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4章 情和毒药!

下午,周潇潇接到翟耀的电话,说是他已经出发,大约在一个小时以后抵达疗养院。

周潇潇收了线,握着奶奶的手,微微的笑:“奶奶,我今天就陪您到这了,待会儿我还有别的事情,您要乖,要听医生的话,好不好?”

老人呆呆的坐立着,两眼无神,表情呆滞。

周潇潇站起身,弯腰亲吻老人的额角,继续道:“奶奶,您好像胖了点。”

‘叩叩叩……’

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周潇潇看了眼老人,走过去开了门,看见一个护工站在外面,笑意吟吟的:“周小姐,您好!”

“你好!”

周潇潇点头。

护工继续道:“我是来送信的,这个给您!”

说着便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周潇潇接了过来,道了一句谢谢,随后便将手中的信纸打开。

信上没有只言片语,只有一朵用铅笔画出来的桃花,惟妙惟肖。

周潇潇稍微想了一下,接着又重新看向护工,问道:“是谁让你给我的?”

护工摇头。

她答道:“那人说了,我不能把他的名字说出来,要让您自己猜!”

无聊!

周潇潇心中不屑。

顿了顿,她又问:“是疗养院里的人?”

护工只是含笑不语,挺俏皮的样子:“周小姐,您也别问我了,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周潇潇叹气,将手中的信纸折起来,边道:“你帮我照顾奶奶吧,我走了。”

“好的。”

护工点头。

周潇潇回屋拿了自己的包,将外套重新穿上以后,她走到老人面前,满是不舍:“奶奶,您在这里好好养身体,我过些日子再来看您。”

老人没有任何反应。

周潇潇并不介意,最后看了一眼老人,转身往外走。

“周小姐,您一路小心!”

护工喊道。

“好!”

周潇潇冲她罢手,顺着楼梯小心的往下走。

出了大楼以后,她跟着小路往外走,可走着走着,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重新打开了手中的信纸,琢磨了片刻,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就往疗养院的后山走去。

刚临至山脚,她便看到一个男人正蹲在土地里,背对着她,身上穿着灰色的羽绒服,光看背影的话,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她走近了几步,试探性的喊道:“何医生?”

何亦然转过头,并不意外的看着她,笑道:“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周潇潇冷笑:“何医生还真是雅致得很!”

“噢?”

何亦然挑眉,保持着温润:“谈何说起?”

周潇潇将手中的信纸扔到他脚边,道:“请你以后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何亦然低头,伸手将信纸捡了起来,打开以后看着纸上的桃花,笑得很帅气。

“不管无不无聊,只要管用就行,你觉得呢?”

周潇潇白他一眼,转身就走。

哪料,刚走了没几步,便被追上的何亦然给拉住了。

“放手!”

周潇潇挣脱他拉着自己手腕的手。

“很抱歉,我唐突了!”

何亦然往后退了一步,保持着距离,说道:“周小姐别误会了,我只是想请你来一起看看我种的桃树,你看,就是那棵!”

周潇潇转过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过去。

是有一棵桃树,只可惜如今是寒冬,桃树全身都光秃秃的,毫无美感。

这时,只听何亦然说道:“等来年春天的时候,它会变得很美丽!”

周潇潇捂住额头。

她很无奈:“何医生,如果你是想找一个人来陪你共赏风花雪月的话,那很抱歉,我并不是一个最佳的人选,我这个人很俗气,看不懂这些花花草草的玩意,如果你”

“看,你又误会了吧!”

何亦然出声打断她。

周潇潇愣住,不明所以。

“我也是一个很俗气的人。”何亦然说道:“我也爱金钱和名誉,这个谁不爱呢?”

周潇潇双手环胸,好笑的看着他:“何医生,这可不是白衣天使该说出来的话!”

何亦然大笑。

他摇头,忍俊不禁:“白衣天使也是人,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我也不例外。”

“噢?”

周潇潇挑眉。

她来了几分兴趣,不由问道:“那么这样说来,何医生想表达的是?”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何亦然答道。

周潇潇脸上的表情一僵。

她语气恶劣:“真是抱歉,物有所属,何医生还是另觅佳人吧!”

说完,转身就想走。

何亦然再次伸手拉住她,急急道:“周小姐,你不是‘物’,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愿意给你新的生活,我也有能力能够让你的奶奶生活得更好,为什么你就不肯给我一个机会?”

周潇潇没有转身。

她深深的呼吸,努力的忍着眼眶里的泪。

“你了解我的过去吗?”

她问。

何亦然很坚定:“不管你的过去如何,我都不在乎,我要的是你的现在和未来。”

如此让人感动的表白。

周潇潇转过头,却,异常坚定的将他推开。

“对不起,何医生,我们不合适。”她表现得很冷静,说完这话以后,提步就走。

她走得很快,像是如避洪水猛兽。

何亦然不肯放弃,紧紧追逐在她的身后,连声问道:“为什么不合适?周小姐,你都不够了解我,为什么就要说不合适?况且,我认为,只要两个人之间有爱,那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周潇潇忽然停住脚。

她转头看向何亦然,眼中有冷冷的嘲讽。

“爱?”

她冷笑:“何医生,你才认识我多久?嗯,就敢说爱?”

何亦然微楞。

紧接着,他答道:“我对周小姐一见钟情!”

“可惜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周潇潇无情的拒绝。

何亦然不甘心,紧追不舍:“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

“我怀孕了!”

周潇潇忽然出声,她平静的直视何亦然的双眼,一字一句:“我怀孕了,已经有三个月!”

何亦然彻底愣住。

“怕了吧!”

周潇潇瞥他一眼,提步往前走。

怎料,何亦然又追了上来,并用着比之前更坚定的语气说道:“我愿意当孩子的父亲!”

“你疯啦!”

周潇潇不可思议的看向他。

她张了嘴,正欲再说什么,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周潇潇拿出来看了眼,接着又望向何亦然,炫耀般的:“看,孩子的父亲来接我了,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垂怜和同情,我现在生活得很好,比任何人都要好!”

何亦然停住了脚步。

他眼睁睁的看着周潇潇越走越远,忽然大喊了一声:“摸着你的心!周潇潇,摸着你的心告诉我,你真的好吗?”

周潇潇的身子僵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越走越远。

……

一溜儿黑色轿车正停在疗养院外面,院长看到周潇潇走过来的时候,连忙谄媚的迎了上去,问道:“周小姐,您要走了啊?”

“嗯!”

周潇潇应了声,脚步不停的往前走着。

院长又道:“您下次什么时候过来啊?”

“不知道。”

周潇潇丢下这句话,脸上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

这院长倒也聪明,他看到金主的心情不大好,便也没再多问。

司机已经下了车,看到周潇潇走过来以后,恭敬的拉开了后座车门。

周潇潇弯腰钻入,院长站在后面,笑着道:“祝您一路顺风。”

然后,所有的声音被隔绝在外面。

车内开着暖气,但依然抵不过翟耀的气势。

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容颜冷峭,打从周潇潇坐进来开始,漆黑的眸子便紧盯着她。

“哭过了?”

他沉沉出声,大手抚上女孩儿的侧脸。

周潇潇眨了眨眼,对上男人的视线,勉强一笑道:“每次看到奶奶的时候,我都有点忍不住想哭,她把我从小养大,可我现在却什么都报答不了她!”

“你已经做得很好。”

翟耀看着她,继续说道:“潇潇,你是个孝顺的孩子!”

周潇潇抿唇,什么都没说。

翟耀将她揽进怀里,慢慢的抚着她的后背,笑得意味深长:“我会让你的奶奶长命百岁!”

“谢谢!”

周潇潇将脸埋进他的怀里。

翟耀抿唇,颔首:“开车!”

司机得到命令,缓缓发动引擎上路。

今天的天气很好,难得万里晴空乌云,耀眼的阳光衬得郊外的景色很美,大片大片的麦田,远远望去让人心旷心怡。

不过,周潇潇可没这心情。

因为,她有些晕车的症状。

她很不舒服的躺在翟耀的怀里,秀气的眉头始终皱得很紧,连续干呕了几次,什么都没吐出来,整张小脸都憋得很难受。

翟耀看着她这副活受罪的模样,脸色也很不好。

到了一处加油站的时候,周潇潇忽然从男人的怀里爬起来,看着不远处的超市,没怎么多想的就道:“去给我买点酸梅什么的吧,我想吃酸!”

话音落后,整个车里都很静。

周潇潇后知后觉,她仰头望向男人冷峭的脸,忙道:“那个,我还是自己去吧。”

说完就想从男人的怀里起身。

翟耀出手将她摁住。

他的声音很沉:“你就在车里呆着,外面太冷。”

顿了顿,他似是有些别扭:“我去买!”

周潇潇惊讶的瞪大双眼。

翟耀却没再看她,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副座上的助理见状,赶紧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跟在男人的身后,同他一起进入小超市里。

周潇潇靠在椅子上,隔着窗户,看见翟耀停在了一排货架跟前,正在慢慢的巡视,大概是在找她所说的酸梅。

过了会儿,男人拎着塑料袋返了回来。

“你要的。”

他没什么表情的将东西扔到女孩儿的怀里。

“谢谢。”

周潇潇说道,低了头,打开塑料袋。

里面的东西还不少,不单有酸梅,还有一些糖果和鸡爪子,以及两瓶酸梅汤。

她高兴得笑弯了眼。

“我最喜欢喝酸梅汤。”

说完,自己动手就要拧开瓶盖。

下一秒,她手中的酸梅汤却被另外一只手拿走。

周潇潇抬头,呆呆的看着男人。

翟耀很轻松的拧开瓶盖以后,动作自然的递给她。

他说道:“我猜你也喜欢这个,今年夏天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这个味。”

在夏天的时候,周潇潇有偷偷的自己制作酸梅汤,本以为瞒得天衣无缝,原来他都知道。

“你都知道啊……”

她嘴里嘀咕,将酸梅汤接过来以后,仰头喝了几口。

有些酸,但是很舒服。

她不禁眯着眼,慢慢的享受唇齿间的酸味。

翟耀却很嫌弃。

“这个有什么好喝的?”

“你尝一下?”

周潇潇没多想的将酸梅汤递给他。

但很快,她又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过分,连忙收回手,又解释道:“额,在我小的时候,我家门口就有一家专门买酸梅汤的小铺子,五毛钱就可以喝到一大杯,那时候又没喝过其他的什么饮料,所以就觉得这个是天底下最好喝的东西,为了它,我还经常饿肚子省钱呢。”

说到这里时,她敏感的看到男人脸色变沉,不禁又闭了嘴,默默的喝着酸梅汤。

轿车重新启程上路。

有了酸梅汤和酸梅以后,周潇潇有了几分精神,嘴里含着酸溜溜的梅子,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许多。

只不过,整车的酸味,却让翟耀眉头紧皱。

过了会儿,周潇潇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呼:“哎呀,我中奖了!”

翟耀转头望来,发现她手里正拿着一张薄薄的小卡片。

“你说什么?”

他问道。

周潇潇赶紧将小卡片递到他跟前,跟献宝似的:“您看,您快看,我是不是中奖了?”

翟耀将小卡片接了过来,左右看了看,并不在意。

“什么奖?”

“再来一袋啊!”

周潇潇兴奋得很,她笑得眉眼弯弯:“这袋酸梅是您买的,待会儿找一家有卖这个酸梅的超市,然后我们就可以兑换一袋新的酸梅,哎呀,运气真好!”

她很开心。

翟耀转过头,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满脸喜色的女孩儿。

她现在虽然是一副捡到便宜以后的贪婪模样,但比起在家里时的谄媚和小心翼翼,不知好上多少。

“好!”

他点头。

周潇潇很小心的将卡片放到自己的包里,拿手拍了拍,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吃东西得奖,以前都是看着别人中奖的,哎呀,您是不知道,大吉祥的运气是我们整个寝室里最好的,几乎逢买必中,我们还老说呢,是她的名字取得太好了,大吉祥!大吉祥!可不是,最喜庆的!”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

翟耀这样说道。

“真的?”

周潇潇仰头看他,眼眸乌黑晶亮。

翟耀心尖一颤。

“嗯……”

他应了声,嗓音缓缓沉沉。

周潇潇并没有注意,她继续说道:“您的名字也好,和您的气质很符合!”

“我的什么气质?”男人问道。

也许是太高兴了,周潇潇听了以后,想也没想的就答了句:“霸气呗!光芒万丈呗!”

翟耀:“……”

周潇潇忽然回过神,连忙解释道:“呃,这些都是夸奖的词,意思就是说……”

翟耀罢手。

“不用说了。”

“噢……”

周潇潇低下头,默默的重新又喂了一颗酸梅到自己嘴里。

其实,她也害怕自己吐到车里,到时候把翟耀惹火了,遭殃的只会是她自己。

所以,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感官,尽量的在找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隔了会儿,她困意来袭,眼皮有些逐渐加重,正晕晕欲睡的时候,轿车停了下来。

“到了!”

翟耀出了声,扶着她的腰,将人带下了车。

周潇潇看着眼前的景色,有些恍惚。

“这是哪?”

她问道。

翟耀在她额角落吻,笑笑道:“承德!”

承德?

周潇潇有些迷糊,整个人都偎在男人的怀里,声音有些弱:“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翟耀的心情似乎不错,他捞着人往前走,边道:“我们来休假!”

“休假?”

周潇潇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世界那么大,为什么要来承德休假?

翟耀轻笑,将人密实的抱在怀里,声音宛若至胸腔里而来,低醇而迷人。

“故地重游,来看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周潇潇忽然就惊醒了。

“第一次?”

难道,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首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