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六章 一叶一如来13

诀衣说到他们有孩子的事在帝和的心里像是于平静的湖中扔了一颗大石子,虽然她还没有怀上孩子,那也只相当于他的心湖里没有被掀起大浪,不表示他的湖中没有涟漪,她想的没有错,他们的孩子不该出生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他们俩来自最平和的美丽世界,身为父母他们应该给他们的宝宝最安全的世界,帝亓宫的小殿下怎么能与妖魔一块儿长大呢,众生平等不假,但幼儿毕竟太小,作为父尊他怎能安心。强大无敌如千离对他的孩子也小心呵护成那般,他自然也不能心太大。

搂着诀衣的双臂稍稍收紧,帝和轻声道,“是我对不住你。”

“哪里是你对不住我,是我为难你了。”诀衣双手覆在帝和的手背上,柔声与他道着话,“我岂能不知道回天界有多难,不过是心里憋着话不想瞒你,说出来图个自己心头轻松罢了,你莫往心里去。囡”

可他怎么能不往心里去呢。白幻熹曜灵尊在他们回异度后那日便逃得无影无踪。她能助他们回去一次,必然也能有第二回,只不过,那只东西可不会再像上次那般给他机会了,当时遇到他和猫猫是初见,不识得他们的身份,自然嚣张跋扈自以为是,如今知晓他的厉害了,恐怕不会招惹他鲺。

“明日去找攻湛,你藏在我的怀中可好?”

“为何?”

“小猫儿躲在我的怀中才安全嘛。”

“我不要。”

帝和笑问,“夫君的怀抱也不要?”

“我要亲自收拾攻湛。”

“收拾他是明天的事,今晚……”说着,帝和抱起诀衣走进卧房。

攻湛数着日子过了半月,终于等来了锁魂瓮里三魂七魄被沸血熬好。晨起后,命人去叫渊炎来寝宫见他,顾虑他因为想设法救诀衣而故意不肯去魔阵殿。

果然,渊炎并没有等太久便到了攻湛的寝宫。

“父皇。”

渊炎的脸色很平静,“不知父皇这么早就孩儿过来所为何事?”

攻湛笑了笑,“昨晚做了个梦,一夜未睡好,你被为父走走。”

“是。”

渊炎似没多想,很乖顺的跟着攻湛走出他的寝宫,两人在魔宫里慢慢散步,闲聊着天魔族里琐碎的一二事,清风徐来,两人若不起争执,父子两人边聊边走倒也颇惬意。攻湛心里有意把渊炎朝魔阵殿带,而渊炎却是真心在享受和自己父亲难得的平静时光,在记忆里,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他多久没有此时的宁静了,每每在一起不是争吵便是俩俩相看不满,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这样,让他们的父子情凉薄至此,让他唏嘘。而魔宫里让他觉得变了的,又何止仅有他们俩呢,他已多日不见清沨,连他的死活亦不知。

“父皇,外出寻找清沨的人,可有回信?”

说到这个,攻湛的眼中终于浮现出父亲的慈爱,只是转瞬即逝并不曾在他的眼底留存多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头。

“孩儿想出宫去寻找清沨,请父皇允许。”

从渊炎被找到之后,攻湛便勒令他不得再随意离宫,若是有违,不要怪他不念父子情做出些让他后悔的事。渊炎知晓自己故意躲了两个月惹怒了攻湛,不愿再招他暴怒。

“出去寻找清沨的人这几天应该快回来了,如果他们还是没有找到,你再出去找吧,多带点人。”

“是,父皇。”

渊炎的心里还想着父亲忽然通情达理起来了,可没高兴起来,看到他们到了魔阵殿外面,忽然知道为何过几天他允许他出宫了。只怕过几天他对他便没了用处,想去哪儿都可。

攻湛走了几步,见渊炎落下了,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他,“怎么不走了?”

“父皇不是想散步么。”

“走到这儿了,进来看看,你也跟着进来吧。”

无法违抗的话像军将对士兵的命令,渊炎跟着攻湛走了进去。

果然和渊炎所想的一样,入殿之后攻湛让他一起打开了魔卦十方阵,两人走进去后,他迫不及待的走入阵中去取那只锁魂瓮。

“总算等到这一天了。”攻湛喜不自禁的弯腰看着翁中不再飞舞的魂灵,一边念叨着,“圣皇娶你那天不是保护的紧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抓来了你的三

魂七魄。圣皇?呵呵,圣皇又能怎样,他宝贝得了你一天可宝贝不了一辈子,难道还能整天把你别在腰带上带着?”到了他攻湛的手里,别管什么圣皇不圣皇,她别想逃走。但是,看着看着,帝和感觉到一丝诧异。

蹙着眉,攻湛问,“这个女人的真身是什么?”

渊炎摇头,“孩儿不清楚。”

攻湛并不是真的问渊炎,而是他在自言自语,听到他说不知道,招了招手,“炎儿你过来瞧瞧,她的真身是什么。”

渊炎快步走过去,像是非常关心的样子,因为走的太快还让攻湛特意看了他一眼。他弯下腰看着锁魂瓮里的仙灵魂魄,巨大的身体上飘舞着一层淡淡的仙光,看着体相很像是……龙身,但是细细观详却发现不是龙,锁魂瓮里的东西不止一个头,只他看到的便有五个之多,这只一定不是小衣。

“父皇,孩儿虽然和她熟识,可小衣不曾让我见过她的真身,平时我也不大有机会见到别人的真身,一时想不出锁魂瓮里的仙灵到底是什么魂魄。”

垂着双睑的渊炎忽然想到一计让攻湛坚信不疑他收服的就是诀衣,犹豫又试探的问他,“父皇,假如……你捕到的仙灵不是小衣的,你会放了她吗?”

攻湛先是愣了愣,慢慢的转过头看着渊炎,他这是想找东西来换走她吗?还真是贼心不死啊,到这份上还想着要救她。好,他让他死心彻底。

“炎儿你说什么傻话,我当日取了她的发丝放入其中,作法时我们的魔法只会吸入她的三魂七魄,不可能是别人的。”攻湛轻轻一笑,“你若是想救她就不要妄想了,我们费了多少心力才把她的魂魄捕来,你即便不心疼为父,难道也愿意自己的努力白白流走?”攻湛看着满诡符的沸血,“这些血可都是你的,你舍得白流,为父可心疼。”

忽然间,攻湛一把抓住渊炎的前襟,目光严厉的看着他,对视片刻后,抓着他衣襟的手慢慢放开,在抓着的地方轻轻拍了拍,像是要把自己抓皱折的地方抹平,声音变得温和许多,“我知道你不想伤害她。可是看看你的血,看看你为我打开的魔卦十方阵,看看我们几次试图吸入她的三魂七魄,你不愿意却还是做了。你说,你去告诉帝和,你没有伤害他的女人,他会信吗?”邪肆一笑,攻湛继续道,“莫说帝和,就算你去圣后娘娘的面前说,你是无辜的,是被逼无奈的,她也不会信你。”

“我是真的不想伤害小衣。”

“你的不想没有被你坚持到最后。”

攻湛侧过身看着锁魂瓮,“我现在就清清楚楚的告诉你,别说这里面装的是圣后娘娘的魂魄,就算不是,我也不会放走。”他抓到一只仙灵魂魄何其难得,是不是诀衣对他来说只要作用在就是最重要。

父子俩似乎又到了一句话也说不下去的地步,攻湛的心情甚好,施法将锁魂瓮中阵心提出来,可瓮还没全出,一道金光忽然压下,把锁魂瓮重重的叩回到了原处。

“谁!”

攻湛大喝一声。

“魔皇真是健忘呀。”帝和的声音含笑吹入耳,翩翩优雅的身姿缓缓的从天而降,“这么快就不认识本皇了。”

渊炎脸色微变,看着帝和,他怎么来了?

攻湛狠狠的瞪了渊炎一眼,混账!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他。

渊炎无辜的受着自己父皇的目光斥责,一个辩解的字也没说。

“呵,看魔皇的样子,好像很不欢迎我来天魔族皇宫呀。”

攻湛冷冷一笑,“你是来做什么的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做客。”

帝和笑道,“本皇来做什么,攻湛你真的不知道么?”

“我应该知道吗?”攻湛反问。

“也是,本皇的心思你哪里猜得透呢。”帝和慢慢摇着百色扇,“本皇今日来找你,是想拿一样东西。”

攻湛问,“什么东西?”

“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