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5章 情和毒药(下)

这里是承德,自百年以前,便是有名的历史文化名城。

在古代,这里是皇家避暑陵园,是风景宜人的休假圣地。

可若是在冬季,那就不同了。

这里寒风凛冽。

翟耀难得有闲心,牵着她慢慢的顺着河畔漫步,远处是皇家山庄,古色古香的建筑屹立在这群山绿野之间,格外的显眼。

只是,周潇潇没有欣赏的心,她怕冷,不自觉的往男人身边靠。

翟耀发觉了,不禁伸手把她揽到怀里,笑得无奈:“就这么怕冷?”

“嗯……”

周潇潇点头,哆哆嗦嗦的靠在他的怀里。

翟耀拍了拍她的背,继续道:“再坚持一下,前边就是酒店。”

周潇潇没说话,只是紧紧的贴着他。

她就想不明白了,既然酒店就在前边,那为什么不直接坐车过去,非得走路?

这里有什么好走的,又冷,又荒。

终于,十多分钟以后,他们步行抵达酒店。

刚进了房,周潇潇便迫不及待的挣脱男人,四处寻找可以供暖的地方。

翟耀不急不缓的倒了杯热水,冲着女孩儿招手:“过来!”

周潇潇回头看他,乖乖的走了过去。

“喝水!”

翟耀将水杯递给她。

周潇潇赶紧接了过来,小心的用双手捧着,一口接着一口的啜饮着,温暖的水液顺着喉咙滑入腹中,令她感觉舒服了不少。

喝光了整杯水以后,她不禁长舒了一口气,笑着看向男人:“谢谢!”

翟耀没什么反应。

他走进卧室里,亲自翻开了早已运过来放好的行李。

周潇潇见状,连忙上前就道:“您别忙了,放着让我来就好!”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从行李箱里取出了一样什么东西。

定眼一眼,竟是个小布袋子。

“再倒一杯热水,把这里面的东西放进去,自己掂量该放多少。”

翟耀说道,将小布袋子放到女孩儿的手里。

周潇潇疑惑。

“这是什么?”

翟耀睨着她,神色不变:“自己看!”

周潇潇挑眉,打开了布袋子以后,一股子生姜的味道便冲了出去。

“唔!”

她赶紧捂住鼻子。

“生姜?”

她不喜欢这个味。

翟耀盯着她,语气不容置喙:“用热水泡着喝点,预防感冒!”

周潇潇故意装傻,她问道:“您要喝这个?”

翟耀冷笑:“是你喝。”

“啊!”

周潇潇苦了脸,很为难的样子。

这个味道真的好难闻啊。

翟耀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理,当即板了脸色,厉声道:“立刻去泡,我亲自监督!”

周潇潇没有办法,只好老老实实的去倒来了一杯热水,然后又挑了两片干生姜片放进去,嘴里直嘀咕:“这个是谁出的主意啊,把生姜晒干了随身带着,真是绝了!”

翟耀没说话,冷冷清清的坐在沙发里。

大约两分钟以后,他才颔首启声:“可以了,喝吧。”

周潇潇咬牙。

她缓缓的端起那杯生姜水,脸上的神情如同壮士赴死般的决绝。

翟耀敛眉。

周潇潇咬了咬牙,毅然闭上双眼,猛地就张嘴喝了一口。

“咳咳咳……”

结果,喝得太急,被呛着了。

翟耀看着她一副难受到极点的样,真是又气又恼。

“蠢货!”

他呵斥,从沙发上起身来到女孩儿身边,替她抚背,许是有些生气,他下达死命令:“晚上再喝一次,不许偷懒!”

周潇潇都快哭了。

这不是折磨人么!

……

晚饭是由服务生送餐到房内,可纵然如此,依旧奢侈得很。

周潇潇帮着服务生将菜端到桌上,总共八道菜,全是本地的特色菜。

上齐以后,服务生便退了下去。

他们所入住的是套房,这会儿,男人正在卧室里小憩,整个房间里都很安静。

周潇潇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来到床边落座。

男人仰躺着,双眼阖着,容颜沉静,毫无往日里的任何威胁。

周潇潇看着他,不知怎的,视线又慢慢的滑落到了他的颈项之间。

如果,她现在有把刀,只需要轻轻的在他的脖子上一划拉……

刚思及这里,她心弦猛地一跳。

翟耀毫无预兆的睁了眼。

他看着她,双眸深邃幽黑如同宇宙漩涡般的不可预测。

让人心脏骤跳。

“你在想什么?”

他开了口,声音很沉,视线也很沉。

他的气势已经渐渐凝聚归位,此时此刻,更是让人的神经都不由得紧绷起来。

周潇潇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她佯装镇定的道:“该吃晚饭了,先生!”

翟耀没有回应,只是盯着他看。

在他的这种目光下,周潇潇忽然就有了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

她很紧张,有些不知所措。

半响,翟耀从床上坐了起来,冷冷淡淡的。

周潇潇赶紧拿来了衣服,默默的伺候他换上。

洗漱以后,翟耀出了卧室,来到了外面的餐桌前。

周潇潇替他布餐,始终都默不作声,不敢轻易说什么话,似是害怕会袒露自己的心迹。

就在刚才,她居然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

让她毛骨悚然。

吃到一半时,翟耀忽然停了筷子。

周潇潇不解,仰头看他:“不合胃口?”

翟耀瞥她一眼,似笑非笑:“没什么想说的?”

“啊?”

周潇潇错愕,心下有些惶恐不安。

翟耀夹了一块排骨,慢条斯理的放到她的碗里,淡淡的:“你在承德长大,是么?”

周潇潇的脸色变得奇怪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才小小的点了点头,答道:“是的,我小时候是在承德长大的,不过,只住了几年。”

“为什么会搬走?”

翟耀继续问道。

周潇潇想了一下,才说道:“那时候家里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然后奶奶就卖了房,拿着钱带我去了首都,说是想投靠亲戚,结果被拒绝了……”

提及小时候的事情,周潇潇的情绪有些低落。

只听她继续说道:“以前在承德的时候,我和奶奶是住在乡下的,但是我不记得住的是什么房子了,反正不值几个钱的,那时候家里还养了一头牛,但是后来病死了,奶奶没了办法,才会把房子卖掉的。”

“继续说。”

翟耀颔首示意。

周潇潇抿了抿唇,抬眸看了他一眼,才继续道:“奶奶很节约的,她虽然说要带着我去首都,但其实我们是一路走着去的,每到一个地方就去乞食,那时候的人们很善良,看到我和奶奶可怜,都会给我们一点馒头什么的。哦对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有一户人家见我乖巧,便给了我一串香肠,特别的香,我都舍不得吃,每次只吃一点点,硬是吃了三天才吃完呢!”

“乖巧?”

翟耀听到这个词,不禁微微的眯了眸。

他神情莫测:“你真乖巧?”

周潇潇缩了下脖子,怯生生的看着他,声音有些低:“那时候年纪小,是很乖巧。”

翟耀并未在这个问题上多加停留,他又问:“你们家亲戚为什么不愿意收留你们?”

“嫌弃我们呗!”

周潇潇回答得毫不犹豫,她说道:“我们走了半个月才找到首都,那时候我和奶奶都是脏兮兮的,别人看见我们都巴不得躲得远远的,谁还愿意收留我们?再说了,那个亲戚也不是什么很亲的亲戚,好像是奶奶的远方表妹家里的儿子吧,根本就没拿我们当回事!”

“你以前吃了不少苦。”

翟耀如此说道。

周潇潇一笑,摇脑袋:“人各有命,我都认了。再说了,我奶奶对我很好,就拿那根香肠说吧,她知道我身上有肉,但是从来都不会吃我的,她总说我太瘦小了,多吃点肉才能长高,所以平时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奶奶总会先留给我吃!”

这就是为什么周潇潇放不下奶奶的原因,不但是因为血浓于水,更多的是那份情,那份含辛茹苦的将她养育成人的恩情!

翟耀沉思。

隔了几秒,才道:“其余的呢,没什么特别深的记忆了?”

周潇潇眨了眨眼,奇怪的看着他:“还有什么?”

顿了顿,她又恍然大悟,忙问道:“对了,您说您在承德见过我,什么时候啊?”

十多年前的翟耀,也不过才二十岁出头,正是年轻英俊的时候。

只可惜,那时候的周潇潇还是个孩童,只对好吃的有记忆,至于其他的,无暇理会。

“那时候你又黑又瘦,长得很丑!”

翟耀开了口,看着对面明显不满的女孩儿,他弯了唇,继续道:“那年是夏天,我和朋友约着来承德避暑,结果在半路上就遇到了一个碰瓷的小笨丫头,嗯,长得很像你!”

‘腾’的一下,周潇潇满脸通红。

她很不可思议:“啊,是您!”

她是有记忆的。

那时候她还没上学,认识了几个街上的坏朋友,结果误入歧途,为了钱,干起了碰瓷的勾当。

不过说来也巧,第一次碰瓷,竟就遇到了一个厉害角色。

对,没错,就是翟耀!

男人笑了起来,说道:“你碰瓷的技术太差,我都还没开过来,你就倒在地上了。”

那时候,少年都是轻狂的。

再则,十多年的法律尽是空子,朋友们让他直接碾过去!

不过说来也巧,若是搁在平时,他或许会这样做。

可就在那一天,他出奇的动了恻隐之心。

“您给我了十块钱!”

周潇潇撇着嘴,看着他说道:“然后让我滚开!”

“嗯。”

翟耀点头。

他很欣慰:“难得你还记着。”

周潇潇垂下头,挺不好意思的:“那时候我也挺野的,别人碰瓷都是赚好好几十块,有的甚至还上百,结果您只给我了十块钱,让我觉得很没面子。”

“所以就咬了我,嗯?”翟耀接过话。

周潇潇小心的看着他,试探性的问道:“您后来没事吧?”

翟耀故意板着脸,说道:“若不是你溜得快,肯定要被我打个半死!”

周潇潇被吓得缩起脖子。

他哪会说,当时被她咬了那一口后,朋友们被吓得不小,说是怕那小孩有什么传染病给他,硬是被拖着去医院打了很多针,让他也吃了不少的苦。

只是,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后来我派人找过你!”

翟耀忽然出声。

周潇潇抬起头,很意外的看着他。

“您还找过我?”

“嗯。”

翟耀点头,轻笑:“想找你算账。”

“怎么算?”

周潇潇有些忐忑。

翟耀眯眸,眼中有狠意:“如果那时候你被我找着了,你就死定了!”

周潇潇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在那之后,我就跟着奶奶离开了承德,您是找不到我的。”

翟耀没再说什么,重新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

周潇潇见他不再说话,便也噤了声,乖乖的吃饭。

晚饭过后,翟耀拿着笔记本在客厅里上网,周潇潇则是在卧室里收拾东西,这次的行李不多,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男人的大衣外套和西装之类的都整齐挂好,然后再将他的什么衬衣裤子的都烫整齐,以备他随时需要。

过了会儿,她又听到男人在叫她。

她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疾步走了出去。

“您叫我?”

她来到客厅里,目光看向沙发上的男人。

翟耀一边取下耳边蓝牙,一边出声:“去接杯热水过来。”

“噢!”

周潇潇没有多想,立刻去饮水机前倒了一杯热水过来。

然后,就听男人继续道:“生姜!”

周潇潇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

她垮下小脸,可怜兮兮的:“能不喝吗?”

男人不为所动,斜睨着她:“想生病,嗯?”

周潇潇纠结。

她起身又去取来了小布袋子,打开以后,小心的从里面挑了一片最小的干生姜,然后扔到杯子里。

翟耀见了,不禁眯眸,冷声道:“继续放!”

“可以了!”

周潇潇答道。

“放!”

男人语气强硬。

周潇潇撇着嘴,又挑了一片最小的生姜,丢到杯子里。

翟耀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怒气:“是不是要我亲自动手,嗯?”

周潇潇畏惧,只好又丢了两片进去,连声哀求着:“不能再放了,我受不了这个味,想吐!”

翟耀没再说什么。

隔了几分钟以后,周潇潇很自觉地端起杯子,咬唇迟疑了一下,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喝干净,

翟耀很满意。

“过来。”

他朝女孩儿抬了手。

周潇潇坐到他身边,舌尖还残留着生姜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

哪想,下一刻,她已被男人压到沙发里,唇瓣被覆盖,他灵巧的舌便这么钻了进来。

“唔!”

她蓦地瞪大双眼。

翟耀含着她,啧啧吮吸,他亦没有闭眼,深黑的眸仁里,倒映着女孩儿惊诧的表情。

隔了许久,他才稍微松开,抵着她的唇角,声音低醇深沉:“味道还不错,你怎么老是一副喝毒药的样?”

周潇潇早就被惊得说不出话。

她舌尖上的生姜味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味道,被吻得直发麻。

他向来就这么霸道,纵然跟了他这么久的日子,周潇潇还是无法适应他接吻的方式。

那种像是要将她生吞般的激烈。

“说话!”

翟耀见她沉默,微有不悦。

周潇潇回过神,抬眸看着男人,张了张嘴,声音很低:“不喜欢……”

“不喜欢什么?”

翟耀敛眉,目光犀利:“不喜欢生姜,还是,不喜欢和我接吻?”

周潇潇咬唇,心里想的是他,可嘴上却不敢这么说。

“生姜……”

她答道。

翟耀将她抱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笑着吻住她的额角。

“小笨蛋。”

他说道。

周潇潇侧过脑袋,将脸埋进他的怀里,胸口那里有些堵,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她畏惧这个男人的冷酷无情。

可同样的,对于他的柔情蜜意,她也心怀恐惧。

她宁愿他凶点,也不要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

这会让她产生幻觉,一种沉浸在幸福里的幻觉。

这让她感到可耻。

她忽然就茫然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翟耀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为了报复她当年咬了他?

周潇潇很迷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