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九二章 一叶一如来9

狐妖王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托在金光中从休凌湖中心飞向自己所处的岸边,心喜又疼惜,张开手臂接住落到他双臂上的小妖王,声音中饱含父爱怜意,“乖乖,别怕,父王再也不会让你被伤害的。”原本以为圣皇大婚带儿子来长长见识,竟不料遭遇这般痛心之事,他还只是个孩儿,如何受得了血魔多日的摧残。狐妖王抱着小妖王看向正在收佛钵的帝和看去,希望他能出手救救他的儿子。

佛钵飞到帝和摊开的手心里,看着里面挣扎的血魔,帝和笑问,“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法力施不出来?”

“帝和,你太无耻了。鲺”

“本皇无耻?囡”

帝和笑道,“本皇除了将你困住之外,并无其他举动,比起你杀了众多无辜妖魔,本皇实在是心慈手软。”帝和脚下的祥云带着他飞向岸边,继续道,“有句话你应该听过,害人之心不可有,你若不在七寇结界里伤那只小妖,你的法术又怎能施不出呢?”

“哼。”

血魔冷冷一笑,“你以为我能信你的话?”

“平时你伤他人自然无碍你的法力,不过,你在我帝亓宫外边晃荡了多日,难道没有打听休凌湖是什么湖么?”帝亓神山高广无边,他独独把七寇结界放入休凌湖中,莫非是为了他能欣赏美景?一颗脑子全在怎么杀掉猫猫之上,可就怪不得人对它用点非同寻常的法子。他若不伤害小妖王,安安份份的呆在七寇结界里,它的法力不会受到束制,偏生是个心狠的主,以为虐待小妖王他会心生不忍从而给它逃遁的机会吗?不过是适得其反罢了。

帝和落到岸边,对着血魔贱笑兮兮,“本皇心好,不妨告诉你一件事。你对小妖王施出的法力在他康复之后,全会变成他的修为。”

血魔大喝一声,“帝和!”

狐妖王也被帝和的话惊吓到了,血魔两个多月来虐待他儿子的法力将变成他孩儿的,可是当真?

“喊这么大声,不信么?”

“你卑鄙。”

“那得看跟谁比?跟你比,我是位高心慈的大尊神,跟我家那口子比嘛,我确实要比她卑鄙些。”

说完,帝和扭过脸看着狐妖王和奄奄一息的小妖王,这只小东西比他预计的要顽强,居然还能活着撑这么久,若能心正从善,狐妖族在他的手里倒有望比他父王统领时要强好。帝和朝小妖王吹出一口仙气,重伤到无法睁眼的小妖王在他父王的怀中恢复了健康,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狐妖王,“父王。”

“乖乖。”狐妖王惊喜的看着毫无伤虞的小妖王,把他放到了地上,这儿捏捏那儿摸摸,“疼吗?”

小妖王摇头,“父王,我好了。”

狐妖王拉着小妖王向帝和道谢,“多谢圣皇。是我最初没有领会圣皇的苦心,误会圣皇了,请圣皇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计较。”说完,狐妖王朝帝和行拜地大礼,身边的小妖王见父王行大礼,连忙学他的父王朝帝和拜大礼。

“小妖王乖乖多谢圣皇爷爷相救。”

“……”

帝和看着伏在地上的小人儿,圣皇爷爷?

“既然你的儿子无碍了,赶紧带着他回去吧。”看到地上的小家伙挺可爱,从广袖中取出了一粒金丹,“小妖王聪明勇敢,本皇特赐金丹一枚。此金丹可起死回生,祛病强身增强法力。”

狐妖王听闻,大为诧喜,带着小妖王再拜大礼,“多谢圣皇。”

“拿着吧。”

狐妖王接过帝和赐得金丹,心中顿觉自己儿子吃了两个多月的苦十分值得,吸享血魔的法力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机会,如今身体又被圣皇仙气拂好,他心中的忧虑一扫而空。而下竟然还得了圣皇亲赐的金丹,异度世界又有几人能得到这样的殊荣。值,不枉他陪在这儿两个月。

随后,狐妖王欲带着小妖王乖乖一起飞离了休凌湖,两人还未离开,忽闻两个神侍在一队神卫的保护下急匆匆的赶来。

“圣皇大人,大事不好了。”

“圣皇大人,请您赶紧回宫。”

帝和不疾不徐的问,“何事惊慌?”

“圣后娘娘有恙,请圣皇即刻回宫。”

神侍的话音还没消失,帝和瞬间不见。

帝亓宫的门口一

道急慌的声音响起,“猫猫!”帝和脚步匆匆的走入宫,见到神侍,急问,“圣后娘娘呢?”

“回圣皇,圣后娘娘在大佛殿。”

帝和眨眼瞬至大佛殿,一眼直见诀衣。

“猫猫!”

诀衣蜷缩在殿中地上,此时已不是人形,而是化出了她的真身九彩玄龙,神兽上灵在尽力保护她的三魂七魄,龙身卷缩在地上变成一大团,龙身上渗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帝和一把将地上诀衣的龙头抱起来,见她的魂魄在试图离开她的龙身,二话不说将自己的内丹吐出来喂给诀衣吃下。

有了帝和的上古神兽内丹护佑,诀衣的魂魄很快安然,帝和拂过佛光,将诀衣的人形变换回来,把她从地上稳稳的抱起放到大佛殿的金软大椅上,搂着她无力的身躯靠入怀中。

“猫猫。”帝和用自己的袖口轻轻为诀衣拭干耳鬓的汗滴,“猫猫对不起,是为夫的不该把你留在帝亓宫,应该将你带在身边的。猫猫,对不起。”

诀衣缓缓的摇头,“夫君,不怪你,真的,不能怪你。”

“怪我,应该怪我的。”帝和将诀衣紧紧的抱了好一会儿,确定她的魂魄没有离开仙体才稍稍放下心来,“猫猫,我觉……”

诀衣抬手止住了帝和的话,虽然有气无力,但却吐音清晰,“夫君,你先去瞧瞧知虞和清沨怎么样了。”

殿中还有其他人?

帝和此时才发觉殿中的蒲团上还倒着两个人,这两人的修为还不如小妖王,不过是他的圣光普照,竟然伤成这样。过去的日子里难道就没试图疗伤么,清沨是魔伤得重些并不奇怪,可知虞好歹是簿兮仙山玺阳的弟子,居然如此不经折腾。

青绿色的广袖朝殿中拂过,一道金光飞出,重伤的知虞和清沨身上的伤口复原,只是因为身子伤得太厉害,一时还无力起身照看自己。

“来人。”

神侍们很快进来,“圣皇大人。”

“扶他们两人去休息吧。”

“是。”

殿中两人还没来得及向帝和道谢便被神侍们带出了。

诀衣靠在帝和的怀中修复自己的气力,若说是她背后的紫红蟾蜍作怪,帝和已将蟾蜍放开,而且她也连续几日安然无恙,怎么会忽然她的魂魄又要离体呢?

“夫君,我怀疑是有人在暗中作法。”

帝和亦正有此意,她的身体并无不适,神兽玄龙的魂魄又岂是一般人能害得了,若非有人在施重法,决意不会如此莫名其妙。那人的法术用他的内丹能镇住,暗中卑鄙之人一定忌惮他,只是异度世界如此无边,想要找到作法之人并不易。但,大海捞针不易,若从不喜猫猫的人中选取,倒是不难了。

“猫猫,你可还记得异度世界里哪些人想伤害你?”

“伤害我?”

诀衣想了想,“除了血魔,没有了,啊,对了,还一个珞珞。”但是他们一个死了,一个被困住了,又如何能用这般重法伤害她呢。

“这两个自然是不会。别人呢?好好想想。”

“我在异度世界认识的人并不多。”诀衣不满的看着帝和,“不比你,异度走哪儿也可遇到你的老相好。”

“猫猫……”

他知道自己认识的女子很多,但料来没人敢动她,他昭告异度娶进宫来的圣后娘娘,谁不想活了伤害她呢?突然间,帝和想到了一个人,那人可是暗中潜伏伤过她,若非他溜得快,他一定让渊炎皱眉来参加他的婚宴哭着回家,他对猫猫的心是真的,可他爹却未必。

“猫猫,我大概知道是谁在暗中要你的魂魄了。”

“谁?”

“攻湛。”

上一章
下一章