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三章 一叶一如来20

忽闻攻湛唐突了圣皇圣后,魔后念橗心中稍起不安,魔皇的脾气她岂能不知,圣皇说得看似轻巧,但事情一定不简单,如果不严重,他们俩也不至于从帝亓宫来此吧砦。

“不知魔皇对圣皇圣后娘娘做了什么大不敬之事?”

“对本皇他倒是没做什么,不过对圣后……”帝和故意停顿,叫众人的心悬起来,缓缓道,“施重法妄图强取圣后的三魂七魄。”

念橗大惊,脸色急变,脱口而出,“什么?!”

偷袭圣后非小事,何况她还是天界来的天姬,攻湛为何想夺她的三魂七魄呀,异度世界里打打杀杀灭人也不过是灭肉身,他怎么敢动灭圣后娘娘魂魄这种不赦大罪的事。一直晓得他野心广博,却没想到竟然胆大妄为到如此境地,他难道不想想后果吗?

魔后提了提裙摆一把跪到地上,拜下伏地大礼恳求帝和诀衣饶恕攻湛。她的身后,是跟着她一齐跪下的众人鳏。

“圣皇,圣后娘娘,我自知没有什么颜面求你们放过我的夫君,他犯下此等大错的确该受到惩罚。但所谓夫妻,便是他做了任何错事我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惩处却一点努力不做。攻湛妄想损害圣后娘娘的魂魄是大错特错,哪怕是死,我也怪不得你们,是他咎由自取。但是诀衣娘娘,还望你看在和我儿乃好友的情份上放他父皇一条生路,不管如何重惩我们都无怨,只求能让他活着。”

诀衣面色平静,心湖湖面微起波澜,不忍告诉念橗她这个求情她满足不了他。

“求圣皇圣后给我夫君一条生路。”

魔后拜在地上,额头贴着冰凉的地面,华丽发饰上坠着的宝石触在地面,姿态甚是低微。在她说完求情之词后,身后的那些魔灵也纷纷替攻湛求情,连最初攻击诀衣的魔卫都出声了。

心知诀衣不忍开口告诉魔后实情,帝和将嘴皮子上的活拿来办了。

“难得魔后你如此通晓法理。攻湛之事本皇已处理,魔后的恳求虽然打动本皇的心,但此时再说什么已是无意。”

无意……

魔后听清楚了帝和的话,却不敢相信事情没有转机,惊中抬首,神情十分慌急的望着帝和,祈求自己听错了或者帝和说错了什么话。但他坚定的眼神让她忽然生绝望,瞬间红了眼眶,悲从心中来。

“圣皇的意思……”

帝和看着眼泪情不自禁流出来的魔后,“你既通理,许多话本皇不必说自然也明白。攻湛犯下大错,大皇子渊炎同谋,圣后娘娘虽然与之相识,但法度便是法度,不可错乱,更不可如今日这般顾及一二情份便饶恕大罪之人。”

什么?

魔后念橗此时真是惊惶到浑身颤抖,看着帝和身后的渊炎,他……他怎么也跟着自己的父皇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呢?宫里最不让她担心的人便是他,从小到大皆是让人放心的好孩儿。

“炎儿啊,你……你好生糊涂啊。”魔后痛心疾首的看着渊炎,夫君的情尚且求不下来,再来一个长子,而她的三子已失踪两个多月不知去向,莫非让她一人独活世间吗?

玺阳看着魔后,他……他真想告诉这位伤心欲绝的母亲,他不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已随着他的父皇去了。说来亦是仙博善心,悲伤的魔后让他不忍告知实情,误会便误会吧,她并没做下恶果,与她的夫君孩子不同。

“炎儿……”

诀衣朝玺阳瞟过去一眼,他不知道‘儿子’是怎么当的?母亲都急哭了,难道他无动于衷?

“圣皇,圣后娘娘,我儿他不是狠绝之人。”说着,朝诀衣拜礼,“圣后娘娘,别人若误会他我或许还不知该如何替他说好话,可是炎儿与你认识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一定知道,对不对?炎儿他的心和他的父皇不一样,很不一样,他一定不是有意伤害你。”魔后害怕在失去夫君之后再失去自己的孩子,急得跪着朝诀衣爬近几步,慌忙的说着,“圣后娘娘,他一定是被逼无奈,求求你放过炎儿,他是无辜的。”

诀衣弯腰将魔后从地上扶起来,她确实也没想过要渊炎的性命,只可惜……

“魔后请放心,渊炎的为人我信的过。”

魔后念橗听到诀衣的话,心里稍安,“如此说来,圣后娘娘能饶恕炎儿吗?”

“他不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

魔后转头看向渊炎,是啊,他站在

这儿好好的,可见圣皇并不会要他的性命,父子俩人能保住一个总是好的。

帝和不等魔后的悲伤涌上来,潇洒的收扇,走到她和诀衣的身边,目光坚定不含丝毫的怜悯。在他的心里,攻湛对诀衣做了那么不可饶恕的事,只取了他一人的性命显然不能平复他内心的愤怒,攻湛的单子委实太大了,超过了他的预想,他决不许异度还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杀一儆百可是个很不错的词儿。

“魔后,有件事我得好心提醒一下。”

“圣皇请说。”

“必须尽快上位新的魔皇。”帝和淡淡的笑了下,“如果魔后还想住在这座宫殿里的话。”

帝和的话提醒得颇为直接,念橗虽心中难过,但被他的话点醒,明白如今不是她悲伤的时候。魔皇死了,现在消息还在宫里没有传出去,一旦传开,天魔族各部族恐怕会发生战乱,炎儿是皇长子,魔皇之位本欲传给他,如今最佳作法是他尽快上位掌权,像他的父皇一般用铁血手腕让天魔族的族人全部臣服。

“圣皇所言甚是。”

魔后随后看着渊炎,“炎儿。”

玺阳本不想走近,可见大家都看着他,不得不在众目之下走到魔后的身前,他想,如果是真正的大皇子,此时应该叫她一声母后,但他实在叫不出来。

魔后倒也不计较自己的儿子是不是叫她,伸手一把拉住玺阳的手,目光中满满的关切之意,“炎儿,你生性纯良,和你的父皇不同,母后知道你一定还未作好继承皇权的准备,但是眼下我们不能等,你一定要尽快成皇,到时魔族内若出现不服之辈你才有名正言顺的身份下令将其收服。”

“我……”玺阳犹豫,“趁着帝和神尊与天姬在此,有些话我想说清楚。”

帝和道,“我虽是异度世界的圣皇,但天魔族内的琐事并不想管,立谁为新皇是你们的事。”说着,帝和微微停了下,又道,“想必圣后娘娘与我想法相同。”

话毕,帝和抬手揽过诀衣的腰肢,带着她欲走。他的话和诀衣的乖顺在别人看来或许只是以为他们俩不想管闲事,但玺阳却明白,他想在帝和诀衣的面前告诉魔后他是仙者,并非魔灵,想她不要误会,可帝和诀衣却用行动告诉他,他们不会为他作证,没有他们俩出面,其他人不会相信他的话,哪怕是皇子的母亲。

“圣皇请留步。”

帝和转身,目光淡淡的,看着叫住他的魔后。

“圣皇,立新皇确实是天魔族内的事,我本不想麻烦你,但能否请您和圣后娘娘在魔宫里一直住到炎儿成皇。”

魔后很快又道,“不,请多住几日,待到魔族内安稳了再回帝亓神山,可好?”

帝和诀衣何尝不知道魔后的心思,他们在魔宫里住着,外面那些人才不会不服渊炎这个新皇,她是想借他们俩人来稳固渊炎的地位。

“是啊,天魔族要立新皇,对圣皇圣后来说虽然不算大事,但对魔族来说,却是天大的事,还请圣皇圣后留下来做个见证。”玺阳意外出声赞同魔后的请求。

帝和面色和悦,但不知为何,诀衣凭自己的感觉认为他的心里很不高兴,倒不是不悦魔后的话,而是不满玺阳的心思。魔后留他们的心思与他截然不同,他能同情魔后,但一定不会认可玺阳。

“请魔后安排一处僻静的住所给我们夫妻。”诀衣先帝和说了话,答应了魔后的请求。

魔后幸喜,“好,好的。”

诀衣目光深深的看了帝和一眼,其中有着他读懂的撒娇和柔情,一言未说的对着她轻轻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