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四章 一叶一如来11

魔卦十方阵内诡符的血沸腾,攻湛的重法得沸血助力,变得十分强劲,诀衣几乎抵挡不住,亏得当时帝和及时赶回帝亓宫用自己的内丹护住了诀衣的三魂七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阻力再现,攻湛既熟悉又觉气愤,又一次没能成功将诀衣的魂魄收来,正待他要发怒迁责渊炎时,感觉到一束红光飞入阵中,落的地方将将好,是他为诀衣准备的锁魂瓮。

难道是……得手了?

攻湛疑惑收法,不甚确定的朝锁魂瓮中去瞧,竟然真的看见了一个飞舞的魂魄,闹腾得太凶了,他一时看不出是什么,但从体型看,甚是状猛,应该是条龙吧?

“你知不知道那个女人的真身是什么?”攻湛看着脸色凝重的渊炎。他若不说话,他的脸色近乎要让他相信锁魂瓮中装着的便是他要的东西鲺。

“孩儿并未与她聊过这个,和小衣在一起的时候,只见过她的人形。”

渊炎不会忘记自己遇到诀衣之初,她伤重危在旦夕,在养伤的日子中,他知道她的真身是九彩玄龙,也是那时便明白她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他无法阻止父皇施法,但能模糊他的判断,让她误以为这个就是小衣,岂不是更好。说着,渊炎朝阵心看了看,微微蹙眉,道,“看模样,应该就是吧,在异度可不觉有人的三魂七魄带着仙光呀。”

听到渊炎如此一说,攻湛再细细看向锁魂瓮中的舞动魂魄,确实带着仙光,那个女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圣皇的魂魄不可能被他吸来,若是如此一想,大约仅有那个女人了。

“嗯。”攻湛点头,“看来是她的魂魄没错了。”

攻湛一甩广袖,哗的一声袖风抖得很是爽利,看着锁魂瓮中挣扎的魂魄先是无声的笑,渐渐的变成仰头大笑,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把那个女人的魂魄弄来了,一个魔灵若是吃下了一只修为了得的仙灵,于他而言百利无一害,说不定一统异度各部全不必靠别人,他一人率本部即可虐杀那群口服心不服的人,强权之下的心才是真正的畏惧他,无人敢逆反的皇权让他渴望多年,至高无上的权力才是一生该追求的东西,若他是圣皇,一定不会像帝和那般只晓得吃喝玩乐,他要让异度所有的一切全诚服在他的脚下。只是,此时的攻湛可能忘记了,如今的异度世界无人莫不诚服帝和的统管,即便是他,也不敢公然与他为敌,只能在背地里干一下不能见光的暗事,让人心服口服并非只有霸权,还有博善天地的慈心。

“如今父皇得了小衣的魂魄,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做呢?”

“怎么,你想打探清楚从而好救她?”

渊炎连忙否认,“孩儿不敢。”

“你不敢?”

攻湛轻轻笑了下,并不是冷笑,彷如一记嘲笑,嘲笑的不单单是他,还有他自己,为了帝和的女人他有什么不敢的?想赖也是可悲的很,身为他的父皇,这么多年看着他成长竟然还不如一个天外世界来的女人,多么可笑。

“父皇?”

“走吧,出阵。”

渊炎为了让攻湛相信锁魂瓮中抓着的是诀衣,极力想留在魔卦十方阵中,变得十分好学,问了很多问题,只是攻湛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他,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心中甚觉好笑。他之前不想进来,现在不想出去,当他不知为何么。前怕他抓诀衣的魂魄,现在怕出去他就没有救她的机会,知子莫若父,他这点儿心思他用小指头也能猜得出。

“……父皇,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渊炎显出尴尬局促,心想着,是不是他的话问太多反而让他不信了?

“炎儿你想知道魔卦十方阵的秘密为父很高兴,天魔族以后是你的,父皇肯定会告诉你所有秘密,但是不急于一时,现在为父很累了,想出去休息。”

渊炎还想再说什么,攻湛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出阵。”

“是,父皇。”

有了渊炎的迟疑,攻湛相信自己捕捉到的就是诀衣的魂魄,心中异常欢喜,出魔卦十方阵后,破天荒方的夸奖了渊炎,扔是叫人拿来了酒,和他高兴庆祝。看着渊炎的脸色凝重,他的心里就越高兴。

“炎儿啊,你是父皇众皇儿中最有天赋修为最高的人,你哪儿都好,父皇对你并没有什么不满,只是一点,你唯一的缺点,太善良了。”攻湛语重心长的告诫渊炎,“我们是魔,你要记住我们的身份,如果我们善良为别人考虑,到处做善事,那我们还是魔吗?你将来成为皇,莫非犯错之人全部原谅,如果是这样,不用多久,许多人就会来欺负你,让你觉得自己被沉重的大石压着,透不

过起来。做神仙不能随心所欲,做凡人既不能随心所欲也有太多的不能,只有做我们魔,没有规矩,你想怎么活都行,这样的人生不好吗?我是你的父皇,不会害你,而女人,没了一个还能有另一个,美人不是唯一,父皇是,皇权是,你明白吗?”

渊炎默默的点头,他所说的魔道,他其实都懂,但他始终无法认同他的作法,想达成自己的霸业一定还有更好的法子,光明正大,凭真正的本事让异度各部族心悦诚服。

“你若是真的明白就好了。”

攻湛可没指望自己几句话把渊炎这块大石头戳透,他知道他的点头不过是不敢辩驳,这样小心翼翼的样子真不像他攻湛的儿子,反而是清沨,颇有点他年少时的影子,只是少了几分沉稳和计谋,若皇长子不能真心为他所用,待他吃下那只仙灵后便将三子好好调教一番,将来的霸业让他陪着自己拿下也是个不错的事。

“父皇,你不是累了吗?孩儿先告退,你好好休息。”

攻湛点头,“嗯,你出去吧。”

直到回自己的宫里,渊炎的心才放下来,胸中一口长长的气方敢呼出来,在路上他一直憋着不敢表露轻松之意唯怕那些监视他的人察觉出来回去告诉父皇,目前看来,父皇是相信抓到的人是小衣,她暂时安全了。

不过……

渊炎皱眉,那个被收入锁魂瓮中的人是谁呢?在异度世界里,带着仙气的人,一个小衣,一个帝和,还有谁?是他以前没有听说过的人吗?

细细思来,渊炎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是仙家,帝和在异度世界这么久,那个人一定去帝亓宫找过帝和才是,他和小衣的大婚那人必然也会赴宴,可是在当日的大宴上他并没有发觉谁还有浓烈的仙气。锁魂瓮中的仙灵一看便知不是等闲之辈,如果是他不曾见过的大仙,那么在这个无垠的异度世界里就真的太藏龙卧虎了,太多事情没有被人熟知。父皇现在得意的很,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对付那只仙灵魂魄。

得了仙灵魂魄的攻湛心里高兴得很,他没有告诉渊炎,把仙灵魂魄放在魔卦十方阵中用他的沸血熬烧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他便能拿出来练功,将仙灵全部吸入自己的体内,助他法力大长。

在魔卦十方阵成功后的第三天,渊炎发觉自己身边监视的人少了很多,找了个机会再放出探信的鸟儿,去打探帝亓宫中诀衣的身体怎么样了。而他的父皇,还沉浸在快乐当中。

第九天。

帝和带着诀衣站在云端之上,因为诀衣浑身带着金光,也为了不打草惊蛇,两人皆隐身。

“为夫说的,可是准了?”

诀衣看着地上在高高兴兴逗着自己养的兽宠的攻湛,这两日他们在天魔皇宫里四处查探,虽然不见他施*的痕迹,可他的言谈他们并非没有听到,他说他要让‘那个女人’好好明白一个道理,如果她不傻的话,他嘴里‘那个女人’就是他。他想她明白什么道理呢?莫非他能随时随地想让她痛苦就痛苦的道理么?

“你去做什么?”诀衣一把拉住要飞下帝和。

“我觉得他年岁有点大,该让位了。”

诀衣笑了下,道,“贸然下去找他,他若矢口否认,你倒成了滥杀无辜了。”

“那又如何?”

“我要他死得一句冤话都叫不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