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六章 一叶一如来23

临近天明,诀衣莫名醒来,耳边是帝和轻轻的呼吸声,一条手臂被她枕在颈下搂着她的肩膀,另一条长臂圈着她的腰肢,一条长长的腿还横在她的双腿上,整个人被他紧紧的抱着,仿佛害怕她在梦里被人抢了去,小心谨慎的很。她一向一觉到天明,今晚怎么会忽然醒了,既不是被噩梦吓醒的,也不是睡了太久自然醒来,只觉的她心里似乎有一种甚为奇怪的感觉,不恶心也不刺痛,但却让人微有心神不宁之感。

心中的异样淡淡的,诀衣说不上来是为何,可让她诧异的是,她明明没有丝毫的动弹,帝和竟然睁开了眼睛,乍醒的声音懒意浓浓砦。

“怎么醒了?”

“你呢,你又怎么醒了?”

帝和勾了下嘴角,“娘子醒了我就醒了。鳏”

“是我吵到你了?”

“我们这个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帝和说的是不是真的,诀衣不得而知,但他的话听起来让她很高兴。

“尚早,再睡会吧。”

“嗯。”

诀衣笑着朝帝和的怀中再贴进些,闭上了眼睛。帝和没多久重新睡着了,但她却没有。为了不打扰帝和安睡,诀衣一直保持闭着眼睛不打开,她不晓得为何仅仅只是睁开眼睛他就会跟着醒来,但她却明白,只有真心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做到如此,极细微的动静也能惊醒梦中的他。自己的夫君自然是要她心疼的,自己睡不踏实不能连累了他。

第二天清早,魔后亲自到帝和诀衣住处恭请他们,帝和带着一贯的淡笑,他不喜对女人冷着脸,只不过他的笑脸仅是习惯,并不表示他的心情。反而是诀衣,虽然面上没有笑容,可心里对魔后很关心。

几句客气的寒暄后,魔后道,“这些日子招待不周,还望圣皇圣后多担待。”魔后语含歉意。她的歉意是真心,侍婢来了好几次皆说不见他们俩人,虽然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可她相信他们不会做出伤害魔宫伤害她和渊炎的事,他们不在宫里也许是不想给他们添麻烦吧,毕竟他们在宫里住着,他们不能不上心,可渊炎成新皇的事非小事,马虎不得。

诀衣知晓魔后的来意,不等她多说,便道,“魔后请放心,我和圣皇会按时出现在新皇登位的大典上。”或许是他们几日不见人,让魔后心中不安吧。“我们既然答应留下就一定会保新皇登位顺利,不必担心。”

魔后感激行礼,“多谢圣后娘娘。”

魔后离开前最后一句道谢的话只对诀衣说没有对帝和说,这可让高高在上的圣皇老爷不高兴了,魔后在的时候没有表露出来,待魔后带着侍婢离开之后,帝和哗啦一声打开了百色扇,慢慢的摇着,悠悠然然的,道了声。

“果然是当儿媳妇看待过的人呀。”

靠近门口的诀衣听到身后的声音,勾了下嘴角。哟,她家这只老麒麟又醋上了。

“多谢圣皇住在魔宫里相助新皇。”诀衣一边转身一边笑道,“这句发自肺腑的真心感谢,圣皇大人可还满意?”

“不满意。”

“哦?”

帝和靠入椅中,越发显得慵懒,“你是我的女人,你对我说感谢,与废话何意?再说了,念橗是你什么人,与你非亲非故的,你凭什么代替她对我道谢。”帝和摇着扇子的手指暗暗用力,不叫诀衣晓得,但眼中的不满可点儿都不加掩饰,“念橗拿你当过儿媳妇,莫非你也拿她当过母后吗?”

诀衣笑问,“这话从何说起?”

“不然你为什么替她说感谢本皇?”

哟,听听,还本皇了,看来真是醋上了,而且瞧着模样是醋得越来越酸了。

“她对我说谢,不就是对我们说谢么。我刚好站在她的面前,她顺嘴就只说了我的名,怎么,你跟我这么计较?”诀衣挑起眉梢,好像要责问帝和为何如此小气了。

“我这么大一堆在这儿等着她感谢,她怎么就光谢你了?”帝和故意从鼻子里哼出了不大不小的一声,足见他的不高兴,“依我看呐,在念橗的心里,我们之间只有你真心留在魔宫帮助她,而本皇,虚伪。”

诀衣失笑,“莫非不对?”

“本皇行得正坐得端,是,又怎么了。”

攻湛做出如此不耻之事,若是依他的

脾气来行事,天魔族和当年给她下毒却不真心解毒的不云寒山一脉同罪,艺柳的下场可比攻湛要惨许多,而不云寒山被一夕之间削平,那才是他觉得真正的解决之法。当年,他就是还不够狠,才让攻湛今时有如此不可估料的大胆,居然不视艺柳为前车之鉴的伤害她,想到此,他便觉得不能轻饶天魔族,否则艺柳之后有一个攻湛,就很可能有第二个攻湛。异度世界的妖魔如此之多,一个个的,没玩没了是么。

“不怎么,你是圣皇,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诀衣笑着问帝和,“请问尊贵的圣皇,你可要随我去新皇的登位大典呀?”

“本皇考虑考虑。”

“考虑多久?”

“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他还不如直接说不想去看夕阳成天魔新皇呢,大典都完事了,他还去做什么,清扫场子么。

诀衣不理需要考虑考虑的帝和,走入里间,从内房抱出了一套金色的神袍。

“考虑好了吗?”诀衣走到帝和的身边问道。

帝和看诀衣一眼,缓缓的闭上眼睛,不愿与她聊此事。

“你去不去我不强求,但我是肯定要去的。”诀衣也不气帝和闭眼不看她,自顾自的说道,“我嫁给你成为圣后娘娘才不到三月,醒来后也没好好在异度世界的妖魔面前好好露个脸,虽说异度人人晓得我是圣后娘娘,但这个身份到底有多尊贵我还没有亲身感受过,可巧今天的新皇大典我期待了几天,本后要风光大现,让那些个姑娘们都羡慕羡慕。”

帝和缓慢的睁开眼,她要去大典是为了显摆她圣后娘娘的身份?

“你去呢,本后勉为其难的亲手为你换衣裳,若是你不去,那我就只好独自现身了。”

说完,诀衣盯着帝和的脸看了片刻,见他不说话,抱着金色的神袍转身,帝和忽的拉住她的手腕。

“我只是考虑考虑,又没说不去。”

“考虑好了?”

“你给我换衣裳,换里面的吗?”

诀衣不解的问,“别人可看不到你里面的衣裳,需要换么?”

“当然啦,我可是圣皇啊,总不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吧。”

“你里面的衣裳不是早起时才穿上的么。”不过吃了早膳的功夫,这么快就脏了?

帝和清闪着他的狭长桃花眼,嘴角噙着笑,温柔却又暧色的很,“娘子,换外袍只是表象,既然是大典,我们必然要表里如一,不如帮为夫把里面的衣裳也换了吧。”

诀衣忍着笑,“在这换?”

原本坐着的帝和忽然一下站起,拉着诀衣就朝里间走去,脚步轻快,心情更是欢喜的很。

房门关上没多久后,房间里有了诀衣的声音。

“别闹。”

“……老实点。”

“再不乖,军法处置。”

帝和的声音跟着响起,“我不是你的将士。”声音里带着笑意,“我是你的夫君。”

“夫君就更要乖。”

房间里安静下来,帝和似乎是真的被诀衣说得不再乱惹她了,可没太久后,诀衣一声轻轻的惊呼传来,随后便是小声的抗诉。

“新皇大典要开始了,帝和……”

帝和的声音微显低沉,“时辰尚早,不急。”

“昨晚才有过的,你不累呀。”

“都睡了一觉了。”

听到诀衣这样说,帝和越发觉得不满足了,“你还说呢,今天清晨醒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可以?”

“我担心你没睡好。”

“不用不用。”帝和道,“以后每个清晨你都不必担心为夫没有睡好会表现不好,你夫君很‘好’。”

“……帝和……”

帝和的声音低哑了,嘴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我更喜欢你喊我夫君。”

诀衣很想好好叫一声夫君,可她实在不能顺利的发出声音了……

夫君太‘好’也有弊处,她腰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