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零一章 一叶一如来18

玺阳因为诀衣的话愣了下,听她的意思,天魔族的新魔皇就这样确定是他了吗?

妖魔位列仙班求之不得,可让堂堂天君变成魔皇,却没人愿意。虽说世间万物众生平等,但在异度世界里,又岂有真正的平等,仙神者若非鬼迷心窍了,谁也不想沾惹魔界的人。性命无高低贵贱,但人心的善恶大不同,仙神者不屑与魔者同语。如今让性情颇为清高的玺阳变成魔皇,他的心也的确是不甘愿。魂穿到异度世界他尚且来不及思虑后面如何是好,便要接管可能暴乱的天魔族,莫说他了,诀衣心想,换做她,她也未必心甘情愿混在这群人中,做这群人的头儿可没有丝毫的自豪感。

“玺阳不知这具身体是天魔皇长子的,一时误入,以后得了机会定会还出。砦”

帝和悠悠的含笑,轻声道,“原来是……误入呀。鳏”

帝和的声音实在是轻盈,轻盈到玺阳红了脸,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锁魂瓮逃出之后,他怎算是误入呢,这话说得实在太跌他的份儿了。

“帝和神尊,玺阳话中有失,万望见谅。”

帝和笑了笑,“本尊见不见谅不要紧,你用了渊炎的身体,他要能见谅才行。”

“我……”

诀衣面无表情的看着玺阳,用了渊炎的脸,怎么一点儿不讨喜呢。什么误入,明明就是他自己主动钻入渊炎的身体,若非他主动,他们也不会毫无顾忌的将他融合到渊炎的魔身里。心中不甘成为魔皇又能怎样,渊炎是皇长子,他若不愿,她与帝和必要将天魔族大加整顿一番,倒是王后和众皇子要‘渊炎’上位,他莫非要说自己不是渊炎。他说的话,她与帝和信,别人可一个字不会信,一个魔皇子说自己是天界来的天君,众人只会当他得病了,要治。

“你若不想成魔皇我们也不逼你,但你现在是渊炎的身躯,此后不要在天魔族出现。”说完,诀衣眼珠溜溜一转,又道,“你现在算是魔,帝亓宫自然也是不能进的。”

“为何?”

玺阳走近一步看着诀衣,知虞在帝亓宫,若是他不能近帝亓宫,岂不是一直不能见到他的徒儿。

“原因我不是已说了么。”

玺阳却有异议,“在天魔族内我不能再露面是自然,这一点天姬说得对。但是,我是魔还是仙,别人不知,帝和神尊与天姬你们是知晓的。”

诀衣挑眉,“所以?”

“我并非魔。”

帝和好奇诀衣要怎么回玺阳的话,没想到,她直白得气人却又很是任性可爱。

“本后自己的宫殿莫非还不能做主么?”诀衣说完,转身朝殿门口走。玺阳不肯当魔皇,她不逼,天魔族的新皇便由她亲自从族内选出吧。

玺阳性清冷,在簿兮仙山又是主子,众徒对他极为尊敬,出了簿兮仙山之外,他的天君位阶不低,自然人人恭敬有加。陡然遇到对他丝毫不放在眼中的诀衣,虽她的话并没明显含怒气,但他仍有些挂不住脸面,没想到诀衣竟然会如此……‘刁难’。难不成,他若不当魔皇她就让他一直见不到知虞么。

“这……”

玺阳看着诀衣的背影说不出话来,转头看帝和,希望他能说一句公道话。

帝和只是摇着扇子淡淡的笑,话音更是淡淡的,“不要看本尊,本尊是个听娘子话的好男人。”

“……”

帝和跟着诀衣朝殿门走去,看着她纤细高挑的身影,嘴角微微扬起,一直就晓得她是个耿直的姑娘,但是没想到耿直至如此,不喜欢的人半点儿伪装也吝啬给。如果玺阳用的不是渊炎的身体,她一定不会如此计较,她到底还是想让魔后好过一点呀,可惜玺阳没给她这个希望。

“等等!”

玺阳看着快要走到门口的诀衣,不过,他的声音虽然被她听到,却没叫停她的脚步。玺阳不得不捏诀闪身到诀衣的面前,用身体阻她的出路。

“天姬。”玺阳微微弯腰,“我若是皇长子,是否你就让我进帝亓宫?”

诀衣反问,“你是皇长子就得在天魔族里统管你的族人,去我的帝亓宫做什么?”

“我若为魔皇,自然要在天魔族。但我的徒儿,能否让我们相见?”

“仙君这话说得本后不懂了,知虞是你的徒儿,你想见她便见,与本后何干。听你的口气

,好像是本后不让你们相见。”诀衣一本正经的说着,“东西可乱吃,话,却不能乱说的。”

玺阳哪里有诀衣这种口才,一时又被她问住没了话接。

“我不是这个意思。”

诀衣问,“那你是哪个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成为了魔皇,是否就能进帝亓宫?”

“你不愿当魔皇我不会逼你,你拿这个与我交换,日后可是要说,你当魔皇是被迫无奈,是我强行推着你坐到那个皇位上的?”

玺阳心道,难道还不是吗。他本不愿成为魔族的人,若非她说,魔人不可进入帝亓宫,他又怎会委身接受这具身子的身份。

“我想玺阳仙君弄错一件事了。”

诀衣微微抬了抬下巴,眼角的紫色九霄绫姬花显得格外明艳,双目间流转狡黠和隐得很深的笑意,“帝亓宫妖魔不得入是一直以来的规矩,并非我有意为难你,莫非身为簿兮仙山的玺阳仙君不晓得?”

“啊,我说一句。”帝和插话进来,“不单单是我们夫妻俩人的帝亓宫不得随意进入妖魔,佛陀天里哪座大尊神殿内皆不可轻易进入。”帝和强调道,“本尊是个好客之人,这一点要记住,莫要误会。”

“……”

玺阳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说是说不过诀衣了,身份也不能高过她,可他实在担心知虞,他们俩人何其厉害了得,自己的徒儿是个什么样子他还能不晓得么,只怕在帝亓宫被刁难得难以想象。

实在没话可说的玺阳行了一个礼,“我当魔皇。”

“哎。”诀衣一把抓住他,“算了吧。”

“我心甘情愿的。”

诀衣放开抓在玺阳肩膀上的手掌,笑了,“你这个心甘情愿我当做没有听到。”

玺阳急了,“我的确是心甘情愿的。”

“你就算是心甘情愿的,我也需要出去。”

帝和诀衣走出殿门,立即有在殿外站岗的魔卫提着大刀气势汹汹的过来,大声叱问他们。

“你们是何人!”

帝和摇着扇子笑眯眯的,见跑过来的魔卫越来越多,故意装出很害怕的样子朝诀衣的身后躲了躲,拿捏着嗓子‘娇滴滴’的道:“娘子,为夫好怕怕呀,你看,好多好凶的人冲过来了。”

诀衣扭头斜觑了一眼帝和,河古御尊上身了?

诀衣白了帝和一眼,好心提醒他,“你还忘记翘个兰花指了。”

“哦,我下回会记得。”

诀衣转过脸看着魔卫,“天魔族魔皇攻湛暗中启重法欲夺持本后魂魄,事情败露,已当阵严惩,天魔族新皇待立,你等去请魔后和众皇子来。”

魔卫相互看了一眼,挡在诀衣正前面的两个魔卫完全不信她的话,铁青着脸,双眼愤怒的瞪着她。

“一派胡言!你是什么后,我们魔宫只有魔后一人,你所谓的‘本后’与我们何干!此乃魔宫大殿,尔等竟然擅闯!”魔卫中一的大喊一声,“拿下他们!”

“是!”

提着大刀的魔卫立即围拢攻击帝和诀衣。诀衣拂扫衣袖,双手化出仙剑,与魔卫打斗在一块儿。而她的夫君,那个拿着百色扇的男人,居然慢慢悠悠的摇着扇子站在她的身后,光站着也就算了,他竟然还一边看她打架一边故意吊着嗓子喊。

“哎呀呀,娘子,这边这边,快来。”

“啊,娘子,有人要打我。”

“猫猫,猫猫……”

诀衣收拾几个魔卫自然不在话下,帝和一嚷嚷她便撤到他的身边替他灭了冲来的魔卫,看的玺阳目瞪口呆。

帝和神尊要一个女人保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