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四章 一叶一如来21

到了魔后特地安排的住处,因为她的吩咐,侍婢们不少且个个手脚利索灵巧,帝和诀衣哪里能不知道为何,诀衣在进门后让侍婢全退下,亲手给帝和泡了清茶。

“夫君,请。砦”

帝和低眸看了一眼诀衣手上的白色瓷杯,没有接过来。

“刚泡的茶很烫。”

闻言,帝和抬手将诀衣手中的茶杯接了过来,无奈的很,“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晓得怎么让我妥协了。”撒娇,讨好,示弱,这些他以前从不见在她身上出现的手段如今她用的愈来愈频繁。作为她的男人,他自然高兴,若非自己足够好足够强大,她必不会如此娇柔。但她能否不要轻易放过伤害她的人,她舍不得处置天魔族其他人,他可不会心软。

诀衣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夫君是你。鳏”

“这还不够?”

诀衣脸上的笑容深了,“好啦,我知道你心善,肯定也不愿天魔族血流成河。”

“错了。”

帝和端着茶走到桌边,坐下去,缓缓道,“这次我可不会心软。”

诀衣只是笑着,不管他说得怎样坚决,她始终相信他是一个悲悯天地苍生的人,渊炎为护她死了,当年救她的恩情也没来得及还,恩泽给他的族人,日后他们夫妻才不会觉得亏欠了他。诀衣抬手放在自己的胸口,紫光闪现,张开嘴巴,吐出一颗金色的内丹,纤手轻轻捏住浮在眼前的内丹,走到帝和的身前。

“夫君。”

“先放你那吧。”

诀衣趁帝和不注意,将内丹飞快塞进他的嘴里。

“放心,如果我有难,一定不会对你客气。”

帝和轻轻放下茶杯,道,“我是你的夫君,你有事,第一个想到的人当然应该是我。”说着,伸手把诀衣拉到自己腿上坐着,双臂温柔的拥着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诀衣目含关心看着帝和。

“没事,乖。”

诀衣微微侧身,双掌捧着帝和的脸颊,“我凡事不瞒你,你也不能有心事不告诉我。”

“不是心事。”

“那就说吧。”

“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到了异度处处不美丽,不想你生活在这儿。”

诀衣不以为意的笑了,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回天界的事呀。她提了一次他便一直放在心里了吗?她确实想回去,但她并非为了他们,只不过想着以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了,在这儿终究不让人全然放心,若是在佛陀天里,就不一样了。瞧瞧世尊和帝尊的孩子,就算他们出宫多日不回也不会太担心宝宝的安危。

“我在哪儿生活都不要紧。没有你的话,每日所见繁花似锦,我不会开心。有你在身边,即便是地狱我也觉得很美好。”

帝和难得听到诀衣如此直白的诉情,心里瞬间高兴似艳花绽放,嘴角的笑容跑到眼睛里,好像把里面的两个小诀衣也带笑了。

“猫猫你知道吗,你让我异度世界里的生活出现了色彩,像阳光照耀下来的色彩,美好极了。”

诀衣嘟了下嘴,娇媚的脸上丝毫不掩饰对帝和的鄙视,哄人的话还真是不在心里想好再说。

“我们高高在上的圣皇大人把话说反了吧。”

“哦?”

诀衣端正脸,“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风琉韵事,你可是号称天界第一情圣的人,你说因为我生活里才出现阳光般的色彩,这话别人信不信我不晓得,但我可是不信的。我只怕你那些个相好从帝亓宫的南门排排站到北门,再折回到南门还绰绰有余呢。”

“哈哈……”

明明是被媳妇儿问责的事,帝和听了却爽朗的大笑。

“你还笑,没成亲前你有多少相好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可告诉你,以后若是有姑娘带着孩子跑来找你,别怪我下手狠心。”

“这话是何意?”

诀衣反问,“你不知道吗?”

“为夫应该知道吗?”

“除了我之外,帝亓宫不会有第二个女主人。你的后嗣,也必须只从我的肚子里出来。”

帝和再度仰头大笑。

“有这么好笑吗?”

帝和爱怜的刮了诀衣的鼻头一记,眼睛笑得弯弯,“想不到我聪慧如斯的媳妇儿也能说出这么傻气的话。你是我的圣后娘娘,帝亓宫定然只有你一个娘娘,你不是唯一的女主人,莫非还能是别人?”

“这第二个吧,就更傻了。我们的孩子,不从你的肚子里出来,难不成从我的肚子里跑出来?”

帝和笑着,“我虽不是女子,但听星华说过飘萝生小毛球时的一二事,生娃娃并不享受,飘萝那么能折腾的人生了星二之后一度不想怀小三儿,日后若是你怀了我们的孩子,娃娃在你的肚子里,他闹腾你我替你受不了那个罪,只能委屈媳妇儿你了。”

诀衣笑笑,脸颊微微泛红。

“你说,若是男人能怀孩子多好,凡间的男人不行,我们这些当神尊的男人可以也不错呀。”

诀衣笑问,“怎么,你想生孩子?”

“我想替你生。”

“我不怕生娃娃。”

帝和不解的问,“为何?”

“生你的娃娃又不是别人的,我为什么要怕?”她为他死都不怕,孩子是他们的后裔,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害怕呢。

帝和看着诀衣的眼睛里渐渐浮现灼热,他原以为娶妻会让自己陷入无限的约束,却没想到跟她在一起倒点儿不乏味,她说什么,做什么,他皆有兴趣看着她陪着她,反而是她似乎不喜欢他总是粘腻在身边。

“嗯?”

诀衣忽然被帝和悬空抱了起来,见他朝里间走,诀衣忙道,“现在还是白天……”

帝和莞尔,“白天怎么了?”

“魔后可能会派人来找我们。”

“不管。”

“帝和别这样。”

“你不想看看我们的宝儿长什么样吗?”

“……”

放诀衣在床上的时候,帝和心想,星华家的小毛球和星二比千离那口子的年岁小了不过十来万岁,当年星二可是看上过幻姬的,他俩儿子都能娶媳妇儿了,他这会儿才把媳妇儿拐到床上,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啊。就算不和星华比,千离那个奇葩也当了父尊,还是三个娃娃的爹,尤其可气的是,他居然生出了女儿,着实羡慕人啊。他家小心心长的可爱,那全是幻姬的功劳,若不是小幻姬有沉鱼之貌,千心能粉雕嫩嫩的么。他的猫猫美艳不可方物,生出来的闺女输不了帝尊家的小丫头,他要赶紧生一个出来玩玩,赶紧的!

魔后嘱咐侍婢们给帝和诀衣送是上好的点心与水果后转身,见渊炎背脊笔挺的站在房中,微微愣了下,觉得他似乎有点儿不对劲,但转念一想,魔皇……他确实心中悲痛吧。

“炎儿。”

魔后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和浓浓的殇意,“哎……”长长的叹息之后,魔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夫君忽然没了,她心里的苦比任何人多,但眼下她和渊炎能不能走过这个危机尚且不知,她连悲伤都来不及。

“你父皇离开的消息虽然暂时封在宫里了,但是各部族不可能永远不知道,在他们知道前,我们必须让魔宫变成铜墙铁壁。”

魔后皱着眉,“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母后的忧伤比你不会少,但我们母子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天魔族出现战乱,你父皇虽然不是仁慈的魔皇,但他让天魔各部安安稳稳的生活,多年来没有战乱,这一点他做得很好,母后希望你也能让魔族平顺的生活。”

玺阳看着并不能让他动容慈悲心的魔后,她的话很有理,但他未必能做到。

“我……”

玺阳犹豫了,他不愿见到血漫四处的景象,可他又不愿成为魔皇。

“我可能做不到。”

魔后问,“做不到什么?”

“让天魔族安稳平顺。”

母后从金丝软椅上站起来,走到玺阳的面前,双手握住他的手,“炎儿,你必须让天魔族渡过此难关!你是魔皇的儿子,是我的儿子,是众皇子的大哥,天魔族一旦战乱,你可知有多少无辜的魔灵要遭祸吗?”

“我…

…”

“你不要担心,母后会帮助你。而且,圣皇圣后在魔宫住着,有他们坐镇,外面的人不敢乱来,你需趁机成皇。”

玺阳看着魔后殷切期盼的双眼,微微有些动摇自己的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