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09章 撩拨!

“那你呢?”陆吉祥继续问道:“周潇潇,那可是你的亲骨肉啊,你真的舍得吗?”

“亲骨肉?”

当周潇潇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不禁愣怔了片刻。

她低下头,呆呆的盯着自己如今尚还平坦的肚子。

她的亲骨肉吗?

“……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她慢慢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但不知怎的,心口那里像是有些疼。

她忽然想到了前段日子,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生了孩子,是个胖嘟嘟白嫩嫩的小丫头片子,她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翘挺的小鼻子,漂亮粉嫩的小脸蛋就像是苹果般的诱人。

在梦里面,她一直抱着小女孩儿,那清脆的一声又一声的妈妈,叫得她的心都化了。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出来的感觉!

周潇潇感觉到了幸福和满足,但是,只要一想到这是翟耀的孩子,她的浑身瞬间就凉透了!

她和翟耀的结合本就是错误,更何况是孩子呢?

这时候,陆吉祥的声音传了过来:“潇潇,你这样想问题是不对的。好吧,我承认,大部分女人在怀上孩子时都是因为意外,当初我在知道我已经怀了孩子的时候,我也很意外啊,而且特别的害怕,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你得这样想啊,孩子是你们两个大人的结晶,她能让你们变得更加的亲密无间,而且”

“我不要!”

周潇潇猝然出声打断她。

陆吉祥愣住,错愕不已:“什么?”

周潇潇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大吉祥,我和翟耀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时半会的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和他之间……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陆吉祥想不明白,她问道:“你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顿了顿,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忙问道:“翟耀又打你了?”

“没有!”周潇潇摇头,叹了口气:“他现在已经不怎么动手了!”

说到这里时,周潇潇的脸色登时煞白。

对了!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过,翟耀的脾气那么暴躁,可为什么近日来,却从未对她动过粗?

她承认,怀孩子是一个原因,但在此之前,翟耀就已经开始收敛了啊!

为什么?

她根本就不敢往下多想。

“翟耀是为你变好了!”

陆吉祥不知道周潇潇的这些想法,她笑着说道:“潇潇,我觉得翟耀对你还是有感觉的,如果他不是因为喜欢你的话,你俩能在一起这么多年?而且,我上次就偷偷的替你打听过,翟耀那个人还挺自律的,这么多年在外面都没有半点绯闻呢,连宋锦丞都说不知道,嘿嘿,你要好好把握啊!”

周潇潇没说话。

“潇潇?”陆吉祥没有听到声音,不禁出声问道:“你有在听吗?”

“啊?”

周潇潇回过神,连道:“我有在听啊,怎么了?”

陆吉祥舒了口气,挺无奈的:“别太担心了,你现在这个状态就是怀孕综合征,我最开始怀孕的时候,也是爱胡思乱想的,而且还爱多管闲事呢,哈哈哈,可把宋锦丞给折腾得够呛。行啦,我也算是过来人了,虽然孩子还没生出来,但是好歹孕期比你长啊,所以说,你也别多想了,好好的放宽心养胎,等以后日子长了,你就会明白了,其实这种感觉还是蛮幸福的,以后你的肚子还会动呢,胎动!胎动你知道吗?”

一提到孩子的问题,陆吉祥的话就特多。

周潇潇很有耐心。

“大吉祥,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陆吉祥满不在乎的:“只要你好好的就成,我给你说啊,你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果心里不爽了,你就拿翟耀出气,反正如果不是因为男人,我们也不会怀孕啊,对不对?”

“恩!”

周潇潇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想,她哪有胆子拿翟耀出气?

只要翟耀不主动找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敢去主动招惹他?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陆吉祥继续问道。

周潇潇听了,苦笑:“我都已经给你说过多少遍了,大吉祥,我和翟耀是不可能结婚的!”

“我不信!”陆吉祥的语气很笃定,只听她说道:“如果翟耀的心里没你的话,你俩早就不在一起了,潇潇,您应该对自己要有自信,而且孩子都有了,也该为这些做打算了!”

周潇潇想了一下。

她忽然问道:“大吉祥,你、你现在方便吗?”

“怎么了?”

陆吉祥皱眉。

“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周潇潇的语气略微迟疑。

“你等一下啊!”

陆吉祥说道,看了眼正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她准备从床上起来。

“去哪?”

宋锦丞见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路吉祥转回头,冲他皱鼻子:“说秘密,不能让你听见!”

宋锦丞挺无奈的。

“你还有什么秘密?”

陆吉祥没答话,自顾自的准备起床。

“唉,你别动!”

男人拉住她,目光下垂看了眼女孩儿的大肚子,叹息道:“我出去,你就在这里!”

说完,径直翻身下床。

陆吉祥窃喜。

她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不忘嘱咐道:“记得把门关上啊,我不叫你,你就不许进来!”

宋锦丞没说话,只是照做。

待房门重新关拢了以后,陆吉祥才笑嘻嘻的对着电话里的好友道:“说吧,现在屋子里就我一个人了!”

周潇潇没有急着回答,只说了句:“宋教授应该对你很好吧?”

“切!”

陆吉祥没太在意,答道:“我肚子里现在正揣着他的种呢,他能不对我百依百顺吗?”

周潇潇‘恩’了一声,稍微顿了顿,才忽然问道:“怎样才能证明一个男人是不是爱你的?”

“什么?”

陆吉祥似乎是没听清,挺意外的。

周潇潇抿唇,重复了一遍:“我问你,怎样才能证明一个男人是不是爱你的?”

陆吉祥沉默着。

“大吉祥?”

周潇潇唤了一声。

陆吉祥的声音传来:“这个问题很深奥,但是要说到如何证明这个问题,其实还是挺简单的,有很多种方法啊,你具体想怎么证明?”

“随便!”

周潇潇答了句,停顿了下,又道:“要那种精准率比较高的,但是也不要太难的。”

“噢……”陆吉祥拖了一个音,笑嘻嘻的:“这个嘛,嘿嘿……如果一个男人能为你忍住*,那他就是爱你的!”

“忍住*?”

周潇潇思考了一下。

翟耀会忍住*吗?

呵呵!

她记得她以前就说过,那个男人就是一头随时都会发情的野兽,怎么可能会因为别人而忍住自己的*?

“你可以这样试……”

电话里,陆吉祥叽里咕噜的声音传来,却是一个所谓试探男人会不会为你忍住*的……损招!

周潇潇在听完了以后,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这个招,以自己为赌注,好险!

……

另一边。

挂了电话以后,陆吉祥舒了口气,扭头盯着窗外发呆。

过了会儿,她又冲着外面喊:“宋锦丞!宋锦丞!”

大约半分钟的时间,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很平静:“说完秘密了?”

“是啊!”

陆吉祥点头,大咧咧的冲他招手:“你过来!”

男人走了过来,在床边落座。

“怎么了?”

他笑着问了句,伸手将女孩儿额前的刘海拔到一边。

陆吉祥盯着他,笑得有几分狡猾:“你躺到床上来!”

宋锦丞微楞。

“什么?”

陆吉祥扶着自己的肚子,略微艰难地往旁边挪了挪,重复道:“你躺上来,我有话和你说?”

有什么话非得躺在床上说?

宋锦丞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按照女孩儿的要求躺到了她的身边。

“宋锦丞……”

陆吉祥冲着他笑。

宋锦丞不禁皱眉。

“有话就说,不要笑得这么……”

他一时还想不到可以具体形容的词!

“不要笑得怎样?”

陆吉祥侧卧着身子,不经意地把手放到他的胸口上。

“说吧,又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了,恩?”宋锦丞倒是很有耐心。

“也没什么啊,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陆吉祥说道,小手有意无意的在男人胸口前画着圈。

宋锦丞看着她:“聊什么?”

“随便咯,你想聊什么?”

陆吉祥说了句,大胆的想把自己的腿放到他的腰上。

奈何她挺着一个大肚子,行动有限,最后只能搭到了他的腿上。

宋锦丞想笑。

“你想做什么?”

“你猜!”

陆吉祥撑起身子,双手捧住他的脸。

宋锦丞没有任何动作,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未动,目光宠溺的看着她。

“吉祥……”

他喊了一句,声音沉沉缓缓的,有些撩人。

该死的!

这个老妖精!

陆吉祥咬牙,直接低头就压上了他的唇。

她吻得有些急迫,匆匆忙忙的就想钻进男人的嘴里。

可是,宋锦丞居然完!全!不!配!合!

“喂,你张嘴啊!”

陆吉祥嘀咕一声,很不满意。

“你又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想做什么?”

宋锦丞无辜的说道,瞥了她一眼,笑了笑,缓缓张开了口。

他动作随意,薄薄的两片唇微张,莫名的,有种禁欲的美。

陆吉祥见了,忽然兽血沸腾!

“宋锦丞,你居然勾引我!”

她嗷呜一声叫唤,张嘴就咬了下去。

她动作太快,加上宋锦丞又忌惮着她的肚子,没怎么敢挣扎,只是微微的一扭头。

得,咬错了!

陆吉祥这一口下得有些重,咬在男人的下巴部位,正要一排小牙印。

关键是,这丫头并无半分的愧疚,反而埋怨男人:“你干嘛要躲开?”

宋锦丞挺无奈的,一边揉着自己的下巴,一边道:“不躲?让你咬吗?”

陆吉祥看着他的下巴,直哼哼:“没情趣的男人,我本来还想和你共度*呢!”

当然了,*到一半,她就会装肚子疼,看这男人怎么办!

咳,说白了,她也想试探一下啊。

宋锦丞会为自己忍住*吗?

对此,宋锦丞哭笑不得。

“共度*?”

他摇头,指着女孩儿的大肚子,说道:“和一个孕妇?”

陆吉祥瞪起眼:“你什么意思?看不起孕妇啊!”

“没有!”

宋锦丞立马摇头,解释道:“我是担心你!”

“我又不出力,你担心什么?”

陆吉祥一笑,重新低头吻上男人的唇。

这一次,她倒是温柔了许多,轻轻的与他交着吻,睫毛微微颤抖,像是蝴蝶的翅膀,拂过男人的脸庞。

宋锦丞一愣。

如此温柔的她!

然而,更要命的还在后头。

这丫头的小手,居然还!敢!往!下!伸!

完全忍不了了!

宋锦丞忽然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他盯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小混蛋,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恩?”

陆吉祥并不畏惧,冲他俏皮的吐了下舌头:“天生聪颖,无师自通!”

宋锦丞不理会她的耍宝,俯身重重吻住她的唇,霸道的侵占她,揉搓的力道有些重。

“疼、疼疼……”

自从怀孕以来,陆吉祥变得敏感许多,哪禁得住這般蹂蹑?

宋锦丞捏着她的下巴,恶狠狠的看着她:“你不是要与我共度*吗?”

陆吉祥欲哭无泪。

“宋大人,我错了……”

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自作孽,不可活啊!

而此时此刻,远在京郊的周潇潇,也在因为这试探一事,左右为难。

到底做不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