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1章 一亿调戏费!暗门祖师是凶手!

当客房小二送上第四壶清茶时,秦光都想去解放膀胱了,只不过他这才准备起身去放风,却看到屋里迎面进来一双璧人。

那男的风华绝代,如清风霁月般雍容雅致;女的容压群芳,如初晨朝露般轻灵精致。他们红衣白袍轻拂交缠,仿若红霞与白云相交,让人耳目一新,更是惊为天人!

那一瞬间,秦光就暗暗感叹了起来。原本他看到伏和,虽觉得对方姿容秀美,但也不算非常之色,还想着公主这会真是得不偿失啊。

然而此时看到容煌,秦光深深的明白,为了这样的绝色美男子,他们那位公主殿下,恐怕就是死,也觉得美滋滋了。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连他一个大老爷们,看着都忍不住想摸一摸,更别提他们那好色的公主了。

“秦司主久等了。”云芷汐微带磁音的声线,本就有种天然的慵懒妩媚感。再加上她刚被“滋润”过,举手投足间的风情愈发柔媚动人,正如一串串怒放的芍药,让人看得完全挪不开眼。

秦光自认为不是好色之人,此时却免不了被艳花了眼,幸好他心智坚定,很快就反应过来的站起身道:“想来阁下就是云姑娘了。”

云芷汐浅笑颔首,与容煌双双落座在主座上。

“冰雪城真是好地方,高手如云民风豪放,真是让我们夫妻一行人眼界大开。”云芷汐坐定之后,正是要伸手倒茶,刚放在茶壶上的手,就被男人修长的手搭住了。

容煌的手指轻划拂过,刺激得云芷汐手儿一缩,他们才刚温存出来,她的身体还十分敏感,他这样的动作很……

云芷汐暗暗恶狠狠的瞪了容煌一眼,这死家伙还要不要脸!让人家白等了那么久就算了,反正她对冰雪城的人也没什么好感。但现在众目之下,他还摸什么摸,摸……

被她这一记“媚波”送来,容煌略带餍足之色的墨目,却是轻轻一眨,流光十足魅意十足!那性感的薄唇更是轻勾而起,心情好极的提了茶壶给她倒茶,动作流畅而优雅。

“云姑娘慧眼,在下管制的北部,因为依着幽灵谷,民风彪悍实属无奈。”秦光的回话很有艺术,似乎话里有话。

“哦?难道只是北部?”云芷汐轻笑反问,言外之意你们的公主辣么猛,代表的可是你们整个冰雪城。

秦光脸色微凝了一下,干脆直接道:“公主殿下自幼无母,又年少丧夫,王上怜她孤苦,自是多加宠爱,礼仪有所不足,还望云姑娘切莫计较。那些唆使公主殿下的恶徒,自当罪该万死,还请云姑娘给冰雪城一个面子。”

不得不说秦光确实是个人才,他没有直接请求云芷汐放人,但话里话外都是这个意思。之前说什么剽悍,指的分明是那些护卫……最后以冰雪城为底牌,却没有仗势欺人的凌厉感,很容易让人会买这个面子。

“我与冰雪城往日无冤,只是……”云芷汐顿了一顿。

容煌一双墨目看向了秦光,语气清雅却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上位者雍容道:“暗门地图,一亿水玄晶。”

此言一出!秦光面色惨白!

云芷汐和伏和暗暗抽了一口凉气!这要价也太狠了!

喵咪的!

先不说暗门的地图,光是这个一亿水玄晶!这个……这个可相当于十亿上品玄晶啊!而且水玄晶的价值绝对不能这么估量而已,纯属性的水玄晶都是宝贝,更是冰雪城独有的财富,是他们修炼的根基啊!

云芷汐深深觉得,这个美男子真不好调戏。她本来也挺讨厌那个恶心的丑公主的,可是现在却忍不住同情了她一把,这美男子也就看了几眼,连摸都没摸到,结果……亏大发了!

伏和这一刻深深的觉得,他实在应该长得更标致一点,这样光是索要被调戏费,以后也不用愁修炼资源不足了。

“公子……”秦光想讨价还价来着,但是他才一抬头,他这眼神刚与对方的眼神一接触,他顿时就张不开嘴了。

那是一双深邃无边,蕴含着无尽黑暗的眼眸!一种无形的压力,顿时弥漫在秦光的心头,让他在那一瞬间,产生了一种,对方比他们冰雪城老祖,还要恐怖的感觉!

“在下……在下无法做主,请给我一日的时间上禀。”这是秦光最终的回答,他连辩解他们不知道暗门都不敢。

什么虚以为蛇,什么谈判手段,什么语言技巧……在这一刻的秦光身上,已经完全丧失了。不是他技能不到家,而是他深刻的感觉到,这些“废物技能”,在这位清风霁月般的公子面前,没有半点用处!

“去吧。”容煌淡淡说道,仿佛他才是秦光的主上。

秦光心中一凛,虽有意说些什么,可最终却依然默默告退。

等走出酒楼,秦光摸了摸额头上的细汗,心中起了一层凝重的思量。秦光作为北部司的司主,敏锐的捕析能力一直不弱。毕竟这冰雪城北部,可是紧邻幽灵谷,所以作为这里的司主,他自有一双锐眼。

“这位白衣公子,看起来没有半点修为,但绝非真是如此。这样的人,可绝对不是小白脸,公主殿下这回真是踢到铁板了。”秦光苦笑一声,只得匆匆回去。

一亿水玄晶!那可是冰雪城近百年的积累,中域也只有他们冰雪城有水玄晶!对方开口就要这么多,竟是吃准了他们一般。

按理来说,秦光一定会“据理力争”的,但是这一次他深知没有办法。而且根据下属禀报的,关于白日里街上发生的事情来看,秦光认定那个面有刀疤的人,可能是一名圣阶强者!

圣阶为仆!这帮人,绝非软包子!

“莫非是三大门精英弟子?”秦光分析不透,而他的去路,已经被白眉老者挡住……

与此同时,在酒楼之内,伏和本想起身告退,但却被容煌叫住道:“不必着急走,那人一会还会回来。”

伏和闻言微微一怔,但他在思虑了一会之后,目中立即清明过来道:“姑爷如何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不对?”

云芷汐在一旁听着,也是听出了一丝兴味来,便是目光闪闪的盯着容煌。他开口要价要得那么高,对方居然一个屁都没放?虽然也没有答应,但容煌明显很笃定?

“既然要送我们人情,自然会做全套。至于那个丑女如何,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容煌根本不在意冰雪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伏和点点头:“姑爷所言极是,冰雪城需要我们除掉暗门这颗毒瘤,自然会把人情做全套。可不管将来暗门的结局如何,冰雪城明面上与我们,也都是有冤的,这个局倒是布得极好。”

“这么说白下来,一亿的打手费倒还算可以,那你不是白白被调戏了?”云芷汐也是一点就通的人,本来她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只是一直没得空细想,现在被两男这么一说,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今日之事本来就有些蹊跷,对方暗中分明有圣阶坐镇,但却一直不出来阻止他们杀人?这作法可是“诡异”得的很。

不过若真是如此,这个冰雪城的公主,竟是一枚可怜的棋子?

容煌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眸中调侃味十足,当着伏和的面,也不避讳的直接伸手捏了她的琼鼻。

云芷汐连忙一躲,抬手打掉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住。

伏和:“嗯哼……”请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好么?

云芷汐听到了,死命的想抽回手,可容煌就是不放。

也就在此时,客服小二再度来禀,说是有客求见。

情况也正如容煌他们所料,秦光毫无废话的送来了一切东西,并且在那份暗门的粗略地图上,还标注清楚了一切危险。

“这个冰雪城倒是奇妙,那个恶心的公主就还给他们吧。”云芷汐已吩咐了九婴去送人,心中对这个冰雪城,倒是有了一分好奇。

“只怕打从我们进冰雪城那一刻,就被全方位的调查过了。一个背后拥有巅峰圣阶,甚至是至尊者支撑的,来自东域的神秘势力群体,让他们决心下重本。”伏和倒是不意外,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冰雪城,这也是冰雪城一贯的作风。

“不错。”云芷汐点点头,倒也不觉得意外。既然进出冰雪城的人,都有着严密的管制,那么冰雪城要查他们的老底,确实并不难。

“只不过在万众之中,独独挑了我们仔细调查,看来这冰雪城的谍报部门,是他们最出色的机构了。”云芷汐一语切中道,手却指着暗门地图疑惑道,“暗渊,被重点标注了极其危险。神棍,你有没有了解过?”

伏和摇摇头:“暗门自来神秘,它当年虽被灭门,可前往灭门的人,却无一能幸存而回。所以天下间,依然无人能具体知道,暗门的山门究竟在哪里。就说这副地图,也只能标注一些大概位置,而暗门的山门宫殿,它也无法确定。”

“此行要慎重。”伏和最终定论道。

“这个倒是不怕,九婴跟这个暗门有点关系,可以派上用场。到时候我们先暗中查探,若是暗门与我母亲的失踪无关,咱们也不干被人当枪使的差事。但若他们真对母亲不利,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云芷汐却并不太担心。

可伏和此时一听“九婴”的名号,不知为何竟是心中一慌,只觉得此行只怕不会太容易。

等到云芷汐和容煌离去,伏和醒了又想,最终是拿出龟甲,当即占卜吉凶。而他看到的占卜结果——

“无法卜算?”伏和目光一沉,愈发觉得事情只怕不简单,当下又是强行占卜了几次,可是结果都不如人意,竟是完全无法卜算。

“这是为什么?”

……

第二日,冰雪城北部一隅,忽然传出惊天消息。

“你们听说了没有,就昨天那事儿,雪王居然赔偿对方一亿水玄晶!”

“什么?这……这也太牛叉了吧?”

“雪王这么大手笔!难道对方实力超级强?”

“……”

一时间,关于云芷汐一行人,获得一亿水玄晶巨富的消息,传遍了冰雪城北部。更是传到了幽灵谷方,引得各方盗贼垂涎。

对于冰雪城这种行为,云芷汐等人是早有所料。冰雪城既然要与他们表面有过节,自然要将这件事的赔偿结果说出来,让人们都知道,他们讹诈了冰雪城一大笔钱。

而就在云芷汐等人出冰雪范围时,北部司司主府上,冰雪公主正透过城堡的窗台,看向幽灵谷方向。

“公主殿下此番涉险实在不该。”白眉老者痛心道。

“我若不涉险,怎么能看清楚这些人。在不久的将来,这一批人必然会在中域崭露头角。我就是可惜了,那两个极品美男,却不是我能下手的对象。”冰雪公主声音沉稳,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纨绔跋扈,草包傻逼做派?

“大黑和大胖那些人的家属,挑些好的安抚吧。虽然那些人平日恶事做了不少,但也不要牵连无辜。”冰雪公主吩咐了一声。

“殿下放心,可是再组织一批恶霸,给您当护卫?”白眉老者询问道。

“是。”

白眉老者得令去安排,而在冰雪城内,知道丑公主真实面目的,只有她自己和白眉老者,以及冰雪城老祖。

……

彼时身怀巨富的云芷汐等人,自北部司出来后,立即被一排排利欲熏心之徒打劫。结果这些人自然是——有来无回。

“幽灵谷真是乱得很呐,劫财的劫色的都有,简直杀都杀不完。”云芷汐将九婴上缴的一大把储物戒收起,一面煞有其事的感叹道。

容煌唇角抽了抽,他看她这一路,可是被打劫得好爽,收储物戒收得眼睛都笑开了花。那些打劫她的人也惨,居然连手上在用的武器,也被她给收走了,根本一点值钱的都不给人家留,真不知道谁才是盗贼?

这一路被打劫到幽灵谷深处,等他们一行人进入暗渊范围之后,便再没有什么人迹出没了。

暗渊,顾名思义,是一处终年得不到阳光照射的深渊。不仅如此,渊内还存在着一条黑暗的河流,河流因为长满了毒花毒草,以至于引来无处的毒物,久而久之变成了一条流淌着黑色毒液的河流,

按照九婴的说话,暗门的山门,应该就在这黑河上游,便是那毒物横生,幽灵谷最危险的地方!

云芷汐等人抵达暗渊时,就被这四处*腥臭的味道熏得不行,梁敏更是难受得直作呕。

“都含上解毒丸,这里的空气都具有毒性。”云芷汐说道一句,梁敏和伏和已经立即照做。

“这地方真让人不好受。”云芷汐虽不惧毒,但却不喜欢这个味道。因为容煌身上香,她便无意识的贴近他,好用他身上清雅的梵香,去驱逐这些恶心的味道。

不过蛇王子到了这里,却没有半点的不适,他也没吞服什么解毒丹。

随后,众人在九婴的带领下,一路沿着黑河往暗渊深处而去。

这一路进去,毒瘴之气越来越浓郁,甚至连几人的坐骑都有些受不住了。

云芷汐等人将坐骑收起,梁敏却不堪这里的毒气,脸色显得十分的苍白起来。但既已到了这里,没办法之下,她只能频频吞服解毒丹。

众人御空飞行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九婴才顿下身道:“主人,我记得当年的暗门,就是在这个地方的。”

“下去看看。”云芷汐说罢,已经率先落下身,容煌自与她同步,九婴紧随他们之后。梁敏在蛇王子与伏和的帮助下,也没有掉队的跟进上去。

黑河的源头,是一汪黑色的湖泊,湖泊同样散发着腥臭的味道,其内各种毒物繁茂生长。水蜘蛛,毒蝎子,毒鳄毒怪兽等等,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暗湖之水,可有点我那冥水的特效,碰上了可不大好,大家注意点。”九婴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这个暗门倒是有点门道,就这山门所在的地方,便有几分不寻常。”云芷汐进来时观察过了,这地方曲曲折折的岔口超级多,毒瘴又那么可怕,寻常人根本很难走到此地。

“暗门当年强盛时,坐拥有一大批可怕的毒师,这也是暗门被中域众势力深深忌惮的缘故。”伏和在一旁说道。

“吼——”他这话音刚落,忽然有一头黑色的怪物,就冲着他撕咬过去!而那溅起的黑水,眼看就要溅到他和梁敏!就他们这两个弱鸡,一旦被溅到,只怕就麻烦了!

“小心!”云芷汐大声提醒,一手已经敏捷的将梁敏拉扯开。

只是伏和躲开了怪物,却来不及躲开黑水!眼看就要被溅到!

却见金光一闪,蛇王子挥出一道“无影手”,竟然将那些黑色的水滴,全部都抓到了手心里!

与此同时!四周却扑起更多的怪兽,朝着云芷汐等人围攻而上,一条条异常凶猛,窜上跌落之间,飞溅出不少的黑水!

云芷汐、容煌和蛇王子等人纷纷出手,九婴压阵守护,看到哪里有危险,便是立即出手支援。

这些怪兽生得像是鲨鱼,但鱼翅却变成了翅膀大小,挥舞之间可以滑翔一段时间。速度奇快,动作更是敏捷滑溜。

“主人,这些东西叫滑鳄,是暗门的看门狗,有人专门饲养的。”九婴有点印象道。

说话间,滑鳄已经被斩杀了不少。

“哗哗!”却听一片水声起,黑湖的湖面出现一道旋涡,众人纷纷警惕的朝上掠飞。

也就在此时,一条巨大的滑鳄飞扑而起,其上坐着一名手拿鱼叉,浑身穿着黑色战甲,就连头也带着黑色头盔的人!

“来者何人,胆敢杀我门滑鳄?!”这人飞窜而出,就是阴声喝道!

“哗哗!”随着此人一出,同样装扮的人又掠飞出约莫二三十个!

这些人的修为,以那最开始出现的高阶玄皇为首,其余人都是王阶修为,并且是清一色的水属性武者。

而被骑着的滑鳄,看起来都有五六千年的实力,倒也是非凡得很。

“什么鬼?”云芷汐好奇问道。

“水鬼。”容煌配合的回答道。

“大胆小贼!给我杀!”领头者被云芷汐和容煌的态度激怒了,立即是下令说道。

“唰唰!”

一道道翔水声,从黑湖之上散出,一头头滑鳄组成队列,十分有序的朝着云芷汐等人围杀上来!

不仅如此,这些穿着黑色战甲的人,还发出一道道怪叫,立即吸引来更多的滑鳄,密密麻麻的飞窜而起,分分钟有吃掉众人的趋势!

云芷汐等人再度动手,应付这些人绰绰有余。

云芷汐一马当先,做惯了擒贼先擒王的事,就冲着那领头的高阶玄皇杀去!

那人一看云芷汐居然专挑他杀来,只觉得被看弱了,更是愤怒的骂了一声,便组织了四五头五千年滑鳄,朝着云芷汐冲噬过来。

一瞬间,四五道带着剧毒的属性攻击,如一条条黑龙,朝着云芷汐吞噬而下!

云芷汐也不躲闪,一双手绵若云朵,拍打出一道道掌影,直接冲着这些滑鳄而去。

轰轰轰!

只听几道爆响起,暗门那人只看到,自己派出去的滑鳄,竟然是被打爆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一道太极掌,已经拍到了他的胸膛前!吓得他连连狂退,却为时已晚了!

但这人急中生智,却是“哗哗”的搅动起一片黑湖之水,这些水恶臭莫名,云芷汐半点被喷的想法都没有,所以她直接退闪了。

不过……

“咻!”云芷汐手中去飞出一柄匕首,那匕首正是容煌送她的那一柄。它的第二刃已开,这一刃被容煌融入了水蛟龙兽丹,令它变成了一柄水火双系的——巅峰帝兵!

这柄匕首一直都是被云芷汐用着的,毫无意外的与她心意相通,可让她像超控之前的蛟龙剑一般,来操纵这柄匕首!

所以说,珍贵帝兵什么的被爆了也无所谓,谁让她身边有一位炼器牛掰的夫君呢。

龙凤匕首一出,便带有灵性的,直接冲过那些黑水,朝着逃跑的滑鳄射杀而去!

“阿多,快躲!”暗门之人惊喝一声,其坐下的滑鳄倒是敏捷,知道快速的躲闪。

只是……

“躲得了么?”云芷汐量小一声,匕首在她意念的操控下,敏捷如游鱼般,角度刁钻的刺杀进滑鳄下腹!

噗——

一滩滩黑血蔓延而出,滑鳄被开膛刨腹,匕首冲孔而起,回到了云芷汐的身边,暗金色的光芒在阴森的黑湖上,显得分外的耀眼。

“有人来了。”一直不疾不徐的跟在云芷汐身边的容煌,在收拾一些冲他而去的滑鳄时,给云芷汐提了个醒。

与此同时,那名被云芷汐杀了坐骑的暗门人,却是忽然一闪的不见了?

云芷汐目光一亮!精神力放射而出,隐隐的捕捉到了一道流动的,有规律的灵气波动!她立即是加速一追,在靠近那要隐入水中的人时,却同样消失了去!

暗门人察觉到云芷汐靠近,正是戒备的要趁暗反击!结果……

“人呢?”隐藏中的暗门人傻了眼了!一直以来,这种诡异的隐身法,难道不是他们暗门的独门绝技么?

结果……

不等他想明白,他只觉得腹上一痛,然后他的身体显露了出来,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瞪得老大老大的!

他致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隐身法比他还精妙,为什么对方能找到隐身中的他……

而此时,容煌、蛇王子和九婴也已经解决了其余杂鱼。

“何人犯我暗门!”这时候,一道沙哑的嗓音从空而落。

此人声音落定,便有几道人影,出现在了云芷汐等人跟前。

来人有八人,六男两女,六名玄皇两名高阶玄王,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其他门都十分年轻,其中两个姑娘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模样。

“阿门你们动手,杀剩下一个人问话就好。”云芷汐一看这帮人的实力,已经再提不起战斗*,倒是让伏和、梁敏和蛇王子动动手。

被点名的三人立即出手,梁敏如今也是高阶玄王的修为,加上云芷汐给她配备的战斗装备,本能与两名高阶玄王周旋,可这里的环境不利于她,所以她现在只能勉强跟一个高阶玄王打。

伏和的战力也不变态,于是他们三人组,并不能立即压制对方。

云芷汐不疾不徐,直接用精神力阴掉了五人,剩下三人与蛇王子三人打,那就完全讨不着好了!

中年男子和另外两人打的心惊,已经是萌生了退意,正是要抽身逃跑!

可是云芷汐怎么能给他们跑了?九婴得令出手,杀了两人,拎了那中年男子回来。

“你到底是何人?我们可是暗门的人,你们怎么敢……”中年男子底气倒是还挺足,这时候被九婴拎来,居然没吓得屁滚尿流?

“此人,你可认得?”云芷汐却没空跟他废话,而是拿出了,容煌手绘的一副人物图问道。

中年男子看得一愣,目光露出迷茫之色。

“不认得?那你可以去死了。”云芷汐看得失望,就是要动手杀人。

谁知那中年男子却恍然呢喃着:“这是……是祖师爷?”

------题外话------

嗷呜!有月票的给一张吧,好上榜单喵~

感谢榜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