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一零章 一叶一如来27

“清沨。我相信你一定会尽全力保护知虞,但也请你体谅我和圣皇,知虞和我们来自同一个世界,我比她年长,若是照年岁算,我可以是她的姐姐。在天魔族里,仅仅只有你对她好是不够的。”诀衣仔细的看着清沨和知虞两人的脸色变化,“你想娶知虞,我晓得是真心,但知虞似乎还没想好是不是嫁给你,不如这样,她在帝亓宫里好好考虑是否嫁给你,而你呢,暂且一个人回天魔族。问问你的母后和你的长兄,如果他们同意你娶知虞,且她有愿意嫁给你,你再来帝亓宫接人,可好?”

清沨心中并不愿意如此,他与知虞朝夕相处好几个月,在外受伤时是她照顾,俩人来帝亓宫了,还是她尽心的陪着他,这样的温柔他还是第一次得到,之前打打杀杀的日子里极少有女子在他身边,如今受她关心备至,早已不愿与她分开了。只是,诀衣的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母后和皇长兄还不知道他决定娶妻,让知虞没有名份的跟他住在魔宫的确也不对,太委屈她了。

“你愿意吗?”清沨问身边的知虞。

“愿意什么?”

“愿意暂时留在帝亓宫里,等我回去和母后、大哥说过之后再来迎娶你吗?”

知虞吃惊道,“迎娶?我还没想好是不是嫁给你。”

清沨着急了,顾不得诀衣帝和在场,双手一把抓住知虞面对他,“难道你不想嫁?鳏”

“我……”

她实在没想好是不是嫁给他,她心里有师父,她肯定是要回簿兮仙山的,到时候他也跟着一起去天界吗?但他是魔,不可能在簿兮仙山里留下来。如果让她与他一起离开簿兮仙山,她会舍不得师父,她从为想过有朝一日离开养育她教导她的师父。

“你什么?”

清沨紧张了。

“我真的没想好。”

“我允许你考虑,但是结果一定要是我想要的那个。你知道的。”

知虞看着清沨蹙起了眉心,他平时霸道就算了,这件事上,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她还有师父需要考虑,她做不到不管不顾和他在一块儿,虽然她挺喜欢他,但师父似乎更为重要才是。

“清沨……”

知虞的话还没说完,诀衣出声打断了她。

“清沨。”

清沨转过脸看着诀衣。

“你且先回去问问你的家人,看看他们是不是支持你们在一起。知虞虽非我的亲妹妹,但她与我曾经的……”忽然间,诀衣想到自己并没有告诉帝和她就是珑婉,他自然就也不晓得舞倾是她的亲妹妹,知虞与舞倾一模一样,她总有种舞倾复生的错觉,不自觉的拿她当作妹妹。

诀衣在停顿之后继续说道,“一个朋友长得有几分相似,与同世之情,亦或私情,我都不能让她嫁到魔宫去受委屈。当然,有你在她的身边,她应该不会有委屈,可婚姻不是儿戏,我们需要认真对待,借此也能看出你是不是真的在乎知虞,你说呢?”

“我当然在乎她。”

“嗯。放心回去吧,我和圣皇会照顾好知虞的。”

清沨不舍,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他自知不可能从圣皇和圣后的眼前把知虞掳走,何况强迫来的追随并不是他心里想要的。他喜欢知虞,也相信她喜欢自己,两情相悦的人,应该一起欢欢喜喜的成亲,她是仙又如何,在他决定要和她在一起时就不在乎了,身份有差别不假,可天魔族是异度世界里极为强大的一个族群,她孤身在这儿需要人保护,他就是最好的保护者。

知虞送到清沨到帝亓宫外,清沨拉着她的手。

“知虞,我的真心,日月可鉴。你一定要好好考虑,帝亓宫虽然好,但圣皇圣后毕竟成亲了,你在他们的宫里住下实在有些不妥,跟我去魔宫,我们在那儿建一个属于我们俩人的家,你不再是外人,更好,对吧?”

知虞抿着嘴,不置可否他的话。

“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娶你。”

知虞拧眉,“清沨,我们能不能不要提成亲的事?”

“为什么不提?”清沨的脸上浮现诧异和紧张。

随后,清沨又猜测道,“你不想嫁给我?”

“我没想过嫁人。”

“呵呵。”清沨笑了,他原以为是什么呢,没想到是这个,“傻姑娘,你

一个姑娘家,长大了自然要嫁人,怎么可能没想过呢?放心吧,你嫁给我,不亏,我一定对你非常好,每天都对你好。”

知虞道,“不是这样的。清沨你不知道,在我们那个世界,成亲是格外奢侈的事,我的师姐师妹,仙界里像我这样的女子,如果不是遇到佛陀天里的大尊神,嗯……就是像帝和圣皇这样的尊神,像他这样的男神爱上了某个姑娘,愿意娶她,那个姑娘才可能嫁人,否则一生至尽我们都是不会嫁人的。仙子不老不死,也无情无欲,十丈红尘里的情爱是我们的大忌,不能触碰,沾惹了会遭天谴,魂飞魄散。”

清沨大吃一惊,一派难以置信的模样看着知虞,他还是第一次听闻女子终生不能嫁人的规矩,而且不是单单某个姑娘,是所有的人,除非那什么神娶她们才可,他以为他已很霸道了,没想到天下竟然还有如此不讲理的世界。

“正好!你那个什么仙界不允许你嫁人,你就在我们这个世界不要回去了,嫁给我,每天开开心心的。”

“不行,我师父会担心的。”

“你师父比你的夫君还重要吗?”

知虞快嘴,话不过脑子就急急的退口而出。

“你不是我的夫君。”

帝亓宫大门外忽然安静极了。

知虞怯怯的看着脸色很难看的清沨,她不知道原来说一句实话会惹他如此不高兴。

看到清沨的脸色越来黑,知虞小声的为自己辩解,“你现在的确还不是我的夫君呀。”

清沨深深吸了一口气,是啊,他现在还不是,不该发火让她害怕。

“好了,我回去了。你,等我。”

知虞不敢说‘不要急着来,我可能不会嫁给你’的话,嘱咐了一句让他路上注意安全便没了。

一处难以被发现的偏角,帝和摇着扇子,慢悠悠的问,“看完了?”

“呵,我要是说没看完,你会怎么办?”

“追上去把人弄死。”

“帝和!”

帝和牵过诀衣的手,“媳妇儿,你应该多看看的人是我,不是别的男人,而且你没看出来吗,清沨是要娶知虞的,他是别个女人的男人了,不劳烦你惦记。”

“我没惦记清沨。”

“那你追出来看他?”

“我不是看他。”

清沨做事的习惯她多少有点知晓,脾劲来了说不准真就把知虞带去魔宫了。知虞可以去魔宫,但不能是被清沨带去的,要带她去魔宫的人,只能是那个人。否则,轻轻便便一个魔灵就从他俩人手中带走了知虞,魔宫里的那个人会怎么看待他们?难道不会猜测他们对知虞不管不顾吗,区区小仙子一个,竟然放心她跟着一只魔灵,该端着的架子,她可一点不会含糊。

“那你是想看渊炎了?”

“他死了。”

“他的魂魄死了,他的皮囊还在。”

诀衣无奈的摇头,“你难道真不知我为何让清沨先回魔宫告诉他母亲和长兄他打算娶知虞的目的?”

“你猜。”

“哼。”

诀衣哼了声,不想理会他。

清沨此去,只可能有两个结果,很快回来,强行带走知虞,从此浪迹天涯。还一个便是不会独自再来帝亓宫,而且是很长一段日子里不可能来这儿。

“你觉得玺阳喜欢自己的徒儿吗?”帝和问。

“他喜不喜欢知虞不重要。”

“哦?”

诀衣眼中有着非一般的笃定,“我只晓得,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徒儿嫁给魔灵。”

“为何?”

“他连魔皇都不想做,你觉得他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徒儿变成自己的弟媳?”

“可他最后还是成为了魔皇。”

“所以啊!他在你的银威下当了魔皇,已妥协了一回,这一次绝不会妥协。”做不了自己的主,难道他会受得了做不自己徒儿的主吗?清沨知虞的事可于他们俩没有半点关系,玺阳完全不会给他们面子。

帝和笑,“果然不能得罪女人,尤其是女战神。”

“讨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