗议道。

“我给你渡气。”不想容煌闻言,反而伸手捏住她的下颚,迎嘴就攫住她的唇,说是什么渡气,其实分明是夺气。

云芷汐被他搅动风云般的吻,给夺取了呼吸的权利,差点没被他吻窒息了。好歹容煌没舍得弄死她,倒是放她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下次闭关这么久,我可就打你了。”容煌轻揉着人儿柔软的腰肢,语气里有霸道的不满,很明显是欲求不满。

“知道了。”云芷汐笑嘻嘻的攀上男人的蜂腰,好奇的问道,“那个鬼婴怎么样了?”

容煌轻拍了她的臀一下,便有丰软弹润的感觉入手,让他忍不住就摸了一把,摸得云芷汐一缩身体的瞪他。

“等你最后去收服,本来还担心你的精神力不济,现在看来倒是不必担心了。”容煌完全没松手的打算,也不理会云芷汐的瞪眼,但倒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云芷汐一把抓住他的手,让他老实下来,她也才接着道:“那还不快点带我去看看。”

“好。”容煌掐了她一把,把她掐得“嗷嗷”叫,闹着要下去,当然也没真想下去。

这样一路小闹,两人慢悠悠的回了驻地。

与众人见面,云芷汐发现大家伙也大有精进。

伏和等人,也察觉到云芷汐的气息与以前大不相同,想来是实力大进了,免不了上前恭贺一番。

“梁师姐入皇了?不错不错。”云芷汐一眼落在梁敏身上,为她的进步感到高兴。

“先生说了,若是我不能成皇,不能跟师妹一起去挑战封皇榜,就让我回东域去,我自然是要努力的。”梁敏难得俏皮的回了一句,显然这一次晋阶,让她自己也很高兴。

伏和闻言忧愁的叹息道:“哎,自打我领了先生一职,就是坐稳了恶人榜了。”

众人一阵说笑,云芷汐又给了梁敏一枚升皇丹,让她再接再厉的突破中阶玄皇。

伏和的修为倒是没有涨,但他却得到了容煌在阵法上的指点,如今在这方面的领悟,那是精进了不少。

九婴也还在中阶玄圣级别,不过却已到了巅峰境界,只要有一定的机缘,应该可以进阶高阶玄圣了。

蛇王子的修为依然在涨,突破大帝一阶之后,他的涨势依然不慢,如今已是一名中阶大帝。

天翼蛟龙王小灵,它在进阶成帝之后,领悟了龙族的龙啸神通,一身的金龙之威愈发浓郁了,战力提升了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在云芷汐仙境中的冥凤和雷狼,因为上次在暗门一役,各自都在受伤中获得了刺激,反而实力都进阶了不少。

如今的冥凤,已经成功破格成了万年级别的成年冥凤,它已经可以使用那一丝幽冥之气了。

至于雷狼,它突破到了二万年级别,相当于是人类的中阶玄帝,加上它的特殊血脉,以及对雷力掌控的天赋神通,只怕圣阶也可一战了。

其实无论是人还是兽,到了帝级以后晋阶都是很困难的。只是蛇王子乃天蛇神体,而天翼蛟龙王、冥凤和雷狼都是拥有特殊血脉的灵兽,所以他们的晋阶依然没什么瓶颈。

“啊——啊——”在云芷汐与众人会谈不久,这一带就又传出了一阵阵尖锐狰狞的鬼叫。

众人听了几个月了,再次听到依然毛骨悚然,身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就是小灵,都已经哆嗦的趴在蛇王子肩上,显然对这发出声音的东西很是忌惮。

“这是……”云芷汐眼皮跳了跳,也是听得寒毛直竖。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容煌,期待他给大家解惑,而在过去他们都不太敢问,毕竟这位公子素来只对一人和颜悦色,对他们可就没那么好了。

可容煌依然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拉着云芷汐,朝着那发出声音的冰窟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最终九婴还是胆子肥一点,悄悄的就跟了上去。大家一看到容煌没说什么,都默默然的跟着走。

很快,大家就到了冰窟之前。

“啊——啊——”让人头皮发麻的鬼叫,此时愈发清晰的,撞击在每个人的心扉上,让人觉得难受之极。

而那股让人脑骨悚然的诡异气息,愈发浓郁的萦绕了每个人心头,简直让人恨不得马上就离开,可是又好奇的舍不得离开。

此时容煌伸手一推,推掉了他设置在冰窟周围的禁忌,就拉着云芷汐进了冰窟里。

众人跟进后,在下一刻纷纷下意识的抽了一口凉气,更下意识的朝着冰窟的洞口退了一步!

谁也没想到!

容煌开凿的这座宽敞冰窟里,这座恐怕掏空了整一坐冰峰的冰窟里,居然汇聚着密密麻麻的厉鬼!

这些归魂的模样,在冰窟中以千奇百怪的姿态出现,它们仿佛被某种特殊的力量所吸附,让众人得以清晰的看到它们。

“啊——啊——”那道可怕的声音,在此时传荡而出,响彻了整一坐冰窟。

可发出声音的,并非是那些厉鬼,而是——鬼婴!

此时的鬼婴,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它庞大的身躯,正在被这些厉鬼啃噬,一口一口的啃噬!鬼婴的鲜血一经溢出,就被厉鬼吞去。

鬼婴在发出惨叫后,身体上腾起一丝丝黑气,又在消蚀着这些厉鬼。这些厉鬼在抵抗不住后,又很快的消失散去。

可鬼婴呢,它无法追,因为它身上被云芷汐用上古封魔针封印了,又被伏和加了一道天机锁魂阵,它根本无法挣扎开。

“啊——啊——”鬼婴狰狞的咆哮,它的声音比之前尖锐了很多,跟之前完全不相同。就是它那一双浑浊的眼,此时都变成了血色!

“它不是能操纵那些鬼魂么,怎么会……”梁敏颤抖的捂着嘴,双腿更是发软的站不住,她现在都是靠着身后的冰壁支撑站着的。

“我一会动手杀了它,它的灵魂将会是不折不扣的凶魂,你一定要用魂幡将它收服,不可有半点差池。”容煌看向云芷汐道。

云芷汐揉了揉眉毛,郑重的点了点头。她虽没问太多,但却知道在过去的日子里,容煌必然是用特殊的办法,在“调教”鬼婴。

鬼婴若是被正常杀死,按照它这样的组合,也许说不定是一种解脱,它又没有什么思想,只怕灵魂不堪大用。

但现在……

当容煌催动鬼婴身上的禁忌时,只听一声凄厉到惨绝人寰的声音,爆破在整一坐冰窟之中!令得冰窟摇摇晃晃,差点就要崩塌了!

如果不是这里面,有容煌布置的稳固禁忌,想来是一定崩塌了!可见这一道惨叫,是多么的凄绝可怕。

“放魂幡。”容煌说道。

“咻咻!”云芷汐已经展开了自己的魂幡,精神力更是调动到了极致,她知道一会肯定不会太简单。

果然!

“啊——啊——”一道浑身血红的,鬼婴模样的灵魂,从鬼婴的身上破出!那一身的凶气,竟然毫不逊色于此时的九婴!

冰窟之内,荡涤着可怕的气息!梁敏完全经受不住的瘫坐在地,就是伏和等人,都是脸色惨白惨白的!

云芷汐本是要收魂,可是当她抬眼,对上鬼婴那双可怕的血眸时,她忽然僵住了。那根本就不是一双正常的眼,那根本就是地狱的窗户,往里面看到的,是一道道凄厉的鬼魂,是……

“汐儿。”容煌清彻的嗓音,清凉的穿透进云芷汐的脑海中,令她浑身一颤的,双目恢复了清明。

“收魂。”容煌那时候清俊的脸上,轻轻的溢出了一层薄汗,显得他那玉容愈发明朗透彻。

而他右手手掌上,分明牵扯着一道道无形的丝线,在制约着喜鬼婴这道血魂!

“收!”云芷汐清喝一声,魂幡大开大合之间,将鬼婴之魂收入其中!

一股恐怖的凶气,卷着滔天的绝望怨念,冲刷进云芷汐的识海之中!它们就像是风暴一样,凶狠的席卷了她的神魂!

“噗——”云芷汐心神承受不住,当场就喷了一口血出来!

容煌面色一变,墨目里浮起一抹……

------题外话------

月票月票投给本座呀!谢谢嗷!

感谢:yinghuafang2【2月票】、鱼鱼的柰【3月票】、唐光华【2月票】、eunicetian【1月票】、13808895701【1月票】、灵沁【1月票】、gg33只【1月票】、原乡人001【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