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二章 一叶一如来19

悠然看戏的帝和一点儿不觉得自己被诀衣保护是丢脸的事,反而满脸的笑意,幸福得很,理所应当般的躲在诀衣的背后。待到诀衣把近前的魔卫解决掉后,帝和摇着扇子从她的身后走出来,看着提刀杀过来的一群魔卫。

“哎哎哎,我说你们真是不怕死啊,看看,看看,之前冲上来的人可有留下一根或半块骨头?砦”

帝和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那笑可真是淡呀,淡得让人乍一看竟不觉得他在笑,可再看,他分明就是在笑。百色扇扇起的微微清风撩动他的发丝,一根根轻飘,他的话也像是随之轻盈了。

“你们的攻湛魔皇已经死了,不如留着命效忠新魔皇,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得个赏赐,就算你们为攻湛献出自己的性命他也不可能知道了。我说,你们是何必呢?”

魔卫虽然因为帝和的话促停下来,但很快又杀过来,诀衣一言不发的看了帝和一眼,他说了那么多,全是废话。

“哎呀呀,又打起来了。”帝和故作惊呼鳏。

身边一直漫不经心的摇着扇子的男人在咋咋呼呼,诀衣想扔下他不管,但又担心他坚持不出手灭魔卫,这事他未必干不出来,到时候受伤了一定会埋怨她不保护他,赖皮的本事他可不输任何人,看他这番模样不正是想要她保护他一场么,夫君要享受到的味儿他可是一点儿不愿放过。

“娘子,啊,有人要打我。”

帝和故意叫了声,好像他真的被人砍伤一般,诀衣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回身将靠近帝和的魔卫用仙剑灭成一撮灰烬。

“猫猫,你看,又来很多。”

诀衣二话不说,捏诀扫出一道紫光,将殿门口的魔卫一众灭干净,执剑背手看着从远处成片飞来的魔卫。

玺阳因为用了渊炎的身体,魔卫冲过来虽然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出手抓住闯宫的人,可奇怪仅仅是奇怪,不会伤害他,于是他得以比帝和更轻松的在一旁观战,直到有魔卫跑到他的身边抱拳行礼。

“大殿下。”

玺阳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大殿下?!”魔卫又喊了一声,心中奇怪玺阳为何像是完全不认识他一般。

魔卫露出担忧神色,“殿下你怎么了?”

玺阳方才明白过来,他现在是‘天魔族的大皇子’,难怪魔卫叫他大殿下。

“呃……”玺阳看着魔卫,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见大批的魔卫赶来,道,“都住手。”

站在玺阳身边的魔卫以为没听清楚,“殿下,你说什么?”

“停下来,不要打了。”

围攻诀衣的魔卫听到渊炎的声音,虽不懂他为何如此下令,但到底有让他们臣服的人出声了,一个个停在原处警惕的看着诀衣。

玺阳走上前来,“帝和神尊没有说错,你们的魔皇已经死了,再战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若想天魔族内安稳,唯一的办法便是选立出新皇。”

“……”帝和故意让自己的吃惊表情显出来,看着玺阳,像是看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

事实上,玺阳现在确实是个‘怪物’。他的三魂七魄此时若是用自己的身体,这番话再正常不过,但是他现在是天魔族大皇子渊炎,他的父皇死了,他半点不伤心是其一诡异。有人闯宫,不论是谁,哪怕贵为圣皇圣后,闯宫就是闯宫,尤其猫猫还在宫里大灭魔卫,他身为魔族皇长子不出手擒人竟然让魔卫不要攻击诀衣,其为第二诡异。诡异之三便是他说的话,何为‘你们的魔皇’,何为‘再战下去没有任何意义’,皇长子说话如此生硬冷漠,像是为子为皇者应该说的话吗?

诀衣起初没有感觉到玺阳的话有何不对,可看了帝和一眼后,跟着明白过来了,对玺阳甚是无语。还指望他假成渊炎让魔后能不要太难过,如此看来,是她天真了。不过,让一个百万年年岁的仙君一下变成另外一人,还是魔族的皇子,也是难为玺阳了。

他说错了什么吗?

玺阳神色无辜的看看帝和又看看诀衣,他让魔卫不再攻击他们难道不对吗?

帝和摇着扇子问,“殿下你让他们立新皇是几个意思?”

“我……”

玺阳此时才想起,他是天魔族的大皇子,他要继承上一代魔皇的皇位才是,如果让众人推选,只怕会纷争四起,血流成河的局面的确不够好看。

面对一张张写满莫名其妙的脸,玺阳道,“你们先退下。”

“大皇子?”

“退下。”

魔卫一个个看着渊炎没有动,魔皇死了,为何而死?如此突然,难道不是其中有诈。大皇子不让他们缉拿闯宫之人,只说要立新皇,难道不该怀疑他是否联系外人对魔皇做了什么吗?他们是魔皇攻湛的人,大皇子想号令他们只怕还欠了火候,他仅仅只是大皇子还不是魔皇,这魔宫之中,除了他居住的宫殿里那些人听令于他,其他的,又有几人是真心服他呢。

久经沙场的诀衣见魔卫迟疑,即刻知道事情不太妙,天魔族的情况看来比她与帝和想的要复杂多了。原本他们想着‘渊炎’继位后魔族内能免去争斗,如今看,光天魔族的皇宫里就免不了一场血战,更不要说宫外了。

皇宫内部‘渊炎’尚且拿不下来,攻湛培养的那些打算一统异度世界的军队,就更不要说对渊炎就几分忠心了,只怕听到攻湛死了,一个个恨不得自立为王。还有在攻湛统管下唯唯诺诺生活了多年的部族,谁又不晓得渊炎的温良呢,攻湛死了,他们还不得放炮竹庆祝呀。那些部族有几个是真心归顺,他们尚不知,如果趁乱他们也独立,渊炎有几分能力收回?不要说真正的渊炎了,眼前这个‘渊炎’连成皇的心思都没有。

悉悉杂杂的脚步声从远处走来,人影重重越来越多,诀衣见到了被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间的人,魔后念橗。

魔卫见魔后赶来,齐齐行礼,“魔后。”

魔后看到诀衣,怔愣了一下,很快回神过来,“拜见圣后娘娘。”

众人见魔后对着诀衣拜下,虽然不明白帝亓宫的圣后娘娘为何突然来魔宫,但也跟着魔后拜下礼。一时间,殿门口的声音整齐洪亮。

“拜见圣后娘娘。”

诀衣看着过去对自己颇好的魔后,心中生出微微不忍。

“魔后请起。”

魔后起身之后,看到诀衣身边的帝和。在帝和到异度世界时,她已是魔后,不曾出宫见过他,帝和也没在此之前到过魔宫做客,故而她并不知道气质卓群的男子是圣皇。

“不知这位尊者是……”

帝和摇着扇子轻轻一笑,“圣后娘娘的夫君。”

“夫……”

魔后顿时大惊,急忙行礼,“魔灵念橗拜见圣皇。”

看着之前的人再行大礼,帝和笑道,“起来吧,你既对猫猫行过礼,对本皇不必了,对她礼遇如对本皇。”

魔后道,“此事不可马虎,圣后娘娘该行礼,对圣皇也该行对您的大礼。只怪我不曾见过圣皇,一时没有认出,望圣皇见谅。”

“呵,谅解。”

魔后起身,看看帝和诀衣两人的位置,又看到渊炎,想到魔卫对她禀报的事,有些不解。诀衣和渊炎的感情,她知晓一二,纵然诀衣嫁做人妇两人也不该打起来。圣皇虽没打过交道,但早已听闻他心中悲悯众生,不可能来魔宫闹事才是。

“不知今日圣皇圣后来魔宫所谓何事?”说着,看向渊炎,“若是炎儿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还望圣皇圣后多多宽恕他。”

玺阳看着魔后,此人是他这具身体的母亲,但他看她却是没有丝毫的感情,若是成为魔皇,岂非要一直装作她的儿子。一介仙君成魔灵的儿子,何以心诚呀。

帝和道,“魔后多虑了,渊炎对我等并无不敬,对我们不敬的,另有其人。”

魔后问,“可是我们魔宫的人?”

“正是。”

“谁?”

“攻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