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四十四章

崔乐安挤到了那公告栏前,刚刚还算是有些勇猛,但真的等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刚刚那点勇猛也一下子消失殆尽了,倒是有几分不知所措起来了,一来是觉得自己没有这点自信就怕出了个什么岔子,二来是担心着自己要是真的没过,回头应该怎么和家里头交代去。

想到这里的时候,崔乐安那是越发地觉得担心了,觉得刚刚自己或许就不该撑着这一口气,还是让姐夫来帮着看看会更好一点。

这样想着,崔乐安还是老老实实地抬头去看,他觉得要是自己不认真点看指不定一会的功夫就能够被人给挤开去,等到一会再想挤过来,那可就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了。

崔乐安看得仔细,旁边的人看着是孩子的份上多半也不会挤着人,一个一个都和人差不多都是昂着脑袋认认真真地看着那上头的名字,中的爆出一阵欢呼声,没中的就在那边嚎啕起来。

崔乐安在中间的地方找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心情也是一阵激动,要不是现在人多而且也实在是太过失礼了,他还真的很想大声尖叫上两声!

他过了!

他是童生了!

明年就可以考秀才了!

崔乐安的脸上那点喜色根本是怎么压都压不住的,他看了一看自己身边乱哄哄的人,觉得挤出去那还真是一个困难的事情,反而是在榜文前头的时候倒是空当了一些,反而没有那么拥挤,大约是怕这里挤得太过反而是看不到了榜文上头的字了。

崔乐安左右看了看也没有看到自己相熟的人,闲着没事儿干脆也帮着魏贤和沈梁两个人相看起来,魏贤倒是十分好找,就在排头那几个之中,崔乐安不知道这童生试是不是同秀才举人那样依着名次来的,倒是发现魏贤的名字就在前头几名里头,想来应当是这一次的考试考得不错的,而自己的名字和他也是相差了好些个。

崔乐安也不气馁,魏贤平日在书院里头就是排头的那一位,在考试的时候比自己考得好了也是半点也不稀奇的,要是他没考好那才是个稀奇的事情。

寻了魏贤的名之后,崔乐安就开始寻找沈梁的名字,他一排一排地看下来,在第三排靠后的位子上这才寻到了沈梁的名字,他松了一口气,看到自己熟悉的人也过了童生试的感觉自是让他觉得很好,崔乐安原本想转身就走,想了一想又顿了顿,虽说已经决定往后同齐白不会太过接近,但到底也还是一个书院的,他既是已经挤到了前头来,也都已经帮着魏贤和沈梁两个人给看了,要是不帮齐白看了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所以想了一想之后,崔乐安干脆地也就帮着齐白也看上一眼。

等到他看完一轮的时候觉得有些不敢置信,觉得自己刚刚是不是有些看走眼了,他竟然没有看到七百的名字!

也不是崔乐安要高看上齐白一眼,而是习惯使然,齐白在书院里头的成绩也是顶好的,至少也是在沈梁之上的,沈梁都能够过了这童生试,按照他的想法,齐白自然也是能的,但是他看了一圈下来却没有看到齐白的名字。

崔乐安自然不会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刚刚看漏了再看一遍,他刚刚看的十分的认真,半点也没有漏下,那也就是说齐白这一次是真的没有过了?!

崔乐安也没有想太多,眼瞅着后头的人不少,自己在里头停留的时间也已是挺长了,他急忙又从人群里头挤了出去,背后依旧像是之前那样有着人大声地哭泣还有人放声大笑,也有人尖声咒骂着,那脱脱就是一个人生百态。

崔乐安那是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从人群里头挤出去,等到挤出去了之后这才看到在自己姐姐姐夫身边也站了人,就是沈梁和沈父还有带着小厮一同过来的魏贤。

崔乐安被挤得有些尴尬,衣服,头发全都有些乱糟糟的,像是刚刚和人打了一架似的。

“刚刚还在那边说呢,你一个小身板的挤进去指不定就被挤得成一块饼了!”沈梁愉悦地伸手拍了拍崔乐安的肩膀上,看着他这般狼狈模样到底也还是有几分的于心不忍,又看了看那挤成一团的地方,觉得自己要是去挤一圈回头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人一样了。

“嘿,亏得我还良心好想着没瞅见你,还帮着一起看了看呢!”崔乐安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和衣衫,听到沈梁这幸灾乐祸的话语,他无奈地道。

“真的?!”沈梁喜出望外,急忙伸手拍了拍崔乐安的肩膀道,“我就知道你是好兄弟,没得话说啊!快说说,我过了没?”

沈梁原本也还想着往着里头挤呢,现在听到崔乐安这么说的时候哪里还能不高兴的,省的自己去挤了还能够听到自己的消息,那还有啥不好的!

沈父也是竖起耳朵在那听着,心里面默默地祈求着,可千万得过了才成啊,要是过了回头就去给列祖列宗烧香去。

“过了!魏贤也过了!”崔乐安也不吊着人的胃口,他也知道现在沈父心里头不知道是有多么的着急呢,要是自己再这么吊着那可就是不好了。

魏贤听到自己过了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淡淡地笑了一笑,并没有因为这个关系而觉得特别的高兴,对比起魏贤那波澜不兴的态度,沈梁的态度那就显得十分的高兴了。

“真的!”沈梁几乎是要一蹦三尺高了,“你确定你没看错么?”

“你要是不相信你就自己再去看一回啊,我骗你又没得啥好处拿的!”崔乐安没好气地道,“我骗你干啥么!”

“我这不是高兴的么!”沈梁道,他虽说是觉得自己多半是没多大戏的,但现在听到自己过了的时候难免也还是觉得有几分的意外之喜,总觉得有种天上掉了一块大馅饼一下子就糊了他一脸的感觉。

“你这混小子!”沈父一巴掌拍在沈梁的后脑勺上,“你平常要是少胡闹点多点时间念书,我这当老子的也能少操点心。总觉得陪你来这么一朝,我这命都得少活上两年!”

沈父直到从崔乐安的嘴巴里头说出答案来的时候才算是真正地松了一口气,也不着急了,整个人也还是兴冲冲的。

“我还是去看一眼吧,总觉得还是要亲眼看一眼才觉得安心!”沈父当然不是信不过崔乐安这孩子,只是觉得吧,自己要是不这么去看上一眼总是有些放不下心来,还是自己亲眼看到的时候更加靠谱一点。

“小安哪,你也过了吧?”沈父一脸温和地问着崔乐安。

“过了。”崔乐安腼腆地朝着沈父笑了一笑,那脸上也带上了几分喜悦。

沈父也觉得理所当然,这孩子一直都比自家的省事儿又上进,自家的能过了他过了也不稀罕,“阿白那孩子你可帮着看了没?”

沈父也就是临时起意想着崔乐安这孩子也是个细致的,他都够帮着自家儿子和魏贤那孩子一并看了,那齐白哪儿应该也是看了的,他想着虽然齐白这娃子越大越发的叫人不喜欢起来,可老齐这人还是个敦厚的,刚刚出门的时候他还瞅见了两父子呢,现在指不定就在哪里挤着,一会自己去看的时候要是看到这两父子那就把事儿和他们说了,叫他们两人也跟着高兴高兴。

“……”

崔乐安一时无言。

原本还高高兴兴的沈梁脸上的笑脸也一下子停了下来,看向崔乐安的神情里头那是充满着不敢置信。

这也实在是太叫他意外了好么,齐白可比他上心多了啊,平常的时候那也是比他好,自己都过了,怎么可能齐白没过的?!

“真的假的?”魏贤那也是有些意外了,崔乐安那为难的神色他也是看在眼内的,没能回答出来那也已经说明了齐白这一次是没过了?

“恩。我没找到他的名字。”崔乐安顿了一顿才道。

魏贤看了崔乐安一眼,既然已经说是没找到了那应该就是没有了,要是崔乐安说没看清的话那可能还带几分的可能在,可现在他说的是没找到。

沈父听到崔乐安这话的时候,他也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刚刚就不该问这么一句,一想到老齐家为了供那孩子念书花的功夫,他都觉得这要是没过还真是有点造孽的。

“你们说啥呢?”

沈父一转过头就瞧见惨白了一张脸的齐父站在自己身后,很显然地也是听到刚刚那话了。

沈父顿时那就觉得更造孽了,咋地这事情就摊上来了?!

齐白脸色也难看的很,但不同于齐父的那大受打击,他更多的是不敢置信,他刚刚都听到他们三个都过了,就连沈梁这样的人都过了,他一贯都是比沈梁用功的怎么可能连沈梁都比不过?!

“老齐,你甭瞎想,阿白岁数还小,今年要是不过,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再考一次就成了,阿白那么用心下一回肯定是能过的。”沈父安抚着齐父。

“怎么可能!”齐白恨恨地道,“就连沈梁都能过,我为什么不会过,一定是看岔了,我信不过你,我要自己去看!”

齐白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崔乐安,觉得这一定是自己最近没给崔乐安什么好脸色他是故意没有把自己的名字看清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