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九章 一叶一如来16

帝和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一般的把攻湛拎起,随手扔下,残伤无力的身体重重摔在锁魂瓮上,只听见很闷沉的一声,巨大的身躯从锁魂瓮上掉到地上,四肢微有动弹,但已无攻击力。帝和缓缓的从天而降,落到攻湛的身边,看了他一眼,走到几步开外从地上扶起诀衣,顺眼看了看地上已经死去的渊炎,想不到他会为了猫猫死,这种死法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或许从此他在猫猫的心里便有了一分勿论他怎么做都抹不去的记忆,活着的人要怎么扫失一个死去之人烙下的悲凉呢。

“猫猫,没事了。”

诀衣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在异度世界本就没认识多少人,现在渊炎死了,往后她在这个世界就真是仅仅剩下帝和了砦。

看到地上的攻湛,诀衣莫名想到渊炎临死前向她求情的模样,他求她放过天魔族里无辜的人,其实他真正想求的,是留他父亲一条性命吧。

“五百多年前,渊炎在地魔族的悬崖山洞里救我的命……鳏”

诀衣的话没有说完,帝和却听出她话中的意思。刚才渊炎为她挡下攻湛的魔血攻击,虽然他并没全然挡住,甚至即便他逃走她也不会受到丝毫的伤害,可是他的真心毋庸置疑,这份情,不能否认。当年他误以为珞珞是九霄天姬,在她命在旦夕的时候回帝亓宫救她而将真正的天姬丢在了悬崖山洞里,若不是渊炎救了她,哪有今日他的娘子猫猫。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这句话不单单凡人知道,他们也懂。渊炎救了她的命,他们应该还他一命,可这条命他自己已来不及接受。

只是,诀衣有意考虑饶攻湛的性命,而帝和却不打算放过他。最该死的是就是他,为何最后让渊炎死了,换得他活在世上。倘若反过来,他还能心甘情愿一点。

“当年救了你的人是渊炎不是他的父亲,这个恩情,我记在他的身上。”帝和看着攻湛,神情冰冷,“可不会白白算到重罪之魔的身上。”

攻湛的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最后一丝苟活的希望也被帝和掐断,他的眼中涌满了绝望,他设想的美好霸业还没来得及出现,只能如此吗。他不甘心,死也不甘心。

缓缓的,帝和对着攻湛抬起手,掌心一点金光飞出,停在了攻湛的身上,光芒忽然耀眼,将垂死的他化成了轻烟。如果不是他的儿子做了一件让他心中颇为动容的事,他一定不会让他死的如此轻松,他敢动猫猫魂魄的主意就该明白自己很可能会生不如死。只是没想到,这样心狠手辣之人竟然有那么善良的儿子,简直不像他亲生的。

攻湛消失后,诀衣并没有说帝和做得不对,他对她的心疼她知道,也明白攻湛这种大错想被赦免不可能,六界有六界的规矩,神界有神界的处事法则,谁都不可能轻易破坏,她更不是那种愚善的女子,攻湛心术不正,他留在天地之间只会祸害更多的人,灭他是除害无异。

“天魔族恐怕要乱上几百年了。”

诀衣轻轻的叹气。

天魔族里有野心的人不少,攻湛的残暴统治明面上让全族的人都臣服了,可真正真心诚服他的又能有几人呢?很多人不过是面服心不服,只等着他什么时候出事想置他于死地,如今攻湛死了,如了那些人的愿,天魔族哪里有安稳的日子过,可要苦了那些无辜的天魔族人了。

想到渊炎的母后,诀衣心中倒真是有几分不忍,攻湛虽然不喜她,但是渊炎的母后对她确是不错,她在天魔族皇宫里住时,经常让人送好吃的给她,如果有好看的布料也会不忘给她做身漂亮衣裳,渊炎的母后是拿她当儿媳妇看待的。哪怕她在明确说过,和渊炎只是朋友并非别的亲密关系之后,王后还是对她很好,如果说天魔族里有无辜的人,王后是。攻湛死了,渊炎也死了,新的魔皇如果是攻湛的孩子也就罢了,至少不会太为难王后,但如果不是,那魔宫里的这些人可就没有好日头过了,尤其是攻湛的妻儿,一定会被天魔族里其他人追杀殆尽的,斩草除根才能让新皇放心。

帝和见诀衣并不高兴,心知渊炎的死或多或少让她有些难过,觊觎他女人的男人死了,于他而言死就死了,可天魔族一旦大乱,却是他这个圣皇不愿见到的。

“未必!”帝和颇有自信的说道。

诀衣诧异道,“哦?”

诀衣不甚相信的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你先告诉我,他死了,是不是很难过?”

诀衣抿着嘴唇没有立即回答帝和的话。

“呵,你不要多想,我不是醋,只是想晓得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这样我的法子要做到什么地步心里也能有个底儿。”

诀衣不知道帝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应该不会乱开玩笑,想了想,轻声道,“我不想骗你。如果我说心里没有感觉,那一定是自欺欺人。当年我在垂死边缘,我等了你很多日,你没有回去找我,是渊炎救了我,他是我绝望时的曙光,甚至可以说,是他给了我在异度世界里的第二次性命。”

他没有在她的身边,不会知道那段日子渊炎为她做了多少艰苦卓绝的时,当时她体内的剧毒很难解,渊炎几乎是背着她寻遍了所有他能去的地方,风霜雨雪里他们一起走过的路,比他们俩一起走过的山水还要多,他无怨无悔,她无以回报。很多时候,女子被救了,没珍贵的东西回报恩人便会以身相许,她不是那种轻易能交出自己身体的人,尽管她清楚的知道渊炎爱自己,但还是坚持了自己,她何尝看不出渊炎的失望。

“夫君,我的话你听了肯定不高兴,但是渊炎为我做的,真的太多太多。”

诀衣的目光落在渊炎的尸体上,她不流泪并非就不心疼,这个男子对她所求的她给不了,遇到她,就像他遇到了生命里最大的劫难,不然他应该会顺顺利利的成为下一代魔皇,受万魔敬仰,娶美艳的魔后,过着安稳的日子。她心里对他的愧疚,没有人会懂得。

“我来天魔族的路上就想过了,如果我们一定无可避免的要灭天魔族,渊炎和他的母后是我愿意放过的两个人,他们从不曾负我什么。”

诀衣眉心紧蹙,忍住鼻头的酸涩,“他死了,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渊炎,我很难过。

帝和抬起手将诀衣轻轻的抱入怀中,一言不发。真话不好听,但他能理解。如果她对渊炎的死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恐怕才真要怀疑他们的感情是不是超乎他的想象。

“允许你为他难过一天。”

他尽力逗她开心却更让她的心难受,是不是今日之后她不得不清晰的认识到,渊炎真的不在了,那个一心想娶她的男子,从此不再活在这个世界了,他所想的让天魔族变成不再让人恐慌的魔族心愿也永远实现不了。

“你的难过为夫知道了。为夫给天魔族第二个渊炎,不过,不是给你的。”帝和低头看着诀衣,“嗯?”

诀衣惊喜的问,“你能让渊炎复活?”

“那要看你怎么想了。”帝和的脸色带着轻松之意,“如果你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渊炎,保有你们的记忆和他从小的成长记忆,为夫做不到。不单单为夫做不到,哪个大尊神也做不到。但如果你只是要一个长相一模一样的渊炎,为夫今日就能给你。”

诀衣转头看着地上的渊炎,“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帝和放开诀衣,广袖从渊炎的身躯上拂过,原本残缺肚腹的尸体在一片散开的金光里复原了,一具完好无缺的身体躺在地上。随后,帝和修长的手指朝着锁魂瓮一指,闭合的瓮盖打开了,里面飞出来一条巨大的蛇灵。

诀衣惊讶的看着蛇灵,鸱尾九头蛇?!

是了,诀衣怕蛇,这一点帝和知道,也正是因为知道才犹豫是不是用这个仙灵将渊炎复活,毕竟复活之后的人不是真正的渊炎,只是用了他躯体的人,而猫猫却是忌蛇的,鸱尾九头蛇的仙灵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到底是仙界的谁,他此时还不得而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