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5章 他来了!

午睡醒来以后,陆吉祥并没有看到宋锦丞,屋里只有一个护士守着,看到她醒来的时候,满脸的殷勤笑容:“夫人,您有什么需要么?”

陆吉祥摇脑袋。

她觉得有些头晕,大概是最近睡觉的时间太多,她整个人一直都没什么精神。

“宋锦丞呢?”

她懒懒的问了句。

护士答道:“先生出去了,说是在晚饭以前回来。”

“噢……”

陆吉祥的反应不是很大。

她扭头看向了窗外,却发现玻璃上弥漫着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的,令人根本就看不清外面的景色。

她启了声:“麻烦你把窗户擦一下吧。”

“好的,您客气了。”

护士应道,走到窗边将上面的雾气都一一擦干净。

这下,整个世界都仿若明亮了起来。

外面在下着小雨,天空有些暗,不似前几日的明媚。

“在下雨啊。”

她感叹了一句。

护士倒了杯温水,一边递给她,一边说道:“最近的天气就是这样的,已经到冬月了,会越来越冷的。”

陆吉祥‘唔’了声,接过水杯,只是笑着喝了一口。

她似乎有些倦怠。

“我想吃鲜花饼。”

“什么?”护士微微愣了下,有些不大确定:“夫人,麻烦您再说一遍,您、您想吃什么?”

陆吉祥扭过脑袋,看着她:“我说,我想吃鲜花饼,城南老街那家的,你知道么?”

护士恍然大悟,连连点头:“知道的,那家很出名的,您现在就想吃吗?”

“嗯!”

陆吉祥抿了唇,有些不大好意思:“这里离城南老街很远吧?”

“没事儿,我去和外面的人说一声就好,会有专人去买的。”护士说道,顿了顿,她又不放心的看着陆吉祥:“夫人,您可千万别轻易下床,我去去就回来,有事喊一声就会有人进来的。”

“嗯!”

陆吉祥冲她一笑,半开玩笑的道:“放心吧,我会很老实的。”

护士不放心的最后看她几眼,转身出了病房。

窗外依旧是细雨连绵。

陆吉祥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有些发愣的继续盯着窗外。

过了会儿,门口传来动静,她也没回头,只是出声道:“我想上厕所,你帮我把鞋拎来。”

对方没说话。

陆吉祥不禁转过了头,却瞬间愣住。

“鞋在哪?”

男人问道。

陆吉祥错愕的张着嘴:“冷铮……”

男人皱起眉,表情复杂晦暗。

这时候,陆吉祥也彻底反应了过来,她从床上坐直了身子,不大确定的又问了一遍:“你是哥,还是冷铮?”

陆荣景叹气,有些心疼。

“吉祥,我是哥哥!”

女孩儿的眼眶霎时变得湿润。

“哥……”

她有些激动,就这么仰头看着他,身躯竟不自觉的微微轻颤起来。

陆荣景弯下腰,满含怜惜的给了女孩儿一个拥抱,方才慢慢的开了口:“最近过得还好吗?吉祥,哥很想你。”

他似是风尘仆仆,肩上尽是雨水痕迹。

陆吉祥在他怀中摇头,吸了吸鼻子:“我也想你啊,哥,你可真狠心,到现在才舍得来看我!”

陆荣景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重新站起了身子。

“鞋在哪,我去给你拿来。”

他又问道。

陆吉祥稍微一窘,抬手指了个方向。

陆荣景看了眼,走过去拎来了拖鞋,并蹲下身子,很贴心的替她穿上。

“谢谢!”

陆吉祥冲他一笑。

陆荣景却没说话,目光落在了她隆起的肚子上。

陆吉祥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微微的往后缩了缩,有些不好意思:“哥……”

陆荣景愣了下,又抬头看她。

“方便么?”

他问了句,伸手扶着女孩儿从床上站了起来,似是什么都未曾发生般的自然。

陆吉祥红着脸。

“方便的,我自己可以。”

她答了句,在男人搀扶下,慢吞吞的走向了卫生间。

陆荣景只是护送到了门口,便松了手,再三嘱咐道:“我就在外面,有事记得喊一声,你小心点。”

“哎!”

陆吉祥点点头,关上了门。

大约几分钟以后,她又慢腾腾的走了出来,挺着一个大肚子的模样,倒跟个企鹅似的。

陆荣景见了,心里直泛酸,说不出来的感觉。

“哥!”

陆吉祥朝他招手。

陆荣景走了过去,扶着她的手臂,淡淡的:“睡过午觉了?”

“嗯!”

陆吉祥点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陆荣景瞥她一眼:“脸上还有压过的褶子印。”

“哥……”

陆吉祥娇嗔,被他说得很不好意思。

陆荣景看着她一副小女人家的媚态,心里柔成了一团。

他将人扶回到了床上,然后才接着说道:“我在这里待不久,吉祥,你别把我来过的事情说出去,记得没?”

陆吉祥听了,很是疑惑。

“你让我保密啊?”

男人点头。

她继续道:“可是,外面有警卫员啊,你是从外面走进来的,就算我不说,他们也会向上头汇报的。”

陆荣景并不在意。

“他们只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并不知道我的具体身份。”

“噢……”陆吉祥若有所思的样子,她看着男人,挺好奇的:“哥,门外那些人很狡猾的,你是怎么和他们说的啊,居然都没人进来知会一声!”

她要是早知道陆荣景会进来,在刚才的时候,陆吉祥就不会让他给自己拎拖鞋了!

这边,陆荣景闻言,沉默了一下。

紧接着,他从兜里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打开以后,指着里面的合照道:“以此为证!”

陆吉祥凑过去看了眼。

是她和陆荣景在很多年前的大头贴合影。

“你还留着!”

陆吉祥很惊喜。

陆荣景低低的‘嗯’了一声,将钱包收了起来。

陆吉祥望着他,盈盈乌眸中盛满了笑意。

“哥,能见到你真好,我还以为,以后想见你的话,就只能去港城才行呢!”

“我以后会不定时来看你的。”陆荣景答了句,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依然是记忆中的模样,可是,又似乎不同了些。

“那你这次是什么时候来的啊?打算要呆多久啊?”陆吉祥继续问道。

陆荣景并未犹豫太多,答道:“刚来没几天,是来办事的,呆不了多久。你呢,医生是怎么说的?”

其实,关于陆吉祥的事情,他了解得一清二楚。

只是,他还是想听她亲口说。

“我?”陆吉祥闻言,指着自己,笑道:“我就是这样啊,没什么大问题的,医生说我动了胎气,需要住院观察一段日子,哥你放心好了,我没什么事的,连药都不用吃呢。”

“孕妇本来就不能吃药。”陆荣景慢慢的说了句。

陆吉祥一愣,有些窘。

“哥,你知道还挺多……”

陆荣景的表情有些愣怔。

陆吉祥很快又转移了话题。

她像是很高兴的样子,指着自己的肚子就道:“哥,你都快当舅舅了,难道就没什么话对你外甥说的吗?”

陆荣景在床边落座。

他迟疑了一下。

最后,还是没能忍住。

“可以摸一下吗?”

他询问女孩儿。

陆吉祥点头,很大方:“当然了,你可是舅舅!”

陆荣景的手腕有些颤抖,他带着万分的小心翼翼,迟疑着,矛盾着,最终还是缓缓的抚上了女孩儿的肚皮儿。

很奇妙的感觉。

但仅仅只是一瞬间,他就收回了手,似是有些慌张的样子。

“哥,我没事的。”

陆吉祥握住他的手。

许是怀孕的缘故,她微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会显得格外的温柔,像是暖暖的午后阳光。

陆荣景感概万千。

“吉祥,你长大了!”

“是吗?”陆吉祥张大眼,直直的看着男人:“哥你真这样觉得?”

陆荣景揉了揉她的发,道:“是啊,都要当妈的人了,难道还没长大?”

陆吉祥裂开嘴笑。

顿了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敛了笑,忽道:“哥,你有联系过爸妈吗?”

陆荣景脸上的表情,有微妙的变化。

“怎么了?”

他不答反问。

陆吉祥咬着唇,想到自己的母亲,她很难过。

“妈她生病了,很严重的病,是癌症!”

陆荣景很是惊讶。

“你说什么!”

其实,对于陆家夫妇的事情,他还真是知之甚少。

在陆荣景的心里,一直就有个坎儿。

当年,如果不是陆妈妈的百般阻碍,或许,今时今刻,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妈她得了癌症,现在在海城接受治疗。”陆吉祥说到这里时,不禁吸了吸鼻子,语气变得哽咽:“哥,这件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是不是很不孝啊?妈她得了这么严重的病,身为儿女,我居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陆荣景皱起眉。

他反握住女孩儿的手,劝道:“别想太多,你现在怀着孩子,一样很重要!”

陆吉祥摇脑袋。

“就是因为我怀着孩子,他们才要瞒着我的。其实,我好想现在就去海城,但我动不了,医生不让我出院,而且宋锦丞也不同意,我真的好为难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想给爸打电话,可是他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我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哥,你能帮我想个办法吗?”

陆荣景的心中百转千回。

他想的是,这事儿恐怕没这么简单。

“哥,你有在听吗?”

看到陆荣景没有回答,陆吉祥又不禁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男人回过神。

他安抚道:“你先安心养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先替你去看望他们的。”

“真的?”

陆吉祥听他这么一说,眼中浮现喜色:“哥,如果你能去看望爸妈的话,她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陆荣景淡淡的笑了笑,反应不是很大。

“夫人!”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陆吉祥和陆荣景同时望过去。

护士没料到房里有人,先是一愣,随即尴尬起来:“呃,对不起,您们继续聊吧,我”

“没事的,你过来吧。”

陆吉祥适时的出声,看着护士道:“我让你买的东西呢?”

护士疾步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东西递向陆吉祥,解释道:“那些保镖都不知道城南老街上有买鲜花饼的,我又怕他们买错了,所以就跟着一块去了,夫人您久等了。”

“没关系的。”

陆吉祥笑了笑,将东西接过来以后,低头拆开了外包装,然后才又看向陆荣景道:“哥,呐,这是你对喜欢的鲜花饼!”

香味弥漫整个房间。

陆荣景的心里忽然有些堵。

“怎么想到吃这个了?”

他问道。

陆吉祥皱了下鼻子,回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睡了一个午觉起来以后,忽然就想吃了,嘿嘿,正好你也来了,真的好巧哦!”

陆荣景没说什么。

他伸手拿了一个鲜花饼,放到嘴边咬了口。

是他喜欢的味道。

“好吃么?”

陆吉祥眼巴巴的看着他。

陆荣景‘嗯’了一声,示意道:“你也吃!”

“恩恩!”

陆吉祥也拿起来了一个,放到嘴边咬了口。

她笑笑嘻嘻的:“哥,我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

“我也是。”

陆荣景答了句,张嘴又咬了一口鲜花饼。

其实,他很久以前就就来了。

自从得知陆吉祥住院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医院的外面守着。

很多次,他都想来看她。

可是不能!

直到今天,他得到消息,宋锦丞要出城,他才有了这个机会。

……

傍晚,宋锦丞果然赶在晚饭前,回到了医院里。

他推门走进来的时候,陆吉祥正在看电视,屏幕光映在她的苍白小脸上,莫名的,有几分孤独的味道。

宋锦丞轻轻地关了门。

“回来啦!”

陆吉祥扭过头,没有眨眼睛的看着他。

宋锦丞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束香槟玫瑰,這是他在回来的时候,偶然路过一家花店时看到的。

“护士呢?”

宋锦丞看到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不禁问了句。

“上厕所去了。”

陆吉祥答道,末了,目光紧盯着男人怀里的鲜花:“这是给谁的?”

她是明知故问!

宋锦丞倒也配合。

“送给美女的!”

“谁是美女?”陆吉祥继续问道。

“你说呢?”

宋锦丞失笑,将玫瑰捧到她的面前。

陆吉祥笑眯眯的收了下来。

她左右打量了一番,最后又问:“为什么不是红玫瑰?”

宋锦丞叹气:“怕你说俗!”

“女人都是喜欢红玫瑰的,怎么会觉得俗呢?”陆吉祥说道,将鼻子凑到鲜花前嗅了嗅,眉眼舒展:“真香!”

宋锦丞倒也没说话,揉了揉她的发,转过眸时,却意外的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些吃剩下的鲜花饼。

“今天有人来过?”

他忽然说道。

陆吉祥有瞬间的意外。

“啊?”

她仰头看他。

宋锦丞指着那些鲜花饼:“谁来看过你了?”

陆吉祥咬唇。

“你是怎么知道的……”

肯定是有人打小报告。

宋锦丞倒也不急,慢慢悠悠的:“吉祥,你一个人是吃不完一盒鲜花饼的。”

护士买的是盒装鲜花饼,一盒有八个,现在还剩下三个。

“我和护士吃的!”

陆吉祥回答得毫不犹豫。

宋锦丞睨着她,不容置喙:“护士是不会吃的!”

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哪能轻易打破?

陆吉祥皱了下鼻子,答道:“就是一个熟人,我不想说,你也别问。”

“好!”

宋锦丞答应得很干脆。

这下,陆吉祥倒是意外了。

宋锦丞却没在看她,转身走向卫生间,丢下话:“家里刚来电话,晚饭已经做好了,正送过来,你先等会儿。”

“噢!”

陆吉祥应道,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了卫生间里。

只是,这男人竟然也不关门,安静的房里,里面传出来的嘘嘘声很清晰。

陆吉祥燥得面红耳赤,直到男人出来了以后,她才埋怨一句:“你怎么不关门啊,万一有人忽然闯进来了怎么办?”

宋锦丞斜睨她一眼,模样高冷。

“谁敢!”

说着,走到桌边倒了杯水,仰头喝下。

陆吉祥撇了嘴,很是郁闷:“宋锦丞,你愈来愈不注重个人形象了,以前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是么?”

宋锦丞瞥她一眼,很平淡。

这都老夫老妻了,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的身体,还需要注意什么?

“至少,你以前上厕所都会关门啊!”

男人很无语。

“你给我闭嘴!”

“噢……”

陆吉祥低下了头。

她在想,到底要不要供出哥哥?

因为她心里明白,如果宋锦丞想知道什么,那是根本就瞒不住的。

可是,她又答应过哥哥要保密的啊。

好纠结!

想了半天,她忽道:“宋锦丞,你今天白天去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