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四十三章

崔乐安出了贡院门就看到自家姐姐和姐夫如同之前那样远远地等着,他面色微微一红,从那拥挤的人群里头挤过来的时候因为费劲而一张脸也是通红通红的。

“心急个啥,慢慢来就是了!”崔乐蓉看着自己弟弟那挤的一脑门子的汗水也是有几分的心疼,“我们又不会走,值得你这样着急?人这么多万一要是不小心被人给踩踏了可怎么办?”

现在人也是不少,可是很容易发生踩踏事件的,也就自己这个弟弟不晓得个轻重,要是严重一点那可是要出乱子的。

“我看着呢,二姐你别担心!”崔乐安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很,他就喜欢听着自家姐姐这般教训人的口吻,“二姐和姐夫不是说还有事情要忙的吗?其实你们不来接也成的,我已经熟悉了回客栈的路了二姐和姐夫只管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事情也都已经办完了,也没什么事情了。咱们就等着明日出了成绩,然后也就差不多该收拾收拾东西回去了!”萧易也觉得已经在城里面呆了好些日子了,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虽说城里面热闹,但萧易就觉得自己在这地方怪不适应的,觉得还是自家那个小小的村落让他觉得更加的舒坦。

“这么快就已经办完了?”崔乐安问道,他原本还以为会需要挺长一段时间的呢,倒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已经办妥了,感觉好像是二姐和姐夫就是特地陪着自己来着,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哪里还需要折腾个什么劲儿的!再说了家里面不也还是在等着么,咱们早点回去也能够让人安安心。”萧易说道这儿的时候目光也是在崔乐安的身上落了一落,心道要是能够考上了童生再回去那就更好了,家里面那肯定是会更加高兴的。但这话萧易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还得看了明天出的成绩,要是能过那是皆大欢喜,要是不能过的话……

应该还是能过的。

“还是再留一天,明天咱们去县城里头的半山书院看看。”崔乐蓉道,“小安也要跟着一起去。”

崔乐安听到半山书院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朝着崔乐蓉看,他也是听夫子说过这个书院的,里头教书的那都是真正有才学的,但进了半山书院之后,那就不能时常回家了,只有书院放假的时候才好回去来着,而且书院里头的束脩也不少,崔乐安也只敢想想而已并不敢真的奢望什么。

“小安过了童生的话,一直留在平安镇上到底就不合适了,也不是说那边的夫子不好,但对比而言,我觉得还是来青阳城里面更好一些。至少也能开阔开阔眼界,至于束脩的事情小安就不用担心了,有姐姐和姐夫在。”崔乐蓉拍了拍崔乐安的脑袋把崔乐安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给说了,闹的崔乐安更加不知如何是好了。

“姐姐!”崔乐安眼眶微红,似乎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了。

“就当姐姐是长期投资呗,你往后要是出息了就不要忘记姐姐和姐夫的好就成了!”崔乐蓉看着崔乐安笑眯眯地说道,“指不定往后姐姐和姐夫还能够享了你的福呢!”

崔乐安重重地点头,他自是不会忘记了姐姐和姐夫的好,也更加奠定了他是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往后出人头帝了之后就能够帮衬了自家姐姐和姐夫,到时候肯定是要让姐姐和姐夫两个人好好享福的。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相视而笑,这才领着人去吃饭,吃饭之前还不忘去药房里头抓了几天的药。

“姐姐,你这药是抓给谁的?”

崔乐安看着自家阿姐抓了汤药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紧张了,就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他仔细想了一想家里头人,觉得现在自家也没有身子骨不好的,就连阿爹也一直说自己腿脚虽是不方便了点,但也已经比往年的时候要来的舒坦的多了。

“瞎想什么呢,这是我和你姐夫新请的一个厨子的阿娘病了给人抓的药。”崔乐蓉点了点崔乐安的眉心,看他刚刚那一皱眉头就知道是在想什么了。

崔乐安听到阿姐这么说的时候他心里面就觉得安心了,原本还以为是家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呢,现在只要知道家里面没出什么状况,他也就不怕了。

“阿姐,人家阿娘病了,你给看了啊?”

崔乐安问道,其实他觉得自家阿姐和姐夫咋地就选了那么一个人呢,这不是给自家寻了麻烦么,而且这厨子的一个不成那还能够另外寻了一个,无需这般的麻烦,怎么到了自己阿姐这儿的时候,就喜欢给自己找了麻烦呢?难道说那个厨子的厨艺是特别好不成?想到这里的时候崔乐安又自我否定了一下,觉得这事儿不大可能,阿姐和姐夫来城里面才多久啊,寻人那肯定也是没花多少功夫在上头的,也没有那个条件亲自试验了人到底会不会做菜啥的,那阿姐和姐夫就这么放心人?

崔乐安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开始闹不明白自己阿姐和姐夫了,不对,姐夫还是很好明白的,他不明白的是自家阿姐,总觉得阿姐做事儿总是和常人不大一样,那方式也是让人摸不透的很。想了一想崔乐安也没有想出一个道理来,心中虽是还有几分的疑惑,却也还是决定什么都不开口,还是自己琢磨琢磨算了。

“恩。”

崔乐蓉一看崔乐安那还有几分别扭的神情那多半就已经知道他心里面再想什么,但见他也不打算问,她自然也是不打算主动开口解释,也该是让他自己好好想想的时候了。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领着崔乐安在饭馆子里头好好吃了一顿,这才回了客栈,等到了约定时间的时候,阿桥这才上了门来。

“三碗水煎成一碗水。”崔乐蓉把药方子给了阿桥,又和他仔细说了喝药开始所需要避讳的吃食,阿桥也是听得连连点头。

“这两日你们也开始慢慢收拾收拾东西,走之前我们会同你打一声招呼,我们也有牛车,要是东西不多的话就和我们一同回去了,要是东西多的话,那就给你们母子两人另外再找一辆牛车,你看咋样?”萧易对着阿桥说道。

“我们也没啥东西,东家对我们已经很好了,不需要再另外找牛车了,到时候就是要麻烦东家了。”阿桥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想他们家本就已经是有些家徒四壁了,家里面那些个桌子条凳一类的自是不可能带走的,那床也早就已经有些破烂了,带走也没啥意思,也就是带点衣服一类的收拾收拾最多也就是两个小包裹而已,又何必是要让东家再给破费的。

“那成,到时候我们就一辆牛车一起回去了。”萧易爽快地道,“你也甭想太多,你阿娘好好养着总能好的,铺子里头我们留着的人大多也都是敦厚老实的,也甭怕人说个旁的。”

阿桥倒是不怕旁人说的,这两年来他被人说的闲话也是不少了,现在能够遇上这样和气的东家那也还是他运道好了,旁人求都求不来的。

萧易和阿桥叨了两句,见阿桥也没有走的意思,就忍不住问了:“阿桥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东家,我阿娘说要是不嫌弃的话,晚上的时候就到家里头来吃个饭吧!”阿桥一本正经地说道,“正好也能够让东家试试我的手艺看看成不成?”

阿桥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那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原本家里面有个病人的情况下请了人到家里面那也是十分不合适的,但阿桥也就觉得今天东家都已经上家里面看过了,做事儿也实在是太地道了,可自己的手艺也还没有让东家两个人试过的,也应该是让东家试试,要是不合适,到时候那工钱再低一点也没什么关系,而且他阿娘也是觉得该请了东家来吃一顿的,不为旁的,就为了今天给把脉还能预支了工钱这事儿就足够他们感恩的了。

萧易看阿桥那模样也是带着几分的忐忑,立马就漾开了笑容,他原本是打算把人带到了平安镇上的时候再试试厨艺也不迟的,倒是没有想到这母子二人是这般的上心,急忙答应了下来。人家这般客套了,自己总不能还端着拿捏着,那倒是显得他这个当东家的人有些苛刻了。

“成啊,我们到时候还得多带一个人,你不介意吧?”

“成的成的!东家只要不嫌弃就成。”阿桥听到萧易这么说的时候那也是高高兴兴的,觉得这东家的眉目是更加的慈善了,“那东家我先回去了,晚上的时候我再来请了你们!”

“不用不用,今天我们不是去你家过么,怎么走我也已经记下了,没得让你再跑一趟的,到时候我们自己过去就成了。你也别张罗太多,够吃就成了。”萧易认真地说道。

阿桥认认真真地应下了,心中十分的激动,也不敢耽搁,提着药包就先跑了,想着自个是要给东家做点什么东西吃才好。

萧易回头和崔乐蓉两姐弟把这事儿一说,两姐弟也算是有了几分的兴趣,崔乐蓉还好些觉得这事儿多半还是阿桥的那个娘的主意,毕竟就冲着阿桥那老实巴交又不善于言辞的性子,多半也是想不出来这事儿的,倒是宋婶是个伶俐人,能够想出这样的法子来也算是正常的很。

崔乐安也是想着这个能够被自己姐姐和姐夫看中的人到底是有个什么本事,能够引得二姐和姐夫这般的重视。

傍晚的时候前往宋家的时候,崔乐蓉和萧易也不好意思空着一双手过去的,所以还特地买了点宋嫂现在也能吃的糕点带了过去。

等到过去的时候,宋婶正坐在院子里头,她的精神虽不算太好,但比起上午所见的时候那一双眼睛是也还算是带了点神彩,至少不像是最初的时候那样的无神了,带着几分的渴望。

“几位来了啊,快请屋里头坐!”宋婶看到来人的时候那也是十分的高兴,虽说早上的时候才刚刚见过,但这也不影响她看到人的时候觉得高兴的。

宋婶看着站在崔乐蓉和萧易后头的那个小少年,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意:“这可是小东家?”

“婶子,这是我弟弟。”崔乐蓉笑着纠正了宋婶,他弟弟这般大哪里是她能够生得下来的。

“是我认岔了。”宋婶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只瞅着这人的眉眼和崔乐蓉有几分的相似,倒是没有想到这年级上岔了。

“不碍事。”崔乐蓉摆摆手,自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同宋嫂计较,再说了这也还是第二次见面,宋婶不清楚那也正常得很,崔乐蓉拍了拍崔乐安的肩膀道,“叫婶子。”

“婶子好。”崔乐安偷摸着打量着人,只觉得宋婶也算得上是十分的慈眉善目,光是看着也是十分的亲切,比起他们村子上有些人明面上是在朝你笑着事实上眉眼都是冷的眼神里头带着几分嫌弃的人要和善的多了。

“好好好!真是个长得俊秀的娃子!”宋婶听到崔乐安的问候声那也是觉得高兴的,左看右看的觉得这娃子那是长得可真好啊,瞅瞅那眉眼,瞅瞅那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的,而且这娃子那瞅着人的时候脸上那也是带着笑,光是这般看着宋嫂就觉得高兴极了。

崔乐安被宋婶夸赞的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脸色微红,总觉得有些别扭,他这年岁也不小了,小时候被人这般夸着那自是觉得没什么,但现在这般年纪也晓得不少事情了,再这么被人夸着,他就觉得有些害羞了。

“倒是个脸皮薄的。”宋婶见崔乐安那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笑了,这孩子生的乖巧,脾性也是个乖巧的。

“小孩家家的,大多都是住在乡下,这也是第一朝上了城里头来,又是第一次见到婶子会害羞也是正常的。”崔乐蓉笑眯眯地说道,“等往后上了城里头的书院,多见见世面之后肯定就不会这么害羞了。”

宋婶也算是听出来了,这意思是往后这孩子是要上城里头来念书的,城里面的书院那可都是不便宜的,尤其是出了名的几个书院那更是,不过这也算是证明了,这一家人还是多少有点底的,原本她还有几分担忧自家会不会拖累了人,现在看来,最是应该的还是让自己儿子往后好好地干活才是,否则到时候也没有那个脸面要人一直帮衬下去。

“那也是,城里头可是有好些个书院都是正经不错的,等到来年指不定就能够考上秀才了。”宋婶道,带着弟弟来了城里头,想来应该就是来参加童生试的。

“希望如此吧,多念点书也是好的!”崔乐蓉道,“考秀才一类的,能考中就成,要是不能中也不能强求。”

宋婶听到崔乐蓉这么说,也越发确定了这一家子里头看着是那汉子当家做主的,但正经有主意的到底还是眼前这女子,能够说出这一番话来那也算得上是看得透了,宋婶也是听说过那些个念书念的都快入了魔障的人是如何的,还有那考了一辈子的试也不曾考上秀才的却还是在哪儿执迷不悟,这凡事要是能够看的通透点,日子自也是能够好过一些的。

宋婶点了点头,并没有接崔乐蓉的话。

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渐渐地弥漫开来,萧易嗅了嗅,觉得这滋味还是自己从来都没有闻到过的,勾人的很。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崔乐安也闻到了那香味,觉得这味道好闻的厉害,他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闻到这样的香味呢,光是闻着都觉得忍不住口水。

“是啊,可真香。”萧易也忍不住道,他原本以为自家大舅子的手艺就已经算是十分的不错了,可闻到这一阵香味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十分的勾人,觉得光是闻着这点香味都能够下饭了。

“应该是做好了。”宋婶倒是镇定,她的脸上勾出了笑来,对于自己的儿子那也是更加的高兴,她原本还担心自己的儿子好一阵子都没有在酒楼里头忙活会不会有手生,但现在闻到这味道的时候这才安心了,看来还是和往昔一个样的。

阿桥也从屋子的厨房里头走了出来,他在看到院子里头的人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羞涩,“东家你们来了咋地不叫我一声呐?光是在这里站着多不好意思?”

“这算个啥,我们也刚来一会的功夫。”萧易急忙道,“往后我们还有相处的时候哩,何必是在意这些个!就是在这里问着都闻到了那味道,那叫一个好闻的!”

萧易这话那可是半点也不带虚的,看着阿桥这人这般的憨厚老实的模样他可没有想到这人做菜竟然能够到这个地步,自己那可真是完全捡了一个宝才是。

“只是随便弄弄,不值当个什么,到时候还请东家不要嫌弃了就好。”阿桥急忙道,“东家屋子里头请吧。”

萧易应了阿桥的邀请,崔乐蓉也不忘记将坐在院子里头的宋婶给搀扶起来,“傍晚之后就容易有寒气,婶子往后白日天气好的时候出来走动走动也好,等到太阳不那么好了之后还是回屋好些,往后变天的时候也得多加注意才行。”

宋婶被崔乐蓉这么一叮咛也是乖乖地点了头,“我省得了,往后定是要多加注意一些的。”

宋婶被崔乐蓉扶着做到了主位上,原本宋婶是打算进内屋的,崔乐蓉和萧易自是不让的,宋婶原本就是主人哪有客人在一旁吃的高兴让主人在屋子里头呆着的道理,而且宋婶就是身子骨虚弱了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的毛病,要是说出去倒是成了他们没了半点的规矩了,自然地萧易和萧易自是不能让人真的进了屋子的。

宋婶也是高兴,不管这是客套也好还是处于真心的,她都觉得高兴。

桌上其实菜也算不上太多,一个鸡汤,一个红烧肉,一个炒鸡蛋,再加上三个素菜,但那每一道菜那都是香味十足,混合在一起那味道也还是能够仔细分辨得清楚,虽说宋家盛菜的盘子也的确是十分普通的很,但那几个菜摆盘上也是有几分的考究。

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崔乐蓉觉得自己就像是去路边小饭馆吃饭,但做菜的那个人却是个御厨,指不定那肩膀上绑着的毛巾一扯就会散发出闪闪的金光底下有个烫金的御字,完全纸挡不住的中华小当家的即视感。

崔乐蓉用公筷先夹的也是菇子炒青菜,那菇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新鲜的,因当是早前晒干了之后用水泡发的,青菜倒是青嫩,这原本就是一道平平常常的菜,但也不知道阿桥是怎么做出来的,那入口的时候,青菜脆爽的很,还带着淡淡的清甜,像是青菜一类的蔬菜多少都带着菜味的苦味,一般没有这种苦味的时候只有被霜打过之后要不就是吃菜心的时候才会带着点清甜,一般炒菜的时候多数都会习惯放一点的白糖用来提鲜顺带把那点苦味给压下去,但崔乐蓉倒是吃不出来半点的放了糖的痕迹,那里头的菇子虽说吃着没有新鲜的菇子那么的鲜嫩,却也有一种新鲜菇子没有的厚重感。

通常来说,越是平常的菜色是越发的考验厨子的手艺,因为简单所以有任何的瑕疵都是掩盖不过去的,倒是不如那些个重油赤色的能够掩盖得起来,崔乐蓉也不是没有吃过别人手艺的,她原本还觉得自家大哥那点手艺已经算是不错了,但和阿桥对比起来,那到底也还是有不少的差距的。

崔乐蓉把桌子上的几个菜也都吃了一遍,越发地肯定了阿桥的手艺,有了阿桥这样的人到了镇上,就算到时候不整出辣椒这种新鲜的东西,她也觉得就靠着阿悄的这点手艺也是能够妥妥地留下一堆的客人,也不知道前头的酒楼怎么就想着把阿桥这样的人给放过了呢,这样的人手,换做她那肯定是要一直留在铺子里头才对的,除非那是真的留不下人了。

宋婶吃的不多,阿桥另外给熬了一锅莲子粥,也不知道是怎么熬的,基本上都能够闻到大米自带的香味还有那莲子的淡淡香味。

等到吃了这一顿和宋家母子二人道别走出宋家到了街道上的时候,萧易那心里面也落了一落,原本还在纠结着到时候要是手艺真的不行要咋办的事情呢,这一顿饭下来,萧易那是半点也没有这样的担忧了,这样的手艺要是还不行的话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就是到时候在酒楼里面要是能够相处的好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原本还以为阿桥的手艺应该属于一般的,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是这么好吃!”萧易觉得自己今天也算是开了一个眼界了,就那么平平常常的菜色也能够做到这么好吃,他都觉得要不是今天自己克制着,刚刚就要在外人家里面出了洋相了,那好吃的几乎是要把他的舌头也跟着一起吞下去了。

“小安你觉得今天这菜咋样啊?”萧易伸手搭着崔乐安的肩膀,一副哥两好的模样问着崔乐安。

“好吃!比大哥做的还要好吃一点。”崔乐安连连点头摸着那有些撑的肚子也觉得今天晚上自己吃的有些多了,刚看到那人的时候崔乐安也没有怎么当做一回事儿呢,觉得这人和大哥也差不离多少,大哥的手艺崔乐安那也是清楚的,做的是不错,可现在和阿桥一比之后,就算是他有心想要偏私着自己的大哥,但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说出那昧着良心的话来。

“姐夫,这就是你和姐姐两个人打算要请到酒楼里面的新厨子?”崔乐安说道,“要是有这样的新厨子,那往后肯定是不愁生意差的!”

“嘿,我刚刚也是这样想的。”萧易道,就连小安这孩子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可是证明他那眼光好的很,这俗话怎么说来着,“果真好人有好报这事儿到底是不假的!”

萧易觉得要是他们今天没有遇上那么奇葩的两个厨子,或许还不会怎么注意到阿桥呢,要不是阿桥这人十分有孝道,让他和自家媳妇动了那点恻隐之心的话,那这么好的一个厨子自己肯定也是遇不上的,一想到这里,萧易就觉得这感觉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了注定似的,就是这么凑巧的一个事儿呢!

“恩!”崔乐安也重重地点头,他原本还觉得奇怪呢,怎么自己姐姐和姐夫会选了一个家里面还有个重病的人当厨子,但现在仔细一想之后,他就觉得其实这事儿也算是个合算的买卖,人家是趁你病要你命,但这个时候也同样是最好和人套关系的时候,要是阿桥有心的话那肯定是会记着自家二姐和姐夫的好的,就算是手艺不咋地,那也能够在厨房里头干活啊,厨房里头的活计干不来那也可以做点端盘子端菜的活,说起来也不算亏。

这么一想之后,崔乐安也就觉得自家姐姐和姐夫那还真是个能人了,不知不觉地就能够把人心给收了,他看阿桥这人也是个敦厚老实的类型,那基本上都是会恪尽职守的,不用担心会有养不熟的白眼狼这种事情发生的。

“那等到我们走的时候姐姐和姐夫也是会把人一起带走的吧?”崔乐安问道,“往后可得对阿桥哥好点呢,那么好的手艺,也不知道阿桥哥是从哪里学来的,就连那摆盘也好看的很。”

“恩,怕是从哪里学的吧。”崔乐蓉道,“一般能够做到色香味俱全还要好看的,那肯定也是有人带着的,估计教阿桥厨艺的人就是个能干的。”厨艺一类的也是靠着传承的,所以崔乐蓉觉得宋家母子二人肯定是有不少的秘密,但对于她来说这些秘密也无需深挖,毕竟对于她来说,宋家母子两人就是一个是厨子一个是得了重症之人而已。

“那肯定是个能干的,我看那一碗莲子粥都是煮的十分香甜!”

萧易觉得阿桥那可是比自己能干多了,当初他最多的也就是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部都下锅胡乱煮一通,反正吃不死人能吃饱就成了,后头有一阵子还有些羡慕过自己的大舅子呢,不过在看到大舅子那手掌心上的老茧,还有手指上曾经因为切到而留下的细小伤痕,后头萧易就再也没有羡慕过自己那大舅子了,觉得哪儿都是不容易的,再者,萧易觉得自己在厨艺上也没有这个天分,之前崔家大姐生娃子的时候,萧易也是在家里头自己做过几顿的,明明是跟着自己媳妇的做法差不多的,但做出来的那些个滋味那还真的是一个天差地别的厉害,现在再想想阿桥的那一手好厨艺,指不定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是受了多少的罪这才换来了这么一手的。

萧易想着,要是往后到了酒楼里头,阿桥要是愿意的话,到时候就让他也给找个学徒指点指点帮着打打下手也好,要是不乐意的话那就算了,阿桥这人自己还是应该要再多客气点的,往后就可得靠着他们这些个有着一门手艺的人把酒楼给撑起来了,否则自己在里头撒的钱也不算少,要是一点也没捞回来那可不得亏本了么!

街道两旁的大户人家也已经有把灯笼挂出来了,一条颇深的巷子,在那些红灯笼的照应下倒也没有半点的可怖,萧易觉得自己前头的那道路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萧易一手牵着崔乐蓉,一手搭着勉强到他肩膀处的崔乐安的肩膀,领着人慢慢地往着客栈方向而去。

第二天早上,三人依旧是起的颇早,吃了早饭之后倒也没有前一天那个闲情想着再去别处逛逛了,崔乐安一早也已经记挂着今天童生试最后的成果如何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旁的地方去闲逛个什么,吃着包子馒头喝着豆浆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的心不在焉了。

别说崔乐安心急,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同样也是心急的,只是不好当着人的面表现出来而已,毕竟第一天的考试都过了,这一场考试要是不过的话,那明年还得从头再来一次呢,别说他们两个了,崔家现在说不定都正在家里面烧香拜佛地保佑着能不能过的事情了。

既然三个人都没有闲逛的意思,干脆就一起上了贡院那头等成绩算了,等了成绩之后也才好干别的事情。

早上过去的时候,贡院那一头人依旧是不少,不过比起第一天的时候已是少了大半了,直到那一张纸被贴到了贡院门口的时候,这一下子就和倒入了油锅里面的油一样刷拉一下地沸腾开了。

“还是我去看看吧!”萧易看着那阵仗,又听见最前头传来那嚎啕大哭的声响,他那一颗心都是纠在一起的,原本就有些紧张的心思那就越发的紧张起来了,但觉得这种情况下到底还是他这种爷们比较经得起。

“姐夫,还是我自己去吧!”

崔乐安一把拉住了萧易,前一场的时候就是姐夫去给看的,这一场还是他自己去看比较妥当,再说他这年岁也不小了,没得一直都躲藏在人后头。

这手掌心都已经腻出了一层汗水了,还在这儿逞强呢!

萧易看着崔乐安就想着要拒绝,这要是中了那是最好不过了,要是没中,他一个小孩子能撑得住?前头那些个大老爷们都在那边哭得和娃娃似的。

“总不能老是让姐夫你去看啊,到底是我自己考的嘛,成和不成到底也还是我自己撑着,没差!”崔乐安故作轻松地道,“要是没过,最多明年再来一年,要是明年还不过,回头我就去找活计干去了!”

崔乐安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那是不等萧易说啥,直接就仗着自己个子小又灵活,一下子就挤到了人群里头,就算是萧易想要去拉一下都拦不住。

“……”

“算啦,让他自己去看看吧,咱们也不可能总是能够给他挡风遮雨的,往后还是要靠他自己的不是?”崔乐蓉那也看在眼内,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给他一点支持,但事事要帮着他给铺平了,那是不可能的。

“那——”那要是不中可咋整?到时候还不得和那些人一样哭得慌?

“别这啊那的,反正中不中就看他自己,看天意了,要是天意要求不中,咱们在这里想再多也没什么用!”崔乐蓉倒是看得开的很,反正高考还有落榜的呢,总不能没考上就要死要活吧,当然她家小弟要是敢干出要死要活的事情来,她非揍他一顿让他感受感受什么叫做真的要死要活。

萧易看崔乐蓉这样心大,那也是无话可说,他也实在是想不出能有什么话来说的了,只好默默地站在一旁,他几乎都能够预想得知,这往后他们两要是有个儿子,估计也就是这样了,他这个当爹的担心的要死要活的,她这个当娘的那是半点都不担心的。

算了算了,这种操心的事情还是他来就成了,省的两个人一起操心。

------题外话------

最近眼睛有炎症,红血丝好多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