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7章 生了!生了!

宋顾闻讯赶来医院的时候,所有人都正站在走廊里,前边的手术室灯亮着,里面传来的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他很生气,大步流星的走到宋锦丞跟前,直接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首长……”

旁人立刻上前,个个都是诚惶诚恐。

而当事人,则是始终没有表情,硬生生的受了这一巴掌不说,甚至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宋锦丞整个人都显得颓废,他的手上还沾着血,那是陆吉祥的。

“爸,对不起……”

他红着眼。

宋顾也是气得很,他指着他,语气很狠:“你跟我说对不起做什么?你对不起的是那个丫头,你都是怎么照顾人的,啊?”

宋锦丞没吭声。

只有宋顾离他最近。

所以,他看到了宋锦丞的眼泪,就那么一颗,径直砸在了地面上。

宋顾到底是震惊了。

“你!”

他盯着自己的儿子,此情此景,竟是半句话都说不出。

宋锦丞的手在抖,他的整颗心都在颤抖。

宋顾只有叹气,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两位亲家的事,处理好了吗?”

他问道。

宋锦丞僵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却道:“爸,我要怎么和她说……”

此时此刻,他失去了所有的冷静,他只是一个男人,心系妻子的丈夫!

宋顾直摇头,一脸的惋惜:“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亲家公做事太极端,大家都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情,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吉祥才是最重要的,知道么?”

宋锦丞点头。

就在这时候,手术门忽然被打开,护士急急的走了出来,忙道:“哪位是孕妇家属?”

宋锦丞走了过去。

“我是!”

他答道,目光紧盯着护士,心跳得很快:“她怎么样了?”

护士答道:“孕妇很不配合,而且我们发现胎儿的体位发生变化,现在是单臀位,医生正在努力想办法,但是时间不能耽误得太久,如果实在是不行的话,只有剖腹了!”

宋锦丞一愣。

护士见他不说话,不禁板正了脸色,道:“现在羊水已经破了,如果胎儿长时间的无法出来,极容易产生生命危险。先生,如果您同意剖腹的话,请在意见书上签字,我们会很快开始做准备!”

说完以后,护士又急匆匆的返了回去。

走廊里,依然充斥着陆吉祥的惨叫声,她又在叫,又在哭,像是痛到了极致。

宋锦丞满手的汗水。

宋顾走了过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语气很沉静:“别担心,当年生你的时候,你妈也是剖腹,其实这也好,少受点苦!”

最终,宋锦丞还是签了字。

他写得很缓很慢,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

凌晨三点,孩子平安降临。

护士出来贺喜:“恭喜恭喜,夫人生了一位小千金!”

宋锦丞听到这个消息,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只要没事就好。

宋顾倒是笑了起来,亦有喜色:“小丫头好,省心!”

过了会儿,大人和孩子都被推了出来。

宋锦丞疾步走到推车旁,弯腰看着沉睡中的陆吉祥,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心里疼得厉害。

“辛苦了,小猴子!”

他缓缓的抚着她的脸,满眼的怜惜。

可惜,她听不到。

另一边,宋顾将小孙女抱在怀里,看着她只有小巴巴的一团,很是不满意:“怎么这么小?”

旁边的医生闻言,连忙回答道:“小姐出生得早,所以体重有些偏轻,但所幸的是,她的身体各个机能都很好,没有半点问题!”

所谓出生得早,其实就是指早产儿。

一般而言,正常的胎儿都要在母体中待满三十七周,而宋家的小千金,只在妈妈的肚子里待了三十一周,所以在出生的时候,体重很轻很轻,只有四斤还差点,这让当爷爷的宋顾很是心疼!

不过没关系,先天不足的,咱们后天可以补嘛!

……

病房内。

所有医生护士都离开了以后,只有宋锦丞一个人坐在床边。

女孩儿在沉睡,容颜恬静,只是眉头始终皱着,像是在做着什么不好的梦。

宋锦丞俯了身,轻轻的抚平她的眉,在她苍白的唇上一吻。

“吉祥乖,你会没事的。”

他轻轻的说着话,也不管陆吉祥是否能听得到,神情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他回忆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情。

他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丫头的时候,她只有很小很小的一团,连话都说不清楚,只会哇哇哇的哭,小小的脸,红得几乎像猴屁股似的,特别的滑稽。

那时候,他当着她的面,就叫她小猴子!

可是,她不懂,只知道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一边流口水,一边傻乎乎的看着他。

宋锦丞曾经以为,那只是偶遇,过了便忘了。

毕竟,那时候的他,也只是一个孩童而已,生病了还需要上儿童医院,所以就遇见了同样小小的陆吉祥!

真的很奇怪。

他遇见过很多很多人,却鲜少有让他记忆深刻的。

可偏偏就是这个小丫头,让他记忆深刻得很,不单是因为她的名字很独特,更多的,则是因为她咬了他一口。

从小到大,没人敢咬他!

除了她!

那时候,他已经上小学了,因为恶作剧心理,促使他趁着大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就想去拿她手里的小奶瓶。

结果,小丫头发飙了,居然张嘴就在他的无名指上咬了一口。

别看她人小,力气倒是挺大,咬住就不放,要不是他用另一只手去捏她的脸,他肯定会被大人们发现的。

从那以后,他就记住了这个叫陆吉祥的小悍妞!

……

陆吉祥睁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外面的太阳明晃晃的一片,整个世界都很明媚灿烂。

可是,她却并不明媚。

“孩子呢?”

她哑着声音问道,神色疲倦。

宋锦丞小心的将她扶了起来,边道:“孩子在保温箱里。”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是个女孩儿,很健康!”

陆吉祥‘噢’了声,反应很平静。

宋锦丞看着她,目光很复杂,片刻后,又道:“要不要喝点水?”

她点头。

宋锦丞去倒来了一杯温水,在床边落座以后,准备喂她。

哪料,陆吉祥偏头躲开。

“我自己来!”

她出了声,抬手接过水杯,自己就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宋锦丞按耐着脾气,什么都没说,见她将水喝光了以后,才问了句:“还要么?”

“不要了,谢谢!”

陆吉祥说道,她将身子向后靠在枕头上,眉头微微皱着,一手放在腹前,似是有些痛。

宋锦丞握住她的手:“你别乱动,小心碰到肚子上的伤口。”

“嗯……”

陆吉祥应了声,偏头盯着窗外。

她的额上有汗水溢出。

宋锦丞拿来了毛巾,轻轻地替她擦拭,一边说着话:“女儿很漂亮,长得像你,出生的时候也没怎么哭,很安静的一个孩子,你想看看她吗?”

他在努力的找话题。

许是因为提及了孩子,陆吉祥转回头,看向他:“孩子不是在保温箱里吗?我能看得见?”

宋锦丞一笑,道:“手机里有照片。”

陆吉祥咬着唇,她像是有些犹豫。

过了会儿,她又点了头:“好,拿给我看看吧。”

宋锦丞将手机拿了过来,坐到女孩儿的身边,翻开相册以后,一张一张的指给她看。

“你看,这个眼睛是不是很像你?还有这个……”宋锦丞是初为人父,在说到自己的女儿时,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自豪和骄傲。

而反观陆吉祥,她也在笑,很淡很温柔。

“我觉得,她的嘴很像你!”

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宋锦丞微楞,随即又笑了起来:“是吗?”

“嗯!”

陆吉祥点头,视线从手机上缓缓的移开,然后落在了男人的唇上。

她看得很专注。

宋锦丞保持着微笑,大大方方的给她看。

好几分钟过去了,陆吉祥还在看。

宋锦丞无奈又宠溺的笑。

“还没看够?”

一边说,一边凑到了女孩儿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下。

陆吉祥将手抚上他的脸庞,眉目间有痛色。

“宋锦丞……”

“嗯?”

男人看着她。

“我们离婚吧!”

“……”

他眼中浮现难以置信。

陆吉祥缓缓的收回手,侧过脸庞,忍着眼中的泪。

“宋锦丞,我们不合适,所以……离婚吧!”

男人愤怒,大手捏过她的下颚。

“你再说一遍!”

陆吉祥近距离的盯着他的眼,他很生气,她知道。

“我说,我们离唔唔……”

话还没说完,宋锦丞却忽然俯下身,重重的吻住她。

他蹂躏着她,在她的口腔里搅得天翻地覆。

陆吉祥摇摆着脑袋,想要躲避,却不注意扯到了腹部上的伤口。

她被痛得一阵一阵的倒抽凉气,脸色煞白。

宋锦丞松开她,双手捧着她的脸,鼻尖对着她的鼻尖,深沉的黑眸里,全是狠意。

“陆吉祥,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离婚的,休想!”

陆吉祥已经被痛得说不出话,贝齿紧紧的揪着下唇,额上有汗水不断的溢出来。

宋锦丞松了手,气得一脚就踹翻了旁边的椅子。

“医生!”

他冲外面喊了一声。

几秒钟的时间,医生和护士们都涌了进来,看到床上女孩儿的模样时,纷纷一愣,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开始替她止痛。

许久,病房里才渐渐安静下来。

陆吉祥睁着朦胧的眼,视线奋力的环顾四周,却再也看不见宋锦丞的影子。

她的心,开始痛了。

……

这一觉,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变黑了,整个房里都很静,旁边正坐着个小护士,正在削苹果,看见她醒来了以后,连忙凑了过来,问道:“夫人,您还好吗?”

陆吉祥‘嗯’了一声,问道:“其他人呢?”

“其他人?”

护士一愣,脸上有些迷茫之色:“您指的是?”

陆吉祥没说话。

护士见她的脸色不大好,连忙又转移了话题:“夫人,您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您家里刚送来了鸡汤,你现在要喝点吗?”

她不提这事还好,陆吉祥还真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

“好!”

她点了点头。

护士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了起来,轻轻笑道:“夫人,您家里人对您真好,这鸡汤每隔两小时就换一次呢,所以一直都是温着的。”

陆吉祥听了以后,反应不是很大。

护士盛了一碗汤,先让她慢慢的喝了小半碗以后,才说道:“要不要往里面泡点饭?”

“好!”

陆吉祥早就饿得饥肠辘辘,光喝汤哪受得了?

护士又往碗里盛了米饭,然后再添了点汤。

陆吉祥却在吃了一碗以后,便喊饱了。

护士皱眉:“您这也吃得太少了,要不,再喝点汤?”

陆吉祥摇头。

顿了顿,她又问:“现在几点了?”

“快十点了。”护士答道。

陆吉祥转过头,有些惆然的看着窗外夜景,感叹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呀!”

护士怕她胡思乱想,连忙出声道:“夫人,刚才在您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您的几个朋友都有来看过您。”

“噢?”

陆吉祥看向他,挺好奇的:“他们有说是谁吗?”

“没说!”

护士摇头。

陆吉祥垮了脸。

护士指着床头柜上的鲜花,说道:“这是您的一个朋友送来的,上面还留了纸条。”

陆吉祥歪头看了眼,道:“把纸条拿给我。”

护士应了声,立刻取来了纸条。

打开一看,很简洁的一行字。

‘祝安好!哥哥。’

是陆荣景送来的。

陆吉祥的心里一阵暖和,她又开始想念自己的家人了。

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她的哥哥……其实,如果不是她忽然结了婚,她如今依然是住在家里的,或许,现在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嫁了豪门又怎样?

除了丈夫,她又得到了什么?

陆吉祥不禁开始反思,究竟是什么时候,她和自己的家人愈来愈远?

以至于到了现在,阴阳相隔!

想到这里时,她又忽然出了声,问向护士:“我现在能出院吗?”

护士惊讶的看向她。

“夫人,您才刚生完孩子啊,您是剖腹产,现在只能躺床上慢慢的养着伤口,是不可以出院的!”

陆吉祥心急如焚。

当初是为了孩子,她只有忍着,总以为还有机会。

可如今,难道还要继续忍着?失去和父母见最后见面的机会?

不可以!

“我要出院!”

她猛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护士见状,被吓得心惊胆战。

“哎哟,夫人,您起来做什么,快躺下!您快躺下!”

护士连忙扶住她,想让她重新躺下。

陆吉祥不依。

她现在必须要见父母。

哪怕是伤口流血化脓了,她也要见!

护士拿她没法,只好连道:“您先等一下好不好?就算您想出院,那也得让您的家人来接您啊,你稍等一下,我去通知院长和您的家人,好不好?”

护士也是有责任的。

医院里这么多人,偏偏就她被选来照顾这位据说背景不小的新妈妈,自然是对她寄予厚望。

说得好听点,是信任她!

若是干好了这躺差事,以后便是平步青云也难说。

最近,医院里不是在竞选下任护士长么?

护士这样一想着,急急忙忙的就把陆吉祥的家属给叫了来。

说是家属,其实还算不上,这是一位负责人,是宋顾身边的要员之一。

“少夫人!”

他倒是恭恭敬敬的。

陆吉祥看着他,并未拐弯抹角,直接就说道:“宋锦丞呢?你让他出来,我要和他谈话!”

陆吉祥知道,她最后能不能出院,完全取决于宋锦丞!

所以,她也不想和其他人多费口舌,直接点名就要找他。

“好的,您稍等,我立刻联系宋主任。”

那人说完这话以后,转身就走了出去。

陆吉祥躺在床上,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房门被人推开,宋锦丞走了进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