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0章 燕尔春浓,丑公主的谋略!

伏和握着鸡毛扇的手一僵,差点没掉下一层鸡皮疙瘩来。

而此时,跟在冰雪公主身后的一名肥硕大汉,已经是抡起大拳,直接朝着九婴砸下去!这大汉的修为在低阶玄帝,是冰雪公主护卫队的副队长。

他这一拳头,势大力沉的!带着帝阶独有的强大自然力量,若是寻常皇阶被击中,那必然是要变成一滩肉酱了。

可是!

咔嚓!咔擦!

只听一声声清脆的骨骼碎响起,九婴一手握住大汉的拳头,然后将这只肥硕的拳,直接捏爆!

“嗷——”凄厉的惨叫声,从肥硕大汉的嘴中爆出!而他的一条手,已经在瞬间被捏成血泥!

“二弟!”那时候,护在冰雪公主另一边的,一名黑壮大汉目眦欲裂的咆哮一声,一柄大刀飞舞而起,直接朝着九婴轰下去!

这黑壮大汉,乃是这支护卫队的队长,跟那肥硕大汉是亲兄弟,此时他见亲弟被虐,哪里还能忍得住,自然是狂击而起!

与此同时,其余护卫队成员,纷纷拔武器而起,朝着九婴围杀上去!

围观群众一看到这阵仗,顿时觉得有戏可看了。在这里聚集的这帮人,可没多少是怕事的。他们看见街道上有人血战,不知道多么兴奋呢。

“好家伙,居然有人在冰雪城跟冰雪公主作对,这下有好戏看了。”

“可不是,谁都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性情暴虐,好色张狂,却又深受王宠,就那护卫队队长,可是高阶玄帝实力呢。”

“……”

众人议论纷纷,都认定九婴要惨了,毕竟它的实力看起来,只是区区玄皇而已。

可九婴是什么货色?他的真实修为,那可是圣阶!圣阶啊!它只需要气息外放,都能直接碾压死这帮崽子。

不过——

“阿九,别直接杀了他们,慢慢玩,我有用。”云芷汐却给九婴传念道。

九婴满头黑线!顿时腹诽:“玩个屁,就这帮小弱鸡,有什么好玩的?玩这样的货色,完全降低了它堂堂上古凶兽的格调好吗!”

只是主命难为,它还得乖乖的,陪这群弱鸡崽子玩一圈。

结果就是,九婴与冰雪公主一大帮护卫“激斗”在一起。

“卧槽!这家伙是隐藏实力的吧,居然能以一人之力战百人,这些护卫至少都是王阶实力啊,再加上那个高阶玄帝,这……”

“绝对是隐藏实力,奶奶的,幸好老子刚才没冲动,不然为了那两个小娘皮,现在可能就要身首异处了。”这人说着话,忍不住一哆嗦的暗暗庆幸着。

“可不是,不过这帮小白脸长得这样好看,冰雪公主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据说在她身边,还跟有圣阶的保护者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你说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啥?还不就是让女人抢的吗,就这种小白脸,活该被母猪拱了。”有的人早就看不爽容煌等人的颜值,正是恶毒的低声诅咒。

“雾艹,你说话小声点,虽然冰雪公主真是头发情的丑猪……”

“……”

围观群众看得津津有味,恨不得拿包瓜子在一边嗑。

九婴却打得十分不耐烦,心说到底有完没完!这种活计干得好屈辱的好么!

不过云芷汐也没让它“耍”太久,她的精神力已经高度运转而起,一道道古朴的纹路,以特殊的描绘方式,在她的识海中构筑起一道道符文。

要知道她修炼完整版《炼神诀》刚大成,对于新掌握的精神力契约方式,可是还没实际操作过。这时候来了一帮猪头,想要被她操练一把,她怎么可能错过?

于是乎,符文一起,云芷汐的目光一锐,一道道无影无踪的精神力符文,就从她的识海中掠出,直接朝着黑壮大汉扑上去!

等最后一个符文出识海,云芷汐的脸色顿时苍白下来,看起来构筑这种精神力契约符文,对于她来说消耗很大。

“契!”云芷汐意念一沉,符文直接钻进黑壮大汉的脑子上!

轰!

在与九婴“激战”中的黑壮大汉,忽然脑中一轰,那些符文仿佛一道道有灵性的绳索,灵活的缠绕住了黑壮大汉的识海。

这些攻击悄无声息,自然更是无影无踪,只有被攻击的黑壮大汉自己有所感觉。可是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识海就已经遭殃了。

紧接着,黑壮大汉浑身一僵,攻击完全停止了,整个人变得有些呆,好像是被人打坏了脑子一般。

云芷汐的修为只是高阶玄皇,在炼神诀大成境的她,还不能契约比她修为高的傀儡,但是却可以用契约符文去影响,甚至摧毁对方的识海!

“大黑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那边围观中的冰雪公主,本就不耐烦黑壮大汉等人久攻不下,此时在看到黑壮大汉这傻样,顿时就怒火中烧的骂道。

“队长?”其余护卫队成员,也都发现了黑壮大汉的不对劲。

“大哥!该死!快,这帮人有古怪,快杀了他们!”缺了一条手,好不容易止了血的肥硕副队长,已察觉不对劲的惊恐道。

与此同时,云芷汐却精神力再发,一道道符文朝着那些王阶护卫队盖下!

刹那间,大约有十来个王阶护卫,忽然都停滞了向前冲的攻击,而是纷纷一翻手,竟直接朝着身后的同伴杀下去!

如此猝不及防之下,护卫队成员立即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一道道惨叫声凄厉而起,他们根本就死不瞑目!

“为什么……”不明白啊,死去的可怜娃子,怎么都搞不明白,为什么队友好好的,忽然就对自己人下狠手了?

“杀!”可是回答他们的,是这帮“窝里反”王阶护卫毫不留情的绝杀!

一时间,场面大乱而起!

“蠢货!你们这帮蠢货在干什么?”冰雪公主大怒,手中一条妖异的青色长鞭挥舞而出,便不客气的朝着呆傻的黑壮大汉抽去!

“啪!”长鞭毫无障碍的,直接打在了黑庄大汉的背上!将他的背抽得血肉模糊,但却不见他吭一声。

这……

“怎么回事?这帮护卫队是中邪了么?怎么傻的傻,倒戈的倒戈啊!”

“不知道啊……”

围观群众完全看不明白了。

而此时的云芷汐,脸色已经十分苍白,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子,看起来有些虚弱,仿佛跟人大干了一架似的。

看得一旁的容煌修长的剑眉直皱,一手已揽在了她的腰肢上道:“试一试就是了,消耗这么大作何?”

“试试底限嘛。”云芷汐人虽虚弱,却神采飞扬的看着操练效果,心中甚是满意,这才吩咐九婴道,“阿九,行了,把那些正常的先杀了,再杀那几个。”

九婴得令大爽,立即是扑出去,一反刚才的“激斗”,直接是一手爆一个,“砰砰”的完爆这支公主护卫队成员!

一瞬间,九婴所过之处,便爆开一条血色道路。那些被捏爆的护卫的血肉,甚至溅到了围观群众的脸上!

“啪嗒啪嗒……”

围观群众们不约而同的感受到,一滴滴滚烫的,血腥味浓郁的,十分粘稠的血肉糊糊,就这么“啪”在了,他们的脸上。感觉有些痒痒的……

然后他们一抹,就抹下一手血肉酱酱。

“唰”

围观群众齐刷刷的脸色一白,他们也算是狠辣之徒了,也算是经历不少腥风血雨的了。可是他们从未见过,这么粗暴凶残的杀人法!

尼玛蛋的!

这哪里是杀人啊,这根本就是在捏气球啊!

就是那此前凶威赫赫的冰雪公主,也是被吓傻了眼了,她欺女霸男多年,一直是顺风顺水的,哪里曾遇到过这样的硬骨头?

而此时,九婴捏爆完一群小弱鸡,神色享受的看向了呆掉的黑壮大汉,以及残废的肥硕大汉,舌头忍不住弹出来一舔,正好接住一团从天而降的血肉,然后它直接一吞下肚。

“呕——”围观群众下意识的干呕,这可不是舔血啊,这是真的在吃血肉啊!卧槽!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你……你别过来!”肥硕大汉吓得两腿直打哆嗦,至于一群兽骑们,更是早在九婴散发凶气时,就哆哆嗦嗦的不敢动了。

他奶奶的,它们都想哭了好么!为什么这个人身上,有那么凶暴的兽类气息?为什么感觉那么可怕?

作为上古凶兽的九婴,自然有恐怖的凶兽气息,尤其是它如今已经恢复了不少,这股凶兽暴戾之气,就愈发的浓郁了,完全可以镇压寻常的兽骑。

“桀桀——”九婴冲肥硕大汉一咧嘴,笑得露出了一口森森白牙!

“救命——”肥硕大汉堂堂帝阶,直接被九婴这一抹笑,吓得“咚”的一声,从颤抖的兽骑上跌落下地,更是连滚带爬的要逃,奈何四肢被吓得发软,完全跑不快啊!

而此时!

九婴一跃而出,它两手一抓!这对护卫队兄弟,直接被它“嘶拉”一声,活活的拧爆了脑袋!

血!鲜红鲜红的血,就像是喷泉一样,从兄弟俩粗壮的脖子上,喷涌而出,蔚为壮观!

有一大片血,正好喷在了冰雪公主脸上的白纱,坠得那白纱不堪重负的掉了下来,露出她布满紫色纹路,甚至隐隐腐烂的丑陋容颜!

若是寻常时候,大家看到这个一个丑逼,肯定要恶心死了!

但现在,丑逼什么的已经不值一提!因为九婴在捏爆了人家的脑壳后,还抓了一把跳动的脑子,直接往嘴里塞了进去!

“啊——”一道惊慌欲绝的杀猪般惨叫,顿时从冰雪公主的嘴中爆出!她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直接被傻得心魂俱裂了好么!

别说是冰雪公主了,就是围观的一干群众们,也没见过这么残暴的杀人法啊!这简直就是杀人魔王好么!还他娘的是吃人的杀人魔王!

“呕——”一道道干呕声,从众人嘴里涌出,他们实在忍不住啊!好些比较纯良的娃子,都跑到一边去呕吐了好么……

云芷汐同样一脸作呕,识海中直接给九婴来了一记冰火两重天!

“嗷——”九婴猝不及防,被整得瞬间爆发出一声惨叫,就把白花花的脑子喷了出来,然后它一脸委屈的看着云芷汐。

娘的!它是兽啊!是凶兽啊!天天吃那些熟透的鸡鸭鱼肉什么的,简直就是耻辱好么,它要吃脑子!要吃人脑子!嘤嘤嘤……

“给我全部吐出来,去洗干净!”云芷汐脸色更苍白了,这回是被恶心的,简直是……受不了啊!

“主人……”九婴可委屈了,它今天杀了这么多人,血性正起呢,怎么就不能吃点新鲜的血肉什么的……

太过分了!它九婴是暴食狂啊,它要吃人,要吃人……嘤嘤嘤——太过分了,这简直是泯灭兽权!太过分了……

嘤嘤嘤——它要去画圈圈,诅咒这个过分的小弱鸡主人。

“把这个丑八怪绑了。”云芷汐又下了令,目光往某一个方向扫了一眼。

随后,云芷汐等人带上被吓傻的冰雪公主,直接在附近找了一个酒楼下榻。

“云姑娘是有什么收获么?”方是坐定下来,伏和便开口询问道。

此时的冰雪公主,已经被九婴拍晕了,直接丢在角落一边。而伏和在询问时,目光正看着冰雪公主。

云芷汐点点头:“我刚才尝试了一些新手段,倒是发觉这个冰雪城,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熏心的丑八怪,目前倒是有点用处,我想有人会找上门来的。”

她故意在这血案的附近找酒楼住下,就是等着冰雪城的人找上门。她想那位圣阶的暗中强者,是不会让她等太久的。

“阿九,今晚这个丑八怪就交给你了,好好给我看住了。”云芷汐吩咐九婴道。

九婴点点头,起身拎着冰雪公主回屋去了。

伏和看了看九婴的背影,提了一句说道:“那一年,它是在幽灵谷被水疆擒获。说起来,水疆可算是冰雪城的创始人。”

“原来如此。”云芷汐这才恍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她觉得九婴今日过分残暴了。虽然它本性如此,但自从跟随她,被她敲打过之后,至少表面上是比较老实的。像今日这样残暴,并且当着她的面吃人的情况,不应该发生才对。

“我发现将要复兴的暗门,跟冰雪城有勾连。如果能从冰雪城下手,应该可以更快的找到暗门的所在位置。”云芷汐说明道。

刚才她用了炼神诀的精神力契约手段,虽不能将那黑壮大汉变为傀儡,但却可以获得对方的记忆。

这个效果,倒是出乎云芷汐所料。不过想想也正常,要掌控傀儡的第一步,便是了解傀儡的所有。炼神诀大成阶段,虽然还不能让她契约比她实力强的对手,却足以让她将对方搜魂了。

难怪刻画出那些符文这么耗费精神力,她本来还以为有些鸡肋。因为她以前把敌人攻击成傻子,可不需要这么费劲,只要出其不意,以她现在的精神力,完全能做到这种效果的攻击。

只是单纯的攻击,并不会让她获得对方的记忆。而这一点,才是炼神诀大成的真正好处!魂族的精神力神诀,果然是精妙非凡得很,就是消耗真特喵的大,搞得她现在脑壳都还很疼。

“既然你做了安排,那我们就静候佳音即刻。”伏和也看得出云芷汐精神不济,所以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便是拉着蛇王子告辞而去。

屋里的人一走,云芷汐就软软的瘫在容煌怀里,疲倦的拱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抱着男人的蜂腰就想睡觉了。

容煌抬手轻柔着她的太阳穴,微凉的指腹稳而有力,一按一压之间,让云芷汐只觉得舒服极了,更是快速的入了眠。

听着耳边人儿绵长的呼吸,容煌起身将人儿抱上榻安置好,墨目里却噙着一丝思虑,他修长的玉指轻轻的在人儿的脸上摩挲。

大约过了一阵之后,容煌起身出了门,在经过九婴的门外时,给它传了一句话。随后他便离开了酒楼……

与此同时,在冰雪城北部司内,那位北部司司主秦光,正跪拜在一名白眉老者跟前。老者童颜斑发,一双白眉显得有他几分仙风道骨的神韵。

“白眉长老,不知您莅临府上,有何吩咐?”秦光在行完跪拜礼后,依然伏身恭敬的询问道。

秦光作为冰雪城北部司的司主,身份地位其实很高,甚至不比王亲的冰雪城主低下。他不仅修为是高阶玄帝,更是手段了得的,有助统之才的人物。

但是面对眼前这位白眉长老,秦光却不敢有半分怠慢。因为他很清楚,这位白眉长老还有一个身份。此人是冰雪城定海针人物,冰雪城老祖的亲传弟子,这样的身份不亚于冰雪城之王!

“你今夜去一趟开福酒楼,去见今日虏获公主之人。”白眉老者开口说道。

“属下谨遵长老令。”秦光没有半点推辞道。

“无论他们开什么条件,都一并应允了,并且照实回答,只要他们不伤害公主即可,务必要带回毫发无损的公主殿下。”白眉老者叮嘱道。

秦光点点头:“长老放心。”

之后室内一片安静,秦光瞪了好半天,却没听到动静。他这才抬眸小心的查看了一下,却发现室内已经空无一人了。

秦光这才起了身,心中却忍不住叹息:“冰雪公主分明荒唐至极,堂堂王城公主,每日只知道欺女霸男,纵然天赋还不错,也是不成气候之辈。偏偏不仅深得王宠,还深得王室长老阁的宠爱,实在是……”

当天夜里,云芷汐一觉醒来,容煌就在她的身边。他正在夜明珠下看着一本书卷,神态看起来静谧宁和。

察觉到云芷汐有动静,容煌已经放下手中的书,侧头看着床上的人儿。他那一双修长的手,已经探过去轻抚着她微有朦胧的眸,令得她不得不又闭上了眼。

容煌俯身凑过去亲了亲她的眉眼,又将她抱入怀里,手掌落在她背上,一下一下有韵律的,捏着她那些疲倦的穴位,捏得她舒服的翻了身还想再睡。

“云姑娘,冰雪城北部司司主来了。”伏和却在外头叩门道。

容煌的动作都停滞了一下,而此时他的手,已经有些……

云芷汐忽然被惊醒过来,本是想抽身起来的,结果男人的手掌却按在他的腰肢上,完全不给她起来。

“你先接待一下,我过会就来。”云芷汐回了伏和一句,她一说完话,就埋首在男人的颈窝里,恶狠狠的咬他一口,这死混蛋还不松手!

“好汐儿。”容煌性感的薄唇靠在她耳边,微微沙哑而勾魂的轻唤着,那双手掌蠢蠢欲动的!完全有要再接再厉的趋势。

云芷汐想让他住手,可是她这一抬眸间,就看到他染着氤氲之色的墨目,浮动着潋潋滟滟的流光,仿佛暗夜里的妖神一般,性感邪魅的,十分惑人心!

此情此景,那什么……红颜祸水的什么的,云芷汐深深以为,应该给抱着她的男人冠上一个,不过要改成蓝颜祸水!

“还有事,回头再说。”云芷汐若不是理智在支撑,她早就玩完了。

“我再帮你按按,就按按。”容煌总觉得人儿软得不可思议,整个人又软又香,简直不知道怎么长成的,他可是喜欢得紧。

“混……”云芷汐觉得快不行了,这个男人的魅力简直无人可挡!她立即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一下,然后猛的冲男人怀里抽身,三下五除二的赶紧一边整理衣襟,一边落荒而逃。

“跑什么?”容煌却先她一步的,将她堵在了门前。

云芷汐此时的气息还不稳,胸口起伏得很大,一颤一颤的,即便隔着衣物,依然让容煌看得墨目一眯。

“闭眼!”云芷汐恼羞成怒的去捂住容煌的眼,这家伙真是愈发好色了。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平时有事没事,也不管有人在没人在,忽然兴起了,就一直盯着她的胸看!

别人察觉不到,可她作为被“热烈攻击”的对象,怎么可能没感觉?就他那火热劲,她除非是死人,否则绝对无法不察觉。以前她怎么没发觉,这丫的是个色胚子!

容煌顺势将人儿拉入怀里,手掌暧昧的在她线条完美的腰肢上流连,语气旖旎的说道:“想你了。”

最近一直在急着赶路,容煌虽然能吃吃豆腐,但却是有将近一月没干坏事了。难得今日下榻酒楼,又得了这么一个契机,她怎么肯就这么轻易放弃。

“胡说八道,天天腻歪在一起,又不是分隔两地。”云芷汐拍开男人的爪子道。

“怎么没有分隔两地?这都分了……”容煌意有所指的,在云芷汐耳边说着混账话。

云芷汐脸色爆红!她还发现,这个男人越来越骚,而且越来越坏!看看这都说的什么话,简直是……

容煌墨目幽亮幽亮的盯着她,手掌又缓缓的爬上她的腰肢,然后猛的……

“不可……唔——”云芷汐是要阻止的!

容煌按压住扭来扭去的人儿,根本就不管外头还等着人呢,既然对方那么“好心”,自然会等他办完事再说的。长夜漫漫的,他不急,可以慢慢来。

……

而彼时,伏和正在跟秦光喝茶。这精妙的清茶,两人是喝了三壶了,结果正主还没有出现。

“若是你家姑娘在忙,不知可否容在下先见公主殿下一面?”秦光真是等得有些烦躁了,可是他还没有完成任务,所以真是不敢走。

但他从天一黑就来,等了三个时辰了,这都子时了好么!对方是在忙什么?忙到现在都不来见他?

与此同时,比秦光还焦虑的,却是守在酒楼远处,默默关注着酒楼的白眉老者。只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这位纨绔好色的丑公主,其实才是冰雪城老祖的接班人!而他,只是奉公主命行事!

------题外话------

求月票!【昨儿多谢各位亲爱滴将抽奖获得的奖品投给本座,么么谢谢各位亲爱滴!】

特别感谢:清歌秋韵,晋阶为《神医废材妃》第七位贡士!献吻!

感谢榜留言区,与前天剩下的,一起发布在留言区置顶回复中,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本座国庆节期间,在忙聚会的同时,会好好保持稳定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