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20章 男人四十一枝花!

回城的途中,孩子哭闹得厉害,不管陆吉祥怎么哄都没用,她急得不行,可怜巴巴的又去看旁边的男人:“宋锦丞,她怎么了?”

宋锦丞也是紧拧着眉头。

“拿来。”

他把孩子抱了过来,低头相哄。

可是,这一哄不要紧,孩子却哭得更凶了,尖锐的声音吵得耳朵生疼。

“她到底是怎么了?”

陆吉祥看见孩子哭个不停,她也快哭了。

这时候,前边的司机有些忍不住了,出了声:“少夫人,小小姐是饿了!”

“饿了?”

陆吉祥愣住。

宋锦丞也愣住了。

“怎么办?”

陆吉祥看向他。

宋锦丞好像有些纠结,他看了眼女孩儿,接着视线下滑,缓缓的落在她的胸前。

“你看什么呢!”

陆吉祥呵斥,双手掩在胸前。

可是很快,她又明白了。

“啊,要我喂啊?”

她压低了声音,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嗯’了声,似是有些不大乐意,又道:“护士们都跟在后面的,要不,交个她们?”

“不行!”

陆吉祥闻言,当即拒绝,并道:“这是我的孩子,凭什么拿给她们?”

宋锦丞:“……”

陆吉祥想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前边的司机,又偷偷的凑到宋锦丞的耳边,轻声道:“你让司机把车停下来,然后都让他们出去,我给女儿喂奶。”

宋锦丞的心里听不是滋味儿的。

这丫头是他的,凭什么要给别人喂奶?

好吧,虽然这个‘别人’是他们的女儿,但是这种感觉……还是很不爽!

“停车!”

宋锦丞出了声,淡淡的。

司机应了一声,顺势就将车挺到了马路边。

陆吉祥看了眼,脸红红的:“能不能停到那种稍微隐蔽一点的地方?”

司机顿时明了。

他笑笑道:“对不起,是我没想到。”

说罢,重新启动引擎,将车停到了一个小胡同里。

随后,司机便下了车,让后面跟着的其他车辆都停到别处去。

这下算是彻底清净了。

陆吉祥咬了下唇,犹豫的看着旁边的男人。

“你……”

“连我也要走?”

宋锦丞冷飕飕的斜睨着她。

“不不不……”陆吉祥连忙罢手,谄笑道:“你不走也没事,反正……反正……”

她没好意思把话说出来。

宋锦丞将孩子塞到她的怀里,不甚耐烦:“快点喂!”

“噢……”

陆吉祥轻轻点头,怀里搂着孩子,微微的侧了下身,背对着男人。

她先是看了眼怀里哭得泪汪汪的女儿,迟疑了一下,这才巍巍颤颤的掀起了自己的衣服。

只是,她才刚当妈,哪有经验?

过了半分钟以后,陆吉祥又苦着脸回了头,声音惨惨:“宋锦丞……”

宋锦丞听到声音,连忙凑了过来。

“怎么了?”

陆吉祥欲哭无泪:“我都差点忘了,上次医生跟我说……说……”

“到底说什么!”

宋锦丞低斥。

“说我奶水不足,根本就没法亲自喂奶……”陆吉祥说着,彻底垮下了小脸。

宋锦丞一听,赶紧扳过女孩儿的肩头,正好看见他们的女儿正俯首在陆吉祥的胸脯里,白花花的肉色之间,那个小家伙的脑袋正在不停的窜来窜去,根本就没吃到!

宋锦丞将女儿抱了过来,然后又将陆吉祥的衣服放下,道:“你先坐着。”

说完就要开门下车。

陆吉祥拉住他,急道:“你去哪?”

“把孩子拿给护士,你看她都哭成什么样了,总不得让她一直饿着?”宋锦丞说道,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乖点,不要下车,记住了?”

“噢……”

陆吉祥松了手,眼睁睁的看着宋锦丞抱着孩子离开。

大约五分钟以后,宋锦丞空手而回。

“女儿呢?”

陆吉祥很紧张的看着他。

宋锦丞伸手将人搂到怀里,道:“护士在喂奶。”

陆吉祥听了,很是震惊。

“护士有?”

“奶粉!”

“噢……”

陆吉祥放松了神经,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她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宋锦丞,我想给孩子喂奶,可是我没有……该怎么办?”

宋锦丞伸手握住她的胸。

陆吉祥不解,抬头看他。

宋锦丞笑得万分迷人:“我帮你揉大!”

陆吉祥一怔,随即脸蛋大红,直接抬手推开男人,娇嗔:“我说正事呢,你还能不能正经点?”

“怎么不正经了?”

宋锦丞抓住她的手腕,将人重新拉回怀里,继续道:“你是我老婆,你身上哪里不是我的,嗯?”

“可是……”

“你本来就胸小,再不让我多揉揉,小心连女儿都嫌弃你!”

“她敢!”

宋锦丞只是笑。

这时候,陆吉祥也忽然反应过来,扯着男人的衣襟,咬牙切齿的:“你居然说我胸小,宋锦丞,我的胸就算是再小,也比你的大!”

“……”

“不要脸!”

陆吉祥拍开他的爪子。

“让我摸摸有多大!”

“走开!”

女孩儿娇斥。

宋锦丞充耳不闻,将人半压在椅子上,捏着她的下巴就重重的吻了上去。

“唔……”

陆吉祥有些不舒服,拿手推他。

宋锦丞抓着她的手,一边顾忌着她的伤口,一边含着那两片柔软的唇,吻得如火如荼。

再等等吧,终于可以摆脱掉苦行僧日子了。

……

回了医院里时,裴谦正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看见这这对夫妻俩回来的时候,他当即便起了身,笑笑道:“恭喜了!”

宋锦丞还没说话,倒是陆吉祥惊呼起来:“天啦,赔钱货,你怎么了?”

“嗯?”

裴谦不解。

陆吉祥指着他的脸:“你干嘛要把胡子蓄起来?好显老啊。”

“呃……”

裴谦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得挺无奈:“不是我要蓄的……”

陆吉祥听了这话,正要问是谁,宋锦丞已经把她抱回到了床上。

“待会儿让医生给你看看伤口。”

宋锦丞说道,摸了摸她的额头,挺不放心的:“今天坐了这么久的车,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没……”

陆吉祥摇头。

不过,她的注意力都在裴谦的身上呢。

“吉祥!”

宋锦丞不满,扳过她的脸,直视她的双眼:“看着我!”

“干嘛?”

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宋锦丞没说话,左右端详着她,最后才道:“下午想吃什么?”

陆吉祥无语,答道:“家里做什么就吃什么,我最近不挑食的……”

宋锦丞见她心不在焉,索性松了手。

“算了,我出去看看。”

语罢,起身往外走,路过裴谦的时候,瞥了他一眼。

裴谦笑:“看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老婆!”

宋锦丞没搭理,径直出了门。

裴谦拿了张椅子,放到床边落座。

他看着陆吉祥,笑道:“听说是生了个丫头,孩子呢?”

“还在护士那里。”

陆吉祥答道,顿了顿,她的眼里放出光:“我上次听宋锦丞说,你要给我女儿当干爹?”

“嗯!”

裴谦点头,警惕的看着她:“你笑什么?”

陆吉祥朝他伸出手,大大方方的:“红包呢?”

“红包?”

裴谦微楞。

陆吉祥解释道:“就是我女儿的见面礼啊,你要给她当干爹,怎么能不给见面礼?”

裴谦那叫一个无语。

“你等着!”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取下了自己挂在门口立式衣架上的外套。

他将皮包掏了出来,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叠人民币,递到陆吉祥面前:“给!”

陆吉祥没接。

她直撇嘴:“俗气!”

裴谦扬了眉梢。

“哎哟,我说怎么,你还真是想宰我一顿?”

“是啊!”

陆吉祥承认。

裴谦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过了会儿,他又将钱放回皮包里,连连点头:“得得得,我知道了,下次给你捎对金镯子过来,算是我给我干女儿的见面礼!哎呀,吉祥物,这才多久没见啊,你怎么就变得这么物质了?”

陆吉祥的回答很坦荡。

“我这不叫物质,我是在给我女儿攒嫁妆钱!”

“噗!”

裴谦差点喷了。

他虚指了指床上的女孩儿,恨铁不成钢的道:“没出息,要是我家是个女儿,我绝对让女婿入赘,不入赘就不嫁,妥妥的!”

陆吉祥闻言,忽道:“你找到秦可卿了?”

裴谦怔住。

陆吉祥观察着他的反应,一边道:“赔钱货,你就甭骗我了,我知道你肯定是找到他了,不然你今天也没心情和我扯这么多了,老实说说吧,你俩现在怎么样了?”

裴谦叹气。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找了她很久,直到最近才知道,原来她压根儿就没离开过首都,一直都在城里呢!”

陆吉祥惊讶。

只听裴谦继续说道:“我去找了她,不过,她不肯见我。”

“你俩到底是怎么了?”

陆吉祥想不明白,她说道:“我记得当初的时候,秦可卿对你的印象很好啊,如果你也喜欢她的话,她没理由要躲着你啊!”

裴谦抓了抓头发,挺纠结的:“这些事儿都过去了,再提也没什么意思,你说是不?哎呀,这些太复杂的东西,跟你说了也不懂,你现在就好好的相夫教子吧,我走了!”

“哎哎哎!”

陆吉祥连连出声,道:“你别急着走啊,我还没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呢。”

“什么?”

裴谦看向她。

陆吉祥指着他的胡子:“你这胡子是怎么回事?你不当科学家,改当艺术家了?”

提起这事儿,裴谦还挺无奈的。

他道:“上次见着秦可卿的时候,她很烦我,几乎见着我就躲。后来,我就问她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她说,如果我的胡子长度能超过她的头发,她就给我一个机会!”

陆吉祥惊呆了。

这是什么要求?

裴谦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挺惆怅的:“她的头发都已经到腰了,我这个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不过也没事儿,我最近在研究一些能让胡子快速增长的药,你想试试么?”

“再见!”

陆吉祥躺回床上。

裴谦笑了笑,说了句‘再见’,转身出了病房。

外面,宋锦丞正站在长廊边上。

裴谦走了过去,掏出烟盒,递了一支烟给他。

宋锦丞拒绝。

裴谦并不在意,点燃后叼在嘴边,有几分颓废。

“最近怎么样?”

他问道。

宋锦丞回头看了眼病房,答道:“还好。你呢?”

“很不好!”

裴谦摇头,缓缓的吐出了一口青色烟雾,过了会儿,忽道:“那女人把孩子打了!”

宋锦丞挑了下眉,没说话。

裴谦转过头,看着她:“锦丞,如果在当初,吉祥物瞒着你把孩子打了,你会怎么办?”

宋锦丞冷笑:“我会把她打一顿,然后再罚她生两个!”

裴谦意外。

然后,又笑了。

“你能得到她,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中。”

说着,又狠狠的抽了口烟。

宋锦丞看着他,皱眉:“少抽点!”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整天有老婆可以搂,我什么都没有,就它了!”裴谦眯眸,看着手中的香烟。

宋锦丞转身就走。

裴谦看着他的背影,接着说道:“我不会让她生两个的,既然丢了一个,她就要再赔我一个!”

宋锦丞没有理会,径直推门进入了病房里。

裴谦呵呵冷笑,视线缓缓落回在燃烧的香烟上,渐渐的冒出了狠意。

……

房内,陆吉祥还没睡呢,看到宋锦丞回来了以后,她忙道:“女儿呢?”

宋锦丞来到床边落座,握着她的手:“放回去了。”

“噢……”

陆吉祥有些失落。

她有些郁闷:“我想抱着女儿睡觉!”

“过几天吧。”

宋锦丞说道,俯了身,与她额头相抵:“今晚和我睡,嗯?”

陆吉祥翻白眼。

“不要!”

男人脸色微沉。

“真不要?”

他的语气很危险,连目光也是。

陆吉祥起了玩心,去挠他的腰侧。

哪想,男人连表情都没变一下,依然稳得很。

陆吉祥吃惊:“你居然不怕痒!”

宋锦丞捏住她的下颚,声音沉沉:“不要转移话题!”

“好啦好啦,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嘛,至于这么认真么?”陆吉祥看着他,握着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道:“你去洗澡,然后再上来,满身的烟味!”

宋锦丞直起了身子。

“有烟味?”

他闻了下自己,什么都没闻到。

“有!真的有!”

陆吉祥点头,皱着眉头:“好难闻的,你是不是偷偷抽烟了?”

“没有!”

宋锦丞摇头,很认真。

陆吉祥偷偷的笑,表情却很严肃。

她指着卫生间,道:“去洗澡,不洗干净就不准上来!”

宋锦丞什么都没说,取了衣服以后便去洗澡了。

陆吉祥缩回被窝里,心里暖呼呼的。

过了没多久,浴室里的水声停止,紧接着,男人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随手拿了张毛巾在擦。

“你过来!”

陆吉祥从床上坐了起来。

宋锦丞微笑,来到床边将毛巾拿给她。

“低下来一点。”

陆吉祥说道,慢条斯理的给他擦头发,一边笑道:“宋锦丞,要不你也把胡子蓄起来吧,我还没见过你留胡子的样呢!”

宋锦丞不搭话。

陆吉祥听不见声音,歪着脑袋去看他:“你干嘛不说话?”

宋锦丞瞥她一眼,冷冷淡淡的:“然后一起上街的时候,再让别人误以为我是你爸?”

“哈哈哈哈……”

陆吉祥大笑,连想也没想的就说道:“原来你也知道你太老了啊!”

说完这话以后,房间里静了下来。

“呃……”

陆吉祥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她连忙握住男人的大手,解释道:“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宋锦丞,其实你也不老,真的,别人不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呢?你才三十多岁呢,现在顶多就是一花骨朵,不算老的!不算老的!”

她这哪是安慰人?

这不明摆着在讲笑话么?

宋锦丞长叹了一口气,故作伤感的道:“我老了,我知道……”

“宋锦丞……”

陆吉祥悔得连肠子都青了,她连忙捧住男人的脑袋,凑唇吻了上去,声音很轻:“你不老的,你真的不老了,平时你那么厉害,根本就……”

“平时我什么厉害?”

“就是在床……呃,不是,我是说……”

“噢,那你喜欢吗?”

“我……我……”

“不喜欢?”老男人又开始伤心了。

女孩儿忙不迭的点头:“喜欢!我喜欢!”

“嗯,那我以后再接再厉。”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