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七章 一叶一如来14

命?

攻湛心中顿喜,他来找自己要诀衣的命,不正是告诉他,锁魂瓮中的仙灵魂魄是她嘛,他成功了。她的魂魄不容易吸来,费了他许多心力,但她想轻轻松松出去,比他弄她进来就更难了。锁魂瓮难进更难出。

“圣皇想要圣后娘娘的命在帝亓宫里拿就行了,怎么到我的地方来了?”攻湛四下看了看,笑道,“我这儿可没有圣皇你想要的命。鲺”

帝和淡淡一笑,“怎么会没有呢?”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缓缓转头看向锁魂瓮,这东西怎么被攻湛吸来了?也真是本事了,竟然可以把鸱尾九头蛇的仙灵魂魄收入瓮中,他不曾知晓异度世界里还有这等仙神。目光从锁魂瓮转向攻湛时,一丝冷意划过他的眼底,“我说要命,可曾说了是要谁的命么?囡”

此时,攻湛和渊炎方听出了帝和话中别含他意。攻湛顿时大悟,惊恐的看着帝和。他说的命,是指他的命?

“帝和!”渊炎听出话中意,三两步站到攻湛的面前,“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父皇。”

帝和嘴角的笑容不曾散去,不疾不徐的缓缓说道,“本皇何曾说过要伤害你的父亲了?”

“不然,你想要谁的命?”

既不是诀衣的魂魄,也不是父皇的命,难道是他的?渊炎看着帝和,他们彼此不待见对方,他若想要他的命,有本事也有身份,他无从抵抗。

看着悠哉悠哉的帝和,渊炎不怒反笑,“你想要我的命,尽管拿去好了。”

帝和再反问,“我说要拿你的命了吗?”

“你到底想怎样?”

话不说明,这个人的不要,那个的不要,他想要谁的?

帝和看着眼前的父子两人,“你们不知道我为何而来吗?”

攻湛笑了,“我们为何要知道圣皇的来意呢?”

心中很清楚帝和看到了锁魂瓮中‘诀衣的魂魄’,但在嘴上,攻湛绝不承认自己收了诀衣的三魂七魄,一旦承认就无翻身的可能,他本就不知道诀衣的真身是什么,否认到底他们又能奈他何。

“也是。本皇聪明,但不是人人都如本皇这样聪明,有些人徒长了一颗脑袋却不干长脑的事。”百色扇啪的一声在帝和的手中收起,“我来拿一个叫命的东西,之前没说拿谁的,现在可要说了。”

“你!”

渊炎瞪着帝和,他之前是在玩他们呢?!

帝和的话音才落下,攻湛忽然飞起,魔卦十方阵中沸腾的热血一涌而起,变幻成一张血红色的漫布将真心的锁魂瓮围住,阵内的温度很快升高。渊炎在地上站立不住,跟着飞到天空里。而帝和,则继续不为所动的站在远处,看着锁魂瓮内被惊醒的仙灵魂魄。救?还是不救呢?

“啊。”

烫人的高温里,帝和听到诀衣一声低低的轻叫,心中一紧,消失在魔卦十方阵中不知去了哪儿。

“猫猫,怎么了。”

帝和在一片仙雾中扶起捂心倒地的诀衣,“猫猫。”

诀衣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连话也几乎要说不出来,“我心口好疼。”一只手用力的摁在心口,“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烧一般。”

想到攻湛让沸血腾起包围锁魂瓮,帝和断定诀衣的疼痛实是因为他在作法,他的内丹在她的体内竟也压不住烧心,攻湛这个锁魂阵法当真了得,如此便不要怪他了。帝和欲飞下取攻湛的性命,诀衣抢他一步走先,忍着烧心剧痛带着紫色的仙光缓缓飞下,因为有帝和的内丹护体,在她的紫光之中浮着一圈金色的圣光,瞧着十分迷幻不真切。

“好久不见,魔皇可还好啊?”

听到天空飘来的幽幽女声,攻湛抬头看去,瞬间大吃一惊,怎么回事?

渊炎惊喜唤道,“小衣?”

攻湛极快的看向锁魂瓮,里面的仙灵魂魄还在,但眼前的女人也不像是假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魔皇见到我很不高兴吗?”诀衣浮空在攻湛的面前,“还是你在奇怪为何对我一人做了收魂*,但却没把我收入你的锁魂瓮中?”

既然锁魂瓮内的魂魄不是她的,那……

攻湛极快的反应,矢口

否认自己伤害诀衣的事,“我不知道圣后娘娘在说什么?”

“这句话说得真好。”

证据面前他都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话,如果她与帝和不是当场出现,前几天找他现身,恐怕他要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奇冤。

诀衣的心口非常疼痛,帝和飞落到她身边时,见她面色平稳,心中极为不忍,可心知她不想在攻湛面前露出受到伤害的迹象,虽然如此会让他无法辩驳,但也会让他心中窃喜从而更加张狂的施法。

“攻湛,你该不会是以为我们刚来天魔皇宫吧?”帝和悠悠然的问着攻湛。

攻湛的眼中有瞬闪而消的诧异,难道是他疏忽了?

“哎呀呀,看来是真的以为我们才来呀。”帝和笑眯眯的看着诀衣,“娘子,都跟你说了不要太低调,你瞧,来了半月,魔皇竟然都不知道我们住在他的宫里,你说说多可惜呀。”

“小衣,你们一直……”渊炎不敢确定的看着诀衣,“一直在魔宫里面吗?”

诀衣听到渊炎的声音但没有看他,攻湛有话说得对,他心里不想伤害她是真,可他没有坚持到最后,沸血是他的血,助攻湛施法的也是他,威胁他的人是他父亲,于情于理他不帮她她能理解,毕竟比起友情来说,亲情显得贵重更多,她不怨他。但,既走到这一步,他们也做不了朋友。

“活在世上,想人人个个皆真心喜欢自己委实不可能,有对敌并不是坏事也不是跌份儿的事,你不待见我,没关系,堂堂正正的教训我,本后随时奉陪,但背地里做些脏污之事,别怪我手下无情。”

本后!

帝和看着诀衣的眼底有着赞赏和欢喜,这两个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怎会如此好听呀,真真儿是耳朵听酥了也。

“我根……”

攻湛的话还没说完,见诀衣已捏诀射来仙光,连忙闪身躲过,两人在空中斗起法来。帝和想一招灭了攻湛省事,他不做法沸血不会围锁魂瓮,诀衣自然也能免去烧心之苦。

咦?

帝和转头去看在沸血中的锁魂瓮,瓮中人不是猫猫,为何她会烧心呢?若是照常理来说,攻湛想收她的魂魄必然有所定指,否则异度世界这么多人,不可能单单只伤害她才是。想到攻湛那日在他们大婚对诀衣的攻击,帝和猛然反应过来,飞身赶往阵心。

锁魂瓮被帝和施法从阵心的凹卡里提出来,里面的鸱尾九头蛇不停飞舞想要冲出来,帝和将大瓮悬浮在天空中,朝锁魂瓮离开后的阵心凹卡中瞧去,果然!在一片赤红色的沸血中,有一根青丝在其中弯弯绕绕浮浮沉沉。帝和并指施法,将诀衣的发丝从沸血里分离出来,发丝上的血液缓缓的流动,到了丝端汇成一滴浓稠的血滴,极慢的滴落。

帝和心中默诀,目光看着舞动在空中的那根沾血发丝,忽的一道蓝色清火出现,将诀衣的发丝烧成灰烬,飘散不见。

与攻湛在天空斗法的诀衣赫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口竟然不烧痛了,而且有帝和的内丹护体,她的法诀每次施法威力都强劲得让她吃惊,心中暗暗想着,当真是上古神兽的内丹,只是在她的体内竟能助她变得如此强大,难怪他的法力无边,这种上古金赤内丹配以他的百万年修为,哪有他收拾不了的人呀。

“啊!”

攻湛被诀衣一掌击中胸口,大叫一声从天空里掉落,渊炎飞身去救没来得及,攻湛重重的跌到魔卦十方阵中。刚爬起,一把带着金光的长剑指在他的喉咙上方。

诀衣手执金剑目光凉冷的看着攻湛,“暗中作法取人魂魄已是肮脏之事,本后乃九霄天君,你有多少条命给我灭的?”

“既败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随尊便,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渊炎扑身而来,“小衣不要!”

趁着诀衣侧首去望渊炎的时候,地上的攻湛忽然拔地而起,厉鹰爪般的手掌大力打向诀衣的心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