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2章 幼稚的公子,圣战的较量!

闻言,云芷汐眸光一暗,声音寒凉道:“你确定这是你们的祖师爷?”

不是她有疑惑,而是暗门据说开创自上古时代,他们的祖师爷怎么可能还存活着?除非是以九婴这样存在的生命体,可是世间像九婴这样的“东西”,绝对是极其稀有罕见的。

“不,不会错的,肯定是祖师爷。”不想这名中年男子,却十分笃定的说道,而且还恢复过来的反问,“你们到底是谁?为何有我暗门祖师爷的画像!”

“果然是你们暗门。”云芷汐虽然不知道为何暗门的祖师爷,还能“存活”至今,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闻素心的失踪必然跟暗门有联系了。

这也就意味着,闻素心的命运,就是被人养来当鼎炉,准备被夺舍肉身的存在!

好,这个暗门好得很!

云芷汐眸光轻轻一眯,手掌已经下意识一重。

只听“咔擦”一声,中年男子的颈骨断下,直接陨落……

“阿九,暗门的祖师爷你可记得?”云芷汐平静的询问道。

九婴搜肠刮肚的想了一遍,才皱着眉摇头道:“这个真不记得了,想当年我也是无聊,这才有过来这里一趟,否则我怎么会来这种弱鸡门派,更别说记得他们的的祖师爷什么了,要知道……”

眼看九婴又要滔滔不绝,云芷汐心情不好的打断道:“行了,不知道也无所谓,今日咱们就去看看这位暗门祖师爷。”

到了此时,云芷汐终于真切的确定了,她母亲失踪的线索。那一直压在她心头的事,总算是有解决的迹象了。

“娘亲,你再等我一会。”云芷汐暗暗握了握拳,盯着暗门方向的眼神,充满了一层层煞气!

容煌似有所感的,用他宽大的手掌,满满的包裹住她紧握的小拳头。他看着她的墨目里,萦着一层让她安心的微光。

“走。”云芷汐伸展开拳头,与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道。

因为云芷汐一行人的战斗速度很快,所以这里的骚动,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不过按照云芷汐等人的分析,这多半与极少外人能知道暗门山门地有关。毕竟找都找不到暗门,又怎么能有人来犯?

再说就算得到确切消息,但能进入到这一带的人也绝对不多。要知道这条路不仅阴森,毒瘴之气超级浓郁,就是分岔路也是多如牛毛。

更别提如今的暗门,正处于想要重新崛起的阶段,就目前这种半隐蔽状态,知道他们要复兴的人也不会太多,就更少人会来此地了。

经过这场小波折后,容煌就以他超强的精神力,去仔细的查探了前路。于是但凡有埋伏的,全部都被揪了出来。再配合九婴的大致记忆,一行人很快摸到了暗门深处。

然而——

就在众人即将进入暗门山门前时,一片泛着幽暗深蓝之光的毒障,封锁在了所有人跟前、这层毒障之气,给人一种森煞的恐怖感。

尤其是这这片毒障的下方,还有一具具不明物种的残破尸骨,飘飘浮浮的累积成一面白骨包围圈,更是让这种森煞感愈发浓郁。

“我看刚才搜罗来的储物戒里,似乎有避毒丹,恐怕就是对付这一圈东西的。”心思细腻的蛇王子,很快提出看法道。

“有道理。”云芷汐点点头,立即将之前搜罗来的避毒丹分发下去。

虽然众人身上,都有着云芷汐配备的高级解毒丹。可横在暗门前的这层毒障之气,明显非比寻常,恐怕一般的解毒丹效果不会太好。

为了保险起见,就是云芷汐自己都含了一颗在嘴里,她还要给容煌喂一颗,结果容煌不肯含。

“我走前面。”九婴倒是不怕这些毒,已经挑起大梁,一马当先的开路去了。

“走。”云芷汐等人随后跟上,一身的属性屏障防御,也是随之而散的保护着肉身。

梁敏最弱,云芷汐干脆将镇妖塔给她。那镇妖塔虽不是专门防毒的,但因为是圣器,又有避水的功能,倒也能屏蔽掉不少毒气。

“师妹这不好……”梁敏想拒绝,因为镇妖塔级别太高了,实在太贵重!

“师姐别磨叽,难不成你还要我散出防御罩着你不成?”云芷汐直接反问道。

梁敏连忙是摇头,便才不好意思道:“那等出了这里,我再还给你。”

“好。”云芷汐也不较真,不过她目光一扫,却发现蛇王子居然什么屏障都没放,就让那些毒瘴亲肤接触?

“阿哥你小心点,这瘴气的毒素可不是一般的浓。”云芷汐有些担心道,就她这种吞服过仙梅花的人,都觉得被这些毒气粘附着有点难受。

“不怕,我倒是觉得这地方不错。如果不赶时间,我和小灵倒是想吞掉这层毒障。”蛇王子却一语惊人道!

听得云芷汐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蛇王子道:“阿哥你真能吸了这毒障?”

“我蛇族的天蛇神体,是毒师的顶级体质,任何的毒素对于我来说都是大补,没有任何伤害性,越毒对我越有益处。”蛇王子解释道。

“这……这也太厉害了!”云芷汐听得目瞪口呆!她原本以为,天蛇神体修炼进阶那么快,就是超级牛掰的体质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特异功能!这哪里是百毒不侵那么简单,这简直就是万毒之源啊!

因为这么想着,云芷汐看着蛇王子的眼神,就是充满了闪闪发光的崇拜之色!这小眼神看在某位美男子眼里,那就非常不舒服了。

不就是能吸点毒素么,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层屏障既然在暗门之前,若是被吸收了,必然会引起大动静。”容煌心里不爽,优雅的气质也变了变,声音有些飘渺高冷的说道。

哼,想吸毒?想在他的人儿面前表现能耐?对不起,本公子才不给你机会,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蛇王子听着,琥珀色的迷人眼眸就掠过一丝失望道:“妹夫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是先走吧。”

妹夫?!

容煌修长的剑眉隐晦的跳动了一下,对蛇王子忽然爆出来的这个新称谓,感到超级的别扭!

只是这个称谓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能宣誓出,云芷汐是他容煌的妻子,他们两个是一对。

所以……

容煌虽然觉得超级别扭,但还是勉为其难的,没有反抗这个称谓。

“这也没什么,反正已经到人家门口了,肯定是要打进去的,引起注意就引起注意吧。阿哥你快点收吧,别浪费这些好东西啊!”云芷汐却不在意的说道,一双秋水眸依然闪闪发亮的,盯着人家蛇王子看,似乎很好奇的想知道,对方是怎么吸收这些毒的。

众人都是以云芷汐的意念为中心,就是容煌通常也是听她的话,谁让他对她有很大的需求呢?

“那好。”蛇王子点点头,已经把小灵放了出来。

小灵出现之后,立即舒服的伸展了一下四肢,还兴奋的盯着四周的毒气。蛇王子之前一路都没放它出来,就是怕它看到这里毒物那么多,会忍不住引起大动静。现在既然不担心了,蛇王子也就没什么顾虑,这地方对小灵很有益处。

“这样太麻烦了,我帮你收吧。”容煌却忽然乐于助人的说道。

容煌这话一出,全体人员纷纷奇怪的看向了他!

别怪他们会这样,主要是因为,大家都潜移默化的知道,容煌一般只对云芷汐的事情上心,其他人他通常不会管的,除非实在看不下。

但是!

容煌看蛇王子不爽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得很的!就是之前在那个界内,容煌一直是没有去指点蛇王子修炼的,他才懒得理会这种,对他的女人有觊觎之心的混账。

可是……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容煌居然要帮助蛇王子?

这也太古怪了吧?

就是云芷汐也觉得讶异,不过她更觉得担心:“你的修为……”

“无妨。”容煌云淡风轻的说罢,手掌之上已经萦起一层蓝芒。

别说他已经能全方位的利用精神力了,就算是还不能,就算是他现在的能力很低下,他也绝对不让这条蛇有机会表现!

他的小东西,只能对他表现崇拜,对别的男人就是不行!对眼前这个,那更是不行!

“省得浪费时间。”容煌为了表示,他其实不是小气,还煞有其事的说道。

云芷汐等人听着,都觉得有道理。

“那就有劳妹夫了。”蛇王子也深深的认为,能快速的收集这些毒气,也是极好极好的,毕竟他挺担心收集到一半时,暗门的强者就出来了,到时候还要劳烦众人为他护法。

“你真的没事?”眼看容煌掌上的蓝芒愈发浓郁,一双墨目也萦起了一层蓝意,云芷汐却十分担心,她怕他的身体有问题。

容煌此时却没回应云芷汐,他已全神贯注的,施展大能耐捕捉收拢这些毒障。他清俊的容颜上,泛着一层隐隐的蓝光,令他看起来透着一股神秘的邪魅。

云芷汐完全不知道,容煌此时心中较真的那些幼稚想法,她也只当他是真心想要帮助蛇王子。

毕竟谁能想到,素来高端大气的容煌,居然也会有这样不可理喻的一面呢?

所以说,男人有时候幼稚起来,就跟孩子一样,连容煌也是不能免俗的……

而就在容煌将毒障之气收拢的瞬间,在前头开路的九婴,立即是传讯而来道:“主人,暗门的人出来了。”

与此同时,容煌把那一团收拢成一颗球的毒障,丢给了蛇王子。后者正是要接收过去,不想——

站在蛇王子肩膀上的小灵,忽然是扑腾而出!一口一吞,直接将这团看色光球吞下肚去了!

“咕噜……”一声吞咽声,清晰的从小灵的喉咙里传出来。

众人:“!”

紧接着!金光闪闪的小灵,瞬间浑身爆成黑色!

“嘎!”一道诡异的叫声,从小灵的嘴中爆出!

随之而出的!还有一团一团,层层叠叠的小黑云!就从小灵的嘴巴里喷出来!

“小灵!”蛇王子吓呆了,因为小灵的模样真的太惊悚。

这下子,蛇王子简直要着急死了,他倒是想要帮小灵分担,奈何那一团的毒障,已经全部给小灵吞完了,他又不能让它吐出来啊!

小灵扑腾了几下,嘴巴一直吐着小黑云,一身的灵力更是变得飘忽不定,好像随时要爆体而亡!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小灵“轰”的爆出一片黑烟,直接将蛇王子给炸了?!

众人:“……”都傻了眼了好么!这异变的发生太过突兀,简直不给人反应的时间!

眼看蛇王子在顷刻间,古铜色的性感狂野肤色,就变成了浓黑浓黑的墨色,直接把云芷汐吓回了神!

“阿哥——”云芷汐大呼出声,就要出手去扯开小灵和蛇王子。

“别动。”可容煌却一把搂住她,不让她去靠近蛇王子和小灵。

“你忘了他说的,任何毒素对于他来说都是大补,所以他肯定没事。”容煌客观冷静的分析道。

“可是……”

“阿……阿妹放心,我没事,我和小灵要突破了。”此时蛇王子的声音,却从黑烟中断断续续传出道。

虽然蛇王子说得很艰难,但是他毕竟报了平安。

“啥?就这样突破了?”云芷汐却有些傻了眼。

要知道蛇王子的修为,目前只是高阶玄皇巅峰,那么他现在突破的话,那就是……莫非是……要成帝了?!

至于小灵,它在《天蛇毒经》归位后,就蜕化成了天翼蛟龙王,实力已是八千年级别!一旦再度晋阶,那就是万年级别的帝级兽了!

只是吞一团毒,这就要进阶了?!他们主仆俩的晋阶,也太容易了吧?

不过云芷汐也知道,这样的毒障之气,换做寻常人吞了,必然是“催命鬼”。也只有不同凡响的天蛇神体,以及蛇族独有的天翼蛟龙王,才能够有这种纳之为晋阶能量的本事!

“这天蛇神体也太好了。”云芷汐忍不住艳羡了一句道,她倒是不担心前头的战局。毕竟以九婴如今的能耐,就是高阶玄圣也不一定奈何得了它。

“你是仙体,更好。”容煌凝了凝修长的剑眉反驳,其实他想说的潜台词是,他的体质绝对才是最好的!

只不过容煌还有些不好意思,便在说这句话时,墨目巴巴的盯着云芷汐,想从她嘴里听到这句话。

“我晋阶好难,还是天蛇神体好。”可云芷汐却这么说道。

容煌抿了抿性感的薄唇,有些不高兴的盯着那团黑烟,墨目里翻起了一层“酸意”,只不过是一条小蛇,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还是你最爽,晋阶就跟喝凉水,长大白菜一样容易。”云芷汐这一句话说来,倒是中了容煌的意思。只不过这个形容,颇让人有些郁闷,他怎么又变回大白菜了?都说了,这世上有他长得这么好看的大白菜么?

“要是没有这动不动就修为跌落的毛病,那就更好了。”云芷汐握着容煌的手,免不了感慨丛生。

容煌一阵语噎。

而此时,前方传来了一道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我暗渊不杀无名小卒!”

“你又是暗门的什么小杂鱼,报上你的职务来,爷不杀……不对!爷什么人都杀!”

“放肆!小贼竟敢侮辱我们少门主,简直是找死!都给我射他!”

“少门主?来得好!你快告诉你九爷爷我,你那个老不死的杂毛祖师爷在哪儿?你九爷爷要割了他的小弟!”

在这层毒瘴之气的前方千余丈远处,便是暗门那神秘的山门入口地。

暗门早年的辉煌已经不在,如今只残余一些零星的建筑,看起来十分萧条。有好些地方空着,从布局上看,这些地方原先应该都是宫阙遍布的。

由此可见,当年暗门被毁坏得很彻底,以至于历经这么多年后,暗门的元气依然没有恢复。但就算如此,他们已经打算复辟了。

而在这些零星建筑之前,立着一座黑色的古老石碑,石碑大约有数百米高,其上却只有应散发着暗红色的“门”字!

暗门那个叫暗渊的,就带着人站在这块黑色石碑的跟前,与九婴以及后来跟上去相助的伏和对峙着。

梁敏因为战力有限,正与云芷汐和容煌,在后方给蛇王子和小灵护法。

暗渊身后的那些人,大约有数百近千人。其中距离暗渊最近的,是一批百余人的,身穿黑色袍服,肩披血红色披风的强者!他们的修为,全部都在皇阶之上,想必是如今暗门的精锐了!

至于这百余人之后,那数百之众的黑袍人,修为就明显不够看了,显然是暗门中的虾兵蟹将之流,并不值得关注。

此时!

暗渊因为九婴的话,已经是气得火冒三丈!鼻孔和嘴巴,果然都喷出了三团白烟,那是被活活气出来的!

“小贼好胆!竟敢爬到我暗门山门之前,侮辱我门祖师爷,今日本圣不将你碎尸万段,不足以平复本圣心头之恨!”

暗渊,如今的暗门少门主,却也算是门主人物了。因为暗门如今的事务,都是他一手在操持。

别看人们称呼他少门主,他其实年纪已经过千岁了,是个不择不扣的老怪物!

这个暗渊自幼修炼的功法十分邪门,必要以怀孕七月的孕妇为鼎炉,将对方的精气血神吸食,放能让邪功晋阶!

这些年,暗门在冰雪城不知道掳了多少孕妇,造下了多少罪恶的业障。冰雪城之所以再也无法容忍暗门,甚至不惜借助外力来铲除暗门,就跟这位暗渊修炼的邪功有很大关系!

暗渊在盛怒之下,一身气势狂躁而起,圣阶的超强威压,让他身边的人连忙奔走闪开,免得被殃及池鱼。

“滚你奶奶个熊!你九爷爷能惦记他那小弟,都是他的福气了!”暗渊爆发得凶,九婴比他更凶!一面骂着,一面凶气毕露!

此时的九婴,身后一团黑气早已弥漫出九婴本体形状,可不正是它的魂体全开么!它那十八只凶戾的眼,凶暴的盯着暗渊等人!一身的气势,竟有种巅峰汹涌的趋势!

一旁的伏和被九婴忽然爆发的气势吓了一跳,来不及躲闪之下,都被震飞了数十丈,更是狂吐了好几大口鲜血!

“卧槽,这绝对是公报私仇!”伏和一脸苍白,赶紧的吞了一颗疗伤丹,连忙是暗中疗伤起来。

暗渊和九婴的这一次绝对,才是真正的圣阶大战!

武者进入帝阶,已经能运用属性自然之力,形成属于自己的属性世界,在他们主掌的属性世界里,一切的人和物都被他们掌控着,那帝界便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可以主宰生死。

但帝阶所能运用的自然之力有限,一般只能蔓延在百丈之内,无法大范围遍布出去。

可是当武者的修为进入圣阶,这种小范围的局限就会被破开!圣阶强者已能完全操控,在他身边方圆千丈的属性自然之力,形成规模浩大,蔚为壮观的属性世界!威力暴涨百倍!

暗渊的圣界邪恶阴森,其内一道道面容凄厉,神情哀戚的妇人之脸,狰狞癫狂的冲刺而出。在她们的身上,凝聚着时间最原始的怨毒,以及时间最原始的哀戚!

身怀六甲,岁满七月,腹中的胎儿,已经十分活泼,身为母亲的孕妇们,早已经满怀着爱意,等待着孩子的降临。

可就是在这种时候,暗渊强暴了她们!吸食了她们的精血!活生生的一尸两命!如此歹毒,如此邪恶!

邪功之所以能迅速成就许多强者,多数就是靠走这种极端歹毒的修炼法,来成就自身的高超修为!

“厉鬼遍野!”暗渊爆喝一声,那凄厉哀戚的圣界,就卷着漫天的春怨毒,朝着九婴扑噬上去!

天地间,让人听得头皮发麻的凄厉尖叫声,浩浩汤汤而出!

与此同时!

九婴的圣界也出来了!

不过与其说是它的圣界,更贴切来说是它的一项神通。只是因为它现在是“人”,所以在它身上施展出来,只会让人想到是它的圣界!

那是——

一具一具的白骨,整整齐齐排布而起的世界!

那些白骨,就像是藏尸洞里,那些被整齐叠放的骨骸般,一层一层,一层一层……密密麻麻的叠放着!却又在那森森的黑水中,泅渡漂浮着。

“起尸为兵!”九婴森煞的声音起!

九婴一族的一个神通!化其吞食过的一切人和兽,成为它的尸骸骨兵!这是冥王一般的力量!

“这是……这是……”暗渊眼皮一跳,他深深的从对方的圣界里,体察到超级可怕的凶暴戾气!可能散发出这种邪派气息的,通常是他们魔修之人!

“你是魔云门的什么人?”在如今的中域,魔功最厉害的当属魔云门,所以暗渊理所当然的认为,九婴是魔云门的强者!

“我门并不愿与魔云门抗争,如果贵门愿意,我们愿意归附!如今中域所谓的正派猖獗,可你我同是魔门之人,必然知道我族魔尊已出!我魔族昌盛之期已到!理当联合才是!”暗渊尚且字字珠玑道!

然而与此同时!暗渊却卑鄙无耻的,在他散开的圣界中,挥出一头巴掌大小的兽!那是暗门每一代门主所有的冥狼兽!

此兽之牙锋利无比,一旦被它咬中,必要爆发冥尸之毒而暴毙!它此时,已趁机扑向了九婴!

一旦九婴所用的鬼煞肉身被咬中,那么它这具肉身必然崩毁!

同时同刻!暗渊为了分散九婴的注意力,立即是轰出了圣界——厉鬼遍野!朝九婴的尸骸骨兵界凶暴的砸上去!

圣战较量,拉开帷幕!

------题外话------

求月票嗷嗷!最近在转入一个新格局,本座努力在把转折写精彩,求多多给鸡血支持嗷!谢谢啦~

特别感谢:rosemary68【1月票】、649462【1月票】、15126358297【1月票1五星】、dailiyan【1月票】、lnyuanbao【1月票】、13482377925【1月票】、13457224569【1月票】、xjxiaoxin【1月票】、唐光华【1月票】、xiaojun0506【2月票1五星】、15162504088【2月票】、凤墨儿【1五星】、天使不爱飞【1月票】、52527115【2月票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