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九章 一叶一如来26

玺阳成为新皇后,帝和诀衣并没有马上离开天魔族回到帝亓神山,而是在天魔族领地内四处游玩,且每次还不避讳被天魔族的人看到。那些从魔宫回到各自领地的部族首领们,时不时听到帝和诀衣在哪儿逍遥的消息,心中虽不服玺阳的统管,但碍于帝和诀衣在天魔族内,一个个皆安安静静不敢乱动,偶闻得帝和与诀衣在自己所属的领地时,更是担心自己不安份的心思被他们二人察觉,疑惑是来探究虚实,部族首领们个个可都记得他们敬的酒帝和没有喝,谁的都没喝,足以表明他对天魔族的不满。

月夜。

数位天魔族首领相聚在一块儿砦。

“……依我看,咱们的计划还是搁置吧。圣皇圣后在魔族内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晓得哪天就到了我们的眼前,惹起天魔族内大乱,恐怕我们谁都讨不得好。”

几个首领点头。他们想脱离新皇的统管不假,可并不想因此引火烧身,如果圣皇圣后为新皇保驾,他们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鳏。

“你们可不要忘了,新皇与圣后感情匪浅,虽然圣后娘娘现在嫁给了圣皇,但我们谁也不晓得当初生活在魔宫里的圣后与新皇是个什么关系,他们自己说是朋友,你们几个信?”

“倒是有说他们感情非同寻常的传言我听过。”

“我也听过。好像魔后还当圣后是她的儿媳妇儿呢。”

“可不是,新皇当初可想娶圣后为他的皇子妃,如今一个嫁作他人妇,一个成了天魔族的新皇,感情随便不能拿到明面上说,可谁晓得他们私底下是个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们乱了,新皇大怒可预见,圣后若为他出头,我们恐怕也难以对付。攻湛就是最好的前事,惹了圣后,圣皇不会不管。”

也有心气大的首领不甘心,重重放下酒杯,不满的很。

“照你们这么讲,我们就继续甘心被新皇统治?你们服不服我不管,老子第一个不服。”

“不服又能如何?难道你敢惹圣皇?”

脾气火爆的男人大声道,“有什么不敢的!”

话音才落下,一道金光从天空射下,大声说话的首领顿时惨叫一声,变成了一撮暗黑的灰,飘落到地面成了粉尘。

一个懒洋洋的男声从天空传来。

“还有谁……敢!”

诸首领转头四处寻人,不见身影,听到声音明白何人在不可见处时,吓得纷纷拜地叩行大礼。

“圣皇在上,我等不敢!”

“不敢么?”

伏地等人的声音大了许多,“不敢!”

“不敢就各回各家吧,扰人清梦是几个意思。”帝和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不耐,“白天给吵得头疼,到了晚上还不让人睡个好觉,真是让本皇内心躁火旺盛呀。”

几个首领听了,哪里还敢继续聚聊,急匆匆的拜别,回各自家中的路上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帝和会听了顺风耳去,颗颗心里像有只老虎在吼叫,让他们心慌麻乱。他们的话,他和圣后听了多少去,俩人不回帝亓宫就是晓得他们筹谋闹纷争吧,不过是说了一句大话,圣皇毫不犹豫的灭魂干净,若他们真乱起来,天魔族怕是要落成第二个不云寒山群族的下场。

暗处的帝和抬手将身边睡着的女子搂入怀中,闭上眼睛,在苍茂大树浓密的树叶里的吊床上安然睡着。

帝和诀衣再回帝亓宫已经是两月后,两人在天魔族玩了些日子后,又去了周地寻乐子,诀衣虽不大习惯到处游山玩水,可有帝和陪着,与在帝亓宫并无两样,心中无不喜。两人回宫之后,熟悉的芬香和佛音让诀衣的心全然放松,身体修养复原的知虞听闻他们回了,欢喜的来给俩人行礼。

知虞行礼后,观察了帝和的脸色,再看看诀衣是否露出疲倦之色,确定俩人的心情和精神尚好,颇为小心的问诀衣。

“圣后娘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此时打扰你。”

诀衣轻笑,“想说就说吧。”

“清沨想亲自向你和圣皇道谢,可是担心自己的身份……”

诀衣无声的笑了下,“他的身份……”旁边传来一记低低的咳嗽声,诀衣笑了,对知虞说道,“让他来谢恩吧。”

“哎,嗯。”

知虞高兴的出去了,出门之后乐得像一只小兔子般的

蹦跶几下,诀衣瞧着她的背影低声的笑出来。

待知虞走远,诀衣扭过脸朝帝和露出一个‘不要不悦’的安抚笑容。

“清沨谢过恩之后我便让他回去,可行?”

帝和道,“这么小的事,圣后娘娘说了算。”说完,起了身,似要去休息,但一条腿稍稍抬起来些,却又放下了,坐了下去。

诀衣看着帝和站起来又坐下去,不解了,“怎么了?”

“没事,忽然想坐在这儿想点事。”

“什么事呀?”

“我先想想。”

诀衣也不逼问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决定坐在这儿想,他起身应是不想见清沨,可为何又坐下了?暗暗的,诀衣怀疑帝和是不是担心清沨对她不利。他们虽在外面玩了两月有余,但关于天魔族的各路消息怕是没有瞒住帝亓宫的人。

没多久后,知虞带着清沨来了。

端坐的诀衣带着一股瑾然的气势,与见到知虞时的神色轻快不同,面色极为平静,不怒而威,叫人不敢造次。

清沨跟着知虞对诀衣伏地行礼,随后才见到一旁静坐的帝和,因他坐在偏处,知虞和清沨相视一眼,决定起身再对着他行了大礼。

“清沨得圣皇与圣后娘娘出手相救才能活命,此大恩大德必将终生不忘。”

知虞带着笑,看看清沨,又看看主座上的诀衣。

“知虞也多些圣皇圣后娘娘的救命之恩,不论是在异度还是天界,都将不忘此恩情。”

清沨看着诀衣,心中有话,但出口的却不是那些心里话。

“圣后娘娘,我已在帝亓宫中打扰多日,今得向您和圣皇亲自谢恩,心愿已了,不会儿便离开回天魔族地,日后若有清沨所及之事,只要为圣后娘娘所需,定当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诀衣轻轻的点了下头。

犹豫了一丝后,清沨忽然对着诀衣再行大礼。

“圣后娘娘,清沨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娘娘能够成全。”

“你说。”

一旁的帝和挑了下眉,没出声。

清沨转头看着身边的知虞,在诀衣的眼前握住了知虞的手,“我想带知虞回魔宫,不知道娘娘可否允许?”

帝和的浓眉又挑了下,仍旧没说话。

“你可知知虞是何人?”

“知道。”

“那你可知自己是何身份?”

清沨道,“知道。”

“清沨,你需晓得,知虞并非这个世界的人,总有一天她是要回她的世界,你现在带她去魔宫,确定她在哪儿能过得好吗?”

“有我在,我会保护她,照顾她,让她活得幸福。”

诀衣问,“清清白白的一个仙子无名无份的跟着你在魔宫生活?”

清沨被问住了,不知如何作答,他只想到带知虞回魔宫,不愿俩人分开,未曾想到更多的事。而知虞也和清沨差不多,只是想着俩人在一起,没想更多是不是合适。

“我……”清沨想了想,“我可以娶她。”

“清沨,她以后要回天界。”

清沨看着知虞,问她,“难道不能不回去吗?”

知虞面露难色,她是挺喜欢他,可想到簿兮仙山里的师父,她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会喜欢他很久。她喜欢了他,师父怎么办?难道留在这儿做清沨的皇妃不回去了吗?

“我……我没有想好。”

“那你现在想。”

知虞为难,“现在怎么能想得好嘛。”

“那你是想和我分开吗?”清沨问。

知虞摇头,她也是不想的。

诀衣看着殿中俩个甚至连喜欢是什么都弄不明白的俩个人,此时让他们放不下的,是初生的感情,懵懂而不知以后的感情,仙和魔想在一起,谈何容易。听到清沨拉着知虞说,先跟他去魔宫,然后慢慢想,诀衣心中有了对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