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11章 爱了吗?

房内忽然静了下来。

翟耀脸上的表情,沉得吓人。

他依然趴在女孩的身上,可是那双眼,却极为恐怖。

像是要吃人一般。

周潇潇脸色煞白,哆嗦着唇瓣,目光闪烁着根本就不敢看他。

她是心虚的。

隔了半响。

一声冷沉的嗤笑响起。

“周潇潇,你长本事了!”

翟耀缓缓出声,长指捏住女孩儿的下颚,有些狠。

“试探我,嗯?”

如此令人心惊的字眼。

试探!

他竟然猜到了!

周潇潇抬起眼,巍巍颤颤的看着他:“我、我没有……”

她不能承认。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

翟耀闻言,不禁眯了眸,左右细细的打量着她:“你想做什么,嗯?”

“冷……”

周潇潇缩起脖子,怯怯的说出这个字。

翟耀咬牙,有些恶狠狠:“你再敢说一次试试,周潇潇,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周潇潇被吓得浑身一抖,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胆怯的模样,如同受惊的小兔。

翟耀死盯着她,又恨又怜。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啐了句,忽然翻身下床,大步走向浴室。

一阵哗哗水声传来的同时,卧室里的温度,正在慢慢降下。

周潇潇躲在被窝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中难以置信,她居然就这么躲过了?

她以为,今天难逃厄运。

可怎料,翟耀居然就这么……放过她了?

刚想到这里,她又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紧接着,男人走了出来。

周潇潇几乎是下意识的望过去。

“啊!”

她惊叫。

翟耀居然全裸出境。

相比较她的吃惊,男人倒是镇定的很,直接打开衣柜,拿出一套崭新的睡衣便套上了身。

然后,他走到了床边。

周潇潇浑身紧绷,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男人明显仍有怒气。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色不善。

周潇潇咬紧牙关,主动开口:“对不起,我今天”

“闭嘴!”

男人打断她的话。

周潇潇立马就闭起嘴巴,不敢再多说话。

翟耀盯着她:“没下次了,明白吗?”

周潇潇连连点头。

“说话!”

男人不悦。

周潇潇出声道:“是,我记住了!”

如此,翟耀便也没再说什么,掀开被褥躺上了床。

他哪会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不过,事到如今,他不想多计较。

一些小把戏而已。

这边,周潇潇则是一直僵直着身子,没敢动弹。

直到,男人伸手把她揽进了胸口。

他的体温依然滚烫。

周潇潇有些不舒服的微微扭了一下。

“还动!”

男人沉声,含着愠怒。

周潇潇闻言,立马又停了下来,乖乖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

如此时刻,她哪敢再撩火*!

夜,慢慢沉静。

……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很意外的,窗外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

周潇潇很欣喜,无意间,又看见管家正站在楼下花园里,在指挥着工人们铲除花圃里的玫瑰花。

她洗漱整洁以后,下了楼。

屋外太冷,她不愿意出门,只是站在一楼的落地窗前,远远地看着他们的动作。

隔了没多大一会儿,佣人走了过来,询问道:“周小姐,请问您现在要用早餐吗?”

“好!”

周潇潇点头,稍微想了一下,接着又道:“给我煮碗小面吧,多放点辣椒。”

“好的!”

佣人退了下去。

周潇潇继续站在窗边,直到管家走了进来。

“周小姐,早上好!”

管家看见她时,笑意吟吟。

周潇潇回以一笑:“早上好!”

顿了顿,又继续问道:“你们把花圃里的玫瑰花都铲除干净了?”

“还没呢,已经有一半了。”管家答道:“冬天的泥土比较硬,所以在清理时会比较困难,相对也会多费些时间。”

周潇潇挺好奇的:“你们打算把玫瑰花换成什么?”

管家道:“我还没有请示先生,不过,应该会换成其他花种吧。”

“噢……”

周潇潇的反应不是很大。

她转身去了餐厅,正好遇见佣人端着小面出来。

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周潇潇忽然就觉得饿了,落座以后,拿着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然而,她才吃了没几口,翟耀走了进来。

男人见着她时,并不意外。

只是,他的眉头皱得很紧:“什么味道?”

说完,目光落在周潇潇的面前。

一碗红艳艳的小面,光是看起来就够辣的。

“重庆小面,您要吃吗?”

周潇潇看着他问道,大概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她现在看到翟耀的时候,有些不自觉的紧张。

翟耀罢手拒绝,神色嫌恶:“少吃辣椒。”

“噢……”

周潇潇点头。

可下一秒,她依然吃得很香,一口接着一口的往嘴里送。

翟耀落座以后,佣人上了咖啡,以及一份晨报。

周潇潇见了,不禁问道:“您不吃早餐?”

“吃过了。”

翟耀随意的答了句,喝了口咖啡以后,开始看报。

周潇潇觉得蛮奇怪的。

既然他都已经用过早餐了,干嘛还来餐厅?害得所有人都变得紧张。

可是,心里想归想,她不敢在表面上露出来,一直都低着脑袋,安静的吃着小面。

管家为她端来了一杯温水。

“小姐,您喝点水吧。”

“好的。”周潇潇冲他露齿一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顿了顿,又忽道:“家里有柠檬吗?”

管家点头:“有的。”

周潇潇继续道:“泡一杯柠檬水吧,我想喝点酸的。”

管家应下,立刻让佣人泡了一杯柠檬水过来。

周潇潇喝了一口,酸味入口,不禁满足的眯起眼,模样像是慵懒的猫。

“周小姐,您这又吃辣,又喝酸的,受得了吗?”管家看着她问道,挺担心的。

“我很好啊。”

周潇潇说道,又喝了一口柠檬水。

桌对面,翟耀移过报纸,沉静的看她一眼。

这时,却听旁边的一个老佣人说道:“周小姐,咱们有句老话说得好,酸儿辣女,酸儿辣女,您这又爱辣又爱酸的,该不会是怀的龙凤胎吧?”

周潇潇的动作停住。

翟耀倒是来了兴趣。

他看向老佣人,声线平淡:“继续说下去。”

老佣人‘哎’了一声,接着说道:“以前我闺女怀娃的时候,就是特别的爱吃酸,后来就给我添了个小外孙,所以这酸儿辣女的说法,我还是挺相信的。周小姐,不知道您相信吗?”

得!

又把气球踢给她了。

周潇潇略微尴尬。

她刚抬起头,便对上了翟耀的视线。

他在等着她的答案。

“也许吧……”周潇潇缩了下脖子,声音有些弱:“我以前也听说过酸儿辣女这个话,不过,这都是老一辈人的说法,现如今都是二十一世纪了,科技那么发达,应该不需要靠这个来判断孩子的性别吧……”

翟耀思忖片刻。

继而,他开口道:“等过几日天气好些的时候,我带你去做孕检。”

“噢……”

周潇潇应了声,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忽然就没了*。

上次她去做孕检的时候,因为中途出了些事,加上她孕期尚短,除了做些平常的普通检查以外,基本都没查出来什么。

可如今,转眼间的功夫,她都怀孕两个多月了,按理,应该能查出胎儿性别。

说真的,周潇潇有些害怕。

可具体怕些什么,她又说不出来。

如今这天,真的是越来越冷了。

……

到了下午时,外面的雪花越飘越大,眨眼的功夫,地面上便已铺起了一层薄薄的雪。

远处的树林,顶尖上尽是白色,望过去很美。

周潇潇一时兴起,拿出手机拍风景,可这拍着拍着,又变成了自拍。

她一手拿着手机,不停的冲着镜头在摆着各种可爱表情,纯属是无意之间,她正玩得高兴时,眼角一瞥,猛地瞥见一个颀长人影正站在不远处。

她吓得连忙收起手机,站直身子以后,恭恭敬敬的:“先生?”

翟耀从黑影里缓缓走了出来。

他穿着黑色的衬衣,手里拿着一杯水,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在玩自拍?”

他语气随意的问道。

“嗯……”

周潇潇点头,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翟耀走了过来,来到她面前站定。

他的脸上没什么多余表情。

他将女孩儿手里的手机拿了过来,坦然自若的翻开相册,然后开始游览她的自拍照片。

周潇潇很窘。

“那个……呃,不好看,您还是别看了吧……”

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翟耀缓缓的移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不错!”

他评价道。

如此一来,周潇潇顿时无语哽咽。

“放到桌上去。”

翟耀将手里的水杯递向她。

“哎。”周潇潇双手接过,依言将玻璃杯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你过来。”

翟耀继续出声。

周潇潇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依言走了过去,两眼奇怪的看着他。

出乎意料的是,翟耀居然将她拉到了怀里,并道:“来,笑一个!”

说罢,将她的手机举起来,镜头对着他俩。

周潇潇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不过,她笑得很僵硬。

翟耀很不满意。

“笑开心点!”

周潇潇‘嗯’了声,很努力的裂开嘴,尽量让自己开心点。

翟耀则是从身后搂着她,与她脸颊相贴。

他没笑,眉眼深沉,却依然夺人心魄。

咔擦!

画面瞬间定格。

周潇潇暗舒了一口气。

“记得把照片发给我。”

说完,翟耀随手将手机扔还给她,慢慢悠悠的又要提步离开。

周潇潇站在原地,只觉得自己的内心里,正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男人是忘了吃药吧?

鬼使神差的,她又忽然开口:“先生!”

翟耀停住脚。

他侧过身,目光平静的看着她。

周潇潇抿了下唇,继续说道:“管家已经把花圃里的玫瑰花都清干净了。”

“我知道。”

翟耀点头。

周潇潇先是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您、您打算在花圃里面种什么?”

她似乎话中有话。

翟耀挑眉,好笑的看着她:“你有什么意见?”

周潇潇想了一下,才说道:“如果您没有什么想种的花草,不如、不如把那个花圃拿给我,好吗?”

翟耀眯眸。

他双手环胸,目光看着女孩儿,耐人寻味般:“怎么,现在又对花草感兴趣了?”

“不是……”

周潇潇摇头,顿了顿,接着道:“我想的是,如果您没什么意见的话,我想把那个花圃改成菜园子。”

“……”

在花园里种菜?

亏她想得出来。

翟耀皱了眉,几乎是拒绝得毫不犹豫:“不行!”

周潇潇很失望。

“好吧,我知道了……”

刚才这张小脸上还有笑容呢,转瞬之间,变得干干净净。

翟耀见了,有些恼。

他说道:“你现在怀着孩子,有这些闲工夫还不如多看几本书,整天瞎琢磨些什么?还有,以后没我的命令,不准随意进出厨房,记住了?”

“是!”

周潇潇点头。

翟耀最后看她一眼,大步离开。

满室静寂。

周潇潇转了身,看着窗外的萧瑟雪景,心里无限惆怅。

昨晚,她已经试探到了翟耀的反应。

可是,那又能怎样呢?

直到今时今刻,她又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像翟耀这种男人,就算是喜欢上了一个人,依然本性难移。

又或许,会变得更加疯狂吧。

周潇潇简直不敢多想。

……

晚饭后,周潇潇给陆吉祥打去了电话。

最开始是宋家的管家接的电话,在得知周潇潇的目的以后,很快将电话转接给了陆吉祥。

“喂?”

陆吉祥的声音传来,她似乎在吃什么东西,有些含糊:“潇潇啊,你吃饭了没?”

“已经吃过了。”周潇潇答道:“你还在吃吗?”

“没……”

陆吉祥一边努力的咽着食物,一边道:“我在吃卤鸡爪,家里自己做的,特别好吃,你要来尝点吗?”

“算了吧,外面在下雪,我就不来了。”周潇潇叹了口气,接着道:“大吉祥,你现在这么能吃,肯定变胖了吧?”

“哪有啊,除了肚子变大了以外,哪里都好好的。”陆吉祥一边说着话,一边走到了窗边,伸脖子往外看了一眼以后,惊呼:“你没在首都?”

“在啊。”周潇潇答道,很奇怪:“怎么了?”

“我这里没下雪啊。”陆吉祥说道。

周潇潇无语,解释道:“我在郊区,也许城区里面没有下雪吧。”

“噢……”陆吉祥变得淡定,重新回到桌子边,继续啃卤鸡爪。

只听周潇潇继续道:“我昨天已经试过了……”

“试过什么了?”

“就是你说的那个方法!”

“啊?”

“额,就是那个试探一个男人能不能为你忍住*的方法,你不记得了?”周潇潇问道。

一提到这事儿,陆吉祥的心里全是泪。

“我昨天也试了一次,潇潇,我都差点死了,宋锦丞好凶的!”

“呃……”

周潇潇没想明白,陆吉祥和宋锦丞之间的感情这么好,还需要试这个?

在这天底下,谁都宋锦丞喜欢陆吉祥!

“我就是好奇而已嘛……”陆吉祥说到这里,不禁吮了一口沾满酱汁的手指,接着道:“事后我把这件事说给宋锦丞听了,结果他说我是白痴,哪有女人挺着一个大肚子去试探男人的*?只有禽兽才会对孕妇下手!”

“……”

周潇潇忽然就有些心疼起宋锦丞了,娶了这么一个傻老婆,他肯定很辛苦吧!

“喂喂,你干嘛不说话?”

陆吉祥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回过神,答道:“你已经比我好太多了,大吉祥,你是不知道,我昨天差点就被翟耀给”

“果然是禽兽!”

陆吉祥忽然出声打断她。

周潇潇吃惊:“你别误会了……”

“怎么?”陆吉祥停了一下,接着道:“翟耀把你怎样了?”

周潇潇大窘,答道:“翟耀没把我怎样,只不过,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大吉祥,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一直就想不明白了,你说翟耀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什么什么几个意思?”陆吉祥皱起眉:“我没明白。”

周潇潇叹了一口气。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陆吉祥有些恨铁不成钢:“潇潇,你就是太优柔寡断了,我以前就说让宋锦丞帮你离开翟耀,你不要,非要这么和翟耀一直耗下去。好了吧,现在有了孩子,你又在纠结翟耀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你,潇潇,你就给个准话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周潇潇很纠结。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以前曾渴望自由,但现在有了孩子以后,我的想法好像又变了,我怕,我真的好害怕……”

“你怕什么?”

“我怕孩子离开我,我怕奶奶离开我。曾经以为,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奶奶一个亲人,可如今怀了孩子以后,我又多了一个亲人。大吉祥,你是不知道,前段时间,我一直在做梦,我梦到我生了一个女孩儿,她一直抱着我,一直在叫我妈妈……大吉祥,我好像变了,真的变了……”

陆吉祥沉默了一下。

然后,忽道:“潇潇,你爱上翟耀了?”

“不!”

周潇潇惊恐。

陆吉祥尽量的安抚她:“过几天我要去郊区红螺寺上香,你要一起吗?我们见一面吧,随便聊聊天!”

“好!”

周潇潇应下。

陆吉祥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随后挂了电话。

许久。

周潇潇伫立在窗边,不知在想些什么,久久未动。

直到,管家走了过来。

“周小姐?”

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周潇潇回过神,转身看向他,淡淡的:“有事吗,管家?”

管家将一杯热乎乎的柠檬柚子茶递给她,边道:“这是您上午吩咐准备的,现在还要吗?”

“谢谢!”

周潇潇伸手接了过来。

热茶捧在手心里,令她的周身都变得暖和起来。

“几点了?”

她一边问道,一边走到前边沙发落座。

管家跟了过去,答道:“快八点了。”

周潇潇喝了一口柚子茶。

她稍微回味片刻,方才接着出声:“先生呢?在书房里?”

管家没说话。

“怎么了?”

周潇潇回头看他。

管家起先是犹豫了一下,目光往前边楼梯口那里看了看,然后才小声的说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先生一直站在楼梯那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就没敢过来打扰!”

周潇潇脸上的神色僵住。

翟耀都听到了?

“周小姐,您没事吧?”

管家见她脸色有异,不禁关切的问道:“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周潇潇摇头。

她缓缓的放下手中的热茶,隔了几秒,才慢慢的开口:“管家,你去忙吧,我想单独待会儿。”

“好!”

管家点头,不放心的看她一眼,退了下去。

周潇潇垂下视线,看着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水,脑子里乱得跟一团毛线似的。

她依然初心不改。

虽然有了孩子,但是,这和自由并没有任何冲突。

如果,将来她能带着孩子一起离开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