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8章 当局者迷!

有片刻的安静。

宋锦丞面无表情的来到床边,目光深沉的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陆吉祥则是抿了唇,稍微思考了一下,才开口出声道:“我想出院!”

她说得很直接。

男人冷冷的勾唇:“想早点死?”

他也说得很直接。

只是,这话未免有些伤人。

陆吉祥很尴尬。

“非得这样吗?”她问。

“那你想怎样?”宋锦丞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的气质很冷:“你不是想离婚吗?陆吉祥,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对一个想和我离婚的女人和颜悦色,嗯?”

陆吉祥很是难以置信。

这么久的日子里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宋锦丞冲她甩脸色,甚至是用这么冷摸的语气和她说话。

说真的,她的心里有些堵,很难受的感觉。

“宋锦丞……”

她嗫嚅着唇瓣,仰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宋锦丞没说话。

他拿来了一张椅子,落座以后,才语气平静的开口:“别说求字,我担待不起!”

宛若一盆冷水从头浇下!

真正的寒彻心扉!

陆吉祥浑身轻颤,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声音里有泣音:“他们活着的时候,我没有见到最后一面,难道他们死了,你都不让我去送他们最后一程?”

宋锦丞身子一僵。

他仍旧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沉得厉害。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说道:“宋锦丞,他们只有我一个女儿,我妈那么爱我,可是我竟然都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还有我爸,如果那天我知道他会……我、我肯定死活都不会让他离开的,他还答应了要陪我一起吃饭,可是他食言了,我不怪他……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会离开我,我还让我爸给孩子取名字呢,他明明都答应了啊,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时,她又开始哭,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

宋锦丞看着她,胸口那里疼得厉害。

最后,他还是没有忍得住。

“别哭了。”

他满是无奈和怜惜,从椅子上起身来到床边,大手抚上她的脸。

“你刚生完孩子,不能哭的。”

他叹息,以指腹一点一点的擦去她脸庞的泪珠。

陆吉祥一把抓住她的手,睁着双眼,满是期待的看着她:“让我出院,好不好?”

宋锦丞拧眉。

他启了声:“妈的遗体还在海城,按照爸的遗愿,他是想和妈葬在一起的,我已经让人挑好墓地了,就等着妈的骨灰被运过来。”

“什么时候运过来?”

陆吉祥问道,想到自己的母亲,她的眼眶里又止不住的弥漫着氤氲。

宋锦丞默了下,才道:“应该会在明早。”

“那我爸呢?”

陆吉祥急急的看着他。

宋锦丞抿唇:“爸的遗体还在医院里,昨晚送来抢救的时候……在半途就去世了。”

陆吉祥咬着唇,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好了,别多想,明天让你出院,好不好?”宋锦丞说着,俯身在她眼角处落吻,满含怜惜:“吉祥乖,你现在的身体很弱,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不要让爸妈走了也不放心,嗯?”

“嗯……”

陆吉祥点头,小手紧紧的抓着男人的大手。

宋锦丞摸了摸她的头,顿了下,接着道:“你还没吃午饭,现在先吃点东西,其余的事稍后再说。”

陆吉祥继续点头。

宋锦丞唤来人,示意可以将家里送来的饭菜端上来。

陆吉祥犹豫了好久,才低低的说了句:“宋锦丞,真的很谢谢你!”

男人笑而不言。

……

陆吉祥的肚子上挨了一刀,诸事不便,所以这吃饭的时候,也得由人喂。

其实,这都是宋锦丞太过小心翼翼了。

他非要亲自喂,旁人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陆吉祥有些尴尬。

男人很淡定的舀了一勺米饭,示意道:“张嘴!”

陆吉祥照做,张开了嘴巴。

宋锦丞喂了她一勺,笑意吟吟:“真乖!”

陆吉祥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她默默的咀嚼着,并没有说太多话。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以后,按照医生的嘱咐,她得下床稍微做活动。

不过,对此,宋锦丞却是如临大敌。

他亲自搀扶着女孩儿,看着她双脚落地的时候,还担忧的问:“伤口疼吗?”

陆吉祥皱了下眉,继而摇头。

“不疼!”

男人舒了口气。

“来,走两步!”

他说道,目光一直落在女孩儿的身上。

陆吉祥试着走了一下,行动有些缓慢,显然是顾忌着自己的肚子,她也怕疼啊。

所幸的是,并无什么太疼的感觉。

“我想去看看孩子。”

她提出要求。

“好!”

宋锦丞并没有拒绝,搀扶着她慢慢的走出了病房。

陆吉祥是满怀期待之心的,一想到就要看到自己的孩子了,她的脸上就止不住的泛起笑容。

终于,隔着一扇透明的窗户,她看到了保温箱里的女儿。

她正安安静静的闭着眼,脸很红,整个就只有很小很小的一团。

看起来很可怜。

陆吉祥心疼得不行。

“她怎么这么小?”

宋锦丞搂着她的腰,解释道:“孩子是早产,所以就小了点,不过她很健康,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是吗?”

陆吉祥皱了下鼻子,将脸靠近玻璃,眼巴巴的看着里面的女儿。

她挺郁闷的:“孩子还要在里面呆多久?我想抱抱她!”

“再等几天吧。”宋锦丞说道,侧头看着将整张脸都贴在了玻璃上的女孩儿,很是无可奈何:“你乖点,不要离太近了,小心孩子见了被吓到!”

“我有这么恐怖吗?”

陆吉祥不服气的反驳一句。

而就在这时,里面的小丫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就睁开了眼,然后……哇哇大哭!

陆吉祥整个人都凌乱了。

“好了,别吓她!”

男人失笑,将人抱进怀里。

“什么嘛,我是亲妈哎,她见到我应该高兴才是,哭什么!”陆吉祥的嘴里嘀咕着,很是郁闷。

宋锦丞搂着人回了房,将她抱回床上躺着。

“睡吧。”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始终温柔。

陆吉祥缩在脖子里,怯生生的看他一眼,神情有些忐忑。

宋锦丞自然是知道她的心里是如何想的,只是,他不会主动提及,就等着这丫头主动开口呢。

过了许久。

陆吉祥像是经历了一番很纠结的心理斗争,最后,她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宋锦丞,我昨天说的那话……”

“我知道。”

男人忽然打断她。

陆吉祥微微一愣,睁大眼:“你知道什么?”

男人握住她的手,勾起唇:“你怪我让你怀孕生子,受了太多的苦,一时气不过才说了那样的话,对不对?”

“你……”

陆吉祥竟一时无言以对。

他是在给她找台阶下吗?

“你是无心的,我不怪你。”

宋锦丞继续说道,神情温和,不似之前的冷漠。

就好像……那些都是陆吉祥的幻觉。

可是,陆吉祥想说,那些都不是气话,她是真的有想过要离婚!

“宋锦丞,其实我……”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男人忽然从床边站了起来。

陆吉祥抬起眼,看着他,下意识的问:“你要去哪?”

说完以后,她就后悔了。

既然都想和人家离婚了,那她还问这些做什么?

想到这里,她又不禁再次出声:“呃,那个,我的意思是”

“我要去趟海城。”

宋锦丞径直出了声。

这下,陆吉祥意外了。

她看着男人:“你去海城做什么?”

隐约的,她的心里有了一个猜想。

这时,只听男人的声音传来:“妈的遗体还在医院里,我得去送她最后一程,妈在那也没什么熟人,如果没个人给她烧纸引路什么的,我还真怕她迷路回不来了,到时候就不好向爸交代了。”

其实,宋锦丞并不迷信。

而他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替陆吉祥求个安心,他不想让这丫头将来在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后悔自己没有尽到孝。

这些,他都愿意替她做!

“宋锦丞……”

陆吉祥听了以后,感动得不行。

她甚至伸了手,想去拉他。

宋锦丞弯了腰,主动的将自己的手拿给她,安慰道:“行了,你也不用太担心,该做的不该做的,都由我来替你做,你就好好的给我在这里躺着养伤口,不许胡思乱想,更不许再说那些气话了,懂不懂?”

“嗯……”

陆吉祥点头。

顿了顿,她又很真诚的道:“宋锦丞,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傻丫头。”

男人揉了揉她的发,笑道:“夫妻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好了,你乖点,我得赶飞机,明天再来陪你,嗯?”

“恩恩!”

陆吉祥点头,目送男人离去。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还真是跟针扎似的难受。

宋锦丞对她的好,她这一生都还不完。

……

晚饭之前,周潇潇来了。

陆吉祥见到她的时候,很是惊喜。

“听说你升级当妈了,所以我就过来看看!”

周潇潇走了过来,她倒也直接,从包里取了个红包就递到陆吉祥面前:“呐,这是给我干女儿的。”

陆吉祥看到红包,笑得合不拢嘴。

她伸手接了过来,当着周潇潇的面打开以后,惊呼:“我去,银行卡?”

周潇潇‘嗯’了一声,接着道:“八万八,算是给我干女儿的见面礼。”

陆吉祥撇嘴:“你发财了?”

周潇潇一边落座,一边道:“反正都是翟耀给我的,白花白不花,再说了,我头一次给人当干妈,怎么着也不能太寒酸了,你说是不?哦对了,孩子呢?”

周潇潇说到这里,不禁转头左右望了望,却没有看到孩子的踪迹。

陆吉祥解释:“还在保温箱里。”

周潇潇皱起眉。

“生了都有两天了吧,怎么还在保温箱里?”

“孩子是早产,所以身子有些弱。”陆吉祥撇嘴,想到自己的孩子,她有些心疼。

周潇潇叹气。

“出什么事了,你好端端的怎么会早产?”

陆吉祥咬唇,声音很低的说了句:“我父母去世了。”

周潇潇大惊。

“什么?”

顿了顿,她又急忙拉住陆吉祥的手,道:“阿姨和叔叔都去世了?”

“嗯!”

陆吉祥点头,眼眶红了起来:“我妈是病逝的,我爸……是自杀,他这一生就只爱过我妈,虽然经常吵吵闹闹的,但是我知道,他是在这个世上最疼我妈的人,只是……”

说到这里,她不禁抽泣了一下,有些哽咽。

周潇潇坐到床边,抚着她的背,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的说道:“宋教授呢?他是怎么说的?”

“我妈还在海城,他去接她了。”

陆吉祥答道。

周潇潇挑起眉梢,挺意外的:“宋锦丞亲自去接?”

“嗯!”

陆吉祥点头,继续道:“他说,他要替我尽孝,不想我以后有遗憾。”

周潇潇听了以后,很是感叹:“大吉祥,你这辈子能遇到宋教授,也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连我都有点嫉妒了。”

陆吉祥扁嘴,道:“我昨天还跟他提离婚了!”

“你疯了?”

周潇潇很是不可思议,她夸张的道:“宋教授那么好的人,你干嘛要离婚,难道你要把他拱手让给其他女人?”

“我就是觉得特对不起我父母,然后就……”

“疯了疯了!”周潇潇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连连道:“要是换了我,我就是倒贴着也不会放手的,你居然还主动的提离婚,要是这事让你爸妈知道了,还不得气得复活啊?”

陆吉祥缩起脖子。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宋锦丞对我很好?”

“难道不是吗?”周潇潇反问道:“我问你,你俩结婚这么多年,宋教授有打过你吗?”

“没有!”陆吉祥摇头。

“骂过你吗?”周潇潇继续道,顿了顿,她补充一句:“小打小闹不算,就是骂得很重的那种,比如让你滚出去什么的,有过吗?”

“没有!”陆吉祥继续摇头。

“那就对了,宋教授又没打过你,也没骂过你,你平白无故的离什么婚?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啊?生孩子生傻了?还是吃错药了?”

“潇潇,你好凶啊……”陆吉祥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周潇潇狠狠的戳她的额头。

“我这不叫凶,我要点醒你这颗榆木脑袋,宋教授这么好的男人,那是千年都难遇,既然被你遇到了,你就要懂得好好珍惜,还敢提离婚,小心我第一个抽你!”

陆吉祥很沮丧。

“我就是觉得对不起我父母,毕竟,我连我妈的最后一面的都没有见着,我”

“停停停!”周潇潇打断她,说道:“首先,你这逻辑就不对头,你没见着阿姨和叔叔的最后一面,这关宋教授什么事?”

陆吉祥抿了下唇,答道:“当初如果不是宋锦丞不让我去海城,我也不会见不着我父母的最后一面!”

周潇潇听了这话,瞬间愣住。

只听陆吉祥继续道:“而且,他一早就知道了我妈是什么病,但是始终都瞒着不告诉我。后来,我在猜到了一些大概以后,他才承认了我妈是癌症,但还是一直骗我说没什么大概,要不了多久的时间就能痊愈了。潇潇,你说,我是这么的信任他,可是他呢?一直拿谎话来骗我,以至于我连我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每次一想到这些事情,我就特别的后悔,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为什么我就这么笨,其实我早就应该察觉得到的,可就是因为我太信他了,所以才没有多想过这些事情。真的,只要我现在每次想起这些事情,我的心里就疼,跟刀子在割似的,特别的难受。潇潇,我真的不知道,除了离婚以外,我该怎么办?”

周潇潇在听了这些话以后,沉默了很久。

她也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只是,陆吉祥比她幸运得太多,她从出生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更别提被宠爱,她一直就是一个自生自灭的孤儿。

“潇潇?潇潇?”

陆吉祥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回过了神,抬头看向她。

陆吉祥皱着眉,不大确定的道:“你怎么了?脸色好像有点奇怪啊。”

“没,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周潇潇淡淡的道,很快,她又转移了话题:“大吉祥,我知道你的心里很难过,但是,你不应该钻牛角尖的,你应该换一个角度去想。你想啊,如果你和宋教授离婚了,那么,你们的孩子呢?你忍心让她一出生就没了父母?”

陆吉祥愣住。

是啊!

如果她和宋锦丞之间真的离婚了,那么,她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再说了,除了在你父母的这件事情上以外,试问,宋教授有做过哪点对不起你的事情?”周潇潇看着她,继续说道:“大吉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要相信,宋教授不让你去海城,总是有他的理由的。不然,依着他那么聪明的人,他会想不到这样做的结果?既然他明知道你会恨他,但依然这样做了,那就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你为什么不去亲自问清楚呢?”

陆吉祥没有说话,神色有些茫然。

不得已的理由?

如果真的如周潇潇所说这般,那么,宋锦丞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来呢?

“好了,这事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多说也无益,明天等宋教授回来了以后,你一定要记得问清楚,不然这事儿就会成为你俩之间的疙瘩,永远都是缝隙,对你们的感情也不好,所以一定要搞清楚了!”周潇潇再三嘱咐道。

陆吉祥忽然抬了头,看着好友笑道:“潇潇,我怎么忽然发现你好厉害啊?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还是一个爱情顾问呢!”

噗!

周潇潇笑出了声。

她道:“你就别抬举我了吧,这种事情啊,其实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宋教授那么在意你,怎么可能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陆吉祥‘嗯’了一声,点头:“等他回来以后,我会问清楚的!”

“那就好!”

周潇潇放心了不少。

陆吉祥看着她,忽然道:“你和翟耀之间怎么样了?”

此话一出,周潇潇脸上的笑,瞬间就消失了。

她摇头,淡淡的:“你别看我说的大道理是一堆跟着一堆的,可是,这事要是落在了我自己的身上,其实我也会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和翟耀之间……我们就那样吧,不冷不热的,过一天算一天。”

“他没有向你求婚?”

陆吉祥问道。

周潇潇闻言,忽的一笑,有些自嘲:“我和翟耀是不可能结婚的,他家的门槛儿太高,我是爬不进去的。再说了,我也不想爬进去,等着哪天我们彼此都累了,就到了该散的时候了吧。”

陆吉祥皱起眉,并不认同:“潇潇,你看待事情有些消极,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坏的,为什么你能看清我和宋锦丞,却不能看清你自己呢?”

周潇潇耸了耸肩,答道:“我不是早就说了嘛,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能看清别人是一回事,我能不能看清自己的,那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

陆续将想了想,点头:“这倒也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