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2章 恭喜了!

周潇潇睁眼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正和煦温暖,诺大的书房里很安静。

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身上的薄毯也随之滑落。

“醒了?”

男人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抬头,看向另一边办公桌前的男人。

“嗯……”

她轻轻点头,环顾周围,又道:“现在几点了?”

“两点。”

翟耀放下了手中的钢笔,边道:“你睡了一个小时。”

周潇潇窘。

她试图解释:“呃,那个,我中午好像吃得有点多,所以就犯困……然后就……就……”

她没说完。

翟耀神情不变,睨着她:“先去准备一下,待会儿要出门。”

周潇潇错愕。

“去哪?”

问完这话以后,她又察觉到自己越矩,忙道:“我知道了。”

说完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薄毯抱在怀里往外走。

刚临至门口,便听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待会儿去医院产检。”

周潇潇步子微顿,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的出了书房。

……

下午三点多钟。

周潇潇和翟耀抵达市医院,医生等人已经准备就绪,看到他们到来时,笑脸相迎。

翟耀脸色淡淡,拉着周潇潇步入妇产科。

这里的人很多,大家在看到一众西装笔挺的男人时,纷纷好奇的转头望来。

翟耀一律无视,径直随着医生进入了旁边的办公室。

因为周潇潇目前的身孕只有三个月,医生的建议是可以听一下胎心,或者是做B超。

最后,周潇潇选择听胎心。

她的解释是:“孩子还小,B超对孩子有影响的,等我四个月的时候再来做吧。”

医生点头:“这个可以的,我们的建议也是听胎心。”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旁边没说话的翟耀。

男人神色寡淡:“都好。”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周潇潇躺上床,轻轻的撩开了衣服下摆。

医生目不斜视,小心的将仪器放在她的肚皮上,安静的倾听胎儿心跳。

准确的来说,周潇潇的孕期只有十一周,还不到三个月,胎心比较微弱,医生需要的时间有些长。

过了会儿,医生忽然道:“护士,让李大夫过来一下。”

“好的!”

护士点头,连忙出门去找李大夫。

过了会儿,李大夫很快赶了过来,他也坐在床边听了一会儿的胎心,随后两名医生交谈了几句,才最终下出结论:“恭喜两位,小姐怀的是双胞胎。”

周潇潇惊住。

翟耀挑了眉,亦有喜色。

医生继续道:“胎儿的状况很好。”

翟耀走到床边,将周潇潇扶到怀里,他弯唇,邪魅的容颜上浮现笑意,声音略沉:“潇潇,你很好!”

好?

她有什么好的?

周潇潇在心中腹诽,她能怀孕,这个男人也功不可没。

毕竟,在床上时,一直都是他在出力。

只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怀的是双胞胎!

两个孩子!

……

回家的途中,周潇潇很沉默,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反观翟耀,他则是心情不错的样子,把人搂在怀里,脸庞始终挂着笑。

“等你四个月的时候,我们再来看孩子的性别。”

他这样说道。

周潇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他提及孩子的性别问题,忽然就说了句:“如果是两个女孩儿,您会要吗?”

翟耀愣住。

然后,他不可思议的低了头,深黑的目光,紧锁着她。

他冷笑:“你还真把自己当生育工具了?”

周潇潇咬唇,没吭声。

翟耀勾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神情很危险:“不管是男是女,我都要,明白吗?”

周潇潇点头。

翟耀不悦:“说话!”

“知道了。”

周潇潇答出声。

翟耀甩开她,不再说话,脸上的笑意也散了,如同罩了一块寒冰。

傍晚。

吃过饭以后,周潇潇裹着毛毯,蜷缩在二楼偏厅里的小沙发上,这里有个壁炉,自从管家在知道她喜欢呆在这里以后,便在壁炉里生了火,整个屋子里都暖烘烘的。

周潇潇很喜欢这种感觉,宁静而温暖。

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本泰戈尔诗集,周潇潇拿了过来,翻开阅读。

时间平静的流逝,她不知不觉的沉浸其中。

直到,细微的声响传来。

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却在看到对面单人沙发上的黑影时,被吓得低呼出声。

“别怕,是我!”

翟耀微微的坐直身子,邪魅而冷峭的容颜,穿透黑暗的阴影,渐渐显露出来。

周潇潇万分惊讶。

“您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怎么完全不知道。

“来了有一会儿了,看你认真,就没打扰。”

翟耀的语气很淡,他表情冷静,乌黑的眉眼,沉寂清冷,就这么一直看着她。

周潇潇心口一滞。

却听他继续说道:“在看什么书?”

周潇潇反应过来,稍微收拾心神,便恭恭敬敬的答道:“泰戈尔诗集。”

“噢?”

翟耀挑眉,表情似笑非笑:“你还喜欢这个,不错!”

周潇潇抿了下唇,出声回答道:“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学期的诗朗诵,正巧我们的老师是个泰戈尔诗迷,所以就接触了不少,渐渐的就喜欢上了。”

翟耀舒适的靠着沙发,颔首:“读一段来听听。”

“是!”

周潇潇点头,清了清嗓子,低头将书页翻开以后,娓娓念来:“罗网是坚韧的,但是要撕破它的时候我又心痛。我只要自由,为希望自由我却觉得羞愧。我确知那无价之宝是在你那里,而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却舍不得清除我满屋的俗物。我身上披的是尘灰与死亡之衣;我恨它,却又热爱地把它抱紧。我的债务很多,我的失败很大,我的耻辱秘密而又深重;但当我来求福的时候,我又战栗,唯恐我的祈求得了允诺。”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个人,在监牢中哭泣。我每天不停地筑着围墙;当这道围墙高起接天的时候,我的真我便被高墙的黑影遮断不见了。我以这道高墙自豪,我用沙土把它抹严,唯恐在这名字上还留着一丝罅隙,我煞费了苦心,我也看不见”

“行了!”

男人忽然出声喝止。

周潇潇立刻闭了嘴,抬头惶恐不安的看着他。

翟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身子高大颀长,脚边投下的黑影,延伸很长。

他的表情晦暗不明:“不早了,记得要按时睡觉,管家会给你送牛奶上来。”

说完,迈步就往外走。

周潇潇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看着男人的背影,胸口那里有些闷。

她没有忍得住,不禁开了口:“翟先生……”

男人脚步微顿。

他没有回头,背脊挺直。

周潇潇有些忐忑不安,她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明天……我想去看望奶奶……不知道……可以吗?”

她几乎是屏着呼吸。

男人仍旧没有回头,只是不冷不淡的丢下一句话:“看明天的天气。”

话未落音,人已经走出了偏厅。

周潇潇暗暗舒气,却又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明天会是个大晴天。

过了没多久,管家就端着牛奶走了上来,看到女孩儿的时候,他还微微的一笑道:“小姐,你感觉如何?”

“什么?”

周潇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管家解释道:“我都听说了,您怀的是双胞胎,先生很高兴,真是恭喜您了。”

周潇潇勉强笑了笑,点头道:“我还好,没什么不适。”

管家将牛奶递给她,一边道:“您这时间还早呢,先生已经把营养师和月嫂什么的都请来了,就住下楼下呢。哦对了,还有一个老师,好像是什么胎教老师?”

“噢,胎教……”

周潇潇并不意外,只是……

“呃,月嫂都请来了?”

“是啊。”管家点点头,道:“您先喝牛奶,趁热喝。”

“噢!”

周潇潇双手捧着杯子,慢慢的啜饮。

只听管家道:“先生的话是,先让月嫂过来住着慢慢熟悉您的生活习性,以后等您生了孩子以后,才能更好地照顾您。”

“太夸张了吧……”

周潇潇皮笑肉不笑。

管家摇头,很正经的样子。

“这可不夸张,小姐,您是头一胎,必须时刻注意着。”

周潇潇无话可说。

她仰头,直接一口气便将牛奶喝了个底朝天。

她将空杯子还给管家,边道:“谢谢你了,管家。”

“您客气了。”

管家一笑,伸手将空杯接了过来。

待他离开了以后,周潇潇盯着壁炉里的火焰发了一会儿的呆,然后才起身回了卧室里。

没想到的是,卧室里竟然不知何时被铺上了一层毛茸茸的厚地毯,赤脚踩上去,表面上的绒毛几乎能把脚背覆盖。

周潇潇很惊讶。

等着她走进浴室里时,又发现连浴室里也做了改变,无外乎就是做了更多的防滑工作。

她左右观看,只觉得惊奇连连。

看来,翟耀是真的很重视这个孩子,哦不,是这两个孩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潇潇被男人抱在怀里,觉得有些热,偷偷的将两只手伸到了被子外面。

可是,她才刚觉得好受一些,男人又抓着她的手,将其重新塞进了热乎乎的被窝里。

她又开始难受了。

“热……”

她微微扭动身子,试图争取点空间。

翟耀闭着眼,没有任何反应,有力的双臂依旧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间,与她身体相贴,几乎不留丝毫缝隙。

她只有忍。

可是,什么都能忍,但这一旦热起来,实在是难受。

“热……”

她又动了一下。

“闭嘴!”

翟耀不耐烦的出声,将她的身子翻转过去,从背后抱着她。

可是,这样还是热。

周潇潇故技重施,偷偷的把手伸到被子外面。

但最后,还是被男人发现了。

翟耀的语气很恶劣:“你再敢乱动!”

周潇潇缩着脖子,乖乖的把手放回被子里。

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热量滚滚袭来,像是火炉。

可纵然如此,她却禁不住浓重的困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周潇潇觉得呼吸不顺畅,惊恐的睁开眼时,男人正伏在她的身上,密密实实的吻着她。

她的整个唇都被盖住,口腔被侵占,几乎呼吸不到半点空气。

她很呜咽挣扎,眼角憋出泪水。

翟耀正在兴头上,哪会就这么饶了她?

从她的唇一路滑过往下,埋首于她的颈项之间,吮吸声啧啧作响。

周潇潇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连忙道:“别这样……”

翟耀没说话,一把扯开她的睡衣,肆意妄为。

到了重要关头时,女孩儿被吓得满眼是泪,男人堪堪停住,粗重的喘息着。

周潇潇早被吓得浑身发颤,腿间异物在时刻提醒着她,稍不注意,便是万丈深渊。

“不许哭!”

翟耀低沉启声,似有不耐,说完这话以后,他倏地起身,径直进了浴室里。

随后,一阵哗哗水声传来。

周潇潇依旧仰躺在床上,肌肤上还有火辣辣的疼意,她巍巍颤颤的从床上坐起来,一边掉泪,一边穿好睡衣,无意的低头,她看到自己的胸前尽是红艳艳的一片吻痕。

她觉得难堪极了。

大约十分钟以后,翟耀走了出来,他神色已恢复自然,深黑的眸里冷酷一片。

他自然是看到了周潇潇脸上的泪痕。

他拧眉,很是不悦:“怎么,还觉得委屈?”

周潇潇摇头。

顿了顿,她从床上站了起来,低低的说道:“我去洗脸。”

说完,疾步往浴室方向走。

路过男人时,她被翟耀抓住了手腕。

周潇潇浑身一颤,立马停住了脚步,却没敢去看他。

翟耀冷笑:“不是要去看你奶奶么,不想了?”

周潇潇倏地抬起头,两眼期待的看着他:“可以吗?”

翟耀指了指前边,道:“去把窗帘拉开。”

“哎!”

周潇潇立马走到窗边,伸手将窗帘往两边一拉,刺眼的阳光霎时便大片撒入。

她不禁眯起眼,看着窗外生机盎然的早晨。

彼时,男人开了口:“吃了午饭再走,晚饭前我去接你。”

周潇潇有些意外的转身看向他。

“您要来接我?”

翟耀挑眉,似笑非笑:“不乐意?”

“没……”

周潇潇摇头,有些捉摸不透男人的想法,她说道:“疗养院在郊区,下午很堵车的,不如,您给我地址,到时候我直接过来?”

翟耀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的转身往外走。

周潇潇跟了几步,但见着男人似乎不想搭理她的样子,她便没在跟随,只是心里在嘀咕,那么远的地方,他来接自己做什么?难道,是要去什么地方?

不过,她也没想太多,洗漱整理干净了以后,她便下了楼。

早餐是中式的,一碗热腾腾的水饺,以及几碟小菜。

翟耀吃了两口,便放下了筷子。

周潇潇抬头,看着他:“不好吃?”

其实,她倒是觉得这个水饺挺好吃的,家里佣人自己做的,只是这皮擀得有些干,所以影响了几分劲道。

但偏偏,翟耀又是个嘴挑的。

她想了想,又道:“要不,我给您下碗面条吧?”

翟耀的脸色不大好。

不过,他还是低低的‘嗯’了一声。

末了,又补充一句:“离火远点,让佣人煮面。”

“嗯,我知道了。”

周潇潇放下了筷子,起身去了厨房。

管家跟在她的身后,直到确认男人听不见他们的对话以后,他才笑着说了句:“还是小姐厉害些,先生是最喜欢吃您煮的面条。”

“是吗?”

周潇潇没太在意,接过佣人递来的空碗以后,她开始亲自往里面放调料。

只听管家道:“可不是,您也知道,先生是最不吃的辣的,上次您往碗里放了那么多辣椒,他还不是一声不吭的都给吃了?所以说,这爱情里面的男人,是最盲目的!”

扑哧!

周潇潇一时没忍得住,笑了起来。

她直摇脑袋:“管家,你以后还是少看点爱情方面的书籍吧,都把你给教坏了,什么爱不爱情啊,压根儿就没有的事,翟先生那么聪明的人,哪会盲目?再说了,他怎么会爱上我?”

说完这话以后,她又觉得不对劲,抬头去看管家,却发现他的脸色有些奇怪。

想了想,她倏地转过身,却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翟耀不知何时站到了厨房门口,眼眸深黑,正阴晴不定的看着她。

------题外话------

先鞠躬。

昨儿牙疼,所以没更。

唉唉,一般我都是在上午更新,如果过了点还没更新,那么亲们就别等了,可隔日在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