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2章 惊痛!

连续的几日飘雪,如今,地面上已经积起了很厚的一层白雪。

大院内,穿着军装的年轻战士们拿着扫帚,正在一点一点的清理着道路两旁的积雪。

而这会儿,陆吉祥才刚醒过来。

随着孕期的增加,她愈来愈懒,愈来愈嗜睡,加上现在又是严寒的冬季,她就更加不愿意离开温暖的被窝了。

宋锦丞推门进来时,这丫头还赖在床上呢。

“吉祥!”

他喊了声,来到床边站定。

白色的被褥拱起一团,里面的孕妇毫无半分动静。

“这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他挺无奈的,一边说着话,一边弯下了腰,亲自动手将这犯懒的小东西从温暖被窝里挖了出来。

陆吉祥很不高兴。

“走开……”

“起来!”宋锦丞的语气不容置喙,他径直道:“早餐都快放凉了,你不饿吗?”

饿!

她当然饿了!

最开始的时候,宋锦丞纵容她,会亲自把早餐端到卧室里。

可自从发现了她的懒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这样做过了,不管陆吉祥怎么说,他都坚持让她自己走下楼去吃东西。

哪能一直不运动的?

没办法了,陆吉祥只有从床上爬了起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挺着个大肚子朝浴室走过去。

宋锦丞在旁边小心的扶着她。

女孩儿有起床气,这会儿的心情超级不爽。

“好烦啊!”

她指着自己的肚子。

宋锦丞没太在意,微笑着:“乖点,洗漱以后就下楼吃早餐!”

陆吉祥撇了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觉得我现在走路越来越像企鹅了,为什么女人要怀孕啊?为什么不是男人来做这个?”

她如今的孕期已快八个月,肚皮涨得跟皮球似的,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就连最简单的下蹲都做不到,所以,难免会有些心浮气躁。

当然了,心情不好的发泄途径就是埋怨!

宋锦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不管女孩儿如何说,他都始终耐着性子,只当是陪她解闷儿吧,谁让这个小家伙的肚子里正揣着他的孩子呢?

没办法,孕妇最大!

洗漱好了以后,陆吉祥又慢吞吞的下了楼,刚到了餐厅门口,就闻到了一阵香味。

令人垂涎三尺啊!

“哇,什么味道这么香?”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急急的将视线投向餐桌上。

旁边的管家闻言,笑眯眯的就说道:“首长上次去南方访问的时候,当地领导们送了很多土特产,其中就有竹筒饭,今儿我和厨房商量了一下,打算早餐就吃这个,你喜欢吗?”

“恩恩!”

陆吉祥点头,迫不及待的坐到餐桌前。

宋锦丞撬开了一个竹筒,然后放到她的面前。

竹筒里面是糯米饭和腊肉,这两种食物搭配在一起本就美味,加上竹筒的清香,那就更加完美了!

陆吉祥尝了一口,连连赞叹:“真好吃!”

宋锦丞将水杯递到她的面前,示意道:“先喝点水。”

“不……”

陆吉祥歪过头,想要再吃一口糯米。

男人表情不变,宛若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沉沉的:“喝水!”

自她起床到现在,一口水都还没喝过。

陆吉祥深知他的脾气,其余什么事情都好商量,除了在饮食方面的问题以外。

他很严格的!

她虽心有不甘,但还是奴着嘴,歪着脑袋凑了过去。

宋锦丞一手扶着她,一边喂着她喝了小半杯温水,而后才满意的舒缓眉眼。

“继续吃吧。”

他颔首。

陆吉祥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什么,低着脑袋继续往嘴里送着食物,她的忘性较大,这不,才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她很快便忘了这件事情,嚷嚷着让宋锦丞再给她拿个竹筒饭。

吃过了早餐以后,陆吉祥来到窗户边,看着外面的皑皑白色,心情豁然开朗。

“真美!”

她说道,一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

宋锦丞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外面的天气,却是紧拧着眉。

“你干嘛不说话?”

陆吉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不由得转头看向他。

男人神色平淡。

“想出门了?”

陆吉祥闻言,心中暗暗咋舌。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然而,男人的下半句接踵而来:“不许!”

简单又霸道!

陆吉祥一点的不意外。

“噢……”

她答了句,慢吞吞的转过身。

宋锦丞搂着她的腰,带着她慢慢的走进客厅里,将她放到沙发上以后,还不忘在她的腰后垫一个枕头。

陆吉祥呼呼吐气,隔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道:“今天几号了?”

“二十九号,怎么了?”宋锦丞落座,握着她的手。

陆吉祥想了一下,眉头微微蹙起,挺纠结的:“还有几天就是元旦了,你说,爸妈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前几天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爸说很快就回来了,可也没有说个具体的时间,你说这不是让人干着急么?”

宋锦丞轻轻的将她揽到怀里,抚着她的发,答道:“海城里四季如春,爸妈们会留恋不舍离开,也是在情理之中!”

陆吉祥撇嘴。

她指着自己的大肚子,挺郁闷的:“难道四季如春会比大外孙还要重要吗?我都快生了!”

宋锦丞敛眉。

这丫头的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哪是快生了?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陆吉祥说道,作势就要站起身。

宋锦丞连忙将她拉住。

“吉祥!”

他万般无奈,大手微微用力,又将女孩儿拉回怀里。

“宋锦丞!”

陆吉祥仰着脑袋,有些焦急的看着他:“我最近老是做梦,你说奇怪不奇怪?以前爸妈都是很疼我的,如今我怀孕了,可他们居然说走就走了,我现在都快八个月了哎,他们一次都没来看过我,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

“没,你一直很乖!”

宋锦丞抱着她,有些怜惜的扶着她的背脊,慢慢的说道:“父母们的年纪大了,辛苦了一辈子,既然他们愿意在外面多玩玩,你就让他们多玩玩吧,老是催着他们回来做什么?”

陆吉祥皱紧了眉。

“你每次都这样说!”

宋锦丞看着她,眸色温和:“这是实话!”

陆吉祥虽然急躁,但男人抱得紧,她也无可奈何。

“好吧,我再等等!”

她咬着唇。

“乖……”

宋锦丞低头,在她眼角落吻,边道:“你上次不是说想吃酸辣汤吗?今天让厨房给你做?”

“嗯!”

陆吉祥点头,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就跟个孩子似的,可怜兮兮的将脑袋埋进他的颈项之间,呼吸着他的味道。

其实,陆吉祥是没有安全感。

她知道宋锦丞是全心全意对待她的。

可是,她的父母也一样啊。

从小到大,除了参加夏令营以外,她从来都没有这么长时间的离开自己的父母,转眼的功夫,这都快大半年的时间了,陆爸爸陆妈妈连一次面都没有露过,始终都在外地旅游,每次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陆爸爸都说快了快了,可这都多久了,还是没有回来!

所以,陆吉祥才会担心,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

宋顾回到家里时,女孩儿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最近上映的迪士尼动漫,看得是津津有味。

听到声音时,陆吉祥转过了头。

“爸爸!”

她喊了一声,嘴里还含着话梅。

宋顾点头,提步走了进来。

“在吃什么?”

整个屋里都是酸酸的味道。

“话梅!”

陆吉祥答道,举起自己手里的零食袋,边道:“您要吗?”

宋顾摇头。

“吃饭了没?”

他继续问道。

“早饭,还是晚饭?”陆吉祥俏皮的反问。

宋顾皱眉,看了眼腕表。

现在的时间是四点多,早饭已过,晚饭还早。

他无奈的摇头一笑。

“最近外面很冷,没事不要随便出门,知道吗?”

他说道,神色温和,始终翩然。

这两父子都一个样。

陆吉祥早就领教过了。

“噢,知道了!”

她乖乖的点头。

顿了顿,她又试探性的问道:“爸爸,您真的不尝一下吗?这个话梅很好吃的,不是很酸,有一点点甜!”

宋顾很纠结。

“不吃!”

他再次拒绝。

陆吉祥的样子却很认真:“您还是尝一个吧,别不好意思,宋锦丞都说这个好吃!”

宋顾抿着唇,一言不发的上了楼。

这丫头真是愈发的无法无天了,连长辈都敢调侃。

待宋顾离开以后,陆吉祥又转回了视线,继续盯着电视机。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宋锦丞从楼上走了下来。

“嗨!”

陆吉祥看见他,心情很好的挥了挥手。

宋锦丞瞥她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直接去了厨房。

然后,待他再出来时,手里端着刚刚榨好的果汁。

“喝了。”

他来到沙发边,递到女孩儿面前。

陆吉祥微微坐直身子,接过来喝光以后,又还给他。

宋锦丞将杯子放到茶几上,视线扫了眼上面的零食,微微敛眉:“吃了两袋话梅,嗯?”

女孩儿没说话,假装很认真的看着电视。

宋锦丞倒也不怒,直接将茶几上的散放零食都收拢了起来,作势就要全部拿走。

“喂!”

这下,陆吉祥有些绷不住了。

她很不高兴:“不就是多吃了一袋话梅嘛,你干嘛啊!”

宋锦丞淡淡的睨着她:“我还以为你听不见。”

陆吉祥挎着小脸。

“我明天不吃话梅了就是。”

“陆吉祥,你要记清楚了,你一个星期只能吃一次,明白?”

陆吉祥抓狂。

“好,我明白了,下周不吃了!”

如此,宋锦丞才满意,拿着所有零食离开。

“嗷嗷嗷,宋锦丞,你给我站住,把零食留下啊!”

陆吉祥气得直叫唤。

可惜,男人权当听不见,头也不回的便径直上了楼。

女孩儿郁结。

……

电影还剩下最后的半个小时,陆吉祥继续观看下去,刚看完,还没放片尾曲呢,管家走了过来。

“少夫人。”

他微笑着。

陆吉祥转头看他,眉眼弯弯:“管家,有事吗?”

管家答道:“刚才外面门警卫室打来电话,说是有你的一个包裹到了,所以我就来问一下,你最近有在网上买过东西?”

“没有啊!”

陆吉祥摇头。

顿了顿,又问道:“谁会我给寄包裹啊?呃,寄件人是谁?”

管家摇头:“就是因为没有寄件人信息,所以才来问问你!”

陆吉祥挑眉。

她反复想了想,最后才确认道:“没有,我记得我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

她连电脑都碰不到,哪有时间上网购物啊?

管家明了。

“好的,少夫人,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我会让警卫室那边的人先打开检查一下,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以后,才给你拿过来,可以吗?”

陆吉祥知道,这是以防万一。

“可以,我没什么意见!”

陆吉祥笑着点头。

管家应了声,转身走出了客厅,大概是去打电话了。

大约十多分钟过去了,管家又重新返了回来,恭敬的站到沙发边道:“门卫那边已经确认了,包裹里面就只有一个风铃,和几个盒装的明信片。”

“噢?”

如此,陆吉祥倒是来了兴趣。

“明信片?什么明信片啊?”

管家摇头,答道:“具体还不是很清楚,警卫正送过来。”

话音刚落,门外就响来了一阵动静声。

管家答:“我出去看看,应该是警卫员过来了。”

“好!”陆吉祥点点头,目送着管家离开。

她的心里在嘀咕,到底是谁给她寄的包裹?

很快,管家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少夫人,你的包裹!”

他说道,弯腰将盒子递到女孩儿的面前。

“谢谢。”

陆吉祥道谢,双手接了过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打开了外面的盒子以后,她先是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风铃,造型有些独特,一个小娃娃穿着一件黑斗篷,黑色的大眼睛,嘴唇却像血一样的红艳。

最关键的是,这个娃娃的后面还刻着三个字。

陆!吉!祥!

“咦,这倒是有意思!”

陆吉祥左右看了看,只觉得这个风铃娃娃有些奇特,其余的倒也没怎么多想。

他随手将小娃娃放到旁边,接着又从里面取出了两盒明信片。

其中一盒已经被拆开,陆吉祥大概看了眼,基本上都是一些风景明信片,拍摄得很漂亮。

管家在旁边看了眼,笑道:“好像是海城!”

“海城?”

陆吉祥惊讶:“你确定?”

“是呀!”管家点头,指着明信片上的一个建筑物,答道:“这个是海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很出名的。”

陆吉祥看了几眼,觉得挺眼熟的。

“难道这些是爸妈寄来的?”

她心中有疑惑。

但如果是父母寄给她的,应该会给她打个电话吧。

如此一想着,陆吉祥又拿起了另外一盒明信片。

“这个怎么没有被拆开?”

她问道。

管家解释道:“大概是警卫室那里拆了一盒以后觉得没什么问题,所以这盒就没有再拆开吧。”

“噢……”

陆吉祥眨了眨眼,毫不犹豫的就动手撕开了盒子外面的塑料包装,将里面的明信片取了出来。

这时候,管家注意到了茶几上的空杯子,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温水吧。”

“好!”

陆吉祥应道,一边开始浏览明信片。

第一张是波光粼粼的湖面,第二张是即将飞翔上天空的野鸳鸯,第三张……忽然,陆吉祥浑身僵住。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图片。

她一张接着一张的往下看,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差!

“少夫人,你怎么了?”

管家惊呼的声音传来。

哗啦一下,陆吉祥手腕一抖,手中的明信片尽数落在地上。

她脸色苍白,唇瓣颤抖得不成样子。

“宋锦丞……宋锦丞……”

她嘴里反复呢喃着男人的名字,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般,呼吸起伏得厉害。

管家被吓了一跳,赶紧往楼上跑去通知宋锦丞。

男人冲下来的时候,陆吉祥正仰靠在沙发上,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像很差劲,两眼睁得很大,随着她的大口呼吸,凸起的肚子也是起伏得厉害。

“吉祥!”

宋锦丞惊痛,连忙跑过去,将女孩儿抱到怀里。

“通知医生,立刻备车去医院!”

他失声怒吼,前所有未过的恐惧感席卷全身。

他几乎是不加迟疑的将人一把抱到怀里,转身就要往外走。

无意间,他瞥见了散落在地面上的照片,脸色顿时大变。

“车来了!”

管家叫了一声。

宋锦丞无暇顾及其他,抱着女孩儿大步往外走,浑身都散着凌厉的让人窒息的骇意。

……

怎料,路上遇到了堵车。

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远远地望过去,马路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车,堵得人心烦意燥。

宋锦丞将人紧搂在怀里,脸色很不好。

这时候,陆吉祥的情绪也变得平静不少,她巍巍颤颤的躺在男人的怀里,一双大眼里全是泪花。

“为什么要瞒着我?”

她哽咽着声音,透着朦胧的泪眼,看着近在迟尺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

宋锦丞低下头,目光深黑复杂。

“肚子还疼吗?”

他答非所问。

陆吉祥死死的盯着他,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溢了出来。

“为什么要瞒着我?”

她又问了一遍。

宋锦丞叹气,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一吻。

“别说话,乖点,马上就到医院了!”

陆吉祥忽然就开始挣扎。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四肢挣扎起来的时候,活像是一个被翻过来的青蛙,不但笨拙,而且令她气喘吁吁。

“宋锦丞!”

她大喊,撕心裂肺:“为什么你们都要瞒着我!为什么你们都要瞒着我!”

宋锦丞沉了脸。

“老实点,不许乱动!”

“你放开我!”此时此刻,陆吉祥哪还听得进这些话,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那些画面,她的父亲躲在病房门外悄悄抹泪,她的母亲满脸的痛苦挣扎,还有,还有最令她感到震撼的一幅画面是,她的母亲坐在轮椅上,正被一个小护士推着进入一个房间,而在那个房间的门上,放疗两个字让人心惊胆战!

而很显然的是,这些图片都是偷拍的。

偷拍者很有心,每一张照片的画面感都很强烈,似是在时刻提醒着她,母亲已经病入膏肓,而她作为女儿,却什么都不知道!

陆吉祥无法形容出自己在看到那些照片时的惊痛。

她难以置信。

可是,照片里的人,的确是她的父母!

“我要去海城!”

她蓦地开口。

宋锦丞抿着唇,双臂紧紧搂着她,不说话。

陆吉祥忽然挺起身子。

然而下一秒,她脸色忽然变得痛苦起来。

“吉祥!”

宋锦丞大惊,连忙托住她的腰,又是心疼又是焦急:“深呼吸,深呼吸,丫头,马上到医院了!”

陆吉祥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什么。

这时候,前边司机的声音传来:“主任,医院在马路对面,如果咱们要把车开过去的话,可能要绕一圈。”

宋锦丞听了,当即拉开车门,抱着陆吉祥就打算横穿马路冲过去。

助理赶紧拉住男人,指着旁边的入口:“这里有地下通道,主任,安全要紧!”

宋锦丞的速度倒是快,抱着人飞一般的赶往医院,医生们早就准备好,孕妇刚到,立马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其实,陆吉祥只是肚子疼而已。

可关键是,她的仗势吓人啊,叫得跟杀猪似的。

宋锦丞在手术室门外来回渡着步子,平日里的冷静完全失了。

隔了半响,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侧头掠向旁边的助理,恶狠狠的下出命令:“去查那些明信片是怎么回事,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要我妻儿的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