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二百章 一叶一如来17

鸱尾九头蛇的仙灵魂魄浮在天空里,诀衣看着愣住了,异度世界里怎么会有如此……诀衣想了想,一时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看到的仙灵,她忌蛇,对蛇一向不亲近,这玩意这么大,还真有点儿渗人之感。不过,既然是仙灵,表他已位列仙班,修行入了仙,心性自然也就不是野灵那般,她又不必拿他做蛇羹美肴,不必忌讳太多才是。此时,诀衣已知晓帝和要做什么,难怪他说如果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渊炎不可能,但要一个没有渊炎记忆但是有他容貌的却简单,借尸还魂的法术对于大神尊来说,的确是易如反掌。

大概鸱尾九头蛇的仙灵也想找到一个躯体,见帝和帮他,十分配合,主动飞下钻入渊炎的身体里。因为用的并非仙体,不论是凡人的身体还是妖魔的身躯,仙灵进入之后并不能即刻合为一体,必须借助借尸还魂的法术,施法之人的修为且不能比还魂者低,还魂后如果三魂七魄不能顺利与肉身融合,还魂身体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寸寸腐烂掉,而想借尸的魂魄则离不了肉身,只得寄居在腐烂的身体里,直到肉身的最后一点肉血腐烂消失,沾了腐烂尸味的魂魄若想再借尸还魂就再也不可能了。

鸱尾九头蛇主动钻入渊炎的身体让帝和微微扯了下嘴角,如此信他?

仙灵钻入渊炎身体时诀衣还没有多想,只是看着帝和施法,等他做作法毕后,见渊炎还没有醒来,恍然间想到仙灵从锁魂瓮里出来与他们一句话未说,居然如此信任帝和,似乎有些怪异。于是,走到帝和的身边,轻声道,“他竟然确定你的修为一定比他高?”

“异度里,还有谁自信能强过你的夫君么?”

诀衣问,“除你我之外,异度还有别的神仙?”

“为什么不能呢?鳏”

“不可能。”

当年的天破大劫,他和她是为了封天才进入异度,无极时光里开天的劫难少之又少,一次为女娲娘娘补好破天,另外一次便是幻姬殿下启开了法杖。女娲娘娘补天的故事太久远,也从未听闻有神仙进入了异度世界,若是从那时便在异度,此人的修为绝要在帝和之上。可眼前的事实却是,鸱尾九头蛇仙灵不如他的法力高深,这人一定是后入异度世界。然,此人一定不是与他们同一次在法杖之下求得生机,若是后来进入异度世界,只有几个月前的那次白幻熹曜灵尊复原天洞打开。诀衣看向地上的渊炎,此灵是那次被卷来异度空间的吗?

诀衣望着地上的人,道,“他怎么来的,只能问他了。”

地上的人何时会醒来帝和并不关心,他环看四周一遍,不紧不慢的徐徐道,“此处是攻湛施法的魔阵,在魔阵消失前我们得离开。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说着,帝和看着诀衣,“猫猫,你必须要想想怎么处理天魔族其他人了。”攻湛犯下此等恶劣之事,天魔族不可能被轻易赦免,他必须要让异度里的人明白,帝亓宫的人不能轻易伤害,圣皇圣后的威仪不容任何人挑衅。魔族在异度甚广甚众,此次饶恕了,以后恐有人抱着侥幸之心作乱。

诀衣嘀咕了一句话,太小声,帝和没有听清楚,问她说什么,诀衣只是笑笑,摇头。

“没什么。”

诀衣指指地上的渊炎,“带走吗?”

帝和潇洒的甩开折扇,一只手牵着诀衣,走出了攻湛的魔卦十方阵。在他们的背后,一个闭着双目的男人双脚离地一掌高直挺挺的飞着,到了魔阵外面的殿中,男人像一个软绵的假人般倒在地上。

诀衣打量着殿内,此处是魔攻的哪座宫殿她一时不知道,但她很清楚,一旦她与帝和走出去,从天魔族的皇宫开始,一场不可避免的惩戒将要开始。他们在灭了攻湛之后必须想法控制天魔族不会因此动荡大战不断,否则兴起的战乱将让异度出现大片杀戮和争权暴战。

“呃……”殿内响起一个低低的男声,“嗯?”

帝和诀衣闻声转身,看着地上渐醒的渊炎。

男人在双目能看清什物后,从地上站起来,见到帝和诀衣,不等他们俩出声问话便先行了礼。

“多谢帝和神尊救魂之恩。”

帝和怔愣间,男子又向诀衣行礼。

“玺阳见过九霄天姬。”

玺阳?!

帝和诀衣对视一眼,玺阳?

“哪个玺阳?”帝和问。

渊炎的声音轻轻的,像是青绿深山里吹出的一缕清风,扫过了帝和诀衣的心头

,“簿兮仙山的玺阳。”

诀衣诧异道,“簿兮仙山?”

那不是知虞……

“小徒知虞意外来了异度世界,多谢两位尊神照顾。只是,我的劣徒我了解,她不但帮不到两位的忙,恐怕还会给你们俩人添些麻烦。我自知修为不够,在簿兮仙山不能为你们做什么,便在每月的十五化真身作法祈求安平,希望她能懂事少惹些祸事,更盼望尊神两位能顺利回到天界。”

玺阳的话说得很客气,帝和心胸宽广,他这样客气他倒也不想戳穿他的真心,便听着受了他的好意。诀衣虽然不喜别人给她玩虚,但玺阳担心知虞她能理解,私下在仙山为自己的徒儿作法也不失为一个好师父,第一次见到他们,又受了帝和的恩,自然说话会讲中听些,不会惹她太不悦。只是,在帝和诀衣的心中,玺阳大可以干干脆脆的承认他担心知虞在簿兮仙山施法,想把她召回去。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异度世界的攻湛同时作法,竟吸入了他的真身仙灵。

玺阳见帝和诀衣不顺他的话说,心中不知知虞的近况究竟如何,是暂时不在他们的身边,还是到了异度世界他的那个小徒儿就一直不曾被他们照顾吗?

“不知我那劣徒此时在何处,可有给神尊与天姬添什么麻烦?”

“知虞在帝亓宫中,她是个很懂事的姑娘,你不必担心太多。”

听到知虞在宫里且好像并不错,玺阳的心放下来。

“今日被无端吸来异度世界,多谢帝和神尊出手相救,此恩玺阳定当永世铭记。”

帝和摇着百色扇淡淡一笑,“果然是师徒。”

“嗯?”玺阳不解的看着帝和。

“没什么。”帝和继续道,“你如今是魂穿来异度世界,簿兮仙山的真身可能够放心?”

玺阳蹙眉,他闭关作法,簿兮仙山的弟子皆是知道的,久不见他出去,大概也只会以为他在长期闭关修行吧。关于他的真身,他以为不必担心太多。只是,他占用的这具身子,到时候他要回天界时,不晓得可会顺利脱离。

“多谢神尊关心,簿兮仙山尚无忧虑。”

“那就好。”诀衣道,“你所用的这具身体是异度世界天魔族皇长子的肉身,他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魔皇攻湛,已经死了,灰飞烟灭。天魔族不可没主,你明白吗?”

玺阳沉默,他用的是大皇子的身体,如果不让天魔族乱,只能继位成为新的魔皇。

“可我是仙君。”

帝和问道,“在这个世界里,除了我和猫猫知道你是仙君之外,又还有谁知道呢?”

玺阳脱口问出,“我的徒儿。”

“不。知虞不会知道你是她的师父,你现在的模样是渊炎,天魔族的皇子。”诀衣不愿与玺阳绕弯,“玺阳,攻湛施暗法取我的三魂七魄,此等是大罪,如果我与帝和走出这个宫殿,天魔族必然要遭遇极大的惩处,但若是你成为新一代魔皇,之后的事可由你来处理,你既是仙君,必然心怀善念,与天魔族的无辜者是好事。”

“既然你们知道有些人无辜,为何还要坚持惩处?”

帝和冷声问道,“你是第一天当神仙?”神魔之道还要他来教?

玺阳知道自己问错了话,脸露歉色。

“我并非没有善心,只是一时没想好要成为魔皇。”

“我们也没想到新的魔皇竟然是你。”好好的在簿兮仙山待着不行,竟然魂穿到了这儿,他既主动钻入了渊炎的身体,便当着这个皇长子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