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说直接上酒楼去谈,那估计没谈成之前就得吃一顿的刮落,再加上他们对于青阳城里头实在是不怎么清楚,自然地也不好贸贸然地行事。

崔乐蓉和萧易昨天晚上也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找一个靠谱一点的掮客比较好些,即便是要分人一些利益,但至少还是比自己在没有人脉的情况下做出乱七八糟的决定来要好。

崔乐蓉和萧易也和客栈里头的小二打听过了,青阳城里头最大也是最靠谱的牙行就是邵家的牙行了,大,且全面,而且邵家在青阳城里头也算是一户大户人家,基本上需要用到牙子的时候也都是会去了邵家的牙行。

崔乐蓉和萧易就是这么打算的,去一趟邵家牙行,酒楼里头的厨子到底还是少了点,还得再找一个备着,像是他们那种小地方想要寻个厨艺好的怕也是难找的很,就是不知道一时之间能不能找到合自己心意的。

邵家的牙行里头也算是见惯了各种场面的,所以在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走进门来的时候里头的牙子看一眼就知道眼前两个人定是那些个手上有了一些个余钱的农户想着来牙行寻了人买田地的事情的,对于牙行来说,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时常就会有农户攒够了钱就上门来买了田地,还有就是家里面出了状况要把田地给卖了的,眼瞅着两个人穿着整洁,那面色上也没有半点的凄苦之色,想来那应该就不是来卖田地的,那剩下的也就是第一条,大约是来买田地的。

牙行里头最是擅长田地那一块的一个牙子上了前,脸上挂着十分得体的笑容道:“两位来我们牙行可是有什么事情?我们牙行这里不管你们是要买卖田地铺面亦或者是寻了下人丫鬟都是可行的。”

“那除了这些,可还有旁的?”萧易问道,“我们是想找个有厨艺的厨子,这样也成么?”

“……”

牙子楞了一楞倒是没有想到人家会说出这种话来,原本这两个人就算是不说是来买卖田地的,而是来买了下人这样的事情也不至于是让他觉得有啥奇怪的,最多就是觉得人也是个不显山不漏水的,但听到人说是要来找了厨子,这可就是让人吃惊了,一般人家那也用不上厨子不是,多半还是有钱人家亦或者是开了酒楼铺子的人这才需要。

牙子也觉得自己这是有些打眼了,倒是没看出来这一对小夫妻还算是个人物。

牙子急忙扯开了一个笑容道:“这自然也是成的,两位不如先进来坐下说话,咱们且仔细说说。”

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自然是没有啥可反对的,这事儿也的确是要好好说道说道的,就随着牙子进了一旁的小厅,里头大概是专门用来招呼客人的,摆设也简单的很,就是几张凳子,茶几一类的。

还算年轻的牙子给倒了两杯热茶过来,这才在一旁的位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两人道:“两位这一次来是想找个厨子?”

“是的。”萧易点头,“不过我们不是在青阳城的,是在平安镇的。”

那牙子点了点头,也不算太意外,这几日城中县考,城中多的是那些不是青阳城的人,牙子对于平安镇那也是知道的,道:“两位是想请了厨子呢还是有别的想法?事实上,若是请个青阳城里头的厨子过去的话,那多半也是有些不大方便的吧?若是这厨子有家有口的,总不能都是一直留在平安镇上的。要是哪天觉得这般下去也不是个长久的法子,到时候要是人干了一段时间要是不干了,两位也还得再找呢!”

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萧易听着牙子这话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平安镇离青阳城里头的确是有些远了,到时候人家要是干一段时间说不干了,那也是个麻烦,到时候还得再找了人,但要是不找了厨子,那他们哪儿的人手到底还是缺了一点,满打满算的,也就是两个正经的厨子和两个学徒一个跑堂。跑堂还是好找的,厨子不管怎么说也还是要找一个备下的,总不能让人一年到头的都没啥事儿的也不给休息了吧?到时候少了一个厨子就是难整。

“是这个道理,可不管咋说的该找的不也还是得找了么!”萧易叹了一口气道,“不然依着你这说的,还有旁的法子不成?”

“瞧您这说的,咱们这里是牙行,只要主顾有了要求的,咱们能满足了人的时候那肯定也是要满足的呀!”牙子笑了,“咱这干的不就是穿针引线的活儿么,您的意思就是想寻一个长工对吧?那我多问一句,两位是只想找了个长工还是想着旁的,若是两位要是不介意买个人一类的,我倒是可以帮你们打听打听这有没有擅厨的人。”

萧易听到牙子这么说的时候也有些愣神,他就从来只想着要寻一个长工的想法,倒是没有想着要买了人的,现在听到牙子这么说的时候他还觉得有几分的别扭,想他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又不是那些个大老爷哪里还使得能买人这样的?

这也忒不合适了吧?

牙子也是个人精,一看萧易那神情就知道眼前这老实巴交的男人肯定是头一次被人这么建议的,他想了一想之后缓缓道:“二位也莫要觉得我这说法是有些狂浪了一些,其实若是能够找到这样的人的话,还是买了人要比找个长工合适一些。二位想啊,虽说是长工,但做的又不是那些个农活或者是旁的活计,请个厨子不比其他,每个月的工钱自是少不得的。再加上二位又是在平安镇上,找了人到时候去了平安镇上少不得还要安置了人,来来往往的也是不甚方便,到时候时间一长还指不定心中有啥想法,但要是买了人,二位就是主子了,看二位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苛待了人的,那也算是给人一个好去处了。而且这买人的钱花的是要比请一个长工要来得少些,可从长远上来说,那还是买了人比较合适的,毕竟这长工还有不乐意干的时候,可要是买了人,那可没得说不乐意就能不乐意的,二位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牙子顿了一顿又道:“我看大哥你也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事情这才觉得有些不适应的,其实这等事情也不算是个少见的,大户人家里头买个丫鬟下人的也不是个新鲜事儿。我看二位面善,也不是那种会刻意刁难了人的就算是真的买了人,那人到了你们那儿也未必是会吃了苦头的,那也总好过去了旁的一些个地方的好,二位说是不是?”

萧易听了牙子这话,也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他看向崔乐蓉,压低了声音问道:“阿蓉,你咋看呢?”

崔乐蓉自然也是知道牙子这话说的的确是有几分的道理的,她想了一想之后说道:“要是人合适的话,其实我们也不介意到底是咋样的,长工也成,买了人也成。这还得看到时候你们给我们举荐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才能决定,现在说的再好这也不能一下子做下了决定,还是你们名下有这样的人?”

牙子听了崔乐蓉这话也是楞了一下,原本还以为这两人里头自然地是男的当家做主的,现在一看这样,倒是觉得这两口子也是个稀罕的,这还是婆娘当家做主来着,不过牙子也没觉得有啥,家里头婆娘是个横的人家也不在少数,看这人刚刚那话,也知道是个头脑清晰并不是那般随意说说就能够随意糊弄了过去的人,要是弄个不好指不定到时候还得折了邵家的招牌呢。

“小娘子放心,我就是现在先问问你们的意向,这样才好给二位办事儿去。现在听到二位这么说的话,我这心里头也就有个底了,我今天就给二位去寻摸了这事儿,不知道二位着急不着急的?”牙子笑着问道。

“我们在城里头也呆不了几日,若是可行的话,就在这几日把事情给办妥了吧。”萧易想也不想地道,再接下来他们还得收稻子去呢,哪里还有啥空一直留在城里,等稻子收完,酒楼里头整修的也差不多了,到时候也还得忙呢,哪里还有空再上青阳城里头的来的。

“那成,我今天就给二位寻摸着。后天二位再来一趟可成?”牙子也明白了,这两人大约也就是陪着人来县考的,等到这一次的童生试之后就回去了,那他也的确是要捉紧着才能够给人去寻摸了这事来着。

“也成的。”崔乐蓉点了点头,“只要在童生试结束之前,我们都是在的,等到童生试结束之后我们就要回去了,所以也就想着趁着这个时候把事情给解决了。”

“二位不用担心,我肯定是会尽心尽力地为二位办了这事儿的。”牙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对了,我要是有什么东西想要买卖的话,你们牙行也能够当了这个中人么?”崔乐蓉又问道。

“当然也是可以的,不过具体的也还是要听听才成的,我们牙行的规矩就是成三破二,就是不知道二位是有啥买卖?”牙子楞了一下之后又带上了职业化的笑容对着两人问道。

“也不是啥大买卖,就是我们养了一些鱼,数量也还是有不少的,就想着寻了人家来买卖了。”萧易憨直地道了一句。

牙子一听萧易这话就能估摸出来了,的确不算是个啥大买卖,但这其中也不是完全没有半点的赚头,自己要是给牵了这个线也还能够多少赚上一些的,毕竟好歹也算是一个买卖。

“那我就顺便一起给二位寻摸寻摸,这事儿等到后天的时候一起谈了如何?”牙子问道。

“好的。”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是不反对,能够得了这样的一个应承就已经算是不错了,也不能说一定会有结果,到时候还是看牙子的能耐了。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没有在牙行里头呆太久,事情说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就走了,反正也是商定好了后天的时候来看情况,离考试结束的时间还早,两人就在街上再逛了一圈,等到离考试结束差不多还半个时辰左右的时候才又回到了贡院外头,在贡院外头又等了好一会。

等到贡院院门开的时候,外头又像是早上一般围了不少的人了,好一会之后,崔乐文才从那人堆里头挤了出来,那神色说不上欢喜,但也看上去不像是十分的失落。

沈父倒是一脸的着急模样,看到自己的儿子走出了之后急忙为了上去问道:“你小子考的咋样啊?”

“反正就那样了,能不能过我也说不准,应该还成吧。”沈梁那神色倒也还算是平静,他自己也吃不准,反正是有认真作答了,到时候要是没过那也实在是怨不得他么。

“成还是不成你自己心里头还没个底的?”沈父问道。

“阿爹,这事儿我说成也没用啊,我这要说成了,万一要是没成那不是更叫你伤心么,我这一张嘴也说不准,这卷子又不是我在看的,要是我在看我肯定是让自己成了啊!”沈梁探了探手道,“反正该写的我也已经写好了,成不成就看明天贴出来了,要是不成,咱们就当省下一天的房钱了。”沈梁那话语里头也算是豁达的很。

“这一天的房钱和你一年的束脩能比么你这混小子!”

沈父一听自己儿子那模棱两可的话那是越发的着急了,但他也没办法,反正考都已经考完了,成还是不成也还真不是他们自己说了能算的,只能是等着明天一早就过来看了成绩了,要是这小子考的不成回头看他不得揍他!

沈梁那是越发的无奈了,“乐安你考的咋样啊?还有魏贤?不过魏贤你应该是不用太担心的,在书院里头你原本就是第一的,这一次肯定考的也是不错的!”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咋样呢,反正明天就会把成绩贴出来了,要是不成的话,那就只好等下一次了。”崔乐安也吃不准自己到底是成还是不成的,所以他也不能把话说的太志得意满。

沈父听到崔乐安都已经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训自己儿子什么,毕竟自己儿子的成绩就搁在哪儿,要是不成也完全没有办法了,最后也只能是叹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魏贤看着沈梁和崔乐安两个人道:“且放宽心,童生试到底不比考秀才,一般童生试也比较容易考过。我看等到明日成绩出来了之后,那上面肯定是有你们二人的名字的。”

魏贤觉得今日这县试也算不得太难,只要基本功扎实的话应该还是能过的,原本这过童生试的人就要比考秀才的人多上一些,他觉得就按着两人平日里头的成绩,要想过了这童生试应该还是可以的。

沈父听到魏贤这么一说之后这心里面就觉得安定了一些,可不,自个儿子虽说的确是皮实了一点,可到底也还是个聪慧的,考不上个秀才这童生多少应该还是能够考上才对。

沈父心中一落,脸色也就好看了,他一眼就望见了同是一个村上的齐家父子二人,急忙招呼了齐父道:“老齐,你家阿白应该考的不错吧?”

齐父年纪略大了一些,背微微有些驼,身上的布衣也有些补丁,那样子一看就知道齐家家境应该不算大好,但齐父人倒是随和的很。

“谁知道哩,阿白也没和我说的,也不晓得成还是不成的。”齐父道。

“你家阿白比我家这混小子出息,那肯定是能成的,走吧,这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沈父热情地道,“咱们难得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一起去吃点东西,要是我家这混小子能考上童生,等咱回去之前我可得好好地在青阳城里头吃上一顿才成!”

齐父见沈父那般热情的样子,他也是有些为难,他家中原本就不怎么富裕,再加上要供养着一个读书的儿子,这一次上了青阳城里头的来所带的钱那也是想尽了办法才抠出来的,只够他们在青阳城里头要大通铺两个铺位,吃食上头也就只能用馒头一类的填饱了肚子,虽说沈父这般的热情,可自己也不好巴巴地凑上了前去,这般作态也是有些丢人的。

“走吧走吧,你还在犹豫个啥呢!”沈父并没有想到齐父心里头的那些个弯弯绕绕的,就是想着都是一同上了青阳城里头,又是一个村子上的,一起吃上一顿也没个啥的,“阿白,你也跟着一起来,咱们去吃点好的。你小子也是,都一间客栈的咋地也不来找了阿梁这小子,这小子就是个没人看着就不好好看书的人,我还想着你来看看他的呢。”

齐白对于沈父这话说的那也是心中觉得不舒服极了,觉得自己被沈父看轻了。虽说都是同一间客栈里头住着,但到底也还是不一样的,再加上现在沈父这些话又是在众人跟前说的,他觉得沈父那就是在暗示着他家是穷的,而且沈梁不爱看书又关了他何事,他又不是沈家的奴仆。

“伯父,我和我阿爹还有事情要办呢,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齐白闷着声音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只管自己去吃吧,我和我阿爹也有地儿吃的。”

沈父听着齐白这话那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怎么都觉得这话里头就那么的不对味儿呢。

“阿爹,我回头还得看书呢,咱们就回去客栈吧。我这一次来城里头也是来考童生的,不是来吃吃喝喝的。”齐白对着自己齐父这么说完了之后也不管别人是怎么看的,直接转身就走。

齐父也被自己儿子这模样闹的有点没脸,只得连连同沈父道歉,最后也是追着自己的儿子而去。

“嘿,我这不就是想请了人吃个饭而已么,咋地这还成我的不对的了不成?”沈父也有些恼了,他这也没别的意思,就想着都是一个村上的一起吃一顿也没啥,但看齐白那小子的样子,自己刚刚那么做反而还成自己的不是了?

“成了吧,阿爹,齐白可心气高着呢,和咱说个话都觉得咱们这是要看不起人了一般,更何况你这还请人吃饭的,人家指不定还想着是你看着他们爷两吃不饱让他们爷两看看咱们吃的是个啥好让人羡慕羡慕的那些个想法呢!”沈梁没好气地道,“崔家姐姐不是给咱们买了馒头和包子么,乐安还是个实心眼的,进去了之后还特地把东西给人,结果人家这不道谢也就算了,还说啥的也没得那么穷要问人要了东西吃的。”

沈梁一想起那事儿来就恨不得直接一拳揍了齐白才好,什么叫做好心当作驴肝肺他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平日里头就不怎么讨喜的一个人最近那说话是越发像是一把刀子似的了,总觉得好像别人处处看不起他似的,就他那样的做派,说点难听的,就算是旁人想要看得起他,那也先厌恶了他了,真是好心没好报的。

“这……”沈父听到沈梁这话那也是意外极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从自己儿子的嘴巴里头听到这样的话来,“这……这孩子以前也不这样啊!”

沈梁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反正现在的齐白就挺叫人讨厌的,要不是一个村上的,他都不愿意搭理着人了,每次都搞的好像他敢了啥对不起人的事情似的。

崔乐安的神色也不是那么的好看,毕竟不管怎么样也是他姐姐的一番好心,不领情也就算了那也完全没有必要做到那个份上的,所以在自己递出去的馒头包子被人塞回来自己这里还被人说了那模样一番话之后,崔乐安就从自己的心底里头肯定了自己姐姐昨天所说的话,齐白这人从骨子里头就冒着那高傲的调,和他不会是一条路上的人,这样的人自己也不怎么会应对,往后还是保持了距离的好,免得到时候对着他好些还要被人当做驴肝肺的,他的脸皮也没有那么的厚,自是不会想着热脸去贴冷屁股的。

魏贤站在一旁不吭声,考试之前在贡院里头所发生的那些个事情他也是看在眼内的,对于齐白这人他原本就不算是深交,不过从今日之后,他也是决定同齐白这人还是要适当地保持了距离才成,这样气性的人多半也走不了多少长远的。

“算了算了,”沈父也无奈的很,他这一番好意人家不领情就不领情吧,反正自己也算是做到了一个村之上应当有的,不愿意和他们好就不好了呗,他也没吃人家家里头的米也没喝人家家里头的水,“小伙子,咱们一起去吃吧,你看这时间也不早了,几个娃子也是刚考完出来肚子肯定也是饿了的。”

萧易听沈父这么一说,连忙点头道:“成啊,我们昨天吃的那个小饭馆就不错,菜多,价钱也不贵。”

沈父一听萧易这么应下了,自然地也应了,连带着招呼起了魏贤,一群人就跟着往着萧易他们昨天吃过的小饭馆去了,吃饱喝足了之后方才各自离开。

第二天一早,萧易他们就起来了,今天会把昨天县考的名次给贴出来,只要是考过的就能够参加明天的考试了,等到明天的一过,那就是个童生等到明年就可以考秀才去了。

萧易也是紧张的很,他是觉得自己这个小舅子考上童生应是能成的,但心里头到底也还是紧张的很,就怕出点啥岔子,所以还是打算早早地就过去看。

“我觉得压根就不用这么早过去,今天左右也是无事,这贴的名次又不会跑了,再说了,抱着你这样想法的人肯定是不少的,要是去的早了估计也就是和昨天那样,全都是人挤都挤不过去的。”崔乐蓉吃着早饭,一边对萧易说道,她觉得完全可以不用这么早过去和人挤。

“我这不是有些着急么!”萧易一想到昨天那近乎人山人海的模样那也是觉得无奈的很,说实在话他也不想上了哪儿去和人挤来着,可一想到今天要出了名次,他就想着要是能够早点看到那也好啊。

“姐夫,着急也没什么用的!”崔乐安吃着自己面前的那一笼小笼包子,那神色上看着是半点也不担心,事实上心里头也是着急的很,就想着知道自己考的如何,但又有点怕知道,这万一要是没过……

“成了,就当你姐夫我熟悉熟悉,过个十来年指不定也还得来这么一朝呢,到时候说不定比现在还着急。”

萧易笑呵呵地说道,他现在陪着自己的小舅子来考试就已经是紧张到了这个份上了,一想到要是往后自己有了儿子,等到儿子上了学堂开始考功名的时候,萧易觉得自己那肯定是要比现在还要紧张的很的,指不定就得和沈父那般样子了。

“胡说什么呢!”崔乐蓉轻斥了萧易一句,“怎么在小安面前说这种话,你也不嫌弃丢人的?”

“哪里会丢人!往后等姐姐姐夫有了孩子,那可就是我的小外甥了,我看姐夫经过我这么一朝之后等到我那小外甥长得可以来参加县考的时候,姐夫那就熟练了,指不定也就没现在这般的紧张了。”崔乐安哪里不晓得自家姐夫话里头的意思,“到时候我也能陪着人来考了也不一定呢!”

萧易听着崔乐安这话只觉得心里头一片的熨贴,果真自己这个小舅子自己那是半点也没少疼了的,瞧瞧这话说的可多好听呢。

“你们这是唱双簧呢,赶紧吃。等吃完了咱们也不先去贡院,我昨天打听了一番,在西街上头有不少的旧书铺子,咱们三去看看,指不定能找到什么有意思的书。等到晚点的时候再去贡院看了名次就成。”崔乐蓉道。

崔乐安和萧易一听也不多说旁的了,去旧书铺子瞅瞅也成,萧易也一直都在努力认字呢,到时候要书便宜的话,那肯定也是要买几本回去,一边学着认字一边学些道理。

吃过了早饭之后,三个人按照说好的上了西街,因为时间还早,原本西街就不是个太热闹的地方,再加上一大清早最热闹的地方应该算是贡院外头了,所以进了西街之后不多的人看着还有几分的冷清,这一条街道上买卖的东西也算是有些五花八门,有字画也有古玩一类的,只是那些古玩铺子素日里头原本就不怎么热闹,街尾的地方还有香烛蜡烛铺子,所以走来的时候也还是有些略微怪异的感觉。

不过那旧书铺子倒是有好几间,这些旧书铺子里头也有一些个客人。崔乐安进了书铺之后那就高兴极了,虽说那些个书是有些旧色了,可那到底也是书呢,他这心里头还有啥不高兴的,买一本新的贵的很,要能够是便宜一些哪里还顾得上新旧。

崔乐安一头扎进了书摊子上,萧易也看着那书架子上的书,有些书皮上的字,他也算是认识了,但有些还是不怎么熟悉的,翻开了一本书之后,基本上就是属于认识几个字之后有几个字不认识的节奏,萧易捧着手上的书,那也是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要再多认一点字才好,要不,这书还是基本上看不懂的。

“萧家大哥?”

一个带了几分疑惑的声音从铺子外头响起,萧易捧着书抬头去看,看到人的时候整个人一楞,“大人,你怎么就在这儿了?”

萧易看着刚刚走进来的徐瑾之也楞了,在他看来,身为县令的徐大人就不该出现在这旧书铺子里头才对啊,现在看到人,他就觉得是哪里都不对。

------题外话------

有那么一个蠢蛋,晚上的时候打算出门买个水果,结果等到门一关的时候才发现带了门禁卡没带钥匙没带手机兜里面还只揣了二三十块钱……重庆的夜晚可真够凉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