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五章 一叶一如来12

帝和与诀衣又在天魔族的皇宫里潜伏了几日,夫妻两人的日子过得可就比之前要逍遥许多了。在帝亓宫时不知所措是不知何人所为,而今晓得暗中伤害自己的人就是攻湛,反而不怕了,两人索性住在皇宫里,当然是偷偷的。选了一处十分僻静的小楼,大约是天魔皇宫里最偏的地方,离主宫十分远,被人废弃了似的,蛛网遍布,灰尘落在桌面上,在上头写字清晰的很。但真是无人来往的这儿,却让帝和诀衣住得甚是高兴。

从小楼的外面看,并无异样,可小楼的里面一尘不染,窗下的桌上放着许多美味佳肴和新鲜的水果,其中一只烤鸭格外的香,闻一闻,让人垂涎三尺。

“等收拾了攻湛,这个烤鸭厨子可以带回帝亓宫去。囡”

诀衣看着切烤鸭的帝和,调侃道,“烤熟的鸭子你让它飞了,厨子们此时恐怕要急咯。鲺”

“急什么,再烤一只给攻湛送去不就好了。”

“这种烤鸭可不是一会儿便能烤好的。”他把这只拿来吃掉,攻湛今天可就没有烤鸭吃了。急的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厨子。

帝和懒顾天魔皇宫里怎样,只想着在宫中找些好玩又有趣的事来打发每日无聊闲时,从他们暗中查实所获得知,明日攻湛要做一件事,让他很期待,而且与渊炎说到时,心情极好。他们猜想,俩人一直寻找却没有找到的攻湛害人证据恐怕明日要出现了,他们要做的事,便是等着。

他们俩吃喝玩睡满足又惬意,魔宫里的侍婢却觉宫里来了贼,王后心爱的花园里,最名贵的一盆花王不见了,丢了花王的王后急得满宫寻找,可怎么也找不到,只得将火气全撒到了宫里的花工身上。同天晚上,王后又丢了一盆心爱的花,气得她令花工整夜监护,可是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花园里的花还是丢了一盆,而且每次丢的花皆是剩下的花中最珍贵的,王后气得把花园里珍爱的花全搬到她的宫内,但仍然没有阻止每天要丢花,王后被活活气出了病。

不用怀疑,王后丢的花全在帝和诀衣住的小楼里,美其名曰借来观赏几日。他们没打算把天魔皇宫里的东西带出去,一丝一线一花一草还是在天魔皇宫,只不过是稍微换了一个地方待几天而已,若是他们真用心寻找,也不难找到。只可惜,翻了皇宫大片地方,就是不肯来最偏僻的一角,怪不得他们。

帝和把一个小碟子放到诀衣面前,碟子里的烤鸭肉全被剔成小块,一口即可吃下。

诀衣吃了一点烤鸭,味道委实好的很。

“我在宫里的时候怎么就没吃过这种烤鸭呢?”

帝和一边剔鸭骨头一边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的夫君这么疼爱你吗?”

“当时渊炎对我很好,要什么给什么。”如果她知道魔宫里有厨子的手艺如此好,一定会要吃上几只的,渊炎自然不会让她失望。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诀衣的话若放在她没嫁给帝和前,倒也没什么,不过是说出了已经存在的过去事实,但此时的帝和听了,心里暗暗不爽。剔着烤鸭的骨头像是要把一根根的骨头摁成粉末,心里嘀咕着,她要什么他难道不给吗?她倒是要啊,哪次不是他自己主动送到她手里的,而且有时送给她她还不要。对渊炎能开口要,对他怎么就不能?如今还怀念他的好了,可惜怀念没用,她是他的人了。

某人的心情不好显在脸上,似乎不打算隐藏起来,诀衣当然看得到也明白他怎么忽然不高兴了。

“哎呀。”

诀衣低呼一声,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帝和见状,立马放下手里的烤鸭走到诀衣这边,关切的道,“我瞧瞧。”

“肚子好疼。”

“忽然?”

“嗯。”

帝和一只手轻轻按在诀衣的肚子上,想着是不是着凉了,还是吃了烤鸭,一条纤细的手臂搂住了他,“你的手放上去之后好像不那么疼了。”诀衣的声音轻轻缓缓的,传到帝和的耳朵里,分外的柔软好听,脑中灵光一闪,似乎知道她为什么肚子疼,又为何不疼了。帝和勾起嘴角,顺势坐到了诀衣身边,一手搂着她,一手慢慢悠悠的揉着她的肚子。

“夫君就是夫君,夫君的手必然比别人的手要管用的多。”

诀衣轻轻笑出声来,示个好还能让他得意成这样。

晚上休息的时候,诀衣看

着小楼里被布置得虽温馨却显满,随口与在帘后泡澡的帝和说了一句。

“我们是不是弄了太多的东西到这里了?”

“嗯?”

“感觉房间里满满当当的。”

帝和道,“不过是这儿太小你才觉得东西多罢了。”若是放到帝亓宫的寝宫去,这点儿东西还真是寒酸的很。

诀衣看着房间里的东西,搬来的时候不觉,此时看着,魔宫里还有哪个宫里没丢东西呀?思来想去,也就他们这个小楼没丢了。

见诀衣在发愣,帝和穿着澡后的宽松衣裳走到她的身后将她抱住,“想什么呢?”

“我想回天界。”

血魔被收服,异度世界里恢复平静,或许她应该说,由血魔带来的残虐之事不会再发生,至于各部族之间的战乱,他们在不在异度也会发生,这个空间有它原本的法则和生存规律,他们不属于这儿。异度不会消亡,它会一直保持着它特有的平衡。攻湛暗中伤害她的事若明日解决,异度对于他们来说,并无必须留下的理由,若能离开,她一定头也不回的走,她不喜欢这儿。

帝和问,“好好怎么忽然想到这个了?”

“你不想回去吗?”

“想。”

异度实在不如三十三重天过的舒服自在,他又怎会不想回去。

“攻湛解决之后,我们想想如何能回去吧?”

“好。”

帝和答应的很顺,但他猜想诀衣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到回三十三重天的事,平时她并不说此类话头。

“猫猫,你要不要诚实的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明日若抓到攻湛害我的证据,我不会手下留情。”势必要和渊炎对立起来,她要他父皇的性命,就算他再爱慕她,也不可能不顾他父皇了,让自己的儿子看着父亲死去,确实残忍,但她不会放任伤害自己的人如此狂妄,若是堂堂正正找她打架,她会欣赏他,但背地里用魔法取人的三魂七魄,如此不入流的手段他能用,就该有心知道如果被她抓到,必死无疑。故而,她忽然想到了自己,攻湛有儿子,她呢?她与帝和以后也会有吧。

帝和不解,问道,“然后呢?”

“你想没想过,如果我们……有了孩子,该怎么办?”

他是佛陀天的神尊,她是极西天的女战神,难道他们的孩子要在异度世界里出生成长吗?从睁开眼来到世界上,他所见到的便是说不出四季,测不到下一个时辰是什么天气的世界,这儿战乱许多,妖魔横行,与他们生活的世界差别甚大。作为见过美丽世界的母亲而言,她实在不想自己的孩子在这儿成长,她想自己和他的宝宝像世尊家和帝尊家的那般,被人捧在手心里,在鸟语花香,祥和佛音,仙气缭绕的佛陀天里长大。

帝和忽然把诀衣转过来,面对着她,“猫猫,你不会是……”说着,低头去看诀衣的肚子,她难道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我现在还没有。”

但是他们不可否认,夫妻恩恩爱爱的,迟早他们的孩子会来找他们。

“帝和,我不忍心我们的孩子在这儿长大。”

“猫猫……”

帝和不曾想过这个事,他和她还没好好的相爱,怎么就会有孩子呢?他光顾着两人在一起了,竟不觉这个事确实要好好想想。如果真的有了孩子,该如何是好。或许,找白幻熹曜灵尊是他最快能猫猫回去的法子。

“猫猫,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回去,我们的孩子也肯定是在佛陀天长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