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八章 一叶一如来15

“小衣,小心!”

渊炎大喊一声。

攻湛的爪子离诀衣的身子仅有一指远,她的身体朝后飞快后退,看似触手可及的她却总让攻湛够不到,两人一逼一退飞了颇远,攻湛恼火自己抓不到诀衣,另一只手化出魔法长剑突然攻击向身前的诀衣。

什么鲺!

攻湛惊讶的看着被自己魔法长剑刺中的人,竟然是虚化出来的人?!她和他明明一道飞起,两人离得如此近,他居然没有感觉到她的真形早已暗中离开。双攻齐下,诧念只是瞬间,便是在这瞬间,诀衣到了攻湛的身后,手中的长剑比攻湛的攻势更快刺向他,妙的是得手了。攻湛受了诀衣的仙剑,身中剧痛,眼前的‘诀衣’被他刺中化成了轻烟,反身再想回击诀衣已不够果断,被她避开利箭不说,更是精准的在他身上再刺第二剑。

魔灵被仙剑刺伤之后的疼痛极为难忍受,攻湛修为深厚能撑住不散魔身,如果换成寻常的天魔族人,诀衣两剑之后早已死不见尸,又怎么可能和她再斗。攻湛知道自己今日恐怕不能轻易脱身,他们潜伏在天魔皇宫多日不现身,为的不就是将他连人带着证据一起灭他无法喊冤吗,他不叫冤,他只要能从他们手里逃过今日,必定会让他们后悔。

趁着和诀衣打斗的时候,攻湛偷瞟帝和两眼,他还在锁魂瓮那儿,显然不打算来管他们俩的事,也不去找他的儿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或许,这是他最好的机会,毕竟如果此时和他打斗的人是帝和的话,他可能已经不能喘气了。

想逃?!

诀衣察觉到攻湛想逃走,心中不免轻轻一笑,同样的好运不会降临给同一个人两次。她,不给他再见明日太阳的机会。纤手手中剑似花开,道道闪亮剑花绽放,十八道剑气纵横交织如网扑向攻湛,尽管他机敏的躲过了三道,可其余十五道剑光却是实实在在的划进了他的身体,完整的衣袍像是一根根布条挂在他的身上,刚巧遮住了该遮住的地方。帝和虽未参战,但心和眼却没有离开诀衣半步,看到她砍出来的攻湛‘新装’,忍不住轻轻笑了。

“真是贪玩的小猫儿……”

渊炎看着诀衣和攻湛,想帮忙却不知道要帮谁,两人修为皆比他高,帮谁似乎都是帮倒忙。

攻湛被打得全身是伤,眼看诀衣再出手他就是死路一条,突然决心孤注一掷,捏诀让魔卦十方阵里的沸血变成两条旋飞的长柱升腾而起,围绕焚烧的不再是锁魂瓮而是他。

沸血围住攻湛,诀衣的仙剑破不开越来越浓的血障。随之,诀衣收剑,双手合十默诀,身周的紫光越来越盛,九霄*施出的刹那,渊炎的身体忽然挡在了诀衣的面前,神情焦急而恳切的看着她。

“小衣求你不要灭了我的父皇!”

渊炎知道自己求情并不名正言顺,父皇要她的命,她反击也是应该,他不可能要求她给伤害她的人恩情,但她要取性命的人是他的父亲,他不能不管。

“我知道这件事是他不对,不,我也有不对,如果你一定要杀一个人才能解恨,杀我吧。”

渊炎急急的求着诀衣,“我代替父皇去死,你们放过他,小衣我求求你。”

正在渊炎求情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背后传来异样的感觉,心中顿觉不好,转身时看到双眼赤红的攻湛操控十方魔血冲向诀衣,想阻止已来不及。

猫猫!

帝和瞬间离开远处飞向诀衣。

渊炎见攻湛的*已施,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前一时还在求人放过自己的父亲,后一时他却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人家,他的求情就像是一场小丑的戏,他保护不了小衣周全也拦截不了父皇的野心,为父皇求过情后,他也只能为小衣再做一件事了。

“渊炎!”

被帝和护着飞离的诀衣看着渊炎为了护她挡在了攻湛的十方魔血前面。

“炎儿!”

攻湛虽然对自己的儿子无情,但却没有想过要他的命,他施法的时候已是避开了渊炎,却没想到他竟然迎身挡住了他的魔血。

魔血冲到飘飘白衣上,染红一片,渊炎的身体被抛上了高高的天空,腹部被魔血*击开,甚至连一声叫喊都没能发出来,身体重重的砸向地面。

攻湛红着眼不顾自己的儿子,大吼着朝诀衣杀过去,帝和此时不敢让诀衣对战攻湛,怕他吸受魔卦十方阵的能力变得超乎强大,诀衣与他打架会吃亏。

“猫猫你且在这儿待着,剩下的事我来。”

帝和迎上攻湛的时候,诀衣飞身去拉渊炎的身体,在他坠到地面前抓住了他,缓缓的,让他落到了地面上,那袭从来纤尘不染的白衣此时红得像嫁衣,很是刺人眼。

“渊炎,你何必这么傻。”

他明明可以避开的,如今却……

渊炎对着诀衣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是啊,我傻,从几百年前遇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是傻的。但是我傻得不后悔,只是有些可惜我不够强大,为你做的事不够多。”

“渊炎别说了。”

“好不容易有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如果再不说的话,恐怕我没有机会……机会再跟你说话了。”渊炎知道自己已无力再活,被自己族的魔血*穿透,他只会在她的眼前死去,尽管这个死来得太突然,让他怎么都没想到,但他其实也心知肚明活不过今天。他们来找他和父亲,不就是要他们的性命吗,只是杀他的时候可能给他一个痛快,他不奢望帝和能放过他。怎么都是死,能为她做点事而死,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渊炎抬起手一把抓住诀衣的手,“我很高兴能遇见你,但是我很……很……很难过没有得到你,没有让你成为我的皇妃。很多事我无力改变,是我的无能我怨不得谁,今日的结果我再一开始就料想会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跟你好好喝一杯酒。小衣,小衣……”渊炎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抓住诀衣的手,“我知道帝和很疼爱你,当初听闻不云寒山是他为你削平的。我能不能求你,不要伤及到天魔族的其他人,伤害你的事是我和父亲一起做的,我们死不足惜,咎由自取,但是我的母后和兄弟姐妹们不知情,他们是无辜的,我恳求你放过他们,好吗?”

渊炎的气息眼看撑不住,诀衣听到他一直问自己。

“好吗?”

“小衣,放过他们,好吗?”

诀衣点点头,“好。”以帝和的习惯与这次攻湛惹出来的事,天魔族是不该被饶恕的,动如此歹毒的心思暗取天神魂魄,灭族是一贯惩戒,否则岂非只只魔王都敢如此而为了。“百年前你救了我的命,今日我理当还你一个恩情,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牵扯无辜的人。”

渊炎看着诀衣,他的眼睛开始模糊看不清楚了,“你说还我当年的救命之恩放过我全族的人,我想问你……问你……”渊炎的声音开始转慢转淡,沉沉的,渊炎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攒足了气息把话说完一般,“小衣,你有没有一点点是因为我,因为我这个人而想放过我的族人?我对你来说,有没有一点点……重要?”

诀衣抓着渊炎的手,如果让她说实话,她的话恐怕会让他死不瞑目,可是撒谎,她又不愿意。对一个将死之人,她说不出谎话。她从不曾因为个人感情而手下留情,她不是寻常的神女仙娥,她若有妇人之仁,战场上送命的人便不是一个两个,她不习惯对妖魔心软。

“小衣……”

“我、我想我知道了。”

诀衣眼睁睁的看着渊炎在她的眼前闭上眼睛,眼眶红润的她尽力让自己的眼泪不掉下来。

“渊炎,你的救命之恩我永远记得!你,是我在异度世界里最好的朋友!”

闭上眼睛的渊炎嘴角微微的扬起,终于不再有任何动作。或许对他来说,遇到诀衣只是一个梦,一个他以为很美的梦,一个猜中了开始却没猜中结局的梦。

攻湛尽管有了魔血助力,可终究是抵不过帝和的,渊炎走后,没多久,他便被帝和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