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两百四十六章

崔乐安被山长带到了他的书房之中。

书房里头有不少的书架,那上头都摆满了书籍,崔乐安一眼扫过去就觉得十分的羡慕,他也曾经想过要是哪天有机会的话那自己房间里面一定要放上好几排的书架,那书架上头一定要摆满书,当然这些也不过就是他自己想想而已,崔乐安也知道就自己家里面的条件,压根就做不到这样的情况,不过他也没有觉得有多气馁就是了,想想在平安镇上书院里头夫子的藏书都不及眼前山长这一个书房的。

山长那也是把崔乐安的表现看在眼内,“是个喜欢看书的?”

“夫子那边藏书不多,书贵,平日里头也甚少见到这么多的藏书。”崔乐安的一双眼睛依旧是金亮亮的。

“老朽平日里头也无慎爱好,就爱看个书。书院里头也有藏书楼,哪里头的书也是不少的。”山长笑眯眯地道,“来,现在我来考考你。”

崔乐安听到山长这么说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紧张,紧忙收敛了心神,沉声道:“还望山长多指点指点。”

山长摸了一把自己的山羊须,想了一想之后就开口出了一个题目,坐等着崔乐安的回答,他一边听着崔乐安的回答,时而点头,时而微微蹙眉,但那眉头却还是舒展的。

崔乐安也没有想太多,对于山长所提出的那些个问题他都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的,知道的部分就回答自己知道的,要是不知道的部分也不勉强自己是一定要回答出来的,老老实实地回答了自己所回答不上来,然后还厚着脸皮向着山长提出了自己一直所不明白的问题,在得到山长的回答的时候这才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来,也算是弄懂了自己之前一直都没有懂的,这对于崔乐安来说今天来了半山书院那也算是得了不少的益处了。

山长对于崔乐安这人也算是十分的满意,虽说不算是博古通今吧,但是教授过的东西倒也还算是了解的通透,也是个爱学之人,也算得上是个可塑之才。

“你前头学的也还算是不错,不过若是到了我们书院里头来,那是要进了玄字班的,同天字班和地字班还是略微有几分差距。”山长最后说了一句。

听到山长这一句话的时候,崔乐安倒也没有觉得有多失望,他自己的水准自己清楚的很,而且就从刚刚山长所问的问题和给他的解答,崔乐安早就已经是对这个山长敬佩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对于他所说的那些个话那怎么还可能会有反驳的,别说是反驳了,就说他学的实在是不咋地这事儿他也认的。

“多谢山长的提点。”崔乐安深深地给山长鞠了一躬,对于山长是越发的恭敬起来了。

“这也无甚,你原本学的还算是踏实,往后只要肯努力一些,自是会长进的。你眼下年岁还小,能有现在这般也算是不易了,学习最重要的就是踏实二字,往后也是要更加踏实才成。”

山长看着崔乐安也觉得顺眼的很,现在的孩子不心浮气躁的人也算是少的很了,要不是他也已经不再收徒,倒是觉得眼前这孩子倒是个好苗子。

“你家中对你期望应该也是颇深,你也应该要好好上心才是。”山长想了一想之后又道,“今日陪着你一同来的可是你的大哥和嫂子?”

山长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可心里面想到现在在那头的那个年轻的男子的时候,山长心里头也还是觉得有几分的狐疑的。

“山长,那是我的二姐和姐夫。”崔乐安颇为自豪地说道,“我二姐和姐夫对我可好了,他们可能干了。”

“是嘛?你姐夫长得倒是有几分像是我所熟悉的一个故人,不过想来的话,应该还是我想岔了。”

“山长,我姐夫是个孤儿,听说是被他爷爷从山上捡回来的,就连姐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打从哪里来的……”崔乐安道,说完又觉得自己说这一番话实在是有些失礼了,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都是姐夫自己的事情,要是姐夫自己对山长说了这事倒是不打紧的,但是自己说出口了之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是他是个碎嘴一般的人一样,虽说这事儿在杨树村上基本上是众人皆知的,崔乐安就是觉得刚刚从山长哪儿听到说姐夫有几分像是山长所熟悉的故人,或许真的就能够知道姐夫的来历也未必。

山长沉默了一会,倒是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事实,更是震惊的厉害了。他看刚刚那男子年岁不大,看着也没有那么多的凄苦之色,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身世,他心中也是有几分的嘘吁的。

“山长,我姐夫真的长得很像是您所熟悉的一个故人么?”崔乐安问的是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就怕自己的问话有什么的不妥当。

“倒是有几分的相似,不过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同人像似的,若是我那故人没有个儿子的话,指不定我倒是要认为你姐夫和我那故人有几分的渊源了……”山长笑了一笑道,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了,其实他这话说的也是很明显了,只是有几分的相似并不能说个什么,他那故人也还是有自己的儿子的,多半也是不会有什么渊源在其中了。

崔乐安也是有几分失望,原本他还以为指不定就能够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帮着姐夫找到亲人也不一定呢,但是现在一想之后也是十分的无奈了,到底也还是那么多年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刚好就能够遇上这样的知情的人。

山长看着露出几分无奈之色的崔乐安也是没有什么安慰的话语能够说得出来的,有些话真的要说起来那就显得实在是太作假了,可看着那原本还充斥着几分希冀崔乐安的时候又委婉地多说了一句:“各人各有各自的缘法,你也无需强求,我看你那姐夫也是个知理懂事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都是福泽十分深厚之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上。太过强求反而不好。”

崔乐安见山长都已经是这么说了,虽说心中对于姐夫的事情还是觉得有几分的惋惜,但到底也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这事儿就算是再着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毕竟这都是多少年前了,就是苦了他那好姐夫,前头几年有人护着还好,后头那几年过的还真的不像是个人样的。

等到山长和崔乐安从屋子里头出来的时候,萧易和崔乐蓉也是等的略微有些着急了,原本以为应该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可见着进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在里面到底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到底那评价是如何。

等到山长和崔乐安走出来,崔乐蓉看了一眼自家小弟的表情,见他神色如常也没有半点沮丧的模样,心中也是稍微安定了一下,觉得应该不至于是差到让人无法直视的程度才对。

“另弟的基础还算是扎实,刚刚我也是同他说了,要是进了书院,天字班和地字班暂时还是进不去的,不如就在玄字班里头先好好地念上一阵子,至于这其中念还是不念的,就由着几位自己做主了。”山长微笑地看着两人,最后把目光还是落在了萧易的身上,越看萧易就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小子看着就和自己那故人有几分的相似,也是从心底里头伸出了一些个亲近之意,他觉得有几分的古怪,想了想之后也便是觉得大约眼前这个年轻人模样长得端正,眼神也清澈,光是这般看着也是让人忍不住升起几分的好感。

玄字班啊。

崔乐蓉也不算太意外,半山书院里头那是按照天地玄黄来分班的,天字班级那都是天资聪颖的人,其中更是不乏一些个年少成名被称之为天才的人物,自家弟弟她是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能够进了天字班的,能够进入玄字班也算是已经十分不错了,算是平日里头也十分的刻苦用功了。

萧易也听说了半山书院里头天字班里头的那些个人是有多么的厉害的,所以现在听到自家小舅子不能进天字班的时候多少还是有几分的惋惜,可想了一想之后,虽说现在是进不了天字班,可不代表着往后也是不能进了天字班的,早晚也还是有这样的机会的嘛。

“多谢山长的指点了,回头我们就去商量商量,若是往后进了书院里头也是希望能够山长多照应照应。”萧易规规矩矩地朝着山长行了一个礼,态度也是恭敬到不能再恭敬的地步。

“那是自然的。”山长也应了下来,基本上来他们半山书院里头就读的娃子的父母都会说上这样一句话,山长也早就已经听得十分熟悉了,“书院之中要的也是那些个勤勉的,若是有那些个不晓事的,也没有这个资格留在书院之中,二位只管放心就是。”

听山长这么一说,萧易也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了,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是十分低相信着眼前这个山长,总觉得他必定不是那般会欺骗于人的人。?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