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4章 薄情!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一切都安详得像是静止的水面。

女孩儿闭着眼,似是睡着了,容颜恬静,呼吸绵长而轻缓。

宋锦丞在床边落座,看着她的目光里,蕴含太多情绪。

过了没一会儿,陆吉祥又忽然醒了过来,当她看到男人的时候,咧着嘴还冲他笑了笑,声音里带着懒:“你怎么没睡觉啊?现在几点了?”

“快九点半了。”

宋锦丞答道,又问:“想起来?”

“嗯!”女孩点头。

他伸手小心的扶着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往她腰后垫了个枕头,一边又接着问道:“要喝水吗?”

陆吉祥摇脑袋。

顿了顿,她看着男人,继续道:“你刚才干嘛要一直看着我?怪不得我睡不安稳,肯定就是因为你!”

男人失笑。

“看你也有错?”

说着,俯身便在女孩儿的唇上一吻,转瞬即逝。

陆吉祥微微皱眉,有些疑惑:“宋锦丞,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点怪怪的?”

宋锦丞抬手揉了揉眉心,语气淡淡:“可能是累了吧。”

“噢?”

陆吉祥眨了眨眼,毫不犹豫的往旁边挪了挪,笑着道:“来,挨着我睡会儿!”

“不怕我挤着你?”

宋锦丞促狭的笑道。

陆吉祥翻白眼,直哼哼:“你要是真怕挤着我,那在中午的时候,到底是谁不要脸的偷偷趁我睡着了以后爬上来?”

宋锦丞没说话,只是沉着一张脸。

陆吉祥并不畏惧,傲娇的冲他抬了抬下巴,道:“要不要一起睡?”

宋锦丞敛眉,不发一语的站起身,掀开被褥就躺了上去。

“爸爸呢?”

陆吉祥问了句,仰头看着他。

宋锦丞轻轻地把人搂在怀里,边道:“已经回去了。”

“噢……”

陆吉祥点点头,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接着又道:“那我要在这里呆多久?”

宋锦丞没吭声。

“宋锦丞?”

陆吉祥见他不说话,还以为是他没有听清楚,不由得又说了一遍:“我还要在这里呆多久啊?不要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她早已是心急如焚。

可是,一边是孩子,一边是父母,两边都很为难。

陆吉祥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自己的心境,总之,真的好痛苦!

因为难以抉择,所以痛苦!

隔了许久,男人才缓缓的出了声:“先看看医生的意见吧,吉祥,就算你再着急,也得考虑自己的身体问题,明白吗?”

陆吉祥很郁闷。

“我觉得我的身体很好!”

她这般答道。

宋锦丞看她一眼,目光高深莫测:“这只是你自己的感觉!”

陆吉祥皱着眉,想了想,又道:“那你给我说说,我妈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一直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你说这好端端的,我爸和我妈怎么就会忽然想到去旅游?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性格能做出来的!还有啊,我每次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爸都闪烁其词的说不清楚,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玩疯了呢,可现在一回想,其实早就出事了吧,是不是?”

宋锦丞没有表态。

就以现在这种情况来看,不管他怎么回答,都会引起陆吉祥的误会。

既然如此,索性选择沉默!

“喂,你干嘛不说话?”

对此,陆吉祥却很不满。

宋锦丞看着她,很无奈:“你想我说什么?”

“你就给我个准话,我爸我妈的事情,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陆吉祥问道,目光紧紧的盯着男人。

宋锦丞自然是不能承认了。

“这事说来话长,吉祥,你只要相信,不管我们做了什么,都是优先考虑的你!”

他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

陆吉祥咬牙。

“你们就是故意瞒着我的!”

宋锦丞静默。

他双手抱着女孩儿,轻轻地扶着她的背脊,倾尽温柔:“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睡吧!”

陆吉祥在他的怀里摇脑袋。

“不睡!宋锦丞,你非得给我说清楚!”

有的时候,她一旦钻了牛角尖,会比牛还掘!

宋锦丞拿她没办法,只好解释道:“海城里有最好的医疗团队,而且那个地方也很适合养病,妈现在的情况很好,不假以时日,她就会完全康复,然后就回来了。但在此之前,她需要的是静养,懂么?”

陆吉祥听了,只是忽然问了句:“我妈她到底是什么病?”

宋锦丞停了一下。

“你说啊!”

陆吉祥急急的看着他。

他叹气。

“是癌症!”

陆吉祥张着嘴,难以置信,眼眶中迅速的积起氤氲。

“乖,妈不会有事的。”

宋锦丞抱住她,将吻落在她的发间。

“怎么会得这个病……”陆吉祥的身子有些轻颤,她哆哆嗦嗦的抓住男人的手,满脸的苍白:“能治好吗?”

“目前只能是保守治疗,有一定的存活率!”宋锦丞答道,眼含怜惜的看着她:“不要哭,好不好?”

可是,他话音刚落,女孩儿眼中的泪珠儿便已滚落了下来,大颗大颗的,顺着她的眼角,就跟断了线的珍珠,根本止不住。

“吉祥……”

宋锦丞唤着她,看着她这么无助的流泪,连心都疼了。

他要如何说出残酷的事实?

其实,早在半年多以前,陆妈妈便已被查出是癌症晚期,再加上肺部又有问题,被送到海城接受治疗的时候,她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转移,回天泛术!

纵然他握有再多的权利和财富又如何,有时候,生命就是这般的脆弱。

上天薄情。

……

京郊,某废弃仓库。

冰冷的金属正缓缓的从颈项间划过,因为双眼被蒙蔽着,惊悚的感觉如影随形。

李雅受不了这种心理折磨,尖叫着:“你们是谁!你们究竟是谁!”

“闭嘴!”

耳边淬然响起陌生的男声,宛若冷冽的冰块。

李雅吞咽口水,浑身颤栗着:“你们是不是要、要钱,你们、你们要多少……我给!我给!”

“钱?”

男人冷冷嗤笑。

下一刻,她脸上的眼罩被掀开。

李雅眯着眼睛,有些不大适应这忽如其来的光线。

“你就是李雅?”

眼前的男人穿着一套剪裁合体的黑色燕尾服,头发打理得很整齐,搭配着一张英俊绝伦的容颜,倒像是刚从舞会里出来的王子。

可是,只要了解这个男人的都知道,他哪是什么王子,根本就是魔鬼!

叱咤在黑道中的魔鬼!

“我是李雅,你是谁?”

李雅虽然害怕,但依然高扬着头颅,颤抖着、咬着牙的和眼前的男人对视。

男人挑眉。

“你没资格知道。”

李雅的脸上一阵青白。

“你想要什么?”

她继续问道,企图谈判。

男人‘啧啧’了两声,狭长的锐眸,落在女人的脸上。

停顿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长得还不错!”

李雅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

她一副警惕的表情。

岂料,男人的下半句话,接踵而来:“那些德国佬应该会很喜欢你!”

李雅骤然尖叫:“你这个疯子!你他妈的究竟是谁,快点放了我,不让我会让你后悔唔唔唔……”

旁边的人将她摁住,往她嘴里塞了一团破布,很粗鲁。

“唔唔唔……”

李雅左右摇摆着脑袋,奈何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根本挣脱不了。

男人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很快又返了回来。

他似乎对李雅很感兴趣,来来回回的打量着她。

“认识宋锦丞吗?”

他问道。

李雅‘唔唔唔’的叫唤着。

男人抬手,示意手下将李雅嘴里的东西取出来。

“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如果你们肯放了我,我愿意在法庭上”

“让她闭嘴!”

男人径直出声。

旁边的人又要上前。

李雅赶紧改口:“我认识!我认识!”

男人弯腰,修长的手指抵上女人的脸蛋。

他缓缓的划开了唇瓣,一字一顿:“不要说废话,否则,我割了你的舌头!”

李雅闻言,瞬间面无血色。

“你是宋锦丞派来的?”

她颤抖着问道。

男人站起了身,接过旁人递来的手帕,一边擦着手,一边冷漠的启声:“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你应该也清楚,我从不严刑拷问女人,但不代表别人不会。说吧,那些照片是不是你做的?”

李雅全身僵硬。

男人没有听到回答,侧头睨向她。

“不肯说,嗯?”

李雅抬头,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什么照片,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个话是什么意思,既然是宋锦丞让你来找的我,那就请他来和我说话!”

她说得慷锵有力,好似自己真是被冤枉了一般。

男人不怒反笑,表情有些邪佞:“把人带上来!”

“是!”

手下应声,立马退了下去。

很快,一个人被拖了出来,他浑身是血,唯独那张脸还是干干净净的。

男人俯身在李雅的耳边,状似温柔般的呵气如兰:“你看,这个人也是像你一样嘴硬,我很生气,所以就下手重了点。噢,不过,我没动他的脸,怕你不认识!”

他话音未落,旁边的手下忽然走上前,弯腰就一把揪住了地上人的头发,迫使他扬起了头。

这是一张清秀的男人脸,只是,那双眼睛却满是鲜血。

这个人是摄影师,曾经受聘于李雅。

“他对我不敬,我很生气,于是就生挖了他的眼!”

男人微笑着。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李雅频临崩溃,拼了命的想挣扎,被绳子勒住的地方,已经磨出了鲜红的血迹。

“靳哥!”

这时候,手下忽然走了过来,压低声道:“小姐醒了!”

男人微楞。

“醒了?”

“是的!”

手下点点头。

男人皱起眉,忽然大步往外走。

在仓库的外面,正停着一溜儿的黑色轿车,其中有一辆轿车的外面,四周守着保镖。

看到男人时,保镖们纷纷低了头。

“靳哥!”

男人目不斜视,径直钻入了车内。

这会儿,轿车后座里正趴着一个小女孩,她在哭,嘤嘤的哭声让人心碎。

“这是怎么了?”

靳乔东皱着眉,小心的把女孩儿抱到怀里,让他趴在自己的胸口上,轻轻地抚拍着她的后背。

女孩儿迷迷糊糊的睁着眼,一手搭在他的肩上,有些呆呆的,眼角还有泪水流出来,似乎很伤心的样子。

“疼……”

女孩儿皱着小脸。

靳乔东顿时明了,大手放到她的小肚子上,轻轻地替她揉着,一边很无奈的道:“就为了这事哭?”

“嗯……”

女孩儿小弧度的点了点脑袋,畏畏缩缩的躲在他的怀里。

“丫头乖!”

靳乔东心疼得不行,在她额角边落吻,大手依然不停的揉着她的肚子,边道:“伤口还疼吗?”

“嗯……”

女孩儿依旧皱着小脸,动也不动的待他的怀里。

“让我看看!”

靳乔东说道,小心的把人放到自己的腿上,一边就轻轻地掀开了她的衣服。

女孩儿的腰上缠着厚厚的白色纱布,在靠近后面左腰侧的地方,有丝丝血迹溢出来。

靳乔东见状,脸色倏地一沉。

“碰过伤口了?”

他厉声。

女孩儿似乎有些委屈,小手抓着他的大手:“疼……”

得!

只要一喊疼,靳乔东顿时没法了。

他只有耐着性子的哄道:“你要乖点,这是枪伤,养不好以后会落下病根的,知道没?”

“嗯……”

女孩儿轻轻地点头。

自从把她带到身边以后,她的话就变得很少,不是喊‘疼’,就是回答一声‘嗯’,百般无味。

不过好在靳乔东在过去几年的杀手生涯里,早就习惯了沉默寡言,他也不是很在意,只想全心全意的呵护这个小丫头。

“还要睡觉吗?”

他继续问道。

女孩儿摇脑袋。

顿了顿,又细声细气的问:“什么时候回家?”

靳乔东很喜欢她说‘回家’这个词,总让他的心里很暖。

他张口欲回答,外面忽然传来刹车的声音。

他抱着人,侧头往外望了去。

一辆黑色跑车就停在外面,刚停稳,里面的人便已经走了出来。

女孩儿也望见了,漂亮的眼里有转瞬即逝的惊诧。

“锦丞哥哥……”

靳乔东没有听清她的话,不由回过头:“你说什么?”

女孩儿赶紧摇头,软软的往他怀里钻。

“我们回家!”

她像是在撒娇。

靳乔东蛮意外的。

“乖点,先让我办完事,然后再一起回家,好不好?”

他很有耐心。

只是,若是让道上的人见了,恐怕会掀起滔天大浪。

素来冷酷嗜血的K,竟然也有温柔的时候,真是不可思议!

……

靳乔东回到仓库里的时候,女人的嘶叫声让人耳膜发疼,他探头往里看了眼,发现正有两个人在拿着木棍猛击女人的腹部。

他撇嘴,接着又望向了另一边。

穿着风衣的颀长男人就站在不远处,侧面轮廓很冰冷,像是没有温度的宝石。

靳乔东走了过去,很热情的答了声招呼:“宋哥!”

宋锦丞闻声望来,容颜上并未有过多的表情。

“嫂子还好吗?”

靳乔东问了句,一边掏了根烟,点燃以后叼在嘴边,有些痞。

宋锦丞点头,淡淡的:“情况还好,只是一直想去海城,拿她没法!”

靳乔东皱起眉。

“去海城做什么?”

宋锦丞沉默着。

靳乔东耸肩,仰头吐出青色烟雾,接着道:“我可能要隐退一些日子。”

宋锦丞惊讶的望过来。

“隐退?”

“嗯!”靳乔东点点头,说道:“我交了一个女朋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过几日就会带着她出国。”

宋锦丞勾唇,淡淡的笑了起来。

“长大了,居然交女朋友了!”

靳乔东一听这话,差点跳起来。

“你不过就是比我大个五岁而已,什么长不长大的,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以前,靳乔东也是个官二代,和宋锦丞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

只是后来,他的父亲因贪污受贿落马,不得已随着家人搬出了大院,但依然没有妨碍到这两人的关系。

特别是在很多年以后,异国他乡偶然相遇,在得知彼此身份时,却依然坦诚相待,便促成了这段兄弟情义的延续。

其实,男人之间的友谊,有的时候,更让人看不懂。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对狗男女?”

靳乔东抽了口烟,继续问道。

宋锦丞皱眉,斜睨着他:“你有想法?”

靳乔东眯了眸,嘴角隐有森冷笑意:“以前的一个老东家,最近想要东方女人,又正好找上了我……”

宋锦丞漠然。

“随你。”

语罢,提步欲往外走。

靳乔东连忙追了上去,道:“过段日子我结婚,你和嫂子会来嘛?”

靳乔东的父母早逝,唯独只有一个宋锦丞可以喊哥,他当然希望自己结婚那天,能有长辈祝贺!

说到底,他是不愿委屈了自己心里的那个人!

“……好!”

良久,宋锦丞应了下来。

……

不知过了多久,仓库的空气里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

靳乔东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正巧,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蹲在地上。

李雅的双手被绑在椅子脚上,而双腿则是被大大的拉开。

她在惨叫,整张脸上毫无血色。

靳乔东歪着头看了眼,刚好看到医生的双手从她的下体取出个什么东西。

按规矩,这是不可能打麻药的。

所以可想而知,李雅此刻的痛苦。

她叫得连嗓子都哑了,但就是没法晕死过去,这和医生在动手前给她注射的药物有关。

她像是频临死亡的鱼。

一条烂鱼!

过了会儿,医生端着盘子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道:“靳哥,这是子宫。”

靳乔东没有看,而是盯着地上的半死女人。

他的表情很阴沉。

“感觉怎么样?”

李雅张着嘴,剧烈的疼痛折磨着她,哪还说得出半个字?

靳乔东抬手,将手中的香烟扔到了她的身上。

“啊!”

她被烫得浑身抽搐了一下。

靳乔东还想说什么,外面跑了人,凑到他耳边道:“靳哥,小姐非要下车,谁也拦不住!”

靳乔东顿时头疼。

“割她一个肾捐到医院里,然后再送到查尔斯那里。”

“是!”

手下应下。

靳乔东匆匆的往外走,刚出了仓库大门,正好看到女孩儿在叫骂。

“你们让开!你们让开!”

她的声音很软,像是甜甜的糖。

靳乔东疾步走了过去,在女孩儿的一只脚即将踩在地面上,他顺势就把她捞到了怀里。

“这又是怎么了,嗯?”

他陪着笑,大手稳稳的托着女孩儿的小屁股。

“你说过不会带着我来首都的!”

她娇斥,满脸的生气。

可若是在看仔细一点,她的神情中还有畏惧和害怕。

靳乔东并未注意到,他抱着人重新坐进了轿车里,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还没到首都呢,这里是郊区,属于河北,我没有骗你,更没有失信于你,懂了没?”

这就是靳乔东为什么会把地点定在这里的原因。

他曾经答应过这个小丫头,绝不带着她踏进首都半步。

虽然,他很好奇其中缘由。

但没关系,谁没点过去呢?

他不会介意的。

“没下次了……”

女孩儿呢喃着,扁着小嘴缩在他的怀里,闭着双眼,卷长如蝴蝶的睫毛,颤抖得厉害。

靳乔东还以为是她的伤口又疼了,连连软声相哄:“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吃冰淇淋,想吃什么都可以,好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