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7章 赚翻了!撤!

云芷汐那双神圣之手一起,一排排的银针,就在她的手中,如毛毛细雨般洋洋洒洒而出。她身上的玄劲,经由神圣之手的转化后,便成为了能医治人的特殊灵气,这种转变的奇妙之处,容煌怎么学都学不了,只觉得十分神奇。

对此,云芷汐自然是很嘚瑟的。正所谓仙境出品,必属奇品。仙境的天赋仙丹所创造出的天赋,自然不是人力能学得了的,不然怎么说是天赋呢?那就是别人没有的本事嘛。

此时随着云芷汐那双莹亮的蝴蝶手起起伏伏,已有十来根银针,已经被扎入了鬼婴的体内。

约莫两三个时辰后,云芷汐将数百根银针,以玄劲化作的神圣灵气,再用封魔阵法,刁钻的扎入鬼婴的穴位深处,不给鬼婴反震出来。

这套上古封魔针法施展完毕,云芷汐已经虚弱了下来。所以她在收手之后,就立即吞服了几颗丹药调息恢复。

而此时的鬼婴,已经完全被镇压下来,看起来一点害处都没有了。

伏和见此忍不出感叹道:“上古封魔针法,果然是非同凡响。”

就是九婴也不得不点点头,还觉得身体有些异样的不舒服,它总感觉这套阵法要是用在它身上,那也是很有用的。

想到这里,九婴忍不住看了容煌一眼。

结果,容煌那双深邃神秘,暗幽幽的墨目正好瞥了九婴一眼。

九婴头皮立即起了一层榛子,它现在越来越害怕这个狗男人了!

“喵。”小白喵似有所感,在九婴脖子上挠了一下,两兽默默的对视了一眼,然后老老实实的耷拉下脑袋。

“接下来,伏和。”容煌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九婴身上,他在淡淡的看了它一眼后,就看向了伏和。

伏和立即恭敬道:“姑爷请吩咐。”

“我要你在它身上,设置一个天机锁魂阵。”容煌说道。

可闻言,伏和却瞳孔一缩,心跳都加快了好几拍,不知道还以为他看到了动心的姑娘,这连心跳都狂飙了这么多挡。

但要知道,天机锁魂阵,乃是他们天机门的一项神秘术法。而且……他是在这一次回中域,才得到师父的传授,并且在前阵子,才完全理解修成。

“姑爷才是神算。”伏和苦笑了一下,自嘲的说了一句。明明这都是他自身的机密,加上他作为天机门的机子,其实他的命数和运道,是别的研习天机功法之人,完全无法预测和评估的,但是眼前这位却可以……

“不用算。”可容煌的回答,却让伏和瞬间语噎。

“继承玄功和密法,你的修为才能涨这么快。”容煌好心的说明了一句。

伏和这才恍然大悟,却也验证了一个猜想,那就是容煌对他们天机门很了解。这一点,早在初见时,对方问他是不是天机门人时,伏和心中一惊有数,只是如今愈发肯定了。

而既然伏和知道怎么施展天机锁魂阵,他自然不会推迟,便立即拿出判官笔,还将最近一直在闭关修炼的天机喵抓出来劳动。

小白喵看见天机喵,只是亲密的打了个招呼,却没有之前那股谄媚殷勤劲了。

在伏和布天机锁魂阵的期间,云芷汐已经恢复好。她让雷豹带着蛇王子等人,在这里给伏和护法。而她则与容煌、九婴,再带上小白喵去收拾一下暗门的残局。

因为暗门已经被尽数毁灭,云芷汐的查找目标,主要是一些坚固密室之类。而九婴的重点任务,是去寻找那些散落的储物戒。

小白喵在云芷汐的奴役下,再次当起了寻宝小神探,她们一人一兽在前头穿梭,所过之处是寸毛不留。

只不过云芷汐的心思,其实并不在寻宝上,因为她要求小白喵找的,是闻素心的气息,寻宝只是顺带。

“没有么?”一圈找下来,云芷汐很是不甘心的盯着小白喵问。

“喵。”小白喵摊出一双粉粉的猫掌子,摇摇头表示真没有。

容煌从身后将人儿搂入怀里,清彻的嗓音柔和的安抚道:“娘还契约了一头三尾白雀,自身也不是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就算我们没能及时救她,她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云芷汐转身抱着男人精瘦的腰身,埋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有些沮丧。道理她都懂,她也觉得该往好处想,可是……

“没有半点消息,大海中捞针谈何容易。就算娘亲自己逃了出来,她一个人怎么会东域?说不定半路又被抓走了。”云芷汐无法不担忧。

而按照他们的势力组建规划,起码得有三五年,才能铸就一定的根基,那样才能去好好的找人。

可是……娘亲等得到那个时候么?

“娘是无法一个人回东域,但她可以来找你。”容煌轻柔着云芷汐的后颈,让她放松的说道。

“娘又不知道我在哪。”云芷汐呐呐道,觉得容煌说得太不靠谱了。

“犯傻了吧。”容煌抬起她的下颚,薄唇轻咬了她的眼脸一口,“伏和叫你去干什么?”

云芷汐被突袭得愣了一下,听到这问题时,眨了眨眼有些恍然道:“你的意思是……”

“天下谁人不识云芷汐时,娘自然知道,该去哪里找到你,甚至该怎么联系你。”容煌好笑的提醒道。

云芷汐眸光一亮!一双秋水眸潋滟出层层灿光,她立即扑上去亲了容煌一口道:“说得没错!可不就是这个理么!那这个中域第一皇的称号,我肯定是要拿下来的!”

容煌轻抚着她频频在动的下颚,看她如此神采飞扬,当下忍不住的俯身攫住人儿的娇唇,深深的汲取啃咬一番……

小白喵:“……”请不要无视,拥有正常意识,看得懂一切事物的“电灯泡”好么。

被容煌抚慰下一刻躁动的心后,云芷汐又翻到暗门的一个宝库,赚了一大把玄晶,以及不少的武器和丹药、功法和玄技之后,她已经满血复活了。

等他们回去时,伏和也已经搞定了容煌交代的任务。

“此地并不适合做接下来的事,我们换个地方。”容煌主导安排着,云芷汐等人都没有意见,纷纷跟随容煌离开了暗门一带。

……

可就在云芷汐等人走后不久,便有一个人,只身来到了幽灵谷这道暗渊之中。这人的身法十分诡异,行走之间根本不留痕迹,且看起来并非刻意为之。

只不过就在此人抵达渊内的黑湖前时,又有一小股的人马,身形诡异的进驻而来,并且是熟门熟路的,很快就抵达了暗门的山门所在地。

这些人的修为,全部都是在帝阶以上!其中甚至有两名圣阶强者!他们虽组团而来,行走间却不带一丝灵气波动,仿佛是空气般的存在。

若非暗中观察的人,更是隐蔽气息和行踪的鼻祖,还真的无法发现这波人的踪迹,可见他们的行迹之诡异。

“这是怎么回事?”但此时此刻,在看到暗门这种情形之后,这一行人全部都露出了身形。

而他们的着装,赫然跟被云芷汐等人灭掉的,那些暗门中人极其相似?

“谁……是谁!到底是谁干的!”一道阴寒苍老的嗓音,从人群中钻发而出。而发出这声质问的,是一名身材矮小,大约只有十一二岁孩童那么高的小老头。

小老头本就一身阴寒之气浓郁,但在看到眼前一幕时,那才是寒上加寒!他周身散出的躁动气息,甚至要把人暴动死。

但站在他身边的,一名玄圣强者倒是开口道:“门主莫急,此事我们先下去看看,总会有线索的。”

小老头一听,勉强的点点头,便下令其余人立即去搜索,“都给我看仔细了,无论找到什么线索,一律详细上报上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杀我儿子!是谁敢杀上我暗门!”

他这话音一落,他身后的帝阶强者立即散下去查找。

不过另外一名玄圣却没有动,他的神色还十分忌惮道:“门主,你看看这个现场,你觉得能有谁可以弄出这种动静?”

经此人一提醒,小老头倒也认真的看了一遍狼藉的现场,旋即他面色一变道:“这是……这难道是它脱离镇压了?!”

“震门石碑没有了,竟然是没有了?!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小老头老目惊惶,已经快速的朝着,原本石碑的立足地下去,他必须要亲自的,好好的查看一番!

结果……

“这怎么可能……它怎么可能挣脱镇压?”小老头明显魂飞魄散的,傻愣愣的说道,他完全无法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一旁的那些玄圣,同样是失魂落魄,犹自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关押了万余年都没事啊……”

“一定是渊儿想让它出来帮忙,最终却……却……反而害了自己,还将门人的性命都搭上了!定然是这样……”小老头面色惨白,整个人已经瘫坐在了地上,他实在太痛心了。

“不!不可能的!它就算失控,就算杀了我们暗门的门人,但也绝对挣脱不了,族中先辈设下的,门中源自上古的万鬼封魔阵!”另外那名玄圣,在迷失了一阵之后,却万般肯定道。

“你什么意思?”小老头立即追问。

“别忘了,它作为暴食九婴祖的后裔,一旦挣脱出去,这一代还能有什么血肉留下?整一坐幽灵谷,都必然毫无毫无生机才对。”那玄圣分析道。

小老头目光一厉,忽然想到了什么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来带走它,并且灭了我暗门的?”

“极有可能,但也不排除其他的原因。不过它的气息我们最熟悉,若是它挣脱离去的话,我们肯定能找到一些踪迹。”那玄圣回答道。

“查查看。”小老头心头程亮了不少,他知道老伙伴所言不错。

两人说罢,便是分头去仔细查探了。

过了不久,那名玄圣忽然就叫道:“门主你快来看!”

小老头闻声而去,那名玄圣却在一片粉渣中,掘出了一份残渣递给他看道:“这是天火的气息!”

这时候的小老头,已经是冷静了不少,他在仔细的辨别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的问道:“你是说,来我暗门作乱的,是拥有天火之人?”

“正是如此。”那名玄圣点头道。

“天火……”小老头沉吟了一番,最终目光一闪道,“莫不是丹盟的盟主?!”

那名玄圣听着,却是连连摇头:“不,恐怕不是他,他虽然很强,可最近却一直在闭关。就算闭关事假,但依照这位的性子,不像是会来干这种事的人,他素来是丹痴。”

小老头想了一阵,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那老家伙只对炼丹感兴趣,别的真不在他的眼里。”

“天下之大,拥有天火的却只有三人,可另外两人也不太可能啊。”那名玄圣想不明白了。

“三人?难道不是只有丹盟之盟主,还有那个玄门那个门主有着天火?”小老头反问道。

“不,还有一人。只不过那个人,已经失踪了很久。”那玄圣强者幽幽的说道,目光中闪烁着一些奇异的光彩。

“谁?”

“号称丹盟最离奇的盟主——丹皇尊者!”这位玄圣说出这个名字后,呼吸都凝滞了!

小老头更是目瞪口呆!

天下皆知,魔王狂刀,剑痴明尊,风流邪君,毒霸天下!却鲜有人知,此四人都有一个身份——丹盟客卿!

他们曾同时,为一个人效力!

在联想到丹皇尊者以后,暗门门主和他的小伙伴,已经无法再想下去了。

而此时,就站在两人身边听着他们说话的,那一名先行进入暗渊的人,一双雅致的瑞凤眼,正在踟蹰的盯着两人中的小老头。

良久之后,他幽幽的在心中一叹:“这一脉,也无希望。”

……

彼时,已经离开了幽灵谷,但却还在中域北境的云芷汐等人,已经寻找到了一处冰川之地,暂时的驻扎了下来。

云芷汐决定先在这里闭关修炼,为一年后参加封皇榜做准备。她之前虽有夺第一的意愿,但却没有那股狠劲,毕竟她建立势力的事情,需要徐徐图之,而不是一次榜单竞争就能决定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的她卯足了劲,就准备在封皇榜上惊艳中域,势必要做到一鸣惊天下!

还是要大惊,特别惊的那种!务必要做到一炮红遍大江南北,之后更是怎么招摇怎么来!就是这样。

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组建一个势力的问题了,这还是关乎到闻素心的生存问题。尽管这样的可能,同样是很渺茫。

可是云芷汐知道,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

与此同时,容煌已经把自己关起来,却悄然的折腾鬼婴去了。

因为知道容煌需要的时间较长,云芷汐就不追问的先去闭关,等她一进入仙境之内,却看到仙鼎正在自己观赏着药田。

说起来,云芷汐这片仙境里的药田,自打仙鼎有意识之后,一直是它在照料的。不过仙境环境很好,仙境的照料其实就是,观赏性质的,时不时去溜达溜达罢了。

要说云芷汐的药田,那真是无人可比了。

先不说她那些火灵果了,之前拔出来给容煌“作弊”的那些,容煌自然都归还了,她也种回去了。

除此之外,还有容煌和龙神王比试时,那些他们所采摘的灵药,也都成了她的囊中物,再加上这些年云芷汐的收刮。

嗯,这药田真是蔚为可观!

“主人。”玲珑仙鼎看见云芷汐过来,立即恭敬道。

云芷汐点点头,随意的问了一句道:“我现在也是六级巅峰的炼药师了,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七级炼药术出现?”

仙鼎没吱声。

云芷汐不由挑眉看了它一眼道:“怎么不吭声了?”

“主人,你那也叫六级巅峰丹药?”仙鼎用很学术的,非常客观的语气,认真的询问道。

云芷汐被“奚落”得,那白生生的颈一红,顿时就不忿道:“怎么不算了?我炼成了六级巅峰丹药,它已经成丹了。”

虽然云芷汐也知道,她的炼药术还有待加强,六级的丹药确实炼制的不太好。可是她毕竟刚进阶六级炼药师没多久,这已经很好了好么!

谁知,仙鼎瓮声瓮气道:“那是我帮你融合的好么。”

云芷汐:“……”她觉得她要被仙鼎气死了!这个该死的东西,难道就不会说点不气人的话吗?

不料,仙鼎还再接再厉道:“就主人这炼药术,实在不堪入目,那些灵药精华,都被你糟蹋完了。”

仙鼎作为有意识的炼药神鼎,它对灵药有天生的珍惜情怀,它最见不得的就是,像云芷汐这样糟蹋灵药的,所以它每次在她炼药时,都会使劲了吃奶的力气,帮她将那些要逃散的灵药追捕回来。

奈何云芷汐自从有了打量的灵药后,炼药时难为有种土豪出手,不太在意的心思,又时候经常浪费一些不必要浪费的药力,这让仙鼎十分心疼,它就决定要好好鄙视云芷汐一番。

“如果你不好好炼药,将来就是真的有七级炼药术,我也不给你。”仙鼎拿出了杀手锏。

“你敢!”云芷汐暴怒,有这种威胁主人的仙鼎么?简直是,要造反了!

仙境不吱声了。

“哼!我不过是随便问问,炼药术不好我会练。到时候只要我炼药术到家,七级炼药术才会出现好么?”云芷汐愤愤然的再说了一句,就兀自去石碑边上打坐去了。

反正这一次她闭关要修炼的,倒是跟精神力也有关系,不妨趁此时机,把炼药术好好熟稔熟稔,省得被一只药鼎鄙视。

其实云芷汐之前是着急,因为那会分道扬镳的日子在即,她想快一点的,给大家准备更多的丹药,尤其是紧急用的回玄丹,还有救命用的疗伤丹、解毒丹,她得给大家伙多准备一些,为追求数量和速度,一些药力的消散总会有的。

不过这也确实是她的技术不到家,否则再快总也能保持手艺不是。

因为封皇榜,只能是皇阶才能参加,所以云芷汐现在的修炼重点,倒不是提升修为境界,而是再次提升别的战力。

其中最为好用的,自然就是精神力攻击了,因此云芷汐决定在这一年里,好好修炼《炼神诀》,同时再修炼一些强大的玄技。

在容煌的”帮助“下,云芷汐的炼神诀已到了大成境。她现在欠缺的,只是对精神力契约手段的熟悉,这种熟悉没有捷径,只能靠不断的练习。

“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必须稳固炼神诀,做到出手契约对手娴熟的地步。”云芷汐深知,它之前控制一个帝阶,会搞得自己那么吃力,虽然与施展契约符文很消耗精神力有关,其实也跟她没能合理利用好精神力有关。“

约莫半年之后,在云芷汐再度张开双眸时,她的眼神变得深邃无比,隐隐的有一丝容煌那双墨目的味道。倒不是说像,而是因为她变强了,所以让人眼神生出了一种,让人无法揣测的高远神秘感。

“咄——”云芷汐沙哑的散出一个符音,一道道无形的符文,纷纷窜进了灵湖之内,速度之快数量之多,简直你让人惊叹之极。

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灵湖之内所有的长寿鱼,包括那些万年老蚌,竟然纷纷从灵湖中浮出!

那些平日里活泼,并且一定成双成对的长寿鱼,竟然是两两散开,各自呆呆傻傻的游到了岸边,一条条挣扎着要跳道岸上来?

至于那些万年的老蚌,则一只只老老实实的打开了蚌壳,将一颗颗晶莹崔璨的万年珍珠,给悉数的送出了蚌壳之外,竟然没有半点私藏的!

要知道云芷汐之前取珍珠,那都得是暴力出手的,哪里能指望万年老蚌自己“开口”?

“散。”云芷汐幽幽而道,那些无形的符文,便在无形中消散而去。

发之如潮涌,收之如云烟。这是炼神诀大成境中期,所能达成的效果!

“万年老蚌,虽然灵智有所迟钝,但能操控它们,再勤加修炼的话,届时随便组一队皇阶傀儡,完全是没问题的。”云芷汐轻轻嘀咕着。

有这样的能力,足以让云芷汐在封皇榜一役中出彩,但她要的不仅仅是出彩,而是“第一皇”的宝座。

所以云芷汐并没有因此洋洋得意,她随后拿出了一份文卷,并将之缓缓的展开出来。但见其上用银黑色的字,勾勒出三个大字——隐身术!

不错!

这正是得自暗门的隐身术!

“隐身术明显不如隐身诀,但隐身术却又暗中作战的玄技,这个肯定要学一学。”云芷汐呢喃说着的,才是她最看重的一点。

“按照隐身术的说法,我完全可以运用两大灵珠,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去将一个高阶的超级强者刺杀!”云芷汐心热的说道,因为灵珠的气息,完全被她封锁在识海里,可一旦调动起来,那速度以及爆发力无人能及!

接下来,云芷汐就重点研究隐身术了……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处中,同样在“闭关”的容煌,也已经将事情进展到尾声了。

“好了,能给小东西的魂幡,添一位主魂了。”容煌优雅清彻的嗓音,从这座冰窟中带着柔意的响起。

“啊——啊——”一道道尖锐狰狞,带着极端可怕的凶气的叫声,从冰窟内狂散而出。

一时之间,整一坐冰山龟裂,仿佛有一道道什么东西,从纹路中挣扎的扭了出来,一场令所有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气息,沉闷的弥漫在众人心田!

这是……

------题外话------

嗷呜!月票来一张!喵喵~

感谢:Yilikalaer【1月票】、谢芙怡【1月票】、鱼鱼的柰【2月票1五星】、852789【2月票】、18041916004【2月票1五星】、疯企鹅一只【1月票】、shidanyun【1五星】、苦菜花【1月票】、唐光华【2月票】、蓝雪情【1月票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